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十八日(1)疯狂的女鬼

作者:丁凡  发布时间:2015-05-10 17:32  字数:3146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在床上赖了许久,也想了很多。那个我一直弄不懂是大爱还是小爱的女人在隔壁的房间里,今天是我从古庙把她接回来的第七天,也就是红衣女鬼的回魂夜。

  其实她到底是大爱还是小爱对现在的我来说关系并不大,因为七天回魂的时候,一定代表着她变成了另一个女人。

  不,进入她身体的是一个冤魂,是一个徘徊在古村数百年的幽灵。

  如果她有危险,那么无论她是谁我都要救她,我不能再让我的朋友死去,我不能再失去他们。

  在古村每十年有一个婚礼,这场婚礼从几个人口中描述出来都带着一种诡异,似乎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习俗。我掐算了一下时间,我离开古村的那一年,便赶上了一个十年婚礼,那个新娘子……

  她的神态我昨天想起之后,再也无法忘记。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切,只是这么多年我选择了忘记。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种绝望的感觉,我落入水中,四周都是清澈的水,我很开心甚至有些忘我,渐渐进入了深水区。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不停地拉扯着我,我拼命挣扎着,可是那个东西的力气很大。

  我很害怕,低下头寻找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然后我突然看到了一张脸。

  不,看到了半张脸。

  一个女人在水中,她一只眼睛血红,微微张着,正在看向我。那眼神很空洞,但不是完全没有灵魂在她的身体中,因为我清清楚楚记得,她是在死盯着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她黑色的头发与黑色的水草混杂在一起,盖住了她另外半张脸,然后我看到了那条红裙子。鲜艳的红,仿佛血一般,如同火一般,我感到它正在炙烤我的灵魂。

  我甚至好像还看到了她在向我眨眼。

  我怎么可能不害怕?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孩子。

  我感觉就是这个女人在向下拉我,我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

  我被二驴子救了上来,但这一切我都深深地记在了脑海中,然后选择了遗忘,却在二十年之后才想起来。

  二十年过去了,红衣村中间还有一场十年的婚礼,却发生了新娘子鬼上身砍人的事儿,这件事情把那个警察吓得不轻,可见一定也是诡异非常。

  红衣村到了今年,又迎来了一场婚礼,而主角就在我的隔壁,是我最最亲近的人之一。

  我相信无论是谁,在童年经历过这种事儿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这么多年我经常在梦中惊醒,所能想起来的不过是青色的光与红色的光交织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害怕的究竟是什么,但我真的很害怕,这是我恐惧的根源。

  我真的很害怕,可我要面对她,我有不得不直面她的理由。

  今天,我将要直面我的恐惧,因为无论对方是哪个红衣女鬼,是这么多年在红衣村死去的哪一个新娘,我都不能任由她把小爱从我的身边夺走。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许多,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跟鬼神争斗,以前的我甚至不相信会真的有鬼神的存在。

  在这里,我们已经被禁锢在荒村中,学生党中隐藏着一个杀手,旅店老板隐瞒着一些实情,唯一能信任的小爱将会是今天的主角。

  我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有心想要去找侏儒买几个符压压惊,可是想起昨天几百块钱买了一张破纸就窝火,那侏儒看起来也是装神弄鬼之徒,屁用没有。

  最后没有办法,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美剧里面用食盐画圈这一招,我偷偷到厨房拿了一袋食盐放在了兜里,想着怎么上去骗小爱坐在这个食盐圈中一整天,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时候,楼上突然出现了一声惊呼。

  这声音是女人的,我没有听出来是谁,但这个时候人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我飞快地跑上了楼,结果发现所有人都出来了。

  其实每个人都跟我一样紧张,大家跑出来互相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儿,那面风月出来站在门口,满脸地歉意,她说,对不起,刚刚吃苹果把手给割了。

  到底是女神风月,手掌流血这点小事儿都让那些个男生关切异常,顿时几个男生跑过来问有没有关系,风月摇了摇头,我抬头看了一眼王爱丫房间还敞着门,走过去往里面看了看。

  王爱丫靠在床上,背对着我,侯明宇倒是正对着我,但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我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这里现在是学生党的地盘,我到底要不要走进去看一看?

