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九章 深夜来访

作者:鬼灯君  发布时间:2015-05-11 10:30  字数:1354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你不欢喜吗?”
  洛尘淡淡一笑,“那你又何苦要求世人皆如佛,无欲无求的,总归世人会死而他们不会死不是么?”
  我不禁抬了下巴,听了空意和尚那么多年的受教,这回终于也能教教别人了,于是我咳了两声,很是正经道:“佛祖割肉喂鹰,地藏菩萨立誓地狱不空不成佛。在我门中,皆以悲悯之心普度众生,自是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怎像你这般,私心于自己的欢乐,而不顾他人的感受。”
  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窝在一边,好在洛尘的床不算小,挤了两个人也能舒舒服服的。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洛尘笑了笑,挥手将我拂开,自个儿进了被子,看着我道:“现下你可是满意了?”
  我摇摇头,“不欢喜……”
  “你笑什么!?”我愈发困惑了,“我不欢喜,你有什么好笑的?”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这会儿相思进得里边来,又四处看了看,方才坐下来小心翼翼地问洛尘道:“尘哥哥,你真的不会娶那个人吗?”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缘劫皆因果,因果在轮回之中。成佛便离了轮回,无欲无求,自然无所因果。他这般说,我又如何答得出来?
  相思一怔,忙摇头道:“不会不会的,我怎会舍得休了你。”说着相思就站起了身,显出几分无措,继而道:“那你先好生休息着,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小灵若,出来吧。”
  我摇摇头,“不欢喜……”
  “小灵若,出来吧。”
  洛尘淡淡一笑,“那你又何苦要求世人皆如佛,无欲无求的,总归世人会死而他们不会死不是么?”
  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窝在一边,好在洛尘的床不算小,挤了两个人也能舒舒服服的。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洛尘眨了眨眼,垂着眼眉反问我道:“怎地?你反倒是不开心起来了么?”
  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窝在一边,好在洛尘的床不算小,挤了两个人也能舒舒服服的。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这会儿相思进得里边来,又四处看了看,方才坐下来小心翼翼地问洛尘道:“尘哥哥,你真的不会娶那个人吗?”

  洛尘很是坦然地点头,“不会。”

  “那么……你何不与我试试呢?兴许以后我们会幸福的。”相思脸上又充满希望与期待。

  洛尘顿了会儿,轻轻一叹,往我这边侧头看了看,见我跑到了床边,却是微微眯一眯眼。继而转过头与她道:“你若愿意,我可以答应。只是倘若往后你觉着累了厌了,便将我休了也无妨。”

  相思一怔,忙摇头道:“不会不会的,我怎会舍得休了你。”说着相思就站起了身,显出几分无措,继而道:“那你先好生休息着,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相思一怔,忙摇头道:“不会不会的,我怎会舍得休了你。”说着相思就站起了身,显出几分无措,继而道:“那你先好生休息着,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相思怕被人发现自己偷溜来看洛尘自是摸着黑来的,这会儿洛尘给了她颗珠子自是十分欢喜地收过。我见着一幕,心中算是松了口气,便又钻了回去。而洛尘这厢将她送至门口,与她道了别手方才轻声折了回来。

  “小灵若,出来吧。”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这洛尘也忒奇怪,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得叫我出来。

  “你又做什么?”我极不情愿地跑出了香囊,在被子上打着滚。

  洛尘笑了笑,挥手将我拂开,自个儿进了被子,看着我道:“现下你可是满意了?”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小灵若,出来吧。”

  洛尘眨了眨眼,垂着眼眉反问我道:“怎地?你反倒是不开心起来了么?”

  “夜深了,我要睡了。”洛尘说着,也不再追问我,手一挥灭了烛火便缩进被子。

  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窝在一边,好在洛尘的床不算小,挤了两个人也能舒舒服服的。

  再想着洛尘问我的那话,说来我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是欢喜还是不欢喜。只是觉着有些奇怪,这奇怪在哪儿也说不出来,兴许是因为逼迫了洛尘而觉着愧疚,又或者是因为没能让他们顺顺利利地在一起而觉得失落。大概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感觉,清静了几千年,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委实让我苦恼的很。

  “小灵若?”洛尘叫了我一声,我便回过神来,抬头看着他。

  “什么?”

  我摇摇头,“不欢喜……”

  “你不欢喜吗?”

  我摇摇头,“不欢喜……”

  洛尘听闻我不欢喜却也不安慰安慰,反倒是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愈发困惑了,“我不欢喜,你有什么好笑的?”

  洛尘收了笑意,又看了我许久,才又与我道:“兴许是因为听闻你不欢喜,所以我心里就很是欢喜了吧。”

  我愣了,哼哼道:“凡人怎是这般!简直可恶!”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洛尘淡淡点头,又在一木盒里拿了颗不大不小的夜明珠给她:“这会儿夜浓看不清晰,你没提灯过来,且拿着这个,也不会被人发现。”

  我不禁抬了下巴,听了空意和尚那么多年的受教,这回终于也能教教别人了,于是我咳了两声,很是正经道:“佛祖割肉喂鹰,地藏菩萨立誓地狱不空不成佛。在我门中,皆以悲悯之心普度众生,自是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怎像你这般,私心于自己的欢乐,而不顾他人的感受。”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洛尘看着我,一双眸子被烛光映得满是暖意。

  “小灵若,那我问你,若是他们这般作为,皆为普度众生死了,还剩谁来普度众生呢?”

