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七节、鏖战雪林

作者:凡享  发布时间:2015-07-17 13:37  字数:2543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尉迟真金眉头一皱,继而低下头去,不再看着这些令人眩晕的人墙,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的动作,脚步移动摩擦积雪的声音紧张而规律,但有一丝异动,必逃不过他的耳朵。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这个突如其来的伤口,立刻使尉迟真金如头公狮一般暴怒而起,在他看来,距擒贼擒王的最终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在碾死这些虾兵蟹将时有任何失手,这道伤痕如耻辱刻在血肉之中,举手抬臂间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有血正在顺着他的臂膀缓缓流下来。直顶脑门的气愤早已将疼痛冲淡,尉迟真金突破了体力的极限,与三人几番缠斗后,他胸内难以抑制的熊熊怒火逼迫内力运行至双臂,一个飞身而起使出全力劈向其中二人,那二人躲无可躲、只得举刀去挡。双刀在砍断他们挡于头顶的利刃后,顺力而下竟从头顶将那二人的脑袋劈开一半,随即尉迟真金双脚用力将两人身体踢开,再顺势借力一蹬,抽出双子刀便向着那个伤了自己的术者横飞了过去,遭遇了一阵誓死抵抗后,尉迟真金毫不留情的削去了他拿刀的胳膊,随即呈交叉状的刀锋如剪刀一般架在他脖子上,尉迟真金握着刀柄的双手向内一合,正让他身首异处。
       据尉迟真金所知,东瀛岛国所练术者,按武功修为高低分为忍字三等,刚才被自己所杀者皆是下忍术者和中忍术者,而现在眼前这些,便是上忍术者,究竟功力如何,尉迟真金也是第一次交手,只是根据刚才与中忍术者打斗推断,上忍术者武功应与霍义不相上下。他们的命金贵,自然不会轻易出手,此番便作为斩杀自己的压轴高手出场。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距武承嗣还有半丈之遥,尉迟真金突然飞出两枚回旋刺镖,就在武承嗣出刀挡开那刻,一把脱手刀已旋飞而至,直逼眉睫。眼看武承嗣已无躲挡之力,却不知何处飞来的暗器正将那刀锋打偏到密林深处。
       “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术者们用生硬的话语轮流说道,伴随着的,只是一下清脆的抽刀之声。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只看到武承嗣右手抬至脸侧,向前一挥,那些东瀛术者便摆开阵势,意欲攻击。但见他们十几人为一组围成四圈人墙,内密外松,并以交替顺、逆方向旋转的方式将尉迟真金层层包围。他们训练有素,动作迅猛,所布阵势看似杂乱实则密而有序,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几乎没有可以强攻出去的薄弱环节,以此阵先迷惑敌人,再做攻击,事半功倍。
       杀气十足的九个术者,双臂皆环抱于前胸,颔首低眸微微立于雪中。突然,那些术者们在手中摆出奇怪的手势、并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点,貌似在形成一个战斗的阵型,而这个阵型,正好将尉迟真金又围在了中心。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根本来不及收回血刃,尉迟真金顺手将那抹刀锋挥出,先将前方和左边二人逼退一步,左手同时挡向右边和后方砍下来的双刃,即刻闪躲飞身一起、与此同时双子刀脱手旋出,刹那间被击退的那二人注意力皆在绕其旋飞的双刀上,欲抬刀去挡却发觉那旋刀距己颇远又不似要攻击自己,但不知一时失神疑惑之间,尉迟真金飞身朝另外二人后背猛然踢去的同时将刚刚回旋而归的双刀向下一刺,立刻从后贯穿了脚下二人的胸膛。待那边二人回过神来,尉迟真金带着温热血液的双刃已经逼在眼前,他们本能的提刀去挡,却不料尉迟真金血刃在双掌间一转竟削去二人握刀之手,疼痛之感还未蔓延,尉迟真金双手反手握刀一齐向内一收,再次割破二人喉咙。未待破喉之人倒下,他飞身再起又迎上交替攻击而来的四人。
       这样的以静制动,让那些术者的阵势徒劳无功,于是他们立刻改变作战方式,由阵疑变做主攻,在继续旋转的同时,四个术者从四个不同方向杀将而来。
       距武承嗣还有半丈之遥,尉迟真金突然飞出两枚回旋刺镖,就在武承嗣出刀挡开那刻,一把脱手刀已旋飞而至,直逼眉睫。眼看武承嗣已无躲挡之力,却不知何处飞来的暗器正将那刀锋打偏到密林深处。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只看到武承嗣右手抬至脸侧,向前一挥,那些东瀛术者便摆开阵势,意欲攻击。但见他们十几人为一组围成四圈人墙,内密外松,并以交替顺、逆方向旋转的方式将尉迟真金层层包围。他们训练有素,动作迅猛,所布阵势看似杂乱实则密而有序,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几乎没有可以强攻出去的薄弱环节,以此阵先迷惑敌人,再做攻击,事半功倍。
