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心思深藏典籍如海

作者:燃犀踏月君  发布时间:2015-05-10 16:55  字数:3195 

  这样的感触,律音无法形容,渐渐收了心绪,重新御起四周灵息成云,飞回蓬莱山中。
  律音和展葳、白无暇刚刚选好了地方站好,突然疾风起、乌云聚,天边雷声隐约作响,刀剑司司主、展葳之师——余真人的飞升之劫,已然拉开序幕!
  “赵师妹,你竟然没有用风行符?难道已经进入逍遥境了吗?”
  律音听说过长青阵:仙界特有的阵法,仙人以下无法刻制。仅仅是这一个玉盒,便是一件仙器。但是它此刻仅仅是那枚梧桐树种的添头而已。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律音看着商有期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着:看起来风桐仙子传给我的琴谱应当是做过手脚,不一定真实。我虽然答应过风桐仙子不将清心曲外传,但是前提是她传给我的是真的清心曲。既然这份曲谱是假的,那么我外传也没有关系了。商有期想要用梧桐树种换清心曲,那么将这曲谱给他一份,不仅能得到梧桐树种,而且也没有违背不将清心曲外传的承诺,而且若商有期发现这清心曲不对,那也应该是风桐仙子的责任,如此……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南天仙界啊……你跟我来。”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律音听说过长青阵:仙界特有的阵法,仙人以下无法刻制。仅仅是这一个玉盒,便是一件仙器。但是它此刻仅仅是那枚梧桐树种的添头而已。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展葳便不再纠结于此,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大家都已经过去了。”
  白无暇对着律音温和一笑:“赵师妹这边请。”
  律音想了想,道:“那你又如何证明你不是随便拿了颗梧桐树种来骗我呢?”
  展葳驾着飞剑带着律音在一个地势极好的山头降下,说道:
  “这么多吗?”律音吃了一惊。
  展葳驾着飞剑带着律音在一个地势极好的山头降下,说道:
  竹简虽然不多,却大多数是用了法术将大量的文献压缩刻印在一枚玉简中,只有少数的竹简是没有附加任何法术的普通竹简,上面的语言却是晦涩难懂,更有一些是用石片保留下来的只言片语,律音连上面的文字都不认识,还是看了旁边注释的玉简才能明白。
  律音与展葳本来约好一起观看余真人飞升,此时其他人都已过去,律音却是因为在典籍司忘了时间,来得晚了,于是赶紧跟着展葳过去。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姬兰姿放下手中竹简,惊讶的问。
  与下面几层不同的是,顶层是有人看守的。
  律音虽然觉得商有期神神秘秘的,却并不在意,只是在他离开之后,打开了玉盒。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顶层的资料其实并不多,四面墙上的书架里放各类书简加起来也也不如一楼一面墙上的多,但是因为都是年代久远的原件,文献价值极高,因此都单独用了专门保存文献的阵法保存的极为完好。
  律音走进小楼,先是在一楼随意翻了翻,发现都是弟子前去南天仙界遗迹探索的手记之类,于是便不再停留,直接上了顶层。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这样的感触,律音无法形容,渐渐收了心绪,重新御起四周灵息成云,飞回蓬莱山中。
  律音心中思索不断,却不知道自己眉间悄悄泛起的黑气已经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律音听说过此人:“原来是白师兄,久仰大名。”
  海鸟鸣叫声远远传来,律音向着海面看去,海天一色,似乎没有分界。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好,”商有期眼睛一亮,“明日午时,我会前去海边找你。”
  海鸟鸣叫声远远传来,律音向着海面看去,海天一色,似乎没有分界。
  姬兰姿带着律音七拐八绕,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典籍司另一端的书楼群中。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世界在眼中如此分明,却又不似真实。
  竹简虽然不多,却大多数是用了法术将大量的文献压缩刻印在一枚玉简中,只有少数的竹简是没有附加任何法术的普通竹简,上面的语言却是晦涩难懂,更有一些是用石片保留下来的只言片语,律音连上面的文字都不认识,还是看了旁边注释的玉简才能明白。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是我本来是想等风桐仙子回来再去相求,可是风桐仙子仙踪不可知,而魔族已经对琴谱下手了,恐怕没有时间可等了。而听说你丢的琴谱正是徐风清心曲,我这才来求你。不知道这颗梧桐树种,能否换来一曲徐风清心曲?”商有期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
  “小心取放,不得带出。”那值守弟子捧着一卷竹简看的入神,头也没抬的说。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当律音看完一面墙上书架内所有的书简时,外面一阵热闹传入。楼梯旁边的书案后面,还是那名弟子,仍旧捧着一卷竹简,似乎对外界的事情毫无兴趣。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正午时分,商有期驾驶风行符远远飞来。
