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补办婚礼

作者:宇宙e8d24224d  发布时间:2015-04-06 23:06  字数:3323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怎么能让他这么喜爱,这么喜爱。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这夜,风带着热气飘扬而过,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圆圆的好似一轮大圆盘,万分的明亮。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23.20.157.174, 23.20.157.174;0;pc;4;磨铁文学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飞鸟尽,良弓藏。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他的娘,又见到了,真好,真好。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罗刹,爹娘今天说要给我们补办婚礼。”坐在床沿边,摇光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罗刹道。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这样的权术,可不是谁人都能想到的。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罗刹,爹娘今天说要给我们补办婚礼。”坐在床沿边,摇光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罗刹道。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可是……”

  “那是爹娘的心意。”摇光的反驳还没说出来,北冥天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妖星的家。冥王星不是她的家,他的妖星才是她的家,才是。

  远远行来,北冥天权看着纠结的摇光,缓缓笑了笑道:“爹娘想让我们快快乐乐,爹娘说这么几十年,他们都没有给我们撑起一片天,让我们安稳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现在,他们要为我们撑起一片天,要我们全家都自由的生活,所以,既然送上门来的机会,那不要白不要,他就收了。”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好了,爹娘也是心意,大不了以后让你哥早点接班,我们带爹娘去游玩就好了。”罗刹安慰的拍拍摇光的后背。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你够狠。”北冥天权听这话,脸绿了。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别哭鼻子,这是爹娘愿意的,在说爹本就是皇族的大太子,这皇位本来就该是爹的,重新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妥当。”北冥天权见此走上前伸手揉了揉摇光的头。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爹要当皇帝,女儿哭鼻子不愿意的,普天下就你这一家。”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可是,北冥恒不动声色间,就放了圣族的人逃走,让皇族的人扑了个空。

  这样的权术,可不是谁人都能想到的。

  飞鸟尽,良弓藏。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飞鸟尽,良弓藏。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你羡慕?”小骨头泡在莲花池中,此时正跟冬瓜抢荷叶,一边扭头朝血皇道。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敢说它主人的岳父,找揍呢是不是。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飞鸟尽,良弓藏。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一家独大,非王道。”温雅的声音响起,却是云天和水轻尘到了。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罗刹……唔……”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大家都和和美美,都得利,才是最好……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皇族的新帝登基大典,皇族的内部封赏,皇族的内部权力交接……一切事情忙完,整整一个月过去了。

  这夜,风带着热气飘扬而过,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圆圆的好似一轮大圆盘,万分的明亮。

  那清冷的月光洒下,让天地间一片银白。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23.20.157.174, 23.20.157.174;0;pc;4;磨铁文学

  “罗刹,爹娘今天说要给我们补办婚礼。”坐在床沿边,摇光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罗刹道。

  他们已经成为夫妻十年,不过却真的连一个婚礼都没有,她到是不看中这样一个仪式,不过今日她爹娘先提出来了。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说他们的小公主,怎么能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罗刹听言一愣,然后接过摇光手中的梳子,为摇光睡前梳理头发,一边道:“好。”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感觉到罗刹的温柔,摇光微微勾起嘴角笑道:“可是我不想在这里举办。”

  “恩?”罗刹侧头看着摇光。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她的婚礼,她要回家去跟他们一起欢乐。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妖星的家。冥王星不是她的家,他的妖星才是她的家,才是。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23.20.157.174, 23.20.157.174;0;pc;4;磨铁文学

  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怎么能让他这么喜爱,这么喜爱。

  急切,从来没有的急切。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摇光猝不及防下被罗刹一把按到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就被剥了个干干净净。

  “罗刹……唔……”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因为,这一次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双修,而是欢爱,而是只仅仅因为爱而爱,不管其他任何事情,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摇光惊讶过后,满脸温情的笑了起来,张开手抱住身上的罗刹,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摇光,我爱你。”低沉的声音响在摇光的耳边。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他的娘,又见到了,真好,真好。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敢说它主人的岳父,找揍呢是不是。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罗刹……唔……”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哇,这是在干什么?”小饕餮瞪着大眼睛,以缩小的姿态缩在水轻尘的怀里道。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风过也,幽幽有声。

  摇光惊讶过后,满脸温情的笑了起来,张开手抱住身上的罗刹,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不要啊……”冬瓜和小骨头齐齐哀嚎。

  “娘,罗刹好想你。”小罗刹在摇光身上蹭蹭:“呀,娘亲没穿衣服,是等跟罗刹一起洗澡澡嘛,好咧。”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罗刹,爹娘今天说要给我们补办婚礼。”坐在床沿边,摇光一边梳头一边看着罗刹道。