       尉迟真金眉头一皱,继而低下头去,不再看着这些令人眩晕的人墙,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的动作,脚步移动摩擦积雪的声音紧张而规律,但有一丝异动,必逃不过他的耳朵。
       这样的以静制动,让那些术者的阵势徒劳无功,于是他们立刻改变作战方式,由阵疑变做主攻,在继续旋转的同时,四个术者从四个不同方向杀将而来。
54.81.127.81, 54.81.127.81;0;pc;2;磨铁文学
       异响乍起,尉迟真金猛然抬起双眼的同时,立刻将手中双子镂花脱手刀一分为二,灵巧躲过左右砍杀后,向右一侧身,便以迅雷之势震开前后两个术者的打刀、顺而刀锋一偏抹了他们的脖子,再一回身以双刀锋顶住左右两边术者劈下来的刀刃,身子一转,左右开弓将那二人破肚之时,又迎来四方急速杀来的四个术者。
       根本来不及收回血刃,尉迟真金顺手将那抹刀锋挥出,先将前方和左边二人逼退一步,左手同时挡向右边和后方砍下来的双刃,即刻闪躲飞身一起、与此同时双子刀脱手旋出,刹那间被击退的那二人注意力皆在绕其旋飞的双刀上,欲抬刀去挡却发觉那旋刀距己颇远又不似要攻击自己,但不知一时失神疑惑之间,尉迟真金飞身朝另外二人后背猛然踢去的同时将刚刚回旋而归的双刀向下一刺,立刻从后贯穿了脚下二人的胸膛。待那边二人回过神来,尉迟真金带着温热血液的双刃已经逼在眼前,他们本能的提刀去挡,却不料尉迟真金血刃在双掌间一转竟削去二人握刀之手,疼痛之感还未蔓延,尉迟真金双手反手握刀一齐向内一收,再次割破二人喉咙。未待破喉之人倒下,他飞身再起又迎上交替攻击而来的四人。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这边四人还未倒下,那边四人又冲了过来。虽死伤过半,那些还活着的术者却没有自乱阵脚,他们依然井然有序的前仆后继着消耗尉迟真金的体力和内力,而他,还是倔强的坚持一个人奋战着,不认输、不服软,只信自己,成事在人。
       莫说九人,就是九十人,也断无胆怯退缩的可能。尉迟真金咬肌鼓起,手筋暴突,湛蓝色的眸子被红色的血丝遮盖,仿佛着了火一般。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只看到武承嗣右手抬至脸侧,向前一挥,那些东瀛术者便摆开阵势,意欲攻击。但见他们十几人为一组围成四圈人墙,内密外松,并以交替顺、逆方向旋转的方式将尉迟真金层层包围。他们训练有素,动作迅猛,所布阵势看似杂乱实则密而有序,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几乎没有可以强攻出去的薄弱环节,以此阵先迷惑敌人,再做攻击,事半功倍。
       这样的消耗战让尉迟真金越感吃力,不仅是因为对方人数多持续时间长,更是因为这样的四人组合武功越来越高、配合愈发默契,杀伤力也随之越来越强,而他则要耗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和气力才能取胜。
       面对着最后杀上前来的四人,尉迟真金努力平息着自己喘息不止的呼吸、极力压抑着起伏不平的胸膛。他在与这四人缠斗胶着的空隙,带着恶虎扑食般的眼光横扫过武承嗣的脸庞。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一场单对群的杀戮,使寒冷的空气中血腥味渐渐弥漫开来,面对眼前的激战,武承嗣冷漠异常。
       这样的消耗战让尉迟真金越感吃力,不仅是因为对方人数多持续时间长,更是因为这样的四人组合武功越来越高、配合愈发默契,杀伤力也随之越来越强,而他则要耗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和气力才能取胜。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伤口,立刻使尉迟真金如头公狮一般暴怒而起,在他看来,距擒贼擒王的最终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他绝不能容忍自己在碾死这些虾兵蟹将时有任何失手,这道伤痕如耻辱刻在血肉之中,举手抬臂间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有血正在顺着他的臂膀缓缓流下来。直顶脑门的气愤早已将疼痛冲淡,尉迟真金突破了体力的极限,与三人几番缠斗后,他胸内难以抑制的熊熊怒火逼迫内力运行至双臂,一个飞身而起使出全力劈向其中二人,那二人躲无可躲、只得举刀去挡。双刀在砍断他们挡于头顶的利刃后,顺力而下竟从头顶将那二人的脑袋劈开一半,随即尉迟真金双脚用力将两人身体踢开,再顺势借力一蹬,抽出双子刀便向着那个伤了自己的术者横飞了过去,遭遇了一阵誓死抵抗后,尉迟真金毫不留情的削去了他拿刀的胳膊,随即呈交叉状的刀锋如剪刀一般架在他脖子上,尉迟真金握着刀柄的双手向内一合,正让他身首异处。