  律音听说过此人:“原来是白师兄,久仰大名。”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这么多吗?”律音吃了一惊。
  “这里就是了。这栋小楼内全部都是关于南天仙界的记载,我们当初话费好大精力才整理出来的。”姬兰姿指着眼前的五层阁楼说。
  律音递给商有期一叠薄如蝉翼的丝帛,正是她默写下来的徐风清心曲曲谱——当初风桐仙子给她的曲谱,也是这样一叠丝帛。
  正午时分,商有期驾驶风行符远远飞来。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律音看看四周,选了东边的墙,从右上方第一格里的书简开始,一卷一卷的取下来看。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当律音看完一面墙上书架内所有的书简时,外面一阵热闹传入。楼梯旁边的书案后面,还是那名弟子,仍旧捧着一卷竹简,似乎对外界的事情毫无兴趣。
  “这里是我们刀剑司提前占好的地方,视野最好。”
  “小心取放,不得带出。”那值守弟子捧着一卷竹简看的入神,头也没抬的说。
  律音接过商有期送来的玉盒,仔细观看。
  律音向海而坐,一手轻抚朗月琴,一手环着放置桐子的白玉盒,不再运转心法也不再出声,静静看着海上风起浪涌,心中情绪如潮却终归于平静,渐入冥思。
  竹简虽然不多,却大多数是用了法术将大量的文献压缩刻印在一枚玉简中,只有少数的竹简是没有附加任何法术的普通竹简,上面的语言却是晦涩难懂,更有一些是用石片保留下来的只言片语,律音连上面的文字都不认识,还是看了旁边注释的玉简才能明白。
  不远处人群拥挤,但是此处山顶上却只有寥寥几人,显然是展葳等几名真传弟子独占了这片山顶。
  律音心中思索不断,却不知道自己眉间悄悄泛起的黑气已经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律音递给商有期一叠薄如蝉翼的丝帛,正是她默写下来的徐风清心曲曲谱——当初风桐仙子给她的曲谱,也是这样一叠丝帛。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多谢师姐了。”
  一路不停,却并未回淑仪峰,而是去了典籍司。
  不用打开玉盒,律音就知道里面必然是南天仙界所属之物了,因为,手中的朗月琴已经兴奋到发出清浅低鸣的程度了。律音心跳加速,莫明觉得,就是它了!
  律音看着商有期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着:看起来风桐仙子传给我的琴谱应当是做过手脚,不一定真实。我虽然答应过风桐仙子不将清心曲外传,但是前提是她传给我的是真的清心曲。既然这份曲谱是假的,那么我外传也没有关系了。商有期想要用梧桐树种换清心曲,那么将这曲谱给他一份,不仅能得到梧桐树种,而且也没有违背不将清心曲外传的承诺,而且若商有期发现这清心曲不对,那也应该是风桐仙子的责任,如此……
  “这里就是了。这栋小楼内全部都是关于南天仙界的记载,我们当初话费好大精力才整理出来的。”姬兰姿指着眼前的五层阁楼说。
  律音接过商有期送来的玉盒,仔细观看。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这里是我们刀剑司提前占好的地方,视野最好。”
  商有期此时已经拿出风行符准备离开,闻言神秘一笑:“不会的。”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南天仙界啊……你跟我来。”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律音看看四周,选了东边的墙,从右上方第一格里的书简开始,一卷一卷的取下来看。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正午时分,商有期驾驶风行符远远飞来。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展葳驾着飞剑带着律音在一个地势极好的山头降下,说道: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这么多吗?”律音吃了一惊。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姬兰姿得意的说:“本来没有这么多的。但是去南天仙界遗址探索的人太多,而那里又神秘不可测,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所以日积月累,就有这么多了。其实一百五十年前,我们花了半年时间专门清理过这里,已经将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记录都处理掉了,现在这些,都是多少有些用处的线索。不过最上面一层,都是宗门当年有关于南天仙界的明确资料原件,来源比较可靠。”
  律音看着商有期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着:看起来风桐仙子传给我的琴谱应当是做过手脚,不一定真实。我虽然答应过风桐仙子不将清心曲外传,但是前提是她传给我的是真的清心曲。既然这份曲谱是假的,那么我外传也没有关系了。商有期想要用梧桐树种换清心曲,那么将这曲谱给他一份,不仅能得到梧桐树种,而且也没有违背不将清心曲外传的承诺,而且若商有期发现这清心曲不对,那也应该是风桐仙子的责任,如此……

  “虽然我对那颗梧桐树种很感兴趣,”律音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淡然道,“但是,要学徐风清心曲,你为什么不去找风桐仙子呢?”

