上一章

二十七、捉个小贼

作者:昔归  发布时间:2015-05-02 21:10  字数:1028 

  来时身手敏捷的蒙面四人此时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四人倒也硬气,身受重伤眉头都不皱一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此时也是强弩之弓想是打不下去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败来日再讨回来便是,四人对望一眼,跳上后园的墙头而去。
  刚刚站稳的黑衣人此时抚胸一咳,喷出一口鲜血,另外三个蒙面人一怔,其中一个见势不妙上前与他两背相对。剩余两个发了狠劲,二人成夹击状向君华打来。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这别院中不止住了杨璟三人,此时蒙面黑衣人一走,便有其他住客陆陆续续从房里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围过来,一时间这本该幽静的别苑却热闹起来。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这别院中不止住了杨璟三人,此时蒙面黑衣人一走,便有其他住客陆陆续续从房里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围过来,一时间这本该幽静的别苑却热闹起来。

  这一下攻击乃是瞬息之间的事情,黑衣人与杨璟打了半响,杨璟只守不攻,这突然击出的一掌竟是都没看到他如何出手的。快、实在太快了,这简直不是人的速度,黑衣人心道。若是杨璟只守不攻,他还可以与之打上几回合,一旦杨璟出手,不说去化解他的攻击,能躲的过便是万幸。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眼见房间的窗户处被杨璟一掌劈出个窟窿来,室外的君华笑道:“你捉个小贼何至于弄出这么大动静,这可是要赔钱的啊”

  闻言,室内外的黑衣人皆是一怔,这两人竟是把他们当作了小毛贼来打,屈辱之感油然而生。这室内室外总共四个蒙面之人,四人皆是刺客出手,下手皆是快、准、狠,招招皆是杀招,执行的又都是些别人做不来的任务,此番前来定是没有料到会受此屈辱。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提起软剑继续往前冲。

  室外君华一人对三,室内杨璟一对一,师兄弟两人出手都很是随性,也不要人性命,打架就跟锻炼身体似的。

  此时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拖得越长越是不利,那室内黑衣人也知晓这个道理。就见银芒一闪,手中一柄软剑指东打西,指北打南,虚中打实,但又近不得杨璟的身,这室内的物事便遭了殃。

  杨璟只觉眼前软剑打得无章无法,眸中的不耐又深了一分,也不知他怎出的手,右手往前一伸,抓住黑衣人胸前的衣裳飞起一脚。就见那黑衣人身体蜷成一个弧度,在半空中飞起,忽地一下穿过窟窿被扔出室内。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刚刚站稳的黑衣人此时抚胸一咳,喷出一口鲜血,另外三个蒙面人一怔,其中一个见势不妙上前与他两背相对。剩余两个发了狠劲,二人成夹击状向君华打来。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君华边打边骂:“让你们这么小崽子围殴爷爷,要围殴爷爷也得把技术练好了再来,这样不堪一击真是丢脸。”话落,就见那一人又被当作肉盾扔向背对而站的两个黑衣人。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来时身手敏捷的蒙面四人此时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四人倒也硬气,身受重伤眉头都不皱一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此时也是强弩之弓想是打不下去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败来日再讨回来便是,四人对望一眼,跳上后园的墙头而去。

