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0 一墙之隔

作者:阚云微  发布时间:2015-05-11 12:26  字数:2040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家有一程氏,若然这几日就没安宁过。她算是明白了,郭小九最多是在外面叱咤讹诈别人,而女人的心思,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搅得她清明好梦,坐起身不悦,赶着绿袖出去瞧瞧:“你去看看,这次又换了什么招式,好让我也开开眼界。”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胤禩看着程氏已然熟睡,呼吸均匀,在黑夜里摸索着起来,走出屋外。明月一轮,他看向在东面的方向,目光渐柔,几许深情。他走到那个熟悉的门前,看见灯火已灭,伸了手想推门,犹豫了一下还是落了下去。只是静静伫立,在黑夜里,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也无需掩饰,情感如同溪水,潺潺长流。
  “啊?”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啊?”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事不宜迟,程紫扇决定,铤而走险去尽早拜访。
  “所以你说,我才配得起芍药这样媚俗的花?我让你去找姓何的,怎么样了?”程紫扇鄂眉心攒在一起,手上狠狠一使劲,两侧枝叶纷纷落地,捏着剪子的手指也泛了红,花盆下粘土的松弛,足以支撑到嫡福晋房中了。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一堵墙,各怀心事。
  夜里,西院。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爷记得,昨天才讲到第三十章吧?怎么就跳到六十一章了?”胤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54.166.201.210, 54.166.201.210;0;pc;4;磨铁文学
  一堵墙,各怀心事。
54.166.201.210, 54.166.201.210;0;pc;4;磨铁文学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家有一程氏,若然这几日就没安宁过。她算是明白了,郭小九最多是在外面叱咤讹诈别人,而女人的心思,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搅得她清明好梦,坐起身不悦,赶着绿袖出去瞧瞧:“你去看看,这次又换了什么招式,好让我也开开眼界。”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54.166.201.210, 54.166.201.210;0;pc;4;磨铁文学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一堵墙,各怀心事。
  一堵墙,各怀心事。
  正说着素问进来恭谨行礼,附耳对若然道:“格格,奴婢都查清楚了。程氏的父亲程七的确跟大阿哥府上交往过密,至于是不是大阿哥那边的,奴婢不敢妄论。程氏此人倒是跟咱们府上从前有人是旧识,但此人是谁,奴婢目前还没发现线索。”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胤禩跟没听见似的走到床边将手枕在颈后:“昨天的书让你讲到哪了?”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程紫扇身边的小桃附和:“格格,这花送给嫡福晋岂不是可惜了,风华绝代,您才配得上啊。”

  “啊?”

  若然神情淡漠:“那么多花儿,偏偏挑了芍药?狼子野心。搬到咱们院子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我领她程格格这份情。”

  一堵墙,各怀心事。

  “所以你说,我才配得起芍药这样媚俗的花?我让你去找姓何的,怎么样了?”程紫扇鄂眉心攒在一起,手上狠狠一使劲,两侧枝叶纷纷落地,捏着剪子的手指也泛了红,花盆下粘土的松弛,足以支撑到嫡福晋房中了。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小桃吓得低了头:“奴婢去找机会见了,何采办说,现在他头上是俞管家,不好动。”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家有一程氏,若然这几日就没安宁过。她算是明白了,郭小九最多是在外面叱咤讹诈别人,而女人的心思,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搅得她清明好梦,坐起身不悦,赶着绿袖出去瞧瞧:“你去看看,这次又换了什么招式,好让我也开开眼界。”

  若然穿戴好开门一看,花团锦簇甚为讨喜,绿袖就要指挥着下人往院子里抬,若然一顿,连忙制止:“等下!你先看看,有没有玄机。”

  她还真不相信程紫扇有这么好心的闲情逸致,果不其然,伶织上前一瞧:“格格,这芍药下面的泥土松得很,要真是花房的人,断不会范这样的错误。”

  “那你在看看花心里面,千万小心别用手碰。”

  一堵墙,各怀心事。

  若然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绿袖也凑上来仔细看了看道:“看起来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要真有什么手脚,也是查到西院门上去。”

  若然神情淡漠:“那么多花儿,偏偏挑了芍药?狼子野心。搬到咱们院子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我领她程格格这份情。”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正说着素问进来恭谨行礼,附耳对若然道:“格格,奴婢都查清楚了。程氏的父亲程七的确跟大阿哥府上交往过密,至于是不是大阿哥那边的,奴婢不敢妄论。程氏此人倒是跟咱们府上从前有人是旧识,但此人是谁,奴婢目前还没发现线索。”

  小桃吓得低了头:“奴婢去找机会见了,何采办说,现在他头上是俞管家,不好动。”

54.166.201.210, 54.166.201.210;0;pc;4;磨铁文学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程紫扇的心情拧巴的就像手里的手帕,她才发现,进了八贝勒府她以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就能看透胤禩的全部得到所有的恩宠,可她却越来越搞不明白胤禩到底要什么。

54.166.201.210, 54.166.201.210;0;pc;4;磨铁文学

  她今天一定要讨个明白。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夜里,西院。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程紫扇的心情拧巴的就像手里的手帕,她才发现,进了八贝勒府她以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就能看透胤禩的全部得到所有的恩宠,可她却越来越搞不明白胤禩到底要什么。

  夜里,西院。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她今天一定要讨个明白。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胤禩跟没听见似的走到床边将手枕在颈后:“昨天的书让你讲到哪了?”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啊?”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爷记得,昨天才讲到第三十章吧?怎么就跳到六十一章了?”胤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程紫扇看了一眼章节,没错就是六十一章,诧于胤禩的记忆力,只得尴尬地笑道:“是妾身记岔了,是三十章。”

  胤禩看着程氏已然熟睡,呼吸均匀,在黑夜里摸索着起来,走出屋外。明月一轮,他看向在东面的方向,目光渐柔,几许深情。他走到那个熟悉的门前,看见灯火已灭,伸了手想推门,犹豫了一下还是落了下去。只是静静伫立,在黑夜里,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也无需掩饰,情感如同溪水,潺潺长流。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一堵墙,各怀心事。

  想推开很容易,但始终无人敢愿意往前多迈一步,就一步。

  而今夜也无人知晓,程氏在暗处,将一切尽收眼底。原来这便是玄机!她握紧了拳,牙根发酸,不甘涌上心头,她透过他的神情已经预见到她的未来,永远是嫡福晋的陪衬,是可有可无的侍妾,是任人践踏的奴婢,最后能平安老死已经是福气,最可悲的是,也许她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事不宜迟,程紫扇决定,铤而走险去尽早拜访。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夜里,西院。
  一堵墙,各怀心事。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夜里,西院。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若然穿戴好开门一看,花团锦簇甚为讨喜,绿袖就要指挥着下人往院子里抬,若然一顿,连忙制止:“等下!你先看看,有没有玄机。”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