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94 来人,请死者!

作者:十一公子  发布时间:2015-08-19 23:02  字数:1123 

  游书和唐宕一块儿到巡抚衙门的时候,里头已经按次轮座坐满了,都是南一城的大人物,赵二公子和李大小姐赫然在列,堂正中两排威武的衙差,外堂到大门,乃至路边儿黑压压齐刷刷的全是人。

  这里头的个个纹丝不动,外头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毕竟,他们都是冲着安宁的名头来的,却不料这时候都没见到人。

  正中案台前一左一右两人,巡抚薛山大人和庞仲子,两人的表情那是一个比一个愁苦,看的唐宕和游书都心里直打鼓,安宁怎么来这么一出?

  “这六名死者,是十七个死者的代表,从死因、外形、腐化程度、死者身份、年龄各方面比较之后选出来的,经仵作检验,皆系因病身亡。”游画在六具担架前走了个来回,将所有的白布都掀开,露出了六个死者的面目。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跟他俩的心思差不多的庞仲子背脊立得笔直,都快僵了,他面部表情也是僵冷的,时不时去瞅离他极近的负责堂审记录的幼白,后者一直垂着眸,安静的磨墨,一张脸上静定安好,好像所有人根本不存在。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小医童这么一跪,剩下的十个人也都争先恐后地跪了下来。

  “她是城主府的仵作,本案的尸检由她负责。”薛巡抚出声道,同时看向庞仲子,“今日这位庞大人代安城主主审此案,本官只从旁协助。”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庞仲子在游画出现时伸长脖子往外瞅,期盼着安宁能出现,自然落了空,听见薛巡抚说话,及时轻咳两声,“既然人齐了……升堂吧。”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尽管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表面装门面还是挺有套的,唐宕隔着人群远看他那副不怒而威的模样,咦嘘道:“这胖子往那一坐还挺像模像样。”

  “本案系十七条人命,是为赵李两家报案,月前已呈报刑部,后又三司三议决议由南一城巡抚衙门升堂初审。”庞仲子沉声敛容,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得喧哗,不得扰乱,触犯者,立斩无赦。”

  正中案台前一左一右两人,巡抚薛山大人和庞仲子,两人的表情那是一个比一个愁苦,看的唐宕和游书都心里直打鼓,安宁怎么来这么一出?

  “啪!来人,请死者。”

  他话音一落,十二个人抬了六具担架上来,整整齐齐的摆在地上。

  “这六名死者,是十七个死者的代表,从死因、外形、腐化程度、死者身份、年龄各方面比较之后选出来的,经仵作检验,皆系因病身亡。”游画在六具担架前走了个来回,将所有的白布都掀开,露出了六个死者的面目。

  这显然是早已安排好的,游画说完,那十一人就被带上来了,他们看见堂中六具尸体,脸色一个比一个惨白的厉害,尤其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医童看见最前面一具面目全非,只剩一副烂骨肉架的死者时,两条腿就抖的走不动了,踉跄着,膝盖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门内的都被那尸体散发的腐臭味熏的捂鼻别开脸,外头有些担小的都眨着满是惊恐的眼睛。

  跟他俩的心思差不多的庞仲子背脊立得笔直,都快僵了,他面部表情也是僵冷的,时不时去瞅离他极近的负责堂审记录的幼白,后者一直垂着眸,安静的磨墨,一张脸上静定安好,好像所有人根本不存在。

  薛巡抚眉头拧成个死结,身子僵的端直,他差点也要掩鼻拂面,但碍于身边的庞仲子没表情没动作,只得憋着,额上青筋都爆出来了。

  游画一点儿没去顾忌众人反应,继续道:“大人,请为他们诊断过急病的城中大夫五人,配药医童、熬药伙计十一人上堂。”

  这显然是早已安排好的,游画说完,那十一人就被带上来了,他们看见堂中六具尸体,脸色一个比一个惨白的厉害,尤其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医童看见最前面一具面目全非,只剩一副烂骨肉架的死者时,两条腿就抖的走不动了,踉跄着,膝盖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小医童这么一跪,剩下的十个人也都争先恐后地跪了下来。

