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八 群鸦的盛宴

作者:青之冠  发布时间:2015-05-02 20:03  字数:3677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草丛里、地上、树上全都是在追赶他们的怪虫,层层叠叠的触手、沾满毒液的扭曲牙齿、还有粗壮的节肢令人发毛地蠕动着,虫群发出混浊的嘶吼声和恶臭,像浊浪一样在身后迅速压过来!
  阿信的脑子闪念飞转:没其他人,也没有重要的东西,大叔死前很在意的不是什么物品,而是周心怡!还有那些蚰蜒,十有八九是独蛇放出来的!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阿信恶狠狠地踩爆一只追上来的硬壳蛆,粘液粘在鞋底发出恶心的声音,他心里恨恨地想:放出这么多虫子来追我们…周心怡很重要!绝不能让她落到暴君俱乐部的手里!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和医生对战的同时,还有余力放出虫子追我们,是他太强了吗?还是医生已经……
  “阿信,我们得救了!”周心怡又惊又喜地摇晃着呆若木鸡的阿信。
  晨色冷清,寂寥的阳光照亮天空,混合着着泥土味道的浓雾充盈在四周。

  阿信回头望去,他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扭了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医生所在的林域仍被谜雾笼罩,并能听到不时传出的凶暴吼声。

  乌鸦像冲锋的死士般勇往直前地冲进虫群里,又马上被围涌上来的虫群啃食得一干二净。但其它乌鸦并没有因同伴的惨死而退缩,它们如同黑色的流星雨般前赴后继地俯冲而下,每一次冲锋都伴随着怪虫的惨叫和飞溅的汁液。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阿信勉强睁着温吞吞的眼睛:“我真的需要优质睡眠…谁要是敢在这时来吵我!我一定……”

  它们和整个事件有什么关联呢?

  “呀!”

  周心怡仿佛被阿信唤醒,空洞的眼睛恢复了色彩。她依偎在阿信怀里,轻轻抽泣起来,:“谢谢你,阿信!谢谢你,我好怕……”

  女人的尖叫陡然炸裂,慌乱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不远处,一片树丛突然被掀开,露出后面被隐蔽得很好的山洞。

  一个少女惊慌失措地从山洞里跑出来,她身后簌簌的爬行声紧随而至,几条三米多长的蚰蜒从山洞里追了出来。

  阿信将惊叫不止的周心怡搂在怀里,胆战心惊地望着噩梦般的鸦群,惊讶和恐惧仿佛难以消化的饭菜令他气息堵滞,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超出人类的想象范围和理解能力。

  蚰蜒的体型很像铜钱串,所以民间俗称‘钱串子’,蚰蜒时常会在人睡觉时爬进耳朵,是令人讨厌的一种虫子,只要被看到就逃不了被拍死的命运。但这些蚰蜒非比寻常,它们不单大得吓人,而且爬过的地方草木瞬间枯萎,这么猛恶的毒性令阿信骇然!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阿信无奈地用睡眼盯着少女:“唉!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吵我…我就…一定要去救她!”

  阿信倾尽全力向少女疾奔过去,他闪到少女面前,将她扛在肩上拔腿就跑。

  “你是谁?!快放开我!”

  少女被突然冒出来的阿信吓了一跳,她像受惊的猫一样对阿信又咬又打。

  “喂!我的头发!别打!现在的女孩太凶残了!别咬我耳朵!停!”

  少女像不能放手的火炭一样令阿信无可奈何,他呲牙咧嘴地边跑边喊:“我不是坏人!是一个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拜托我来的!”

  “阿信,我们得救了!”周心怡又惊又喜地摇晃着呆若木鸡的阿信。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阿信终于松了口气,他觉得这少女某种程度上比第二将军还凶悍。

  “原来他是你叔公啊,哎呦我的脸啊……”

  女孩羞红了脸:“我以为你是强盗,所以就…对不起!”她的脸上满是汗水和尘土,但仍掩盖不住脱俗的秀丽。

  “没关系!逃命要紧啊!你抓紧,我要加速了!”

  阿信顺着下山小径疾奔,身后的蚰蜒在草丛里紧追不舍,悉悉索索的爬行声和草木被烧枯的声音如影随形,阿信觉得脊梁有寒气缓缓爬上来,如同有一把无形的刀在切割自己的后背!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真是要命!太凶残了!”有一瞬间,阿信甚至以为那些蚰蜒已经爬到身上了,他不禁呻吟一声,没命狂奔!