  这别院中不止住了杨璟三人,此时蒙面黑衣人一走,便有其他住客陆陆续续从房里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围过来,一时间这本该幽静的别苑却热闹起来。
  这别院中不止住了杨璟三人,此时蒙面黑衣人一走,便有其他住客陆陆续续从房里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围过来,一时间这本该幽静的别苑却热闹起来。
  室外君华一人对三,室内杨璟一对一,师兄弟两人出手都很是随性,也不要人性命,打架就跟锻炼身体似的。
  此时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拖得越长越是不利,那室内黑衣人也知晓这个道理。就见银芒一闪,手中一柄软剑指东打西,指北打南,虚中打实,但又近不得杨璟的身,这室内的物事便遭了殃。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来时身手敏捷的蒙面四人此时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四人倒也硬气,身受重伤眉头都不皱一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此时也是强弩之弓想是打不下去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败来日再讨回来便是,四人对望一眼,跳上后园的墙头而去。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闻言,室内外的黑衣人皆是一怔,这两人竟是把他们当作了小毛贼来打,屈辱之感油然而生。这室内室外总共四个蒙面之人,四人皆是刺客出手,下手皆是快、准、狠,招招皆是杀招,执行的又都是些别人做不来的任务,此番前来定是没有料到会受此屈辱。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提起软剑继续往前冲。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君华边打边骂:“让你们这么小崽子围殴爷爷,要围殴爷爷也得把技术练好了再来,这样不堪一击真是丢脸。”话落,就见那一人又被当作肉盾扔向背对而站的两个黑衣人。
  来时身手敏捷的蒙面四人此时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四人倒也硬气,身受重伤眉头都不皱一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此时也是强弩之弓想是打不下去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败来日再讨回来便是,四人对望一眼,跳上后园的墙头而去。
  眼见那黑衣人落地,身形不稳折了室外一丛草木,君华骂道:“你们这些小崽子怎的这么不让爷爷省心,这下不知又要赔上多少银两。”
  这别院中不止住了杨璟三人,此时蒙面黑衣人一走,便有其他住客陆陆续续从房里出来,众人七嘴八舌的围过来,一时间这本该幽静的别苑却热闹起来。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来时身手敏捷的蒙面四人此时都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四人倒也硬气,身受重伤眉头都不皱一下,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此时也是强弩之弓想是打不下去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败来日再讨回来便是,四人对望一眼,跳上后园的墙头而去。
  室外君华一人对三,室内杨璟一对一,师兄弟两人出手都很是随性,也不要人性命,打架就跟锻炼身体似的。
  室外君华一人对三,室内杨璟一对一,师兄弟两人出手都很是随性,也不要人性命,打架就跟锻炼身体似的。
  杨璟只觉眼前软剑打得无章无法,眸中的不耐又深了一分,也不知他怎出的手,右手往前一伸,抓住黑衣人胸前的衣裳飞起一脚。就见那黑衣人身体蜷成一个弧度,在半空中飞起,忽地一下穿过窟窿被扔出室内。
  还未等二人近身,君华便窜到其中一人身前,将他拽起来,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地扇起耳光来。那被扇耳光的蒙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一脚踹飞,又见君华窜到另一人面前,一个勾拳直接打断了鼻梁,曲了手肘又是断了几根排骨。
  此时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拖得越长越是不利,那室内黑衣人也知晓这个道理。就见银芒一闪,手中一柄软剑指东打西,指北打南,虚中打实,但又近不得杨璟的身,这室内的物事便遭了殃。
  刚刚站稳的黑衣人此时抚胸一咳,喷出一口鲜血,另外三个蒙面人一怔,其中一个见势不妙上前与他两背相对。剩余两个发了狠劲,二人成夹击状向君华打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枕上婚约:前夫,闹够了没

身怀六甲却意外发现她其实只是一件替代品。

作者:锦心
标签:现代言情

我曾说谎爱上你

无意中被小三,还被男票的老婆撞进了医院!

作者:今兮
标签:现代言情

与鬼为夫

她被家人以五万块卖给村长与村里禁地中的厉鬼结阴亲。

作者:柒琂
标签:悬疑推理

名门独宠,撩你不犯法

结婚三年,她守了三年活寡,他却在外面逍遥快活。

作者:离红尘
标签:现代言情

请妻入瓮

老公嫌我被欺负过,和表妹背叛我。

作者:程泠歌
标签:现代言情

鬼宠

晚上对自己爱的深入骨髓的鬼老公竟然是同一只!

作者:婷婷小妖
标签:悬疑推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