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0 一墙之隔

作者:阚云微  发布时间:2015-05-11 12:26  字数:2040 

  正说着素问进来恭谨行礼,附耳对若然道:“格格,奴婢都查清楚了。程氏的父亲程七的确跟大阿哥府上交往过密,至于是不是大阿哥那边的,奴婢不敢妄论。程氏此人倒是跟咱们府上从前有人是旧识,但此人是谁,奴婢目前还没发现线索。”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小桃吓得低了头:“奴婢去找机会见了,何采办说,现在他头上是俞管家,不好动。”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一堵墙,各怀心事。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程紫扇身边的小桃附和:“格格,这花送给嫡福晋岂不是可惜了,风华绝代,您才配得上啊。”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那你在看看花心里面,千万小心别用手碰。”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一堵墙,各怀心事。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程紫扇看了一眼章节,没错就是六十一章,诧于胤禩的记忆力,只得尴尬地笑道:“是妾身记岔了,是三十章。”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夜里,西院。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一堵墙,各怀心事。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程紫扇身边的小桃附和:“格格,这花送给嫡福晋岂不是可惜了,风华绝代,您才配得上啊。”

  “所以你说,我才配得起芍药这样媚俗的花?我让你去找姓何的,怎么样了?”程紫扇鄂眉心攒在一起,手上狠狠一使劲,两侧枝叶纷纷落地,捏着剪子的手指也泛了红,花盆下粘土的松弛,足以支撑到嫡福晋房中了。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小桃吓得低了头:“奴婢去找机会见了,何采办说,现在他头上是俞管家,不好动。”

  程紫扇放了剪子,扶着鬓边珠翠,懒洋洋道:“什么姓俞的,他算老几?行了,芍药给嫡福晋送去吧。”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家有一程氏,若然这几日就没安宁过。她算是明白了,郭小九最多是在外面叱咤讹诈别人,而女人的心思,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搅得她清明好梦,坐起身不悦,赶着绿袖出去瞧瞧:“你去看看,这次又换了什么招式,好让我也开开眼界。”

  若然穿戴好开门一看,花团锦簇甚为讨喜,绿袖就要指挥着下人往院子里抬,若然一顿,连忙制止:“等下!你先看看,有没有玄机。”

  她还真不相信程紫扇有这么好心的闲情逸致,果不其然,伶织上前一瞧:“格格,这芍药下面的泥土松得很,要真是花房的人,断不会范这样的错误。”

  “那你在看看花心里面,千万小心别用手碰。”

  若然神情淡漠:“那么多花儿,偏偏挑了芍药?狼子野心。搬到咱们院子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我领她程格格这份情。”

  若然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绿袖也凑上来仔细看了看道:“看起来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要真有什么手脚,也是查到西院门上去。”

  若然神情淡漠:“那么多花儿,偏偏挑了芍药?狼子野心。搬到咱们院子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我领她程格格这份情。”

  一堵墙,各怀心事。

  正说着素问进来恭谨行礼,附耳对若然道:“格格,奴婢都查清楚了。程氏的父亲程七的确跟大阿哥府上交往过密,至于是不是大阿哥那边的,奴婢不敢妄论。程氏此人倒是跟咱们府上从前有人是旧识,但此人是谁,奴婢目前还没发现线索。”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夜里,西院。

  程紫扇的心情拧巴的就像手里的手帕,她才发现,进了八贝勒府她以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就能看透胤禩的全部得到所有的恩宠,可她却越来越搞不明白胤禩到底要什么。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她今天一定要讨个明白。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胤禩跟没听见似的走到床边将手枕在颈后:“昨天的书让你讲到哪了?”

  “啊?”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爷记得,昨天才讲到第三十章吧?怎么就跳到六十一章了?”胤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程紫扇看了一眼章节,没错就是六十一章,诧于胤禩的记忆力,只得尴尬地笑道:“是妾身记岔了,是三十章。”

  胤禩看着程氏已然熟睡,呼吸均匀,在黑夜里摸索着起来,走出屋外。明月一轮,他看向在东面的方向,目光渐柔,几许深情。他走到那个熟悉的门前,看见灯火已灭,伸了手想推门,犹豫了一下还是落了下去。只是静静伫立,在黑夜里,没有任何人看见,他也无需掩饰,情感如同溪水,潺潺长流。

  想推开很容易,但始终无人敢愿意往前多迈一步,就一步。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一堵墙,各怀心事。

  想推开很容易,但始终无人敢愿意往前多迈一步,就一步。

  程紫扇看了一眼章节,没错就是六十一章,诧于胤禩的记忆力,只得尴尬地笑道:“是妾身记岔了,是三十章。”