  商有期道:“我一个小小蓬莱记名弟子如何能求得风桐仙子答应?其实我昨天就去找过风桐仙子——那时洗叶峰上的事情还没发生呢,可是风桐仙子已经离开蓬莱山外的竹林了。”

  “哦?风桐仙子离开了?”律音心想,难怪琴谱被盗却不见风桐前来问罪呢。

  “是我本来是想等风桐仙子回来再去相求,可是风桐仙子仙踪不可知,而魔族已经对琴谱下手了,恐怕没有时间可等了。而听说你丢的琴谱正是徐风清心曲,我这才来求你。不知道这颗梧桐树种,能否换来一曲徐风清心曲?”商有期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

  一股苍凉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梧桐树的清浅香味流溢而出,一枚青褐色的桐子静静躺在白玉的盒子中,虽寂寂无声,却隐隐有情。

  律音想了想,道:“那你又如何证明你不是随便拿了颗梧桐树种来骗我呢?”

  商有期说:“朗月神琴取材自参天梧桐,想必对本体留下的树种应该也有感应吧?”

  “嗯,我同意了。”律音心中自有盘算。

  “好,”商有期眼睛一亮,“明日午时,我会前去海边找你。”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律音看着商有期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着:看起来风桐仙子传给我的琴谱应当是做过手脚,不一定真实。我虽然答应过风桐仙子不将清心曲外传,但是前提是她传给我的是真的清心曲。既然这份曲谱是假的,那么我外传也没有关系了。商有期想要用梧桐树种换清心曲,那么将这曲谱给他一份,不仅能得到梧桐树种,而且也没有违背不将清心曲外传的承诺,而且若商有期发现这清心曲不对,那也应该是风桐仙子的责任,如此……

  律音心中思索不断,却不知道自己眉间悄悄泛起的黑气已经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第二天,律音按照风桐仙子给她的琴谱重新默写了一份,放进飞鸟衔环结的玉环空间里,带着朗月琴,又去了海边的山峰上。

  “辉曜千山”心法运转,琴音泠泠,日光之精如水流般被纳入内境之湖中,律音整个人沐浴在光明耀眼的日光中,不见一丝阴暗。

  正午时分,商有期驾驶风行符远远飞来。

  律音接过商有期送来的玉盒,仔细观看。

  那玉盒只比巴掌大一点,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一道道灵息沿着纹路交错流动,生生不息。

  竹简虽然不多,却大多数是用了法术将大量的文献压缩刻印在一枚玉简中,只有少数的竹简是没有附加任何法术的普通竹简,上面的语言却是晦涩难懂,更有一些是用石片保留下来的只言片语,律音连上面的文字都不认识,还是看了旁边注释的玉简才能明白。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律音听说过长青阵:仙界特有的阵法,仙人以下无法刻制。仅仅是这一个玉盒,便是一件仙器。但是它此刻仅仅是那枚梧桐树种的添头而已。

  不用打开玉盒,律音就知道里面必然是南天仙界所属之物了,因为,手中的朗月琴已经兴奋到发出清浅低鸣的程度了。律音心跳加速,莫明觉得,就是它了!

  世界在眼中如此分明,却又不似真实。

  律音递给商有期一叠薄如蝉翼的丝帛,正是她默写下来的徐风清心曲曲谱——当初风桐仙子给她的曲谱,也是这样一叠丝帛。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商有期翻看了一下,然后说:“多谢赵师姐了。”

  “你先给我树种,就不怕我出尔反尔吗?”

