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四章:夺宝

作者:郑能亮  发布时间:2015-04-21 20:17  字数:2533 

  绿雾瞬间消散,只见武追命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中间插着一根银针的锦盒,朝空中一抛。
  武追命道:“死到临头还说什么废话,纳命来吧!”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其实沙本善也有自保能力,只是心虚客不知道,而对方只被击倒了一半,眼下就要硬碰硬地对抗了。
  “风——卷——残——云!”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忽然,心虚客身子一摇,跌坐在地,面色发黑。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心虚客将斗笠竖在身前,目视前方成百上千的毒虫,神情恬淡。沙本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斗笠在空中自行分解成了无数枝茅草。
  武追命的另外三名部下也没闲着,同时取出身上的砍刀,照着自己的胳膊就砍了下去!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心虚客的光墙眼看就要被彻底攻陷,望着眼前无数毒物,心虚客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毕竟这些毒囊在数千年前就被武林中人视为禁忌之物,眼前这不计其数的剧毒之物,被其中任何一只咬中的话,都活不过三日。
  “不可能!你,你,你居然学会了佛魔书上的绝学!”武追命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傻愣愣地呆在那里,失神地望着所有的毒物被这道青光消灭殆尽,灰飞烟灭。
  那些毒蝎一个个噗噗噗地撞在这道彩色的光墙上,竟纷纷化为脓水,仿佛被高温烤融化了似的。
  那些毒蝎一个个噗噗噗地撞在这道彩色的光墙上,竟纷纷化为脓水,仿佛被高温烤融化了似的。
  破!釜!沉!舟!
  心虚客的光墙眼看就要被彻底攻陷,望着眼前无数毒物,心虚客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毕竟这些毒囊在数千年前就被武林中人视为禁忌之物,眼前这不计其数的剧毒之物,被其中任何一只咬中的话,都活不过三日。
  瞬间在身前祭起一道彩色的防护屏!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忽然,心虚客身子一摇,跌坐在地,面色发黑。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但他的部下已经有一半听不到他的话了,那七个人中已有四人已被这绿色浓雾迷倒在地。另外三个反应较快,也捂住了口鼻,才躲过一劫。
  说完,武追命将真力贯入掌心,朝着空中的天蝎囊凌空劈了过去。刹那间,天蝎囊的黑气暴长,身前的无数的蝎子像发疯一般,带着怨念,瞪着猩红的眼睛,向心虚客和沙本善呼啸而来。
  破!釜!沉!舟!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嘿嘿,再高的法力,也抵不过毒呀,”武追命又恢复了得意之色,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双臂开始运气,头顶隐隐耀出黄色光球,“让你见识一下擎曹流的正宗绝学,八荒无极,接招吧!”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沙本善心中一震,喃喃道:“这是哪门子功夫?”
  这天蝎囊是用蝎毒特制的邪物,里面装的都是天下最毒的蝎子,他们便是这天蝎囊的魂,而锦盒上的那根银针就是毒刺,无坚不摧,就连刀枪不入的神功在那根毒针面前也如同豆腐一般。
  说完,武追命将真力贯入掌心,朝着空中的天蝎囊凌空劈了过去。刹那间,天蝎囊的黑气暴长,身前的无数的蝎子像发疯一般,带着怨念,瞪着猩红的眼睛,向心虚客和沙本善呼啸而来。
  忽然间,那黑色的屏壁竟然幻化出成百上千的毒物,毒蛇、蜘蛛、蜈蚣、蟾蜍,铺天盖地向二人袭来。这几个锦盒也都是毒囊,威力不亚于那天蝎囊。
  “哈哈哈哈哈!”武追命得意地狂笑起来,“想不到吧,这小丫头还是有点用的,要不是她,我还不能把万魔之毒灌入你的体内呢!”
  瞬间在身前祭起一道彩色的防护屏!
  “宣竹,宣竹!”沙本善连忙查看她的伤势,还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那锦盒中竟飞出几十只蝎子来!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心虚客冷冷道:“把那个小女孩交给我,饶你不死。”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金光耀眼,光芒万丈,被这些金光照到的毒物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武追命手一抬,七个部下纷纷收起功力,黄色光芒纷纷散去。
  心虚客从腰间取下一个绿色布包,朝着武追命扔了过去。
