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110.断肠草

作者:蒙奇田田  发布时间:2015-07-30 22:49  字数:1345 

  张嫣虚弱地摆摆手,“突发腹痛罢了。”
  张嫣抛开烦心事,一心回到当下,心想钩吻有剧毒,金银花熬水后恐怕药性不足,便吩咐道:“不要掺水,直接熬出汁来,本宫饮用汁水即可。你要亲自盯着厨房,今晚晚膳时一起上桌。”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好努力甩头撑起精神,夹起方才一直没动的蕹菜,狼吞虎咽,很快便把一小盘尽数吃完。
  张嫣抛开烦心事,一心回到当下,心想钩吻有剧毒,金银花熬水后恐怕药性不足,便吩咐道:“不要掺水,直接熬出汁来,本宫饮用汁水即可。你要亲自盯着厨房,今晚晚膳时一起上桌。”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好努力甩头撑起精神,夹起方才一直没动的蕹菜,狼吞虎咽,很快便把一小盘尽数吃完。
  张嫣虚弱地摆摆手,“突发腹痛罢了。”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她小心将碎片包好在贴身用的手帕中,走到明间时,宫人们都被语竹遣出去,语竹对张嫣行了个礼后也一并退下。
  张嫣虚弱地摆摆手,“突发腹痛罢了。”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夕阳西斜,为暖阁内的物件染上温暖的光辉。语竹唤道:“娘娘,晚膳已备好。”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语竹在门外轻声唤道:“娘娘。”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语竹应了就要退下。张嫣叫住她,补充道:“今晚让厨房做蕹菜,不要加水,越少油盐越好。”
  喉头腹间的剧痛来得又急又猛烈,完全超乎了张嫣原本的预期。相伴袭来的还有天旋地转的晕眩。她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端起金银花汁——她万分庆幸自己方才忽然起意将它拿到手边——狼狈不堪地灌入嘴中。空碗被丢在桌上打转。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好努力甩头撑起精神,夹起方才一直没动的蕹菜,狼吞虎咽,很快便把一小盘尽数吃完。
  张嫣道:“今日不需要人服侍用膳。”
  张嫣干脆放弃午睡,坐起身来,“进来。”
  夕阳西斜,为暖阁内的物件染上温暖的光辉。语竹唤道:“娘娘,晚膳已备好。”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语竹在门外轻声唤道:“娘娘。”
  张嫣扯住她,“不要,熬些金银花水给本宫罢。”她低声在她耳边道,“就只对外说本宫腹痛。”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张嫣干脆放弃午睡,坐起身来,“进来。”
  春秋二季最是凉爽,适宜午后小憩。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但张嫣感受着窗口泄入的微凉气息,心想,家族莫不是真的去投靠了百战不殆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这个念头是火炉中炙热的炭火,张嫣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但每次一开始想就会被灼烤到,她不得不反复拾起又丢下它。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语竹在门外轻声唤道:“娘娘。”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张嫣虚弱地摆摆手,“突发腹痛罢了。”

  张嫣将其小心捻在指间,估摸这分量的可行性。

  张嫣干脆放弃午睡,坐起身来,“进来。”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张嫣扯住她,“不要,熬些金银花水给本宫罢。”她低声在她耳边道,“就只对外说本宫腹痛。”

  语竹离去后,室内剩张嫣一人,她关上窗子,从衣柜底部掏出包裹,取出一片断肠草的叶子。

  张嫣抛开烦心事,一心回到当下,心想钩吻有剧毒,金银花熬水后恐怕药性不足,便吩咐道:“不要掺水,直接熬出汁来,本宫饮用汁水即可。你要亲自盯着厨房,今晚晚膳时一起上桌。”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语竹应了就要退下。张嫣叫住她,补充道:“今晚让厨房做蕹菜,不要加水,越少油盐越好。”

  语竹离去后,室内剩张嫣一人,她关上窗子,从衣柜底部掏出包裹,取出一片断肠草的叶子。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晒干的叶片平躺手心,就那样小小一片,那么轻那么薄。张嫣不禁感叹,酷刑拷打下,东林党人凭着信念坚持许久,人的性命那样坚韧;一片叶子却足以让呼吸永久停止,人的性命又是这样脆弱。

  张嫣回到坐榻上,打开案几上香炉的盖子,接着将叶片从中部对撕,连着小把儿那一端丢入香炉中。余下的一半又沿着叶子的纹路撕开。如此重复数次,便只剩一片小指头那么大的碎片。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张嫣将其小心捻在指间,估摸这分量的可行性。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张嫣与指尖的碎片对峙着,她一会儿觉得碎片太小了,一会儿又考虑要不要再减少一点,若是一个不慎损及自身便是得不偿失。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夕阳西斜,为暖阁内的物件染上温暖的光辉。语竹唤道:“娘娘,晚膳已备好。”

  张嫣道:“今日不需要人服侍用膳。”

  她小心将碎片包好在贴身用的手帕中,走到明间时,宫人们都被语竹遣出去,语竹对张嫣行了个礼后也一并退下。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语竹在门外轻声唤道:“娘娘。”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空荡荡的明间内,桌上饭菜冒着腾腾热气。张嫣打开手帕,将叶子的碎片丢进最前方的热汤中。她心一横,端起碗,咕嘟咕嘟地灌下去。灼热的液体滑过喉头,麻木到无知觉。

  整碗汤入肚后,除了饱腹感外并无任何异样感觉。她端然坐下,如常执筷进食,几乎要忘却自己吞下了杀死神农的剧毒草药。

  一刻钟后,张嫣才明白为何尝过百草的炎帝独被这断肠草夺走性命。

  夕阳西斜,为暖阁内的物件染上温暖的光辉。语竹唤道:“娘娘,晚膳已备好。”