  律音看看四周,选了东边的墙,从右上方第一格里的书简开始,一卷一卷的取下来看。

  商有期此时已经拿出风行符准备离开,闻言神秘一笑:“不会的。”

  律音虽然觉得商有期神神秘秘的,却并不在意,只是在他离开之后,打开了玉盒。

  一股苍凉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梧桐树的清浅香味流溢而出,一枚青褐色的桐子静静躺在白玉的盒子中,虽寂寂无声,却隐隐有情。

  律音接过商有期送来的玉盒,仔细观看。

  律音将玉盒放在朗月琴旁边,朗月琴发出低沉的嗡鸣,如泣如诉。

  律音向海而坐,一手轻抚朗月琴,一手环着放置桐子的白玉盒,不再运转心法也不再出声,静静看着海上风起浪涌,心中情绪如潮却终归于平静,渐入冥思。

  日落月出,日升月落。

  律音在海边静坐,直到第二天中午。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海鸟鸣叫声远远传来,律音向着海面看去,海天一色,似乎没有分界。

  “这里是我们刀剑司提前占好的地方,视野最好。”

  眼前是海,背后是山,耳畔是风,手中是琴。

  世界在眼中如此分明,却又不似真实。

  这样的感触,律音无法形容,渐渐收了心绪,重新御起四周灵息成云,飞回蓬莱山中。

  一路不停,却并未回淑仪峰,而是去了典籍司。

  一路询问过去,终于在层层书楼中找到了埋首与如山书简中的姬兰姿。

  “这里就是了。这栋小楼内全部都是关于南天仙界的记载,我们当初话费好大精力才整理出来的。”姬兰姿指着眼前的五层阁楼说。

  “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姬兰姿放下手中竹简,惊讶的问。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南天仙界啊……你跟我来。”

  姬兰姿带着律音七拐八绕,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典籍司另一端的书楼群中。

  “这里是我们刀剑司提前占好的地方,视野最好。”

  “这里就是了。这栋小楼内全部都是关于南天仙界的记载,我们当初话费好大精力才整理出来的。”姬兰姿指着眼前的五层阁楼说。

  “这么多吗?”律音吃了一惊。

  姬兰姿得意的说:“本来没有这么多的。但是去南天仙界遗址探索的人太多,而那里又神秘不可测,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所以日积月累,就有这么多了。其实一百五十年前,我们花了半年时间专门清理过这里,已经将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记录都处理掉了,现在这些,都是多少有些用处的线索。不过最上面一层,都是宗门当年有关于南天仙界的明确资料原件,来源比较可靠。”

  “是我本来是想等风桐仙子回来再去相求,可是风桐仙子仙踪不可知,而魔族已经对琴谱下手了,恐怕没有时间可等了。而听说你丢的琴谱正是徐风清心曲,我这才来求你。不知道这颗梧桐树种,能否换来一曲徐风清心曲?”商有期一脸势在必得的表情。

  律音说:“我想看所有关于南天仙界的记录,姬师姐可能帮我?”

  “多谢师姐了。”

  律音走进小楼,先是在一楼随意翻了翻,发现都是弟子前去南天仙界遗迹探索的手记之类,于是便不再停留,直接上了顶层。

  不用打开玉盒,律音就知道里面必然是南天仙界所属之物了,因为,手中的朗月琴已经兴奋到发出清浅低鸣的程度了。律音心跳加速,莫明觉得,就是它了!

  律音听说过此人:“原来是白师兄,久仰大名。”

  顶层的资料其实并不多,四面墙上的书架里放各类书简加起来也也不如一楼一面墙上的多,但是因为都是年代久远的原件,文献价值极高,因此都单独用了专门保存文献的阵法保存的极为完好。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与下面几层不同的是,顶层是有人看守的。

  “我可以看这些书简吗?”律音问楼梯旁边书案后面坐的值守弟子。

  “小心取放,不得带出。”那值守弟子捧着一卷竹简看的入神,头也没抬的说。

  律音看看四周,选了东边的墙,从右上方第一格里的书简开始,一卷一卷的取下来看。

  竹简虽然不多,却大多数是用了法术将大量的文献压缩刻印在一枚玉简中,只有少数的竹简是没有附加任何法术的普通竹简,上面的语言却是晦涩难懂,更有一些是用石片保留下来的只言片语,律音连上面的文字都不认识,还是看了旁边注释的玉简才能明白。

  那玉盒只比巴掌大一点,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一道道灵息沿着纹路交错流动,生生不息。

  当律音看完一面墙上书架内所有的书简时,外面一阵热闹传入。楼梯旁边的书案后面,还是那名弟子,仍旧捧着一卷竹简,似乎对外界的事情毫无兴趣。

  律音算算时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小楼里流连数日,如今已经到了和展葳约定的时间,于是赶紧将手中玉简放回原处,离开小楼,招来灵息成云,飞向刀剑司。

  姬兰姿带着律音七拐八绕,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典籍司另一端的书楼群中。

  刀剑司门外,展葳已经等在那里,见律音飞过来,大为惊讶:

  “赵师妹,你竟然没有用风行符?难道已经进入逍遥境了吗?”