  而今夜也无人知晓,程氏在暗处,将一切尽收眼底。原来这便是玄机!她握紧了拳,牙根发酸,不甘涌上心头,她透过他的神情已经预见到她的未来,永远是嫡福晋的陪衬,是可有可无的侍妾,是任人践踏的奴婢,最后能平安老死已经是福气,最可悲的是,也许她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她忽然想起,他的生命里还有一个人,贝勒府里的旧识告诉她,比嫡福晋还要重要。而这个人的脾气怪,也是京城里出了名的。但她有致命的弱点,永远进不了贝勒府的门。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小桃吓得低了头:“奴婢去找机会见了,何采办说,现在他头上是俞管家,不好动。”

  事不宜迟,程紫扇决定,铤而走险去尽早拜访。

  屋里的女子侧身而卧,睡不着时就喜欢透过一扇小小的推窗发呆。近在咫尺的距离,她看见西院点燃的灯火,这会儿熄灭后,想来胤禩已经跟程氏安然入眠,她在空中伸出手比划,仿佛在伸的远些,就能触碰他。

  
  夜里,西院。
  
  若然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绿袖也凑上来仔细看了看道:“看起来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要真有什么手脚,也是查到西院门上去。”
  “爷记得,昨天才讲到第三十章吧?怎么就跳到六十一章了?”胤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爷记得,昨天才讲到第三十章吧?怎么就跳到六十一章了?”胤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若然不放心的叮嘱一句,绿袖也凑上来仔细看了看道:“看起来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要真有什么手脚,也是查到西院门上去。”
  想推开很容易,但始终无人敢愿意往前多迈一步,就一步。
  
  她的手心里出了汗,每天耀武扬威地在贝勒府里,除了第一次饭桌上嫡福晋当众不给面子,之后相安无事,八爷连着三日都歇在她屋里,所谓的歇息,不过就是等她睡前还看见人在,第二日她满怀欣喜的想伺候爷上早朝,却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
  “你瞧,这花儿多漂亮啊,修剪成最美的形态,不是最衬我们雍容华贵的嫡福晋。可惜啊,芍药再美,若是根基不稳,一碰就倒,看来是有些人不领情呢。”程紫扇纤细的手指拿着剪子在院里修剪着花枝,自从第一次遭受过训斥,她觉得还是把什么名贵的装饰都用在衣裳上好,嫡福晋在厉害,总不能动手上来扒自个衣服。
  一堵墙,各怀心事。
  程紫扇以为胤禩把这茬忘了,连着三晚八爷都让她念书,还是侠义小说,就是绝口不提那档子事,她一咬牙,决定提醒一下胤禩。拿了书过来坐在床边:“今天这章是……哎呀,妾身,妾身真是念不出口呢。”说着故意红了脸地往胤禩身上靠。
  “啊?”
  素问跟绿袖伶织的贴身比起来更少抛头露面,也便是更为隐秘,也无人过多察觉。若然会意:“辛苦你了,莫不是过分的,我都不会难为她。不过这个旧识得查出来,保不齐,这贝勒府哪天就出了内鬼,连牵制的筹码都没有。”
  若然神情淡漠:“那么多花儿,偏偏挑了芍药?狼子野心。搬到咱们院子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见,我领她程格格这份情。”
  若然穿戴好开门一看,花团锦簇甚为讨喜,绿袖就要指挥着下人往院子里抬,若然一顿,连忙制止:“等下!你先看看,有没有玄机。”
  程紫扇看了一眼章节,没错就是六十一章,诧于胤禩的记忆力,只得尴尬地笑道:“是妾身记岔了,是三十章。”
  胤禩跟没听见似的走到床边将手枕在颈后:“昨天的书让你讲到哪了?”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程紫扇的心情拧巴的就像手里的手帕,她才发现,进了八贝勒府她以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就能看透胤禩的全部得到所有的恩宠,可她却越来越搞不明白胤禩到底要什么。
  听见响动,胤禩推门而入,有些倦怠走到桌前倒了茶水,程紫扇连忙跟前跟后:“爷这些事让妾身做就可以了。几个晚上爷都没有碰妾身一次,怎么妾身也没办法给嫡福晋交代。”
  对着别人卑躬屈膝,程紫扇做不到!
  程氏声势浩大,若然正迷迷糊糊在廊下午睡,脸上蒙着毯子,梦里也平白无故的不踏实。就听得外面的人进来高声道:“福晋,西面程格格给您送花儿来了,说是亲自修剪的。”
  “啊?”
  一堵墙,各怀心事。
  
  夜里,西院。
  一堵墙,各怀心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