  阿信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边跑边问:“你是宰相村的人吧?”他感到女孩颤抖了一下,便温和地说:“别怕,我是个侦探,正在这里调查案件。我叫阿信,你呢?”

  少女害羞的声音如猫儿一般:“周…周心怡。”她偷偷打量阿信:“我…十九岁…你叫我心怡就好……”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大叔把你藏在山洞里做什么?那些大虫子又是从哪来的?”

  周心怡一脸莫名奇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叔公要我藏在山洞别出来,那几条大虫子刚才突然爬进来,我怕极了,就拼命向外跑,然后就遇到你了。”

  “山洞里还有其他人吗?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只有我一个人,落下了一些食物和水,刚才太害怕,没来得及拿出来。”

  阿信的脑子闪念飞转:没其他人,也没有重要的东西,大叔死前很在意的不是什么物品,而是周心怡!还有那些蚰蜒,十有八九是独蛇放出来的!

  一想到独蛇的怪眼,阿信就浑身不舒服:既然他可以通过赤羽凶蛊的幼体看到医生,现在当然也能看到自己和周心怡。这妖人有那么多长着腿的监控器,恐怕已经没有可以安全藏匿的地方了,要赶快甩开这些虫子离开这!

  难道有什么人在暗中驱使乌鸦帮助他吗?

  就在这时,周心怡惊恐万分地叫起来:“阿信你看!那些东西又来了好多!”

  阿信回头望去,他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扭了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草丛里、地上、树上全都是在追赶他们的怪虫,层层叠叠的触手、沾满毒液的扭曲牙齿、还有粗壮的节肢令人发毛地蠕动着,虫群发出混浊的嘶吼声和恶臭,像浊浪一样在身后迅速压过来!

  层层叠叠的虫群缓缓逼近,腥臭的味道令人眩晕欲呕,邪恶的喘息声和磨牙声刺激着阿信的勇气极限,它们如同等待啃食猎物的群魔般险恶地盯着阿信!

  阿信恶狠狠地踩爆一只追上来的硬壳蛆,粘液粘在鞋底发出恶心的声音,他心里恨恨地想:放出这么多虫子来追我们…周心怡很重要!绝不能让她落到暴君俱乐部的手里!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和医生对战的同时,还有余力放出虫子追我们,是他太强了吗?还是医生已经……

  阿信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甩甩头,拼命加快速度!

  但是,四周的树丛里响起低声疯语般的恐怖声音,密密麻麻的虫群已经将他们围在中间!

  凝重而又冰冷的绝望从喉咙深处缓缓涌上来,阿信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他发现自己在颤抖着,竭力想去压制,却反而令颤抖更加剧烈。

  一群像是被剥了皮的巨大毛虫拦住阿信的去路,紧接着大群长着触手的蚂蟥将他们团团围住,它们的触手向阿信射出黏稠的毒液。阿信紧张地扛着周心怡跳开,毒液溅到一块花岗岩上,竟像沸水泼到雪一样,瞬间将花岗岩熔掉!

  层层叠叠的虫群缓缓逼近,腥臭的味道令人眩晕欲呕,邪恶的喘息声和磨牙声刺激着阿信的勇气极限,它们如同等待啃食猎物的群魔般险恶地盯着阿信!

  凝重而又冰冷的绝望从喉咙深处缓缓涌上来,阿信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他发现自己在颤抖着,竭力想去压制,却反而令颤抖更加剧烈。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周心怡仿佛被冰封了一般,维持着僵硬的姿势趴在阿信肩上。她木无表情,眼神空洞地望着虫群,显然是放弃了求生的希望,为逃避残酷的现实而麻痹了自己的意识。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山洞里还有其他人吗?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阿信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裂,他感到一种异样的轻松感,同时也怀着难以言表的不甘。

  “看来。这就是尽头了。对不起,老爹;对不起,医生;对不起,王子;对不起大叔!还有你……”

  “冥律处刑之人,化身断罪之剑!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结束了。至少要死得有个样子!!”阿信放下周心怡,将她揽在怀里,他怒视着虫群,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口气!”

  周心怡仿佛被阿信唤醒,空洞的眼睛恢复了色彩。她依偎在阿信怀里,轻轻抽泣起来,:“谢谢你,阿信!谢谢你,我好怕……”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原来他是你叔公啊,哎呦我的脸啊……”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刹那间,无数黑影从半空疾掠而至!