  喉头腹间的剧痛来得又急又猛烈,完全超乎了张嫣原本的预期。相伴袭来的还有天旋地转的晕眩。她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端起金银花汁——她万分庆幸自己方才忽然起意将它拿到手边——狼狈不堪地灌入嘴中。空碗被丢在桌上打转。

  空荡荡的明间内,桌上饭菜冒着腾腾热气。张嫣打开手帕,将叶子的碎片丢进最前方的热汤中。她心一横,端起碗,咕嘟咕嘟地灌下去。灼热的液体滑过喉头,麻木到无知觉。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好努力甩头撑起精神,夹起方才一直没动的蕹菜,狼吞虎咽,很快便把一小盘尽数吃完。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张嫣无法回答,不住喘气。语竹放心不下,只身推门而入,看见主子半伏在餐桌旁,碗筷放得横七竖八,不由大惊道:“娘娘,您怎么了?”

  但张嫣感受着窗口泄入的微凉气息,心想,家族莫不是真的去投靠了百战不殆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这个念头是火炉中炙热的炭火,张嫣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但每次一开始想就会被灼烤到,她不得不反复拾起又丢下它。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张嫣虚弱地摆摆手,“突发腹痛罢了。”

  语竹急道:“奴婢立即让人去请御医入宫!”

  张嫣扯住她,“不要,熬些金银花水给本宫罢。”她低声在她耳边道,“就只对外说本宫腹痛。”

  语竹满怀疑惑,却不敢质疑主子的话,只能顺从应下。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春秋二季最是凉爽,适宜午后小憩。
  一刻钟后,张嫣才明白为何尝过百草的炎帝独被这断肠草夺走性命。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但张嫣感受着窗口泄入的微凉气息,心想,家族莫不是真的去投靠了百战不殆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这个念头是火炉中炙热的炭火,张嫣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但每次一开始想就会被灼烤到,她不得不反复拾起又丢下它。
  语竹急道:“奴婢立即让人去请御医入宫!”
  张嫣将其小心捻在指间,估摸这分量的可行性。
  春秋二季最是凉爽,适宜午后小憩。
  张嫣将其小心捻在指间,估摸这分量的可行性。
  空荡荡的明间内,桌上饭菜冒着腾腾热气。张嫣打开手帕,将叶子的碎片丢进最前方的热汤中。她心一横,端起碗,咕嘟咕嘟地灌下去。灼热的液体滑过喉头,麻木到无知觉。
  喉头腹间的剧痛来得又急又猛烈,完全超乎了张嫣原本的预期。相伴袭来的还有天旋地转的晕眩。她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端起金银花汁——她万分庆幸自己方才忽然起意将它拿到手边——狼狈不堪地灌入嘴中。空碗被丢在桌上打转。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好努力甩头撑起精神,夹起方才一直没动的蕹菜,狼吞虎咽,很快便把一小盘尽数吃完。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但张嫣感受着窗口泄入的微凉气息,心想,家族莫不是真的去投靠了百战不殆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这个念头是火炉中炙热的炭火,张嫣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但每次一开始想就会被灼烤到,她不得不反复拾起又丢下它。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如此状况,张嫣侧卧许久,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焦躁无比。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空荡荡的明间内,桌上饭菜冒着腾腾热气。张嫣打开手帕,将叶子的碎片丢进最前方的热汤中。她心一横,端起碗,咕嘟咕嘟地灌下去。灼热的液体滑过喉头,麻木到无知觉。
  一刻钟后,张嫣才明白为何尝过百草的炎帝独被这断肠草夺走性命。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一刻钟后,张嫣才明白为何尝过百草的炎帝独被这断肠草夺走性命。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语竹离去后,室内剩张嫣一人,她关上窗子,从衣柜底部掏出包裹,取出一片断肠草的叶子。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她走上前,扶起张嫣,惊呼道:“娘娘,你的嘴唇怎么泛出紫色?可是饭菜出了什么问题?”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语竹急道:“奴婢立即让人去请御医入宫!”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语竹在门外轻声唤道:“娘娘。”
  语竹进来后奏道:“娘娘,奴婢已将金银花要来,现下熬糖水给您吗?”
  整碗汤入肚后,除了饱腹感外并无任何异样感觉。她端然坐下,如常执筷进食,几乎要忘却自己吞下了杀死神农的剧毒草药。
  夕阳西斜,为暖阁内的物件染上温暖的光辉。语竹唤道:“娘娘,晚膳已备好。”
  晒干的叶片平躺手心,就那样小小一片,那么轻那么薄。张嫣不禁感叹,酷刑拷打下,东林党人凭着信念坚持许久,人的性命那样坚韧;一片叶子却足以让呼吸永久停止,人的性命又是这样脆弱。
  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试过钩吻的分量对人体的印象,就算有,也未被记载出来。而她的目的是在不被朱由校察觉的情况下保证最大毒性,那便要从高毒性朝着低毒性不断尝试。
  语竹听到响动,在门外担忧地探问:“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但张嫣感受着窗口泄入的微凉气息,心想,家族莫不是真的去投靠了百战不殆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这个念头是火炉中炙热的炭火,张嫣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但每次一开始想就会被灼烤到,她不得不反复拾起又丢下它。
23.20.96.7, 23.20.96.7;0;pc;2;磨铁文学

蒙奇田田说:

毒性纯属想象,切勿模仿。。。网上资料说是很危险。。。非常危险。
今日的章节内容写不足3000字,如果要硬凑就要把下一章完整的截断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