  
  游书和唐宕一块儿到巡抚衙门的时候,里头已经按次轮座坐满了,都是南一城的大人物,赵二公子和李大小姐赫然在列,堂正中两排威武的衙差,外堂到大门,乃至路边儿黑压压齐刷刷的全是人。
  
  尽管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表面装门面还是挺有套的,唐宕隔着人群远看他那副不怒而威的模样,咦嘘道:“这胖子往那一坐还挺像模像样。”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54.224.2.186, 54.224.2.186;0;pc;2;磨铁文学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小医童这么一跪,剩下的十个人也都争先恐后地跪了下来。
  尽管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表面装门面还是挺有套的,唐宕隔着人群远看他那副不怒而威的模样,咦嘘道:“这胖子往那一坐还挺像模像样。”
  薛巡抚眉头拧成个死结,身子僵的端直,他差点也要掩鼻拂面,但碍于身边的庞仲子没表情没动作,只得憋着,额上青筋都爆出来了。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正中案台前一左一右两人,巡抚薛山大人和庞仲子,两人的表情那是一个比一个愁苦,看的唐宕和游书都心里直打鼓,安宁怎么来这么一出?
  庞仲子在游画出现时伸长脖子往外瞅,期盼着安宁能出现,自然落了空,听见薛巡抚说话,及时轻咳两声,“既然人齐了……升堂吧。”
  这显然是早已安排好的,游画说完,那十一人就被带上来了,他们看见堂中六具尸体,脸色一个比一个惨白的厉害,尤其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医童看见最前面一具面目全非,只剩一副烂骨肉架的死者时,两条腿就抖的走不动了,踉跄着,膝盖一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本案系十七条人命,是为赵李两家报案,月前已呈报刑部,后又三司三议决议由南一城巡抚衙门升堂初审。”庞仲子沉声敛容,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得喧哗,不得扰乱,触犯者,立斩无赦。”
  小医童这么一跪,剩下的十个人也都争先恐后地跪了下来。
  这时,一身黑衣的游画走了进来,利落的仵作打扮,她的脸色比谁都冷,引得众人侧目,有人非议:“这谁呀?”
  “这六名死者,是十七个死者的代表,从死因、外形、腐化程度、死者身份、年龄各方面比较之后选出来的,经仵作检验,皆系因病身亡。”游画在六具担架前走了个来回,将所有的白布都掀开,露出了六个死者的面目。
  跟他俩的心思差不多的庞仲子背脊立得笔直,都快僵了,他面部表情也是僵冷的,时不时去瞅离他极近的负责堂审记录的幼白,后者一直垂着眸,安静的磨墨,一张脸上静定安好,好像所有人根本不存在。
  
  跟他俩的心思差不多的庞仲子背脊立得笔直,都快僵了,他面部表情也是僵冷的,时不时去瞅离他极近的负责堂审记录的幼白,后者一直垂着眸,安静的磨墨,一张脸上静定安好,好像所有人根本不存在。
  “啪!来人,请死者。”
  “啪!来人,请死者。”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庞仲子在游画出现时伸长脖子往外瞅,期盼着安宁能出现,自然落了空,听见薛巡抚说话,及时轻咳两声,“既然人齐了……升堂吧。”
  门内的都被那尸体散发的腐臭味熏的捂鼻别开脸,外头有些担小的都眨着满是惊恐的眼睛。
  尽管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表面装门面还是挺有套的,唐宕隔着人群远看他那副不怒而威的模样,咦嘘道:“这胖子往那一坐还挺像模像样。”
  他们是知道安宁接了赵李两家的案子的,毕竟这可是全城热门,按以往的做法,安宁该亲自主审,不单是收揽名声,也只有她能镇得住场。
  正中案台前一左一右两人,巡抚薛山大人和庞仲子,两人的表情那是一个比一个愁苦,看的唐宕和游书都心里直打鼓,安宁怎么来这么一出?
  “本案系十七条人命,是为赵李两家报案,月前已呈报刑部,后又三司三议决议由南一城巡抚衙门升堂初审。”庞仲子沉声敛容,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得喧哗,不得扰乱,触犯者,立斩无赦。”

十一公子说:

昨天出差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