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章 盘殿龙——烛九阴

作者:墨笑小胖  发布时间:2015-05-07 18:27  字数:3410 

  胖子马上从钱堆中爬了出来,谨慎的扫视着下面的一切,心绪杂乱,宫樊到底来这了没,这里面李家可能就剩下了这三位,宫家的人可能全部被宫樊变成了媿,如果宫樊来,那么宫家定会来不少,而慕容家表面上就他俩,暗地里不知被大哥调遣了多少人,北方的那族倒是安宁,不代表不会暗地里突然杀出来。而如果情报准确,能进到里面的只有明朗,那他就成了兵家必争之人,至于那宫樊,完全像一个神话,玉甬里复活,而后立马控制了宫家,就像是对宫家有多么熟悉。

  “那东西不见了!”李荣迅速拿起手电向四周扫起来。其他人立马围成一个圈做好了防御,身后虎子却突然颤抖起来,“少爷,这也太夸张了吧。”李荣迅速回过头,却不由当头一棒,眼神立马变为了恐惧,是一条巨型的烛九阴,从后面河里探出头来,对着五个人吐着信子,这体型,一张嘴两三个个人绝对不在话下。

  五个人脸都绿了,手也开始颤抖起来。“这。。。这他妈要。。。要怎么打?”胖子恐惧的死死盯住那条烛九阴。

  “你他妈打!我们跑!”虎子说话也开始哆哆嗦嗦,五个人不由得一步步后退着。

  “要死死一块!”人行突然用力顶住了四个人,“别退了,后面是悬崖了!”

  “别提死字,乌鸦嘴!”胖子转身看了看,退一步万丈深渊,恐惧都化为了冷汗,披了一身,“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张开皮褶。”

  “怎么说?”明朗看它还不发动攻击,应该是在搜寻气味,这里经年不见光照,恐怕他双眼已经退化了。

  “忘记那两条小的了?!张开皮褶能让咱俩互相残杀。”胖子对那感觉仍心有余悸,现在这家伙如果张开皮褶,那这里整个空间都有可能变了。

  李荣看五人几乎都挤在了一块,这样就是等死,赶紧小声的喊了一句:“先散开!待会发起攻击,都先自保。”

  五个人慢慢呈扇形散了开来。那烛九阴就像是昏了头,信子吐的更快了,开始被这些个气味扰的晕头转向,却又迅速恢复过来,猛然向中间的虎子冲了过去。虎子迅速向右闪去,那烛九阴却猛然调头,倚仗体型直接横扫过来,直径就能有一米半高,胖子跟明朗直接被扫了出去。

  暗河离悬崖也就十多米,完全不够这条烛九阴伸展的,尾巴还裹在水里,浑身湿油油的,胖子腾身一股粘液,暗骂一句,“擦你妹的bb霜。”

  李荣在烛九阴的后面,一看有机会,冲过去就是一刀,却像是割到了铁板上,根本毫无伤害,那条烛九阴更是没有回过头来看,待李荣后退一步,这才发现,烛九阴身上布满了鳞片,几乎成龙了。

  只见烛九阴张开嘴巴,又向眼前的虎子猛冲了过去,虎子硬是用军刺抵住了那货的牙缝,双脚立在下颚撑了起来,“快!”胖子立马会意,加速冲过去用匕首硬生生把烛九阴的嘴角撕开了一条口子,那烛九阴立马疼痛的扭曲起来,虎子迅速后退一步蹦了出来,正要说话,那烛九阴却猛然无意的圈起三人,向上伸去,而后剧烈的疼痛难以忍耐,尾巴硬生生抽了出去,后面人行跟李荣遭了殃,硬生生被抽了出去。里面三个人也不好受,明朗被挤得翻了白眼,从两米处掉了下来,一身粘液,双手顺势撑地,滚了出去,胖子跟虎子更是差点被挤爆,虎子下来后直接吐了,“妈的,它多少年没刷牙了!”

  那烛九阴吃了亏,开始暴怒起来。尾巴乱扫,力道生猛,五个人只好左跑右滚,却不停的传来一声声惨叫,人行跟明朗更是给抛出五六米,直接硬生生抛下了悬崖,落到了宫殿金顶上,在那惨叫着。

  李荣倒是很灵活,扶住鳞片左摇右晃,跳来跳去,只是耗费了许多体力,却倒也没受伤,虎子跟胖子皮糙肉厚,却倒不多灵活,也无大碍。那烛九阴挣扎了多会儿,疼痛稍减,面对三个人,不敢再放肆,三个人回头看了看,那俩倒也没挂掉,而现在自己也早已气喘吁吁。

  冷不及防,那烛九阴又冲了过来,这次学乖了,没有张嘴,三人分别躲开,冲过来后迅速回旋,尾巴顺势硬生生抽了过去,李荣刚反过来,脚还未落,这下来不及闪躲,只好双臂挡住,被硬生生抽到了崖壁上,吐一口浓血,支撑起来。胖子硬抠住了两片鳞,随着蛇身左摇右摆,死死不放。虎子被缠住又滚了一会儿,飞起四五米,毫无阻力的掉了下来,李荣迅速借着蛇身跳了过去接下了虎子,却不料蛇尾又甩了过来,李荣再次被抽到墙上,再加上虎子的体重,这次冲击力更强,李荣胸腔一声闷响,“啊”的一声不受意识控制的叫了出来。

