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六章 魂兮(下)

作者:余初  发布时间:2015-05-01 19:13  字数:2760 

  猛然,静笙从梦中惊醒,将怀中物陡然抱紧,额上一颗颗汗珠滚落。未及一些思索,而却耳中有琴声不绝,阵阵如若在轰鸣,惊天的琴声是无数人在混乱的撕拉着琴弦,直要惊破这片天地。

  “怎么回事?”静笙心中暗自发问,这夜晚如何有这般剧烈乱鸣?却又想起方才的梦,她向囊中探去,取出一物,那物暗紫颜色,半指大小,而此时,这石头模样的东西,正自散发着幽幽紫辉。

  静笙出门去,方一推门,眼前忽然飘过一物,如一道蓝芒的一闪而过。琴声便从山下冲起,她便朝着亭子走去,向山下“城池”俯瞰。

  屏息,眼前之景令静笙难以置信。

  夜黑如稠,山下如成一片幽蓝的海,点点蓝光在山下飘动起伏,占满了城中每一个角落,而在城外山野间亦零星的亮起几簇蓝芒,就如九天之上的星河汇聚于此处,天地倒转,夜空也失了光彩。那杂乱巨响的琴声震人耳聩,静笙定睛看去,那点点如麻的蓝光竟是有一个个人的模样,一缕一缕,那些人或是不停的徘徊着,或是三五成群着如有所语。而更多的,他们坐在亭中,或盘膝山间,站高台上、立屋宇间、悬宝塔中,把琴扶弦,一声声奏响各自的琴音,丝弦如飞,抚琴者如有疯狂的翻腾着琴弦。

  这些是什么?是人的魂魄?

  静笙在亭中望着,心中大是惊异。怎会有如此奇象,这究竟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

  而却忽然,万千琴音渐黯去,如潮平息,却另有一声突出其中。那琴声不减,在千万杂声的沉溺下显得尤为清明。静笙却陡然被这琴声吸引,舒缓如天水浮空,和着月华将那群魔乱舞之音都销杀殆尽,而一缕魂魄,正在这乐声中飘然而起。

  这,正是今日南山所弹之曲,那首妘镜所谱下的曲子……

  静笙却细听着,那琴声中却似乎有着何种不同,一样的顿挫抑扬,一样的清丽明净,却有着何种不同,那种不同令人分不清忧喜,道不明个中所以,只是让静笙感觉着,这世间有着何物超越了悲欢,超越了爱恨,就像不是这人间应有……

  聆听着,这琴声却又渐止,终又收于无尽黑暗之中。

  那空中人蓝芒一闪,却是消失于夜色里。静笙正自惊异,四处寻找,却又一道蓝芒骤然在身旁燃起,赫然漂浮亭中。

  蓝芒,大概是一个年轻男子的模样,缕缕蓝光中仍然可辨得他一副书生的打扮,扎一尾长发,满目清秀。

  “我见过这块石头。”

  那蓝芒开口说话,声音如一阵阵的嘶哑,就像沉眠千年的古尸再次醒过人间来。

  微微紫光在静笙囊中闪烁,静笙不由得一口凉气入喉:“你是……”

  “呵呵……”蓝芒一阵哑笑,“你把它取出来,我看看,好吗……”

  静笙一阵疑惑,却向腰囊看去,囊中之物正散发着光辉。

  “恕难从命。”静笙道。

  那物却只凝视着静笙,蓝芒浅浅沉浮。

  “三千多年前,我遇见过一个姑娘,正如你般大小。那时的人好求四海游历,行侠仗义,我一介读书人也投笔离家向天下走去,奈何身无长技,历尽艰险磨难却一无所获。直到有一次,我被一群贼人所害,伤势不治,我也不愿再多活下去,卧在荒郊野外就要死去。那姑娘却救起了我,她弹一曲琴音,那是我听过最美的曲子,而在她琴边就放着这块石头,散着这光芒。”

  “她是妘镜,是吗?”

  “没错。”

  “你就是这里的祖师?”

  “没有祖不祖师的,我只是传载了一首曲子罢。”

  “那……你知道怎样救活九尾狐吗?”

  “我不知道……但是那九尾狐有它要寻找的东西,宿命未尽,你不用担心……”

  “可是他……”

  “生死肉躯,何苦太在意。”

  “肉躯死了,有如何活着呢……”

  “活,有很多种,你看这满山亡灵,究竟谁是死谁是活呢?”