  巨大的乌鸦悄无声息地在天上聚集,它们湛蓝的眼睛深邃地燃烧着,静静地在虫群上方的高空盘旋。在阿信怒吼的同时,鸦群仿佛从天而降的援军,猛然俯冲下来,对虫群发起猛攻!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阿信将惊叫不止的周心怡搂在怀里,胆战心惊地望着噩梦般的鸦群,惊讶和恐惧仿佛难以消化的饭菜令他气息堵滞,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超出人类的想象范围和理解能力。

  “冥律处刑之人,化身断罪之剑!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结束了。至少要死得有个样子!!”阿信放下周心怡,将她揽在怀里,他怒视着虫群,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口气!”

  五彩斑斓的蝎子被乌鸦啄破脑袋,那只乌鸦随即被扑上来的大蜘蛛用丝缠住,顷刻间被啃得一干二净!紧接着大群乌鸦俯冲下来,将蜘蛛尽数啄食掉!然后它们又被层层叠叠的五彩蚂蝗吞噬殆尽!

  乌鸦像冲锋的死士般勇往直前地冲进虫群里,又马上被围涌上来的虫群啃食得一干二净。但其它乌鸦并没有因同伴的惨死而退缩,它们如同黑色的流星雨般前赴后继地俯冲而下,每一次冲锋都伴随着怪虫的惨叫和飞溅的汁液。

  蚰蜒的体型很像铜钱串,所以民间俗称‘钱串子’,蚰蜒时常会在人睡觉时爬进耳朵,是令人讨厌的一种虫子,只要被看到就逃不了被拍死的命运。但这些蚰蜒非比寻常,它们不单大得吓人,而且爬过的地方草木瞬间枯萎,这么猛恶的毒性令阿信骇然!

  “呱!呱!”

  濒死的乌鸦发出奇特的叫声,阿信从未听过乌鸦会发出这种冰冷清脆的叫声,仿佛冬天湖面的冰层碎裂一般神秘而遥远。

  “呱!呱!”

  仿佛是在回应死去同伴的绝响,天空如同猛然刮起黑色飓风般发出巨响,阳光居然也黯淡下来。

  嗔目结舌的阿信竭力把视线从乌鸦和怪虫的战场上扯回来,他惊讶地向天空仰望,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嗔目结舌的阿信竭力把视线从乌鸦和怪虫的战场上扯回来,他惊讶地向天空仰望,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阿信不禁头皮发炸,他感到自己仿佛被无尽的迷雾包围着,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

  如同海涛般的羽翼遮天蔽日!数量骇人的鸦群在天空集结!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色的羽毛填满了!它们在虫群上方盘旋,发出满含愤怒的冰冷叫声,那景象仿佛神话传说中的末日降临一般!

  原本凶狂无比的虫群完全被巨型鸦群的威势震慑住了,怪虫们紧贴着地面,用狡诈的眼睛瞄着盘旋的鸦群,局促不安地扭动着丑恶的躯体,发出短促刺耳的浑浊哀鸣。

  鸦群的数量越来越大惊人,仿佛一张密不透风的黑网将虫群牢牢罩在下面,令对方无法逃脱,它们猛然发出拖曳得长长的尖锐怪叫,随后如同决堤的黑色冥河般倾泻而下!

  漆黑的羽翼撕裂空气,恶心的汁液飞溅四散,惨叫声此起彼伏,鸦群像饿狼进了自助餐厅一样,凶蛮地冲进虫群尽情啄食,那是一场单方面恣情饕餮的盛宴!虫群很快就被抢食干净,只剩下满地的汁液和还在颤动的零散残肢能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

  “阿信,我们得救了!”周心怡又惊又喜地摇晃着呆若木鸡的阿信。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阿信震骇无比地望着在地上梳理羽毛的鸦群,同时谨慎地将周心怡护在身后。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眼中除了惊喜外,还有一丝夹杂着隐忧的困惑。

  已经是第三次遇到这种神秘的乌鸦了,第一次出现在警局上空,刚好是柳轩遇害的那一天;第二次撞翻了他们的汽车,因此遇到了周心怡的叔公;而这次,庞大的鸦群出现,并且在危急时刻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救了阿信的命。

  这些绝不是巧合!

  它们和整个事件有什么关联呢?

  难道有什么人在暗中驱使乌鸦帮助他吗?

  不,不可能!

  阿信见过不少驭兽术士,他们大多拥有非常强的精神力,这样才能控制自己擅长驭使的动物。

  但如果有人能驾驭如此规模庞大的鸦群,并能令它们像刚才那样决然赴死,那种人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除非“他”不是人!

