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60.自由

作者:小企鹅的肥翅膀  发布时间:2015-04-21 12:01  字数:1157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我想了一下道,“王爷乃是皇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难道还不能体会自由二字?”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他说的对,潜移默化中,我也变得畏首畏尾,谨言慎行。每次开口前,想的不是这话该不该说,而是这话能不能说。
  “你在想什么?”朱棣低声问道,垂头用脚踢着地上的一块草皮上的几朵碎花,竟有点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似的。
  朱棣抬头,突然笑了,“你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着,他走近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朱棣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本王记得上次在济南你跟我说过。”
  朱棣蓦地不再说话,我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感受到沉默之后,立刻就吓住了,难道我又说错话了?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了,半晌,用眼角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在笑,看那笑意,从眉角眼梢都流露出来,并不像假笑,便鼓了勇气,“王爷笑什么?”
  
  说完,他负手走向前,若有所思。
  朱棣抬头,突然笑了,“你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着,他走近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你在想什么?”朱棣低声问道,垂头用脚踢着地上的一块草皮上的几朵碎花,竟有点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似的。

  我看着那花儿摇曳可爱,忍不住阻止道,“那花儿开的娇媚,王爷别踏死了。”

  朱棣抬头,突然笑了,“你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着,他走近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我又止不住的一阵心跳,满脸发烧,“没……没什么。”

  

  我看着那花儿摇曳可爱,忍不住阻止道,“那花儿开的娇媚,王爷别踏死了。”

  “赫连漪,你是匈奴人?”朱棣见我实在羞涩,仿佛也有些尴尬,没话找话道。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朱棣抬头,突然笑了,“你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着,他走近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朱棣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本王记得上次在济南你跟我说过。”

  “王爷记性真好。”

  朱棣蓦地不再说话,我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感受到沉默之后,立刻就吓住了,难道我又说错话了?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了,半晌,用眼角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在笑,看那笑意,从眉角眼梢都流露出来,并不像假笑,便鼓了勇气,“王爷笑什么?”

  “本王笑,是不是本王真的一无是处,叫你一点也找不出来优点夸奖,只能夸本王记性好。”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更加烧,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既然知道我找不到词儿夸你,你还拆穿什么!人艰不拆是不是?

  “你不要跟本王装作这副模样了,你是什么样子的,本王心里有数的。”朱棣又道。

  我脸上烧红立刻褪去,化作一身冷汗,古人诚不欺我----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不错,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子立刻就翻脸了!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已经知道我是锦衣卫了?

  我这差点就开始冒汗了,朱棣又开口了,“本王第一次见你,便注意到你的眼神,和府里所有人都不一样,这个本王和你说过一次了。那是没有束缚的人才会有的眼神。可是……”朱棣居然也透露出彷徨,“可是,为何这段时间你渐渐的变了?那种眼神……带些倔强,更多不羁,已经越来越少,全都变成了牵绊。”

  没有束缚?那是自然,本姑娘可是不是这时代那些三从四德,足不出户的女子。朱棣能看出这点,算他的眼力厉害。可是……为什么说我有牵绊?难道,我真的越来越多牵绊?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他说的对,潜移默化中,我也变得畏首畏尾,谨言慎行。每次开口前,想的不是这话该不该说,而是这话能不能说。

  我也切身的体会到了这个时代的集权与专制。别说皇帝王爷了,就是一个稍微有些权利的人,都能轻轻易易的捏死他不愿意留下的人。

  这些难道不都是牵绊吗?

  “怎么,被本王说出了心声?”朱棣斜起嘴角笑了笑,“从前本王认为你乃匈奴族人,到了中原,难脱野性,现在看来,你也不是野。”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更加烧,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既然知道我找不到词儿夸你,你还拆穿什么!人艰不拆是不是?

  我歪头看着他,“不是野?那是什么?”

  “自由。”朱棣半天才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

  说完,他负手走向前,若有所思。

  说完,他负手走向前,若有所思。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我想了一下道,“王爷乃是皇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难道还不能体会自由二字?”

  朱棣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本王记得上次在济南你跟我说过。”

  
  “怎么,被本王说出了心声?”朱棣斜起嘴角笑了笑,“从前本王认为你乃匈奴族人,到了中原,难脱野性,现在看来,你也不是野。”
  “赫连漪,你是匈奴人?”朱棣见我实在羞涩,仿佛也有些尴尬,没话找话道。
  “本王笑,是不是本王真的一无是处,叫你一点也找不出来优点夸奖,只能夸本王记性好。”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更加烧,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既然知道我找不到词儿夸你,你还拆穿什么!人艰不拆是不是?
  “你在想什么?”朱棣低声问道,垂头用脚踢着地上的一块草皮上的几朵碎花,竟有点像个十几岁的少年似的。
  
  
  朱棣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本王记得上次在济南你跟我说过。”
  我看着那花儿摇曳可爱,忍不住阻止道,“那花儿开的娇媚,王爷别踏死了。”
  朱棣蓦地不再说话,我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感受到沉默之后,立刻就吓住了,难道我又说错话了?更加不敢抬头看他了,半晌,用眼角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在笑,看那笑意,从眉角眼梢都流露出来,并不像假笑,便鼓了勇气,“王爷笑什么?”
  “王爷记性真好。”
  我脸上烧红立刻褪去,化作一身冷汗,古人诚不欺我----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不错,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子立刻就翻脸了!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已经知道我是锦衣卫了?
  我歪头看着他,“不是野?那是什么?”
  朱棣抬头,突然笑了,“你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着,他走近我,毫无预兆的伸出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了一下。
  “王爷记性真好。”
  他说的对,潜移默化中,我也变得畏首畏尾,谨言慎行。每次开口前,想的不是这话该不该说,而是这话能不能说。
  朱棣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道,“本王记得上次在济南你跟我说过。”
  我看着那花儿摇曳可爱,忍不住阻止道,“那花儿开的娇媚,王爷别踏死了。”
  说完,他负手走向前,若有所思。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这一下子把我难倒了,我只知道赫连这个复姓肯定不是汉人的姓氏,但是我爹可没跟我说过我们是匈奴人啊,只得撒谎道,“回王爷,赫连自幼便父母双亡,是被人收养的。我自己是哪里人,我也记不得了。”

小企鹅的肥翅膀说:

今日更毕 明日继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