  但他的部下已经有一半听不到他的话了,那七个人中已有四人已被这绿色浓雾迷倒在地。另外三个反应较快,也捂住了口鼻,才躲过一劫。
  心虚客冷笑一声:“哼,一群废物,上来就用同归于尽的绝招,看来他们是得了死命令,得不到这本佛魔书,他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索性就拼了是么?”
  “天蝎囊!”心虚客脸色一黑,道:“你们擎曹流自称名门正派,竟然修练此等邪物!”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心虚客将斗笠竖在身前,目视前方成百上千的毒虫,神情恬淡。沙本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斗笠在空中自行分解成了无数枝茅草。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心虚客冷冷道:“把那个小女孩交给我,饶你不死。”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鲜血直流的断臂飞速地撞上光墙,登时将光墙砸出了三个大窟窿。心虚客也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
  心虚客在丢出布包的同时,已经飞身护住了沙本善,同时自己也屏住了呼吸。
  心虚客双掌合十,口中不断练着咒语,那些茅草纷纷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笼罩着他周身。同时,心虚客的身后出现一伟岸的金色佛像,照得他整个身体都泛出金光,越来越亮,到最后竟然变得透明起来,五脏六腑都能看见。与此同时,千万道金光在他的体内急速穿行着,似乎快要憋不住了,呼之欲出。
  金光耀眼,光芒万丈,被这些金光照到的毒物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但他的部下已经有一半听不到他的话了,那七个人中已有四人已被这绿色浓雾迷倒在地。另外三个反应较快,也捂住了口鼻,才躲过一劫。
  只见他那朵莲花上散开层层白雾,竟将那绿色的浓雾驱散开来。
  心虚客本来也不惧怕这些人,只是多了个沙本善。他不想让沙本善因为自己的事受到牵连,故而与擎曹流的刺客们废话了半天,就为了一击而中,救出沙本善。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沙本善慌忙低头一看,只见心虚客的掌心多了五个黑点,丝丝毒气正在不停地流动,向四周迅速蔓延开来。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说着,武追命又从袖中甩出四个锦盒,这些锦盒都裹着黑气,不停地向外蔓延,竟在黑衣人面前形成了个两人多搞的黑色墙壁。
  鲜血直流的断臂飞速地撞上光墙,登时将光墙砸出了三个大窟窿。心虚客也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
  破!釜!沉!舟!
  “嘿嘿,再高的法力,也抵不过毒呀,”武追命又恢复了得意之色,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双臂开始运气,头顶隐隐耀出黄色光球,“让你见识一下擎曹流的正宗绝学,八荒无极,接招吧!”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心虚客的光墙眼看就要被彻底攻陷,望着眼前无数毒物,心虚客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毕竟这些毒囊在数千年前就被武林中人视为禁忌之物,眼前这不计其数的剧毒之物,被其中任何一只咬中的话,都活不过三日。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绿雾瞬间消散,只见武追命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中间插着一根银针的锦盒,朝空中一抛。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沙本善心中一震,喃喃道:“这是哪门子功夫?”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武追命冷笑道:“早这么识趣,何必浪费我们感情呢?”
  武追命的另外三名部下也没闲着,同时取出身上的砍刀,照着自己的胳膊就砍了下去!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心虚客从腰间取下一个绿色布包,朝着武追命扔了过去。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心虚客本来也不惧怕这些人,只是多了个沙本善。他不想让沙本善因为自己的事受到牵连,故而与擎曹流的刺客们废话了半天,就为了一击而中,救出沙本善。
  金光耀眼,光芒万丈,被这些金光照到的毒物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那三个人砍下了胳膊后,念了一句咒语,便直接将断臂朝着光墙甩了过来。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住手!东西给你们,放过这个无辜的少年!”