  阿信猛地一震,他忽然想起医生说的话:乌鸦是死神的眷属,而这种‘冰眼’,在整个乌鸦族群里,也是出类拔萃的……

  阿信当时对这句话不以为然,因为医生总是玩世不恭。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阿信不禁头皮发炸,他感到自己仿佛被无尽的迷雾包围着,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

  “天!宰相村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阿信不禁头皮发炸,他感到自己仿佛被无尽的迷雾包围着,事情越发扑朔迷离了!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乌鸦像冲锋的死士般勇往直前地冲进虫群里,又马上被围涌上来的虫群啃食得一干二净。但其它乌鸦并没有因同伴的惨死而退缩,它们如同黑色的流星雨般前赴后继地俯冲而下,每一次冲锋都伴随着怪虫的惨叫和飞溅的汁液。
  阿信的脑子闪念飞转:没其他人,也没有重要的东西,大叔死前很在意的不是什么物品,而是周心怡!还有那些蚰蜒,十有八九是独蛇放出来的!
  阿信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甩甩头,拼命加快速度!
  “冥律处刑之人,化身断罪之剑!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结束了。至少要死得有个样子!!”阿信放下周心怡,将她揽在怀里,他怒视着虫群,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口气!”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没关系!逃命要紧啊!你抓紧,我要加速了!”
  阿信猛地一震,他忽然想起医生说的话:乌鸦是死神的眷属,而这种‘冰眼’,在整个乌鸦族群里,也是出类拔萃的……
  这些绝不是巧合!
  少女害羞的声音如猫儿一般:“周…周心怡。”她偷偷打量阿信:“我…十九岁…你叫我心怡就好……”
  少女被突然冒出来的阿信吓了一跳,她像受惊的猫一样对阿信又咬又打。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层层叠叠的虫群缓缓逼近,腥臭的味道令人眩晕欲呕,邪恶的喘息声和磨牙声刺激着阿信的勇气极限,它们如同等待啃食猎物的群魔般险恶地盯着阿信!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一个少女惊慌失措地从山洞里跑出来,她身后簌簌的爬行声紧随而至,几条三米多长的蚰蜒从山洞里追了出来。
  “原来他是你叔公啊,哎呦我的脸啊……”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阿信恶狠狠地踩爆一只追上来的硬壳蛆,粘液粘在鞋底发出恶心的声音,他心里恨恨地想:放出这么多虫子来追我们…周心怡很重要!绝不能让她落到暴君俱乐部的手里!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和医生对战的同时,还有余力放出虫子追我们,是他太强了吗?还是医生已经……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医生所在的林域仍被谜雾笼罩,并能听到不时传出的凶暴吼声。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原本凶狂无比的虫群完全被巨型鸦群的威势震慑住了,怪虫们紧贴着地面,用狡诈的眼睛瞄着盘旋的鸦群,局促不安地扭动着丑恶的躯体,发出短促刺耳的浑浊哀鸣。
  阿信恶狠狠地踩爆一只追上来的硬壳蛆,粘液粘在鞋底发出恶心的声音,他心里恨恨地想:放出这么多虫子来追我们…周心怡很重要!绝不能让她落到暴君俱乐部的手里!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和医生对战的同时,还有余力放出虫子追我们,是他太强了吗?还是医生已经……
  乌鸦像冲锋的死士般勇往直前地冲进虫群里,又马上被围涌上来的虫群啃食得一干二净。但其它乌鸦并没有因同伴的惨死而退缩,它们如同黑色的流星雨般前赴后继地俯冲而下,每一次冲锋都伴随着怪虫的惨叫和飞溅的汁液。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阿信当时对这句话不以为然,因为医生总是玩世不恭。
  晨色冷清,寂寥的阳光照亮天空,混合着着泥土味道的浓雾充盈在四周。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少女害羞的声音如猫儿一般:“周…周心怡。”她偷偷打量阿信:“我…十九岁…你叫我心怡就好……”
  “只有我一个人,落下了一些食物和水,刚才太害怕,没来得及拿出来。”
  阿信见过不少驭兽术士,他们大多拥有非常强的精神力,这样才能控制自己擅长驭使的动物。
  阿信勉强睁着温吞吞的眼睛:“我真的需要优质睡眠…谁要是敢在这时来吵我!我一定……”