  他们还以为罗刹身上的诅咒,因为他们的双修而被慢慢解除了,那知道……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摇光也侧过头看着罗刹,温柔的笑道:“我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去举行。”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该死的罗刹,你那么激动干嘛,干嘛……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此言落下,此地陷入短暂的寂静。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罗刹听言一愣,然后接过摇光手中的梳子,为摇光睡前梳理头发,一边道:“好。”
  “走了,走了,该干嘛干嘛去。”北冥天权赶人,一面又回头朝满脸黑色的摇光道:“这诅咒还是想办法解除吧,这样长期下去,不好。”
  敢说它主人的岳父,找揍呢是不是。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热烈的亲吻劈头盖脸而来,那炙热的双唇几乎要吸干净她的灵魂,带着狂烈的温度和气息。
  想回我们妖星的家,妖星的家。冥王星不是她的家,他的妖星才是她的家,才是。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这夜,风带着热气飘扬而过,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圆圆的好似一轮大圆盘,万分的明亮。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不要啊……”冬瓜和小骨头齐齐哀嚎。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说他们的小公主,怎么能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他们之间是朋友,更是掌权人,他们谋取利益最大化。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罗刹……唔……”
  静寂,只剩风吹过的声音。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恩,龙兄,非礼勿视。”尾随其后的北冥恒看着龙皇。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他的娘,又见到了,真好,真好。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别看,不要带坏小孩子。”水轻尘边笑边捂住小饕餮的眼睛,走人。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见,那凛乱的大床上,摇光仓促间扯过一条被子裹住身体重点部位,而爬在她身上的罗刹,则变成了……变成了……
23.20.157.174, 23.20.157.174;0;pc;4;磨铁文学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看着脸绿了的北冥天权,摇光微红的双眼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是啊,还有哥哥做挡箭牌,虽然跟她原本的想法不同,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她反对也无效,那就这样吧。
  他们还以为罗刹身上的诅咒,因为他们的双修而被慢慢解除了,那知道……
  “噗。”边上蹲荷叶莲花上的冬瓜,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却是挺稀奇的。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摇光惊讶过后,满脸温情的笑了起来,张开手抱住身上的罗刹,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她爱的人,是她的丈夫。
  “摇光,看你真没眼光,选他还不如选我,我不会让你如此空虚的。”血皇吐出的语言几乎要气死人。
  急切,从来没有的急切。
  风过也,幽幽有声。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我,哈哈……唔……”冬瓜狂笑的回答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小骨头就捂住冬瓜的嘴,拽着冬瓜往出走。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你不也是天生的权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中跟我爹娘商量好这样的处置方式,就是以后互相依靠,互相牵制的吧。”摇光回头看了血皇一眼,哼。
  “你放开我……哈哈……你……”冬瓜挣扎。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大冬瓜,你也在啊。”小罗刹挂摇光脖子上,闻声笑弯了眉毛看过来。
  紧接着,该地的所有人,都齐齐放声大笑起来。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婚礼,对了,他和摇光还没大婚呢。
  飞鸟尽,良弓藏。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那是一种从心里欢腾的喜悦。
  因为,这一次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双修,而是欢爱,而是只仅仅因为爱而爱,不管其他任何事情,没有任何其他目的。
  那日,本来皇族的精英们来了,有摇光和罗刹他们又在场,就算不能全灭了圣族,想重创圣族也是完全能够做到的。
  在小骨头身边的十八吞天兽,也齐齐扭头,朝血皇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小骨头拽住冬瓜使劲往外拖。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漆黑的眼中流光溢彩一般的灿烂光芒,陡然从罗刹的眼中射出,罗刹一把抛开手中的梳子,二话没说翻身就朝摇光压了下去。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罗刹这几年,由于跟她一起双修,已经没有遵照往日的什么一月一变化,有的时候一年多变不了一次。
  “所以,我们也没有意见。”罗刹扬起刚毅的眉头。
  “一家独大,非王道。”温雅的声音响起,却是云天和水轻尘到了。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那是爹娘的心意。”摇光的反驳还没说出来,北冥天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都是冬瓜那笑声引来的人,都是冬瓜那个混蛋。
  他们还以为罗刹身上的诅咒,因为他们的双修而被慢慢解除了,那知道……
  摇光真不知道她爹娘居然是这想法,不由双眼微微泛红起来,微微哽咽道:“小时候爹娘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长大了该我们为爹娘撑起一片天了,爹娘这是……”
  “噗嗤。”就在这寂静中,冬瓜实在没忍住,笑了:“哇哈哈,太搞笑了,太搞笑了,哇哈哈,乐死大爷我了,哈哈……”冬瓜捶地大笑。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然,触目所及间,冬瓜和小骨头突然没语言了,嘴角齐齐的抽了起来。
  声响落下,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等明日,她一定要和罗刹在穿越星辰,一定要找到解除这诅咒的办法,一定要。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没看见摇光的脸都黑了吗?
  双修时候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对方的身体,这一次却是那么充满了不同的滋味。
  “累?我看是乐在其中吧。”摇光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血皇。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龙皇黑着脸点了点头,非礼勿视,转身,走。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小骨头,明天你给我娶了冬瓜,给我好好的收拾。”幽幽有声中,摇光第一次恼羞成怒的声音传遍天下。
  只是想迫切的需要对方,爱恋对方,仅此而已。
  他对皇位没心情,他也喜欢东走走西走走好不好。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妖星,罗刹的封地,那里是她第一次感觉是家的地方,那里的人给了她家的温暖。
  “可是……”
  皇城水上宫殿,摇光的公主殿。
  摇光一向不黑脸的,黑脸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冬瓜,害了它自己不要紧,别连累害它啊。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他们已经成为夫妻十年,不过却真的连一个婚礼都没有,她到是不看中这样一个仪式,不过今日她爹娘先提出来了。
  夜风清幽,幸福从这里出发。
  血皇见此冷冷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莲花,并不回答。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哥哥,那你要快点,不能让爹娘太累……”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我也爱你。”摇光抬头回吻罗刹。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罗刹闻言手中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黑如黑曜石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摇光。
  “看他那天挥手间就放走了圣族精英们,可想而知你爹是个天生的权术高手,就适合这样的位置。”血皇摘一朵莲花肆意的变拨弄边说。
  有圣族在的一天,现在实力下滑的皇族,就必须紧紧的依赖北冥恒一家人,所以……
  “这个时候变身很不错。”云天控制不住,肩膀急剧的抖动。
  “啊,罗刹……”在这一瞬间的寂静无声中,摇光突然一声惊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诧异和纠结无奈……好多莫名的情绪。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骨头和冬瓜就在偏殿另一边,闻声来的极快,两家伙直接破窗而入。
  “娘。”甜甜的一声叫嚷,惊起了外间一地鸟雀。
  举手投足间后路已经铺好,这是天生的皇权人。
  风轻轻的吹过,莲花池中一片清香扑鼻。
  风过夜色,寂静无声。
  皇族的新帝登基大典,皇族的内部封赏,皇族的内部权力交接……一切事情忙完,整整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句话,这一个吻,让罗刹越发沸腾起来,身体一沉就要入巷……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急切,从来没有的急切。
  要知道,没有了狼,那还何必要猎人。
  “哟,这厢风景独好。”公主殿外,白子今不正经的声音响了起来。
  乖乖的小罗刹,此时满脸喜悦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摇光,伸手抱住摇光的脖子,笑的没鼻子没眼睛的。
  冥王星高高在上,其余四大星球单独一个,怎么也不会是冥王星的对手,此次联合起来,一是帮他们的帮,这个不可否认,二吗,也是有从此分庭抗礼,相辅相成,相生相克的想法吧。
  小罗刹的狂喜中,摇光无语问青天。
  “罗刹……唔……”
  所以,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成为皇族的皇帝,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她爹娘就这么决定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妻嫁到,总裁大人宠上天