  武追命手一抬,七个部下纷纷收起功力,黄色光芒纷纷散去。

  武追命冷笑道:“早这么识趣,何必浪费我们感情呢?”

  心虚客从腰间取下一个绿色布包,朝着武追命扔了过去。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武追命面色一喜,正要接过。突然,那绿色布包在空中急剧膨胀,“膨”的一声爆炸开来,整个草屋被蒙上了一层绿色的浓雾。

  “不好!快杀了他。”武追命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面色变得铁青,在绿雾中大吼道。

  但他的部下已经有一半听不到他的话了,那七个人中已有四人已被这绿色浓雾迷倒在地。另外三个反应较快,也捂住了口鼻,才躲过一劫。

  心虚客在丢出布包的同时,已经飞身护住了沙本善,同时自己也屏住了呼吸。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风——卷——残——云!”

  只见他那朵莲花上散开层层白雾,竟将那绿色的浓雾驱散开来。

  心虚客本来也不惧怕这些人,只是多了个沙本善。他不想让沙本善因为自己的事受到牵连,故而与擎曹流的刺客们废话了半天,就为了一击而中,救出沙本善。

  其实沙本善也有自保能力,只是心虚客不知道,而对方只被击倒了一半,眼下就要硬碰硬地对抗了。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绿雾瞬间消散,只见武追命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中间插着一根银针的锦盒,朝空中一抛。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那锦盒中竟飞出几十只蝎子来!

  “嘿嘿,再高的法力,也抵不过毒呀,”武追命又恢复了得意之色,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双臂开始运气,头顶隐隐耀出黄色光球,“让你见识一下擎曹流的正宗绝学,八荒无极,接招吧!”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天蝎囊!”心虚客脸色一黑,道:“你们擎曹流自称名门正派,竟然修练此等邪物!”

  这天蝎囊是用蝎毒特制的邪物,里面装的都是天下最毒的蝎子,他们便是这天蝎囊的魂,而锦盒上的那根银针就是毒刺,无坚不摧,就连刀枪不入的神功在那根毒针面前也如同豆腐一般。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说完,武追命将真力贯入掌心,朝着空中的天蝎囊凌空劈了过去。刹那间,天蝎囊的黑气暴长,身前的无数的蝎子像发疯一般,带着怨念,瞪着猩红的眼睛,向心虚客和沙本善呼啸而来。

  心虚客一沉肩,当下口念咒语:“不破光墙!”

  瞬间在身前祭起一道彩色的防护屏!

  那些毒蝎一个个噗噗噗地撞在这道彩色的光墙上,竟纷纷化为脓水,仿佛被高温烤融化了似的。

  武追命的另外三名部下也没闲着,同时取出身上的砍刀,照着自己的胳膊就砍了下去!

  沙本善心中一震,喃喃道:“这是哪门子功夫?”

  那三个人砍下了胳膊后,念了一句咒语,便直接将断臂朝着光墙甩了过来。

  鲜血直流的断臂飞速地撞上光墙,登时将光墙砸出了三个大窟窿。心虚客也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

  心虚客冷笑一声:“哼,一群废物,上来就用同归于尽的绝招,看来他们是得了死命令,得不到这本佛魔书,他们回去也是死路一条,索性就拼了是么?”

  武追命道:“死到临头还说什么废话,纳命来吧!”

  说着,武追命又从袖中甩出四个锦盒,这些锦盒都裹着黑气,不停地向外蔓延,竟在黑衣人面前形成了个两人多搞的黑色墙壁。

  忽然间,那黑色的屏壁竟然幻化出成百上千的毒物,毒蛇、蜘蛛、蜈蚣、蟾蜍,铺天盖地向二人袭来。这几个锦盒也都是毒囊,威力不亚于那天蝎囊。

  心虚客的光墙眼看就要被彻底攻陷,望着眼前无数毒物,心虚客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毕竟这些毒囊在数千年前就被武林中人视为禁忌之物,眼前这不计其数的剧毒之物,被其中任何一只咬中的话,都活不过三日。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说完,心虚客摘下了斗笠。这是他进入草屋以来第一次露出整张脸,沙本善对着这张面目全非的脸竟无丝毫害怕,反而觉得有些敬仰。