  胖子知道,有一点意识,李荣这种死要面子的绝不会叫出声,这种程度的疼痛显然超过了他的意识控制范围。虎子迅速起身,嘴角也有了血迹,李荣摆摆手,虎子迅速转身又冲蛇头了过去,胖子见自己在这吊着没啥用,借机俯冲下来,跟虎子会了个眼神,“对!不能再守,攻蛇头。”

  那烛九阴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两人的速度,一个急刹车冲虎子反身撞了过来,虎子怒吼一声,直接把军刺顶在前面冲了上去。胖子骂了一句,“傻啊!”话音未落,虎子已经挂在蛇头上被高高抬起四五米,胖子定眼看去,那把军刺显然已经扎了进去,虎子这下多半是废了!胖子赶紧跑开,那烛九阴又开始发狂,蛇头猛然冲地砸了下去,虎子趁机下去踉踉跄跄跑开,那烛九阴疼的全身蜷缩起来,头不停的甩着。虎子躲到崖壁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头也不抬的颤抖着。胖子看眼前正在狂怒中的烛九阴,也不好动手,只好谨慎的盯住喘着粗气。

  那烛九阴却突然停止甩头,吐出信子搜索了一下气味,直接硬生生冲虎子冲了过去,胖子赶紧大喊一声,跟着蛇头跑了过去,李荣咬了牙赶紧一个翻身,又是一把军刺直生生冲烛九阴插了过去,这次烛九阴却突然张开了嘴,李荣腾身在空中,毫无缚鸡之力,电光石火间已然进到了烛九阴口中,却贲住了那货的牙,烛九阴向一旁回身腾起,猛然头又甩了下去,李荣心知,自身的咬合力再加这样的冲击力,自己怕是要葬身了!却不想那烛九阴却突然翻身侧倒了地上开始打滚。李荣趁机赶紧出来,刚刚想好的遗言又咽了回去。

  胖子赶紧跑过来,浑身鲜红带着腥臭味,“妈蛋,老子断了它的种!”李荣脸上一阵别扭。胖子却抹了一把脸,嘿嘿一笑,“正人君子打不赢的!”那烛九阴已经顾不上暴怒,只是自顾自在那翻身打滚,几乎缠成了一个蛋。两人赶紧跑过去扶起虎子,虎子起身还能活动,胖子看了看那条烛九阴,“你俩跳下去,找明朗跟人行。这家伙交给我了!”

  李荣看了看虎子这样也基本没有战斗力了,问了一下虎子,虎子点点头示意还行,“先不管它了,以后碰到以后再说,一起走!”

  三人过去看了看屋顶离悬崖也就三五米,还有一两米的高度差,完全可以,回头看了看那个圈成蛋的烛九阴,陆续跳了下去。

  “真他妈有钱!”胖子下来后看了看下面的瓦片,金的!下面是青石板,估计应该还有三合土,青石砖,完全是一个墓葬的封土方式,这种情况还是不多见的,古代也没有过先例,不过有一点是明摆着的:除了门,别想进去!

  五个人一点一点的慢慢爬到了底,显然门是关着的,抬头看,整个宫殿高约二十多米,分为好几层,不过不是塔的结构,倒像是一层一层的宫院罗叠起来,后面是崖壁。

  “这里地形跟那六角古楼一模一样。”李荣四处看了一圈。

  “管他呢,一样能怎么?!”明朗满不在乎的应和一句。

  “细想一下,进到这里面后,有没有发现这里是一个逐层降低的葫芦形,”人行不愧是真学生出身,几何问题都用上了,“而且每个地形都是逐级向下联通的,这就是说,如果是流体进来,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回去的路。”

  “那啥,”胖子掺一句,骚骚耳朵,“知识学的不错,逻辑清晰,思维那啥,比较创新,满分!”

  “咱能正经说会儿话不,”明朗别扭的看着胖子。

  “挨,你个小娃子。。。”胖子刚想扯远,却被李荣打断:

  “人行说的不无道理,假使咱从茶马古道进来后就无意中触发了某个机关,那咱真就麻烦了。”

  “我就说嘛,”明朗马上跟上一句,“那大迷宫,不可能这么容易出来。”

  “那怎么办?”人行急切问了一句。

  “急啥?!”胖子表情倒是挺安逸,“既然,里面不是墓地,是宝藏,那肯定能拿着后出去,要不他藏起来干嘛,还不如直接化了!相信翼王他老人家不会做无谓的事儿吧。”

  “那也得进去后才没事啊,要硬闯?!”虎子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厚镀金铁板门,这规格是金殿宏门,半天憋出一句话来,估摸着那一下子自己前面肋骨得短几根吧,呼吸都费劲了。

  “原来李家也有粗人啊。”胖子拍了拍虎子,示意他先坐下休息一会儿,自己却突然想起来,那个宫樊说的,只有明朗能带领他们进去,“对了,灿烂,你想个办法,怎么进去。”

  “我?”明朗忽然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您是在叫我想?!”

  “对!”胖子正想着别的事,无暇顾及明朗,就没跟他斗嘴。

  “大哥!”明朗无奈的说了一句,“别逗我好嘛,我哪知道。”

  “沙!”虎子摸了一把头,“干沙!”

  “是流沙!”胖子刚想抬头看,却被干沙打的睁不开眼,突然暴跳,“妈的,果然是那种机关!”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