邵哲颜是B市人人都知道的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就是邵氏的总裁,传闻他喜怒不形于色,做事狂妄至极,从不给任何人面子。落魄千金邢亦安本是即将毕业的大三学生,因为一次偶然欠了邵哲颜的债。当后来债务越滚越多的时候,邵哲颜说,“既然还不清,那就人给我好了。” 傻乎乎的享受了邵哲颜宠爱多年的邢亦...

作者:灵飞烟
标签:言情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

【我无法参与你兵荒马乱的过去,却许诺你繁荣锦绣的未来】“为什么娶我?”“传言林家大小姐在各方面都很有技巧,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嫁我?”“据说顾大少生性凉薄,孑然一身,孤苦伶仃无人关爱,我于心不忍……”“说人话!”“我想操……心你!”——三年前,京都林家千金锒铛入狱,举国哗然。...

作者:百里云初
标签:都市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嫡女有毒,无赖邪妃很嚣张

21世纪最有前途的军人世家大小姐,竟然被一场车祸玩死了?!睁开眼,恶奴造次,众人欺凌,亲爹还没了!主母想杀我?记得排队!亲妹想害我?手段太low!什么?西胡太子要逼婚?484傻?小三绿茶轮番上阵,宁小姐觉得,他么的心好累,人家要拿小铁锤砸你胸口了哦~好在,上天赐了个国子监的花美男...

作者:木微实
标签:穿越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