  破!釜!沉!舟!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心虚客将斗笠竖在身前,目视前方成百上千的毒虫,神情恬淡。沙本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斗笠在空中自行分解成了无数枝茅草。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心虚客双掌合十,口中不断练着咒语,那些茅草纷纷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笼罩着他周身。同时,心虚客的身后出现一伟岸的金色佛像,照得他整个身体都泛出金光,越来越亮,到最后竟然变得透明起来,五脏六腑都能看见。与此同时,千万道金光在他的体内急速穿行着,似乎快要憋不住了,呼之欲出。

  金光耀眼,光芒万丈,被这些金光照到的毒物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紧接着,心虚客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寒芒,口中一字一句地念道:

  破!釜!沉!舟!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不可能!你,你,你居然学会了佛魔书上的绝学!”武追命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傻愣愣地呆在那里,失神地望着所有的毒物被这道青光消灭殆尽,灰飞烟灭。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那道青光似一柄神剑,削光了所有的毒物之后,径直扑向武追命的喉头,却在离他半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心虚客冷冷道:“把那个小女孩交给我,饶你不死。”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沙本善心中一震,这要摔坏了怎么办?幸好心虚客功夫好,收回神剑,手臂轻轻一展,便将莫宣竹揽入怀中。

  “宣竹,宣竹!”沙本善连忙查看她的伤势,还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忽然,心虚客身子一摇,跌坐在地,面色发黑。

  “你!”心虚客指着武追命骂道,“你好卑鄙!”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鲜血直流的断臂飞速地撞上光墙,登时将光墙砸出了三个大窟窿。心虚客也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退,嘴角流下一丝鲜血。

  沙本善慌忙低头一看,只见心虚客的掌心多了五个黑点,丝丝毒气正在不停地流动,向四周迅速蔓延开来。

  金光耀眼,光芒万丈,被这些金光照到的毒物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紧接着,心虚客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寒芒,口中一字一句地念道:

  “哈哈哈哈哈!”武追命得意地狂笑起来,“想不到吧,这小丫头还是有点用的,要不是她,我还不能把万魔之毒灌入你的体内呢!”

  啪啪啪!心虚客左手疾出,点住了右臂上的几处大穴,阻止毒液扩散,但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右臂已经全部黑了。

  “嘿嘿,再高的法力,也抵不过毒呀,”武追命又恢复了得意之色,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双臂开始运气,头顶隐隐耀出黄色光球,“让你见识一下擎曹流的正宗绝学,八荒无极,接招吧!”