  女人的尖叫陡然炸裂,慌乱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周心怡仿佛被阿信唤醒,空洞的眼睛恢复了色彩。她依偎在阿信怀里,轻轻抽泣起来,:“谢谢你,阿信!谢谢你,我好怕……”
  少女害羞的声音如猫儿一般:“周…周心怡。”她偷偷打量阿信:“我…十九岁…你叫我心怡就好……”
  “呀!”
  女人的尖叫陡然炸裂,慌乱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阿信回头望去,他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扭了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濒死的乌鸦发出奇特的叫声,阿信从未听过乌鸦会发出这种冰冷清脆的叫声,仿佛冬天湖面的冰层碎裂一般神秘而遥远。
  但如果有人能驾驭如此规模庞大的鸦群,并能令它们像刚才那样决然赴死,那种人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除非“他”不是人!
  女人的尖叫陡然炸裂,慌乱的脚步声渐渐接近。
  听到“开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这句话,少女惊呼一声:“是叔公拜托你来的?”她总算住手了。
  “呱!呱!”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阿信猛地一震,他忽然想起医生说的话:乌鸦是死神的眷属,而这种‘冰眼’,在整个乌鸦族群里,也是出类拔萃的……
  一个少女惊慌失措地从山洞里跑出来,她身后簌簌的爬行声紧随而至,几条三米多长的蚰蜒从山洞里追了出来。
  “呱!呱!”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天!宰相村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少女被突然冒出来的阿信吓了一跳,她像受惊的猫一样对阿信又咬又打。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呀!”
  周心怡一脸莫名奇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叔公要我藏在山洞别出来,那几条大虫子刚才突然爬进来,我怕极了,就拼命向外跑,然后就遇到你了。”
  “看来。这就是尽头了。对不起,老爹;对不起,医生;对不起,王子;对不起大叔!还有你……”
  五彩斑斓的蝎子被乌鸦啄破脑袋,那只乌鸦随即被扑上来的大蜘蛛用丝缠住,顷刻间被啃得一干二净!紧接着大群乌鸦俯冲下来,将蜘蛛尽数啄食掉!然后它们又被层层叠叠的五彩蚂蝗吞噬殆尽!
  阿信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裂,他感到一种异样的轻松感,同时也怀着难以言表的不甘。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医生的降头像“大腿自动导航仪”一样把阿信送到山上来。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半山腰,两小时的“自动狂奔模式”惨不忍睹:他的额头和鼻梁多次与树干进行了“亲密拥吻”。
  蚰蜒的体型很像铜钱串,所以民间俗称‘钱串子’,蚰蜒时常会在人睡觉时爬进耳朵,是令人讨厌的一种虫子,只要被看到就逃不了被拍死的命运。但这些蚰蜒非比寻常,它们不单大得吓人,而且爬过的地方草木瞬间枯萎,这么猛恶的毒性令阿信骇然!
  仿佛是在回应死去同伴的绝响,天空如同猛然刮起黑色飓风般发出巨响,阳光居然也黯淡下来。
  层层叠叠的虫群缓缓逼近,腥臭的味道令人眩晕欲呕,邪恶的喘息声和磨牙声刺激着阿信的勇气极限,它们如同等待啃食猎物的群魔般险恶地盯着阿信!
  “大叔把你藏在山洞里做什么?那些大虫子又是从哪来的?”
  一想到独蛇的怪眼,阿信就浑身不舒服:既然他可以通过赤羽凶蛊的幼体看到医生,现在当然也能看到自己和周心怡。这妖人有那么多长着腿的监控器,恐怕已经没有可以安全藏匿的地方了,要赶快甩开这些虫子离开这!
  “冥律处刑之人,化身断罪之剑!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结束了。至少要死得有个样子!!”阿信放下周心怡,将她揽在怀里,他怒视着虫群,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口气!”
  如同海涛般的羽翼遮天蔽日!数量骇人的鸦群在天空集结!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黑色的羽毛填满了!它们在虫群上方盘旋,发出满含愤怒的冰冷叫声,那景象仿佛神话传说中的末日降临一般!
  就在这时,周心怡惊恐万分地叫起来:“阿信你看!那些东西又来了好多!”
  阿信回头望去,他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扭了一下,整个人如坠冰窟!
  阿信抓着后脑,他极不情愿地意识到:自己接近体能极限了,这种剧烈的极速奔跑,令他的心脏痉挛起来!
  周心怡仿佛被冰封了一般,维持着僵硬的姿势趴在阿信肩上。她木无表情,眼神空洞地望着虫群,显然是放弃了求生的希望,为逃避残酷的现实而麻痹了自己的意识。
