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七十章 神?可笑!

作者:柒柒小柒  发布时间:2015-04-28 19:41  字数:1639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圣殿?神?可笑之极!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神?可笑!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王灵儿不安的抓住苏莫誉的衣袖,“誉哥哥,我害怕……”
  明羽心把遮挡住口鼻的锦布拿下,随手折下一根长草思索着。这圣殿突然造访仓雁就不像选拔人才的,倒像完成任务一样找寻什么人似的,他们在找什么呢?

54.166.146.212, 54.166.146.212;0;pc;4;磨铁文学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一十七岁花季妙龄,无辜葬身落月森林,家中至亲不知,若非自己发现怕是连这残肢断臂都要被鸟兽啄食干净吧?

  圣殿?神?可笑之极!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圣殿?神?可笑之极!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神?可笑!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看了一眼都未曾留下全尸的木樱子,当初单纯的女孩被圣殿选中的喜悦表情还在眼前闪过,心头竟有些淡淡的伤感。慢慢开口:“事态不对劲,回去禀报父皇,葬了她吧。”

  三人齐力把木樱子埋葬,当初的恶心不见,徒留一地悲怜……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明羽心摘了数朵野花,白黄为主,放在坟头,孤坟无碑无字。低眸竟想起自己,在自己的葬礼上,父母双亲是否悲伤过度?家中亲眷是否叹息黄花薄命?思及此,眼中两行清泪涌出……

  圣殿?神?可笑之极!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三人一路向东,直奔目标,七星彩果。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傍晚时分找到四株,三人大喜,准备回程。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它太累了,我们昨日骑乘小黑本就犯规,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闭嘴!”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是找到木樱子,结果发现又不是要找的那个人,把她推下万里高空?一阵冷意浮上心头。通过这件事,明羽心认识到圣殿中人确实是披着高尚洁白羊皮的恶狼。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圣殿?神?可笑之极!

  ………………

  “啊~~我想念我的床啊!!”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这么差的箭法真是少见!”一个带些嘲笑的女声响起。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燕子文不屑的冷哼一声:“王姑娘怕是连箭弓都拉不动吧?”王灵儿刚要发作,却只见燕子文继续说道:“自然,王姑娘钻研绘画,只拿得起画笔,这灵力方面就要耽搁了。”

  另一个叫杨环的女孩也点了点头,“是啊,天一黑就有危险,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众人看着苏莫誉,等着他的回话,苏莫誉回头过神,这些日子自己总是挥之不去那个身影,那绝世的容颜,那淡淡的语气。突然有一个人破天荒的想法,她会不会也来落月森林了?摇了摇了头,怎么会?自己真是胡思乱想。

  看着快黑的天,缓缓说道:“我记得去年历练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山洞,那时还遇到了五皇子他们一行人。”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神?可笑!

  “是,快走吧,迟兄和我一会去那片树林打猎,你们先找一些干的柴火生火。”

  “誉哥哥,你小心一点……”王灵儿不放心的关照。

  盛夏将至,奔司鸟又开始新一波的迁徙,鸟群在溪边暂息,有的喝水,有的年纪较小的鸟儿在溪边嬉戏打闹。小溪潺潺,在夕阳照射下闪闪发光。突然一只利箭射入溪边松软的泥土,惊的鸟群腾空而起。

  苏莫誉点了点头。

  一行人来到参天大树环绕的洞口,洞前尘土凌乱,偶尔几片树绒飘下。若不是几个人的呼吸声,静的什么也听不到……

  王灵儿不安的抓住苏莫誉的衣袖,“誉哥哥,我害怕……”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一旁的燕子文不屑的冷哼,说道:“怕还历什么练?不如回家绣鸳鸯好了……”

  “燕子文!你这是什么话?”被燕子文这一气内心害怕到是少了,只剩下浓浓的怒气。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你们两个别胡闹了,先让乌梅鸟进去看看吧。”叫杨环的女孩开口,紧跟其后的黄文也表示同意,从虚灵就要唤出乌梅鸟。

  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住自己,头伏在那人胸前,长叹一声……

  王灵儿握紧手心,看了一眼杨环,有些异样眼光的说道:“也有你说话的份!”

  杨环和黄文皆是平常百姓,浑身穿着也是及其普通,王灵儿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54.166.146.212, 54.166.146.212;0;pc;4;磨铁文学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燕子文和他们本是一组的,一路上和王灵儿斗嘴都占上风,还没开口,杨环就说道:“王姑娘,还是顾好自己吧,一会你的誉哥哥要出去打猎,有什么变故可没人好心救你。”燕子文点头表示认可,像王灵儿挑衅的勾起唇角,自己组的人就是不弱!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王灵儿不安的抓住苏莫誉的衣袖,“誉哥哥,我害怕……”
  “你……”王灵儿气血翻涌,咬了咬红唇,愤愤说道:“不与你计较!”省得誉哥哥又说她不懂事。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小黑为什么不能载我们?”
54.166.146.212, 54.166.146.212;0;pc;4;磨铁文学
  “五皇子明亦傲?”迟瑞开口。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迟瑞收起摇着的纸扇,笑着说道:“你们二人就会说笑,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天要黑了。”
  神?可笑!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她年纪尚轻,大好年华还没享受就被抛尸荒野,家中亲人还不知晓。若不是我们,这件事会石沉大海吧?”冷哼一声,“这事若是揭发,圣殿怕是会堂而皇之的说她在圣殿深造或者说路上遭遇不测,随便编一个故事,在拿出所谓的神当做挡箭牌,这事,这条命就这么了了!”
  明亦傲见明羽心有些伤感,安慰道:“事态尚不清楚,再说人各有命,不必伤心。”
  明亦傲明才扬低眸沉思,许久明亦傲开口:“自有报应,埋了吧……”
  “它太累了,我们昨日骑乘小黑本就犯规,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圣殿?神?可笑之极!

柒柒小柒说:

晚安好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