  律音摇摇头:“当然不是,只是你也知道我修行的心法特殊,只是取巧而已。”

  商有期显然知道律音近来修炼的地方。

  展葳便不再纠结于此,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大家都已经过去了。”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律音与展葳本来约好一起观看余真人飞升,此时其他人都已过去,律音却是因为在典籍司忘了时间,来得晚了,于是赶紧跟着展葳过去。

  余真人飞升选在了登天峰。

  登天峰是蓬莱宗门中飞升者常选的地方,因为其地势最高,已经超过了蓬莱主峰,又地处偏僻,远离宗门核心地带,因此却是是适合招来雷劫的好地方。

  二人到达登天峰附近时,周围山头上早已人山人海,蓬莱宗门中大多数人都过来围观了。毕竟他人飞升之时,在旁边观看也是于修行极有帮助的。

  姬兰姿得意的说:“本来没有这么多的。但是去南天仙界遗址探索的人太多,而那里又神秘不可测,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所以日积月累,就有这么多了。其实一百五十年前,我们花了半年时间专门清理过这里,已经将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记录都处理掉了,现在这些,都是多少有些用处的线索。不过最上面一层,都是宗门当年有关于南天仙界的明确资料原件,来源比较可靠。”

  展葳驾着飞剑带着律音在一个地势极好的山头降下,说道:

  “这里是我们刀剑司提前占好的地方,视野最好。”

  商有期翻看了一下,然后说:“多谢赵师姐了。”

  不远处人群拥挤,但是此处山顶上却只有寥寥几人,显然是展葳等几名真传弟子独占了这片山顶。

  旁边有人说:“展师兄你可算来了。”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这位是刀部的真传弟子白无暇。”展葳介绍说。

  律音听说过此人:“原来是白师兄,久仰大名。”

  刀部白无暇,同辈弟子中名声仅次于展葳,若说展葳是当之无愧的同辈第一人,那么白无暇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二人。都说武无第二,在白无暇这里却是不同,原因无他,修为而已。同辈之中,仅有他们二人进入逍遥境,白无暇入逍遥境仅仅比展葳晚了两个月而已。而其人更是有名的性格温和、待人有礼,长相上更是当得起“无暇”二字,宗门中众多女弟子都对其芳心暗许。

  白无暇对着律音温和一笑:“赵师妹这边请。”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律音和展葳、白无暇刚刚选好了地方站好,突然疾风起、乌云聚,天边雷声隐约作响,刀剑司司主、展葳之师——余真人的飞升之劫,已然拉开序幕!
  展葳驾着飞剑带着律音在一个地势极好的山头降下,说道:
  “嗯,我同意了。”律音心中自有盘算。
  律音向海而坐,一手轻抚朗月琴,一手环着放置桐子的白玉盒,不再运转心法也不再出声,静静看着海上风起浪涌,心中情绪如潮却终归于平静,渐入冥思。
  那玉盒只比巴掌大一点,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一道道灵息沿着纹路交错流动,生生不息。
  不用打开玉盒,律音就知道里面必然是南天仙界所属之物了,因为,手中的朗月琴已经兴奋到发出清浅低鸣的程度了。律音心跳加速,莫明觉得,就是它了!
  “这玉盒上刻的长青阵,可保持内中之物精华不失。我得到这枚树种时,它就放在这玉盒里,正好连玉盒一起送给师姐,师姐便不必为保存树种而费心了。”商有期笑着说。
  世界在眼中如此分明,却又不似真实。
  第二天,律音按照风桐仙子给她的琴谱重新默写了一份,放进飞鸟衔环结的玉环空间里,带着朗月琴,又去了海边的山峰上。
  正午时分,商有期驾驶风行符远远飞来。
  商有期翻看了一下,然后说:“多谢赵师姐了。”
  “我可以看这些书简吗?”律音问楼梯旁边书案后面坐的值守弟子。
  律音看过去,见是一名白衣刀客,身形颀长、容貌俊秀,腰中挂一柄纤细的长刀,虽然是刀者,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
  一股苍凉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梧桐树的清浅香味流溢而出,一枚青褐色的桐子静静躺在白玉的盒子中,虽寂寂无声,却隐隐有情。
  “这位是刀部的真传弟子白无暇。”展葳介绍说。

燃犀踏月君说:

燃犀今天出去玩了~~~去抱佛脚………
所以这章是定时发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