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七十章 神?可笑!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4-28 19:41  字数:1639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圣殿?神?可笑之极!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明羽心把遮挡住口鼻的锦布拿下,随手折下一根长草思索着。这圣殿突然造访仓雁就不像选拔人才的,倒像完成任务一样找寻什么人似的,他们在找什么呢?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圣殿?神?可笑之极!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明羽心把遮挡住口鼻的锦布拿下,随手折下一根长草思索着。这圣殿突然造访仓雁就不像选拔人才的,倒像完成任务一样找寻什么人似的,他们在找什么呢?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一十七岁花季妙龄,无辜葬身落月森林,家中至亲不知,若非自己发现怕是连这残肢断臂都要被鸟兽啄食干净吧?

  圣殿?神?可笑之极!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苏莫誉点了点头。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神?可笑!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三人一路向东,直奔目标,七星彩果。

  傍晚时分找到四株,三人大喜,准备回程。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它太累了,我们昨日骑乘小黑本就犯规,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闭嘴!”

  ………………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苏莫誉点了点头。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王灵儿不安的抓住苏莫誉的衣袖,“誉哥哥,我害怕……”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燕子文和他们本是一组的,一路上和王灵儿斗嘴都占上风,还没开口,杨环就说道:“王姑娘,还是顾好自己吧,一会你的誉哥哥要出去打猎,有什么变故可没人好心救你。”燕子文点头表示认可,像王灵儿挑衅的勾起唇角,自己组的人就是不弱!
  三人一路向东,直奔目标,七星彩果。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苏莫誉点了点头。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苏莫誉点了点头。
  明羽心把遮挡住口鼻的锦布拿下,随手折下一根长草思索着。这圣殿突然造访仓雁就不像选拔人才的,倒像完成任务一样找寻什么人似的,他们在找什么呢?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圣殿?神?可笑之极!
  苏莫誉点了点头。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柒柒小柒说:

晚安好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