  
  “不好!快杀了他。”武追命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面色变得铁青,在绿雾中大吼道。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说完,武追命将真力贯入掌心,朝着空中的天蝎囊凌空劈了过去。刹那间,天蝎囊的黑气暴长,身前的无数的蝎子像发疯一般,带着怨念,瞪着猩红的眼睛,向心虚客和沙本善呼啸而来。
  心虚客一沉肩,当下口念咒语:“不破光墙!”
  “不可能!你,你,你居然学会了佛魔书上的绝学!”武追命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傻愣愣地呆在那里,失神地望着所有的毒物被这道青光消灭殆尽,灰飞烟灭。
  心虚客在丢出布包的同时,已经飞身护住了沙本善,同时自己也屏住了呼吸。
  紧接着,心虚客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寒芒,口中一字一句地念道: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不可能!你,你,你居然学会了佛魔书上的绝学!”武追命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傻愣愣地呆在那里,失神地望着所有的毒物被这道青光消灭殆尽,灰飞烟灭。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紧接着,心虚客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寒芒,口中一字一句地念道: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紧接着,心虚客眼中闪过一道坚毅的寒芒,口中一字一句地念道: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武追命赶忙弯腰把莫宣竹从地上捞起来,凌空一丢,朝心虚客抛了过去:“接着。”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住手!东西给你们,放过这个无辜的少年!”
  这天蝎囊是用蝎毒特制的邪物,里面装的都是天下最毒的蝎子,他们便是这天蝎囊的魂,而锦盒上的那根银针就是毒刺,无坚不摧,就连刀枪不入的神功在那根毒针面前也如同豆腐一般。
  “风——卷——残——云!”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沙本善慌忙低头一看,只见心虚客的掌心多了五个黑点,丝丝毒气正在不停地流动,向四周迅速蔓延开来。
  忽然,一道青色光芒冲破他的胸膛,带着无可匹敌的傲气激射而出。天地都瞬间为止一震,风雨也静止了几秒,灌满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嘿嘿,再高的法力,也抵不过毒呀,”武追命又恢复了得意之色,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双臂开始运气,头顶隐隐耀出黄色光球,“让你见识一下擎曹流的正宗绝学,八荒无极,接招吧!”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那道青光似一柄神剑,削光了所有的毒物之后,径直扑向武追命的喉头,却在离他半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的三名部下也都已经在刚才的同归于尽的决斗中奄奄一息,见此一幕,直接断了气。
  那七个人早就等不及了,每个人摊开的手上都散发出一道深黄色光芒,而武追命的手上也有一道,但比其他人更加浓郁。沙本善双臂急伸,正要使出“太上无为心法”,却听那心虚客大吼一声:
  忽然间,那黑色的屏壁竟然幻化出成百上千的毒物,毒蛇、蜘蛛、蜈蚣、蟾蜍,铺天盖地向二人袭来。这几个锦盒也都是毒囊,威力不亚于那天蝎囊。
  武追命冷笑道:“早这么识趣,何必浪费我们感情呢?”
  心虚客一沉肩,当下口念咒语:“不破光墙!”
  那道青光似一柄神剑,削光了所有的毒物之后,径直扑向武追命的喉头,却在离他半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心虚客从腰间取下一个绿色布包,朝着武追命扔了过去。
  “不可能!你,你,你居然学会了佛魔书上的绝学!”武追命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傻愣愣地呆在那里,失神地望着所有的毒物被这道青光消灭殆尽,灰飞烟灭。
  心虚客似乎带有一丝不忍之色,道:“本来只想击退你们,不想多造杀孽,没想到你们做事如此狠毒,看来今日饶了你,将来也会祸害天下。这是你们逼我的。”
  心虚客将斗笠竖在身前,目视前方成百上千的毒虫,神情恬淡。沙本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斗笠在空中自行分解成了无数枝茅草。
  那些毒蝎一个个噗噗噗地撞在这道彩色的光墙上,竟纷纷化为脓水,仿佛被高温烤融化了似的。
  武追命不愧是擎曹流十二护法之一,见此变故,竟不慌张,当下双臂擎天,结出一朵莲花,大喝一声:
  心虚客将斗笠竖在身前,目视前方成百上千的毒虫,神情恬淡。沙本善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只见那斗笠在空中自行分解成了无数枝茅草。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给我宰了他们!”武追命面目狰狞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心虚客一沉肩,当下口念咒语:“不破光墙!”
  武追命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好,好,你不要冲动,我这就放。”
  只见他那朵莲花上散开层层白雾,竟将那绿色的浓雾驱散开来。
  破!釜!沉!舟!
  心虚客的光墙眼看就要被彻底攻陷,望着眼前无数毒物,心虚客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毕竟这些毒囊在数千年前就被武林中人视为禁忌之物,眼前这不计其数的剧毒之物,被其中任何一只咬中的话,都活不过三日。
  武追命面带一丝不屑,道:“什么邪物正物?天下之物本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也一样,哪有什么正邪,无非都是利益罢了。”
  心虚客双掌合十,口中不断练着咒语,那些茅草纷纷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笼罩着他周身。同时,心虚客的身后出现一伟岸的金色佛像,照得他整个身体都泛出金光,越来越亮,到最后竟然变得透明起来,五脏六腑都能看见。与此同时,千万道金光在他的体内急速穿行着,似乎快要憋不住了,呼之欲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巫骨

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

作者:血晶
标签:悬疑

匹夫无罪

深度揭秘不为人知的行业,细述我行走江湖这些年的坎坷心路!

作者:完美土豆
标签:都市

鬼学校

被一所没有填报志愿的大学录取,到校的第一天就出了人命!

作者:快乐挚翼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在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下,吴清晨开始了自己的位面之旅。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窃魂卷轴

十岁那年我得知:只要得到它,就能满足所有的欲望。

作者:大师兄
标签:悬疑

青春有约

老婆喝醉了穿了条男士内裤回家,我气炸了……

作者:油色子
标签:青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