  “佛有不灭之身,圆寂后自会涅槃。”

  “小灵若,出来吧。”

  洛尘看着我,一双眸子被烛光映得满是暖意。

  洛尘淡淡一笑,“那你又何苦要求世人皆如佛,无欲无求的,总归世人会死而他们不会死不是么?”

  “就是因为世人皆非佛,才要普渡啊。”

  洛尘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又轻笑道:“罢了,总之我又不是佛,你若真将我度化了,岂不还坏了一桩姻缘,成佛或成缘,你道是哪边更好?”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缘劫皆因果,因果在轮回之中。成佛便离了轮回,无欲无求,自然无所因果。他这般说,我又如何答得出来?

  相思怕被人发现自己偷溜来看洛尘自是摸着黑来的,这会儿洛尘给了她颗珠子自是十分欢喜地收过。我见着一幕,心中算是松了口气,便又钻了回去。而洛尘这厢将她送至门口,与她道了别手方才轻声折了回来。

  “夜深了,我要睡了。”洛尘说着,也不再追问我,手一挥灭了烛火便缩进被子。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洛尘听闻我不欢喜却也不安慰安慰,反倒是笑了起来。
  相思一怔,忙摇头道:“不会不会的,我怎会舍得休了你。”说着相思就站起了身,显出几分无措,继而道:“那你先好生休息着,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我不禁抬了下巴,听了空意和尚那么多年的受教,这回终于也能教教别人了,于是我咳了两声,很是正经道:“佛祖割肉喂鹰,地藏菩萨立誓地狱不空不成佛。在我门中,皆以悲悯之心普度众生,自是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怎像你这般,私心于自己的欢乐,而不顾他人的感受。”
  我现了身,盘膝坐在他对面,撑着脑袋问他:“可我不明白,为何你要答应她呢?”
  我摇摇头,“不欢喜……”
  “小灵若?”洛尘叫了我一声,我便回过神来,抬头看着他。
  “小灵若,出来吧。”
  相思怕被人发现自己偷溜来看洛尘自是摸着黑来的,这会儿洛尘给了她颗珠子自是十分欢喜地收过。我见着一幕,心中算是松了口气,便又钻了回去。而洛尘这厢将她送至门口,与她道了别手方才轻声折了回来。
  “小灵若,那我问你,若是他们这般作为,皆为普度众生死了,还剩谁来普度众生呢?”
  洛尘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又轻笑道:“罢了,总之我又不是佛,你若真将我度化了,岂不还坏了一桩姻缘,成佛或成缘,你道是哪边更好?”
  洛尘淡淡一笑,“那你又何苦要求世人皆如佛,无欲无求的,总归世人会死而他们不会死不是么?”
  再想着洛尘问我的那话,说来我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是欢喜还是不欢喜。只是觉着有些奇怪,这奇怪在哪儿也说不出来,兴许是因为逼迫了洛尘而觉着愧疚,又或者是因为没能让他们顺顺利利地在一起而觉得失落。大概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感觉,清静了几千年,这突如其来的感觉委实让我苦恼的很。
  “什么?”
  洛尘眨了眨眼,垂着眼眉反问我道:“怎地?你反倒是不开心起来了么?”
  “夜深了,我要睡了。”洛尘说着,也不再追问我,手一挥灭了烛火便缩进被子。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你不欢喜吗?”
  洛尘很是坦然地点头,“不会。”
  洛尘收了笑意,又看了我许久,才又与我道:“兴许是因为听闻你不欢喜,所以我心里就很是欢喜了吧。”
  “那么……你何不与我试试呢?兴许以后我们会幸福的。”相思脸上又充满希望与期待。
  相思一怔,忙摇头道:“不会不会的,我怎会舍得休了你。”说着相思就站起了身,显出几分无措,继而道:“那你先好生休息着,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洛尘笑了笑,挥手将我拂开,自个儿进了被子,看着我道:“现下你可是满意了?”
  “小灵若,出来吧。”
  相思怕被人发现自己偷溜来看洛尘自是摸着黑来的,这会儿洛尘给了她颗珠子自是十分欢喜地收过。我见着一幕,心中算是松了口气,便又钻了回去。而洛尘这厢将她送至门口,与她道了别手方才轻声折了回来。
  “那么……你何不与我试试呢?兴许以后我们会幸福的。”相思脸上又充满希望与期待。
  洛尘一怔,“那你们又是如何?”
  “你又做什么?”我极不情愿地跑出了香囊,在被子上打着滚。
  洛尘很是坦然地点头,“不会。”
  “小灵若,出来吧。”
  这洛尘也忒奇怪,有事儿没事儿的就得叫我出来。
  “夜深了,我要睡了。”洛尘说着,也不再追问我,手一挥灭了烛火便缩进被子。
  “夜深了,我要睡了。”洛尘说着,也不再追问我,手一挥灭了烛火便缩进被子。
  洛尘听闻我不欢喜却也不安慰安慰,反倒是笑了起来。
  “佛有不灭之身,圆寂后自会涅槃。”
  洛尘笑了笑,挥手将我拂开,自个儿进了被子,看着我道:“现下你可是满意了?”
  洛尘很是坦然地点头,“不会。”
  洛尘很是坦然地点头,“不会。”
  “小灵若,出来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