  这些绝不是巧合!
  “呱!呱!”
  阿信倾尽全力向少女疾奔过去,他闪到少女面前,将她扛在肩上拔腿就跑。
  难道有什么人在暗中驱使乌鸦帮助他吗?
  现在想来,如果医生当时是认真的……
  嗔目结舌的阿信竭力把视线从乌鸦和怪虫的战场上扯回来,他惊讶地向天空仰望,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蚰蜒的体型很像铜钱串,所以民间俗称‘钱串子’,蚰蜒时常会在人睡觉时爬进耳朵,是令人讨厌的一种虫子,只要被看到就逃不了被拍死的命运。但这些蚰蜒非比寻常,它们不单大得吓人,而且爬过的地方草木瞬间枯萎,这么猛恶的毒性令阿信骇然!
  少女像不能放手的火炭一样令阿信无可奈何,他呲牙咧嘴地边跑边喊:“我不是坏人!是一个开冰柜车的白发大叔拜托我来的!”
  “呀!”
  阿信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边跑边问:“你是宰相村的人吧?”他感到女孩颤抖了一下,便温和地说:“别怕,我是个侦探,正在这里调查案件。我叫阿信,你呢?”
  就在这时,周心怡惊恐万分地叫起来:“阿信你看!那些东西又来了好多!”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阿信,我们得救了!”周心怡又惊又喜地摇晃着呆若木鸡的阿信。
  少女害羞的声音如猫儿一般:“周…周心怡。”她偷偷打量阿信:“我…十九岁…你叫我心怡就好……”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阿信将惊叫不止的周心怡搂在怀里,胆战心惊地望着噩梦般的鸦群,惊讶和恐惧仿佛难以消化的饭菜令他气息堵滞,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超出人类的想象范围和理解能力。
  不,不可能!
  五彩斑斓的蝎子被乌鸦啄破脑袋,那只乌鸦随即被扑上来的大蜘蛛用丝缠住,顷刻间被啃得一干二净!紧接着大群乌鸦俯冲下来,将蜘蛛尽数啄食掉!然后它们又被层层叠叠的五彩蚂蝗吞噬殆尽!
  “呱!呱!”
  不,不可能!
  阿信震骇无比地望着在地上梳理羽毛的鸦群,同时谨慎地将周心怡护在身后。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眼中除了惊喜外,还有一丝夹杂着隐忧的困惑。
  “冥律处刑之人,化身断罪之剑!看来今天要在这里结束了。至少要死得有个样子!!”阿信放下周心怡,将她揽在怀里,他怒视着虫群,附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直到最后一口气!”
  一想到独蛇的怪眼,阿信就浑身不舒服:既然他可以通过赤羽凶蛊的幼体看到医生,现在当然也能看到自己和周心怡。这妖人有那么多长着腿的监控器,恐怕已经没有可以安全藏匿的地方了,要赶快甩开这些虫子离开这!
  嗔目结舌的阿信竭力把视线从乌鸦和怪虫的战场上扯回来,他惊讶地向天空仰望,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原本凶狂无比的虫群完全被巨型鸦群的威势震慑住了,怪虫们紧贴着地面,用狡诈的眼睛瞄着盘旋的鸦群,局促不安地扭动着丑恶的躯体,发出短促刺耳的浑浊哀鸣。
  濒死的乌鸦发出奇特的叫声,阿信从未听过乌鸦会发出这种冰冷清脆的叫声,仿佛冬天湖面的冰层碎裂一般神秘而遥远。
  阿信倾尽全力向少女疾奔过去,他闪到少女面前,将她扛在肩上拔腿就跑。
  阿信见过不少驭兽术士,他们大多拥有非常强的精神力,这样才能控制自己擅长驭使的动物。
  阿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美貌女子依偎,感到身体里有股强大的力量在隐隐躁动,他捏紧拳头,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怒吼:“以冥律处刑人之名将你们讨伐!”
  “这就是大叔说的那个山洞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巫骨

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

作者:血晶
标签:悬疑

匹夫无罪

深度揭秘不为人知的行业,细述我行走江湖这些年的坎坷心路!

作者:完美土豆
标签:都市

鬼学校

被一所没有填报志愿的大学录取,到校的第一天就出了人命!

作者:快乐挚翼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在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下,吴清晨开始了自己的位面之旅。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窃魂卷轴

十岁那年我得知:只要得到它,就能满足所有的欲望。

作者:大师兄
标签:悬疑

青春有约

老婆喝醉了穿了条男士内裤回家,我气炸了……

作者:油色子
标签:青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