  “我不知道,我只想和他一个活法……”

  “呵呵呵……”那蓝光中人仰天一笑,“没想到,六道之人也会有动情一说。”

  “不……我……”

  “情乃人之常态,何必一心压抑克制?六道剑派总以自己的道义想使天下太平人心安宁,却是太过荒唐……”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死去。”

  “妘镜被天下人称为万恶,是妖是魔,人人畏惧,恨不得得而诛之,后来她镇住了女祭、女戚,散尽修为性命才将二女困锁至今三千余年,后人却从未有过此听闻,便渐渐遗忘了她。而我,只能在这山上,将一段琴音延续,想象着,这琴声里有她的每一动一息,一悲一喜。虽然,她也不曾记得我……”

  “这……晚辈不明白。”

  “死,只是换了一种活法,心,却不曾死……”

  静笙却向那茅屋看去,屋子里只是依旧的漆黑着。

  “姑娘,我再看看那石头吧……”

  静笙回神过来,一阵犹豫,却终向囊中取出了那块石头,握在手中,冰凉入骨,一圈圈紫色光晕在掌间散开。

  “给我看看吧……”

  静笙将它握在手中,莫名的凝思何物,却没有将这石头递给那人。

  “给我!”

  蓝芒人却陡然一声嘶吼,大改颜面,狰狞着,手指变如利爪,猛然向静笙手掌抓去。

  被此突变骤然一惊,静笙连退数步,撞在了亭子边上,而此时,茅屋房门突然被打开,却是南山与东阳推开了房门,那蓝芒人见此,却只片刻,如有惊惧的化烟而去。

  独静笙呆在了原地,心中若有余悸。而南山二人走来,却是没有看见方才之景。

  “你竟然没有被这山里的异相吓到。”南山道。

  二人亦走来亭中,望山下,城中蓝芒渐渐散去,不多时便作了零星。

  “此山秀灵,这山中死去的弟子都会化作魂魄留在此地,抚琴,他们自生至死都如此过着,也不知是凄凉或福气。”东阳缓缓说到。

  “是啊,我死了,也会是这样,不过,没什么不好。”南山道,却是多看一眼东阳。

  静笙却不知作何应答,脑中仍然在回忆着方才的画面,可怖,却奇异。

  “为何今日他们早早散去?”南山问。

  东阳只兀自摇头。

  静笙手中紧握着落魂石,而此时,这石头已不再散发着光辉。

  “你见过,祖师的魂魄吗?”静笙问到。

  “当然见过,”南山道,“他琴技,还在我之上。”

  东阳却是在旁处笑起。“

  “他……和妘镜有什么关系呢?”

  “他学了妘镜这曲子,仅此而已。妘镜是谁我都不知道……”南山傲声道。

  “你怎么又突然问起这个?”东阳问。

  “没有……只是六道和妘镜门相交不浅,一些疑惑而已……”

  “天下姓名妘镜的可不止妘镜门那一处,不足为奇。”南山又道。

  “这是什么地方……?”

  却有一声,从众人之后传来,在如此黑夜的寂静中如人悄然临近,当头棒喝。

  众人转过身来,静笙却看那人。只这一刻,满目萧然,便有万千情绪的涌来,而她只淡淡叹到:

  “云书?”

  不知这是有过多少次的呼唤,本该思量已久的或悲伤或欢喜,而此声却换作一记困惑。究底,那心如脱死渊,而着目见到了和煦的光明,情绪染双目泪盈。

  “静笙……”云书缓步向前,“这是哪儿?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云书,”静笙上前走去,直直的望着他,“你,没事了吧?”

  “我?我没事啊?你怎么了静笙?”

  不知是何处,静笙总感觉一些异样,“我……没有……你没事了就好。”

  “他们是谁”云书向那亭中看去。

  “哦,”静笙微一笑,“是他们收留我们在这里的。”

  “我们不是应该在那家‘清梦扰’吗?”

  “什么?”静笙皱紧了眉,不解云书是和用意。

  “可能是我喝多了……”云书拍了拍额头,不禁一阵疼痛游过脑中经脉。

  静笙看着云书,竟怀疑起云书此番模样的真假,回忆走向“清梦扰”,那午后斜阳的酒香,良久,莫名一阵哽咽,徐徐道:“嗯,你喝了好多酒。”

  

余初说:

新的一月新的开始,感谢您的阅读!祝您“五·一”快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