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七十章 神?可笑!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4-28 19:41  字数:1639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闭嘴!”
  一十七岁花季妙龄,无辜葬身落月森林,家中至亲不知,若非自己发现怕是连这残肢断臂都要被鸟兽啄食干净吧?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燕子文和他们本是一组的,一路上和王灵儿斗嘴都占上风,还没开口,杨环就说道:“王姑娘,还是顾好自己吧,一会你的誉哥哥要出去打猎,有什么变故可没人好心救你。”燕子文点头表示认可,像王灵儿挑衅的勾起唇角,自己组的人就是不弱!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闭嘴!”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一十七岁花季妙龄,无辜葬身落月森林,家中至亲不知,若非自己发现怕是连这残肢断臂都要被鸟兽啄食干净吧?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燕子文和他们本是一组的,一路上和王灵儿斗嘴都占上风,还没开口,杨环就说道:“王姑娘,还是顾好自己吧,一会你的誉哥哥要出去打猎,有什么变故可没人好心救你。”燕子文点头表示认可,像王灵儿挑衅的勾起唇角,自己组的人就是不弱!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神?可笑!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明羽心把遮挡住口鼻的锦布拿下,随手折下一根长草思索着。这圣殿突然造访仓雁就不像选拔人才的,倒像完成任务一样找寻什么人似的,他们在找什么呢?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一十七岁花季妙龄,无辜葬身落月森林,家中至亲不知,若非自己发现怕是连这残肢断臂都要被鸟兽啄食干净吧?

  圣殿?神?可笑之极!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神?可笑!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三人一路向东,直奔目标,七星彩果。

  傍晚时分找到四株,三人大喜,准备回程。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它太累了,我们昨日骑乘小黑本就犯规,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苏莫誉点了点头。

  “闭嘴!”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苏莫誉点了点头。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王灵儿不安的抓住苏莫誉的衣袖,“誉哥哥,我害怕……”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燕子文和他们本是一组的,一路上和王灵儿斗嘴都占上风,还没开口,杨环就说道:“王姑娘,还是顾好自己吧,一会你的誉哥哥要出去打猎,有什么变故可没人好心救你。”燕子文点头表示认可,像王灵儿挑衅的勾起唇角,自己组的人就是不弱!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它太累了,我们昨日骑乘小黑本就犯规,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三人一路向东,直奔目标,七星彩果。

柒柒小柒说:

晚安好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