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39章:同意入室

作者:卿青妤  发布时间:2015-05-11 13:35  字数:1681 

  正在胡思乱想间,财务经理陈永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这次回来我找他只是想利用他,没想到他却帮了我这么多,我心里对他除了感谢只有愧疚。
  “在外地?”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挂了电话我总觉得孤子鹤刚才的语气有点奇怪,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在外地?”
  “好的,那我等你回来”。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陈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可以,这样吧,我们往年的财务报表和一些资料都在资料室,我们一起去资料室吧”。
  我点了点头:“早上韩总监和我说了,陈经理,您直呼我的名字吧”。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在外地?”
  我和陈永聊了好一会儿,听完他的介绍,我也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他听了不住地点着头,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资料室,心想着怎么找个借口让陈永带我进入看看。
  出了办公室走向资料室的这一小段路上,我的心如震雷般咚咚地剧烈跳动着,我就要进入父亲事发的现场了,这曾想像过无数次当我来到事发现场的情景,可那全是我的设想,现在终于要亲临了,我竟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
  七年前和他一起看了一场流星雨,当时我对他真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只是当晚父亲就出事了,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而所有的美好都像那些流星雨一样,只灿烂了瞬间就消失了,就如昙花,连一夜都没有开满,只开了短短几个小时就凋零了。
  对陈永的情况我已了解到,他已四十五岁,进入盛佰已快八年,刚开始做的是出纳,现在已经升到了财务经理,他是韩谷山一手提拔的。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我对常薇说的确实是实话,在美国读书期间我就已开始打零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读书和打工中度过的,确实没有时间去多想其他,而且我也根本没有想要恋爱的心思,我心里只有复仇的念头。

  不过我的脑海里还是跳出了一个身影。

  对陈永的情况我已了解到,他已四十五岁,进入盛佰已快八年,刚开始做的是出纳,现在已经升到了财务经理,他是韩谷山一手提拔的。

  七年前和他一起看了一场流星雨,当时我对他真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只是当晚父亲就出事了,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而所有的美好都像那些流星雨一样,只灿烂了瞬间就消失了,就如昙花,连一夜都没有开满,只开了短短几个小时就凋零了。

  当时我隐隐觉得他可能对我也有一点感觉,不过也可能是自己心动了而产生的错觉,如今七年过去了,他可能早已不记得当年发生的事了。

  这次回来我找他只是想利用他,没想到他却帮了我这么多,我心里对他除了感谢只有愧疚。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孤子鹤,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吧,我回来以后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还没有好好谢你呢!”

  电话里响起孤子鹤的轻笑声:“好,陪你吃饭我很愿意,不过我现在外地,等我回来吧”。

  “在外地?”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好的,那你自己在外面多当心”。

  孤子鹤忽然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道:“我本来也打算回来以后联系你,暖雪,等我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我觉得孤子鹤的声音好像有些异样,不由问道:“是找我有事吗?”

  “等我回来,我们见面再说吧”。

  “好的,那我等你回来”。

  陈永称呼我“季会计师”,听着我浑身不舒服。

  挂了电话我总觉得孤子鹤刚才的语气有点奇怪,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难道是他想要告诉我一些关于他哥或是盛佰的事?他是孤文骞最亲的人,我觉得他不可能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哥的事情,不过我和他仅只是同学关系而已,他应该不会告诉我什么的,那他找我有什么事呢?

  孤子鹤忽然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道:“我本来也打算回来以后联系你,暖雪,等我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在外地?”

  正在胡思乱想间,财务经理陈永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季会计师,韩总监已经和你说了这周五我们要一起开会讨论明年财务预算和资产投资风险评估分析的初步方案吧?”

  “好的,那我等你回来”。

  我点了点头:“早上韩总监和我说了,陈经理,您直呼我的名字吧”。

  陈永称呼我“季会计师”,听着我浑身不舒服。

  陈永笑了笑:“那我还是称呼你季小姐吧,我来找你就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或是建议,我们先一起拟定出一个建议方案,你看怎样?”

  “当然可以,您不来找我,我还想去找您呢!我刚来公司,对公司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还恳请陈经理能多给些指点和帮助”。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我点了点头:“早上韩总监和我说了,陈经理,您直呼我的名字吧”。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对陈永的情况我已了解到,他已四十五岁,进入盛佰已快八年,刚开始做的是出纳,现在已经升到了财务经理,他是韩谷山一手提拔的。

  我推算了一下陈永进入盛佰的时间,那时候我父亲应该还在,我很想找机会问问陈永是不是认识我父亲,可是我不敢问。

  我是季弘诚的女儿,这件事不能让盛佰任何人知道,否则我所做的一切都将会前功尽弃。

  我和陈永聊了好一会儿,听完他的介绍,我也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他听了不住地点着头,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资料室,心想着怎么找个借口让陈永带我进入看看。

  陈永称呼我“季会计师”,听着我浑身不舒服。

  “陈经理,韩总监把这两年公司的财务报表给我看了,不过我想再多了解一些情况,这样做出的预算和风险投资评估才能更全面和准确些,我是不是能再看看公司其他的一些财务报表和资料?”

  陈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可以,这样吧,我们往年的财务报表和一些资料都在资料室,我们一起去资料室吧”。

  我的心猛一跳,我本以为还要再费些口舌,没想到陈永竟这么容易就答应让我去资料室了,我赶紧点头同意。

  出了办公室走向资料室的这一小段路上,我的心如震雷般咚咚地剧烈跳动着,我就要进入父亲事发的现场了,这曾想像过无数次当我来到事发现场的情景,可那全是我的设想,现在终于要亲临了,我竟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我的身份极隐密,连我的档案里都没有注明,而我这次回来的目的除了我的上级谁都不知道,孤子鹤是不可能知道的。

  走到资料室门口,陈永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锁,推开门的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猛地停住了。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当时我隐隐觉得他可能对我也有一点感觉,不过也可能是自己心动了而产生的错觉,如今七年过去了,他可能早已不记得当年发生的事了。
  孤子鹤忽然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道:“我本来也打算回来以后联系你,暖雪,等我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等我回来,我们见面再说吧”。
  “当然可以,您不来找我,我还想去找您呢!我刚来公司,对公司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还恳请陈经理能多给些指点和帮助”。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当然可以,您不来找我,我还想去找您呢!我刚来公司,对公司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还恳请陈经理能多给些指点和帮助”。
  对陈永的情况我已了解到,他已四十五岁,进入盛佰已快八年,刚开始做的是出纳,现在已经升到了财务经理,他是韩谷山一手提拔的。
  “当然可以,您不来找我,我还想去找您呢!我刚来公司,对公司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还恳请陈经理能多给些指点和帮助”。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说指点和帮助那是客气了,我先把我们公司的情况和你说说,”陈永向我详细说了公司里账务的具体工作分工和流程操作,另外把公司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也简单向我介绍了。
  “我最近在做一个气象数据的测算和收集工作,有些数据必须要到不同的地区进行测算,我还要再去三个地方,大概两个星期后回来,等我回来了打电话给你”。
  对陈永的情况我已了解到,他已四十五岁,进入盛佰已快八年,刚开始做的是出纳,现在已经升到了财务经理,他是韩谷山一手提拔的。
  我点了点头:“早上韩总监和我说了,陈经理,您直呼我的名字吧”。
  我和陈永聊了好一会儿,听完他的介绍,我也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他听了不住地点着头,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资料室,心想着怎么找个借口让陈永带我进入看看。
  陈永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可以,这样吧,我们往年的财务报表和一些资料都在资料室,我们一起去资料室吧”。
  “等我回来,我们见面再说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