  不过看到我在门口一站,那面的学生们也怕有事儿,几个男生跑过来,领头的小斌说,怎么了,丁哥。

  我说,没事儿,看看他们怎么样,别出什么事儿了。

  小斌说,哦,我估计就是他们两个做的,只要他们捆着,大家都是安全的。

  我说,进去看一看?

  几个男生点了点头,我们走进去,推了推侯明宇的肩膀,侯明宇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看了看我们,打了个哈欠说,小斌,赶快给我松开,快点的,否则以后兄弟都没办法做了。

  小斌说,真的没办法,委屈几天吧。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大家能不能回去还不好说呢。我得对大家负责。

  我又看了一眼王爱丫,王爱丫还没有醒,看不出是死是活,我走过去把手指放在了她的鼻子下,还有呼吸,看来是睡着了。

  我对着几人点了点头,在侯明宇的骂声中退了出去,出门回头看了一眼,奇怪的是王爱丫即便是在这种骂声中也没有醒,还在熟睡。

  小斌在门口说,没事儿,估计是不想理我们,女人嘛,受了点委屈就是大事儿。别理她了,没事儿就好。

  我哦了一声,这本来跟我关系也不大,我此时此刻最关心的是小爱。

  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把她骗到一个食盐圈中一天一夜呢?

  这似乎是一个世纪难题。

  我路过风月的门口,风月还站在那里,握着自己的手指,她对我哎了一声,我站住向她点了点头。风月用下巴点了点那面的房间,然后低声说,他们还好吧。

  我哦了一声说,还都没有睡醒。

  风月说,我有心想要去看看,可是我不太敢。

  我说没事儿,别想太多了,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捆着呢,虽然都比较难受,但互相有个照应。

  风月点头说,这样也好,希望最后大家没事儿吧。

  我身负着骗小爱在食盐圈中躲一天的重任,就算是风月这种绝色美人还有心跟我多说几句,但是我心思不在这里,态度稍微显得有点急。风月自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女人,她最后皱了皱眉头说,你快点去忙你的去吧,哼。

  我知道我的态度一定让受惯了男人追捧的风月感到很不舒服,但也没办法,我现在心理只有小爱一个人,她好我才好。

  我跑到小爱的房间,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声音,推开门便听到了一声尖叫。我看到小爱正在换衣服,胴体半遮半掩,我急忙关上了门,过了半天小爱才打开门,瞪了我一眼说,我说别进来,你没听到?

  我吐了吐舌头,刚刚就听到里面有人声,也没有分清到底是进还是不进。我说,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小爱打了我一拳,然后说,不是故意的?我看你是很爽吧。

  我急忙摆手,然后说,你怎么不锁门?

  小爱说,这个破门今天早晨我一用力就坏了,还想着让人家来修一下呢。刚刚打算换好衣服出去,你就跑过来了。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其实现在已经不早了,不过昨天晚上大家都折腾得够呛,估计失眠的人大有人在。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那袋食盐,对小爱说,我们做个游戏怎么样?我在地上画个圈,就当是孙悟空的金箍棒了,你在里面别动。今天全天我照顾你。

  小爱白了我一眼说,神经病。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我说,你也看过?那正好,今天我有点害怕,怕你有危险,要不然我们试一试?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么。

  小爱说,你到底怕我什么?

  我想了想,然后说,今天是我从古庙接你回来的第七天。

  小爱说,七天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下,刚刚考虑到底要不要把七日回魂这件事儿告诉小爱,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与吆喝声。

  这声音预示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好事儿,我急忙拉着小爱跑了出去,看到所有人都像王爱丫的房间跑,我也急忙跟着跑过去,在外面就听到里面一声声的嚎叫声,门口都是人,却似乎没有人往里面进。

  我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只见王爱丫站在那里,手中握着一把匕首,这匕首放在侯明宇的脖子上,她喘着粗气,衣衫凌乱,面无血色。侯明宇的胸口衣服破碎,上面都是血,王爱丫把匕首放在他的脖子上一会儿,然后会突然在他的胸口划一下,侯明宇被捆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苦苦哀求王爱丫放过他。

  王爱丫似乎什么也听不到,她不停地比划着,折磨侯明宇,这匕首在他的喉咙处放来放去,真的可能在下一秒割破他的喉管。王爱丫如厉鬼一般,真的是吓住了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走进这个房间,只能在门口站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