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补办婚礼

作者:宇宙e8d24224d  发布时间:2015-04-06 23:06  字数:3323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好了,爹娘也是心意,大不了以后让你哥早点接班,我们带爹娘去游玩就好了。”罗刹安慰的拍拍摇光的后背。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她的婚礼,她要回家去跟他们一起欢乐。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娘,罗刹好想你。”小罗刹在摇光身上蹭蹭:“呀,娘亲没穿衣服,是等跟罗刹一起洗澡澡嘛,好咧。”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好了,爹娘也是心意,大不了以后让你哥早点接班,我们带爹娘去游玩就好了。”罗刹安慰的拍拍摇光的后背。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怎么能让他这么喜爱,这么喜爱。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说他们的小公主,怎么能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你羡慕?”小骨头泡在莲花池中,此时正跟冬瓜抢荷叶,一边扭头朝血皇道。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那是爹娘的心意。”摇光的反驳还没说出来,北冥天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这夜,风带着热气飘扬而过,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圆圆的好似一轮大圆盘,万分的明亮。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风过也,幽幽有声。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可是……”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那清冷的月光洒下,让天地间一片银白。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可是……”

  “那是爹娘的心意。”摇光的反驳还没说出来,北冥天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远远行来,北冥天权看着纠结的摇光,缓缓笑了笑道:“爹娘想让我们快快乐乐,爹娘说这么几十年,他们都没有给我们撑起一片天,让我们安稳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现在,他们要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要我们全家都自由的生活,所以,既然送上门来的机会,那不要白不要,他就收了。”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好了,爹娘也是心意,大不了以后让你哥早点接班,我们带爹娘去游玩就好了。”罗刹安慰的拍拍摇光的后背。

  “你够狠。”北冥天权听这话,脸绿了。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这样的权术,可不是谁人都能想到的。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飞鸟尽,良弓藏。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你羡慕?”小骨头泡在莲花池中,此时正跟冬瓜抢荷叶,一边扭头朝血皇道。

  敢说它主人的岳父,找揍呢是不是。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一家独大,非王道。”温雅的声音响起,却是云天和水轻尘到了。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皇族的新帝登基大典,皇族的内部封赏,皇族的内部权力交接……一切事情忙完,整整一个月过去了。

  这夜,风带着热气飘扬而过,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圆圆的好似一轮大圆盘,万分的明亮。

  那清冷的月光洒下,让天地间一片银白。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罗刹,爹娘今天说要给我们补办婚礼。”坐在床沿边,摇光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罗刹道。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他们已经成为夫妻十年,不过却真的连一个婚礼都没有,她到是不看中这样一个仪式,不过今日她爹娘先提出来了。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说他们的小公主,怎么能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罗刹听言一愣,然后接过摇光手中的梳子,为摇光睡前梳理头发,一边道:“好。”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她的婚礼,她要回家去跟他们一起欢乐。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妖星的家。冥王星不是她的家,他的妖星才是她的家,才是。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怎么能让他这么喜爱,这么喜爱。

  急切,从来没有的急切。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罗刹……唔……”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因为,这一次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双修,而是欢爱,而是只仅仅因为爱而爱,不管其他任何事情,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摇光惊讶过后,满脸温情的笑了起来,张开手抱住身上的罗刹,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他的娘,又见到了,真好,真好。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风过也,幽幽有声。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不要啊……”冬瓜和小骨头齐齐哀嚎。

  “娘,罗刹好想你。”小罗刹在摇光身上蹭蹭:“呀,娘亲没穿衣服,是等跟罗刹一起洗澡澡嘛,好咧。”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他们还以为罗刹身上的诅咒,因为他们的双修而被慢慢解除了,那知道……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不要啊……”冬瓜和小骨头齐齐哀嚎。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罗刹……唔……”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一家独大,非王道。”温雅的声音响起,却是云天和水轻尘到了。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摇光惊讶过后,满脸温情的笑了起来,张开手抱住身上的罗刹,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罗刹……唔……”
  因为,这一次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双修,而是欢爱,而是只仅仅因为爱而爱,不管其他任何事情,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说他们的小公主,怎么能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远远行来,北冥天权看着纠结的摇光,缓缓笑了笑道:“爹娘想让我们快快乐乐,爹娘说这么几十年,他们都没有给我们撑起一片天,让我们安稳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现在,他们要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要我们全家都自由的生活,所以,既然送上门来的机会,那不要白不要,他就收了。”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他们已经成为夫妻十年,不过却真的连一个婚礼都没有,她到是不看中这样一个仪式,不过今日她爹娘先提出来了。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飞鸟尽,良弓藏。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娘,罗刹好想你。”小罗刹在摇光身上蹭蹭:“呀,娘亲没穿衣服,是等跟罗刹一起洗澡澡嘛,好咧。”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不要啊……”冬瓜和小骨头齐齐哀嚎。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妖星的家。冥王星不是她的家,他的妖星才是她的家,才是。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娘,罗刹好想你。”小罗刹在摇光身上蹭蹭:“呀,娘亲没穿衣服,是等跟罗刹一起洗澡澡嘛,好咧。”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怎么能让他这么喜爱,这么喜爱。
  他们还以为罗刹身上的诅咒,因为他们的双修而被慢慢解除了,那知道……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罗刹听言一愣,然后接过摇光手中的梳子,为摇光睡前梳理头发,一边道:“好。”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好了,爹娘也是心意,大不了以后让你哥早点接班,我们带爹娘去游玩就好了。”罗刹安慰的拍拍摇光的后背。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那清冷的月光洒下,让天地间一片银白。
  “罗刹……唔……”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他的娘,又见到了,真好,真好。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