       看着最后落下来的脑袋滚在雪地上,喷涌而出的鲜血又染红并融化了一片莹白,尉迟真金站在尸山血海上,胜利者那独有的高傲冷峻,让人不寒而栗,看到武承嗣骑着马立在原地没有动作,再次被怒火点燃的尉迟真金也顾不得是否藏有埋伏或陷阱,旋起刀锋便杀了过去。
       距武承嗣还有半丈之遥,尉迟真金突然飞出两枚回旋刺镖,就在武承嗣出刀挡开那刻,一把脱手刀已旋飞而至,直逼眉睫。眼看武承嗣已无躲挡之力,却不知何处飞来的暗器正将那刀锋打偏到密林深处。
       异响乍起,尉迟真金猛然抬起双眼的同时,立刻将手中双子镂花脱手刀一分为二,灵巧躲过左右砍杀后,向右一侧身,便以迅雷之势震开前后两个术者的打刀、顺而刀锋一偏抹了他们的脖子,再一回身以双刀锋顶住左右两边术者劈下来的刀刃,身子一转,左右开弓将那二人破肚之时,又迎来四方急速杀来的四个术者。
       此番一搏,九死一生,必倾尽全力。就是死,也要高傲的战死,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屈服。
       随即飞身而来的尉迟真金心内一惊:莫不是还藏有杀手?但此刻他恰如离弓之箭只能继续向目标而去,就在挥刀向武承嗣斩过去的同时,两个黑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武承嗣两侧,抬刀一挡,将尉迟真金生生顶出一丈有余。
       尉迟真金眉头一皱,继而低下头去,不再看着这些令人眩晕的人墙,只是全神贯注的听着他们的动作,脚步移动摩擦积雪的声音紧张而规律,但有一丝异动,必逃不过他的耳朵。
       莫说九人,就是九十人,也断无胆怯退缩的可能。尉迟真金咬肌鼓起,手筋暴突,湛蓝色的眸子被红色的血丝遮盖,仿佛着了火一般。
       尉迟真金落地时向后连退几步才站稳了脚跟,直到此时他才发觉四周突然多出九个东瀛术者,他们武功之高、隐藏之深,竟连他也丝毫不得察觉。原来,有些马匹所驮不止两人,而是三人。
       据尉迟真金所知,东瀛岛国所练术者,按武功修为高低分为忍字三等,刚才被自己所杀者皆是下忍术者和中忍术者,而现在眼前这些,便是上忍术者,究竟功力如何,尉迟真金也是第一次交手,只是根据刚才与中忍术者打斗推断,上忍术者武功应与霍义不相上下。他们的命金贵,自然不会轻易出手,此番便作为斩杀自己的压轴高手出场。
       莫说九人,就是九十人,也断无胆怯退缩的可能。尉迟真金咬肌鼓起,手筋暴突,湛蓝色的眸子被红色的血丝遮盖,仿佛着了火一般。
54.81.127.81, 54.81.127.81;0;pc;2;磨铁文学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此番一搏,九死一生,必倾尽全力。就是死,也要高傲的战死,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屈服。
       杀气十足的九个术者,双臂皆环抱于前胸,颔首低眸微微立于雪中。突然,那些术者们在手中摆出奇怪的手势、并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点,貌似在形成一个战斗的阵型,而这个阵型,正好将尉迟真金又围在了中心。
       “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术者们用生硬的话语轮流说道,伴随着的,只是一下清脆的抽刀之声。
       距武承嗣还有半丈之遥,尉迟真金突然飞出两枚回旋刺镖,就在武承嗣出刀挡开那刻,一把脱手刀已旋飞而至,直逼眉睫。眼看武承嗣已无躲挡之力,却不知何处飞来的暗器正将那刀锋打偏到密林深处。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只看到武承嗣右手抬至脸侧,向前一挥,那些东瀛术者便摆开阵势,意欲攻击。但见他们十几人为一组围成四圈人墙,内密外松,并以交替顺、逆方向旋转的方式将尉迟真金层层包围。他们训练有素,动作迅猛,所布阵势看似杂乱实则密而有序,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几乎没有可以强攻出去的薄弱环节,以此阵先迷惑敌人,再做攻击,事半功倍。
       莫说九人,就是九十人,也断无胆怯退缩的可能。尉迟真金咬肌鼓起,手筋暴突,湛蓝色的眸子被红色的血丝遮盖,仿佛着了火一般。
       随即飞身而来的尉迟真金心内一惊:莫不是还藏有杀手?但此刻他恰如离弓之箭只能继续向目标而去,就在挥刀向武承嗣斩过去的同时,两个黑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武承嗣两侧,抬刀一挡,将尉迟真金生生顶出一丈有余。
       据尉迟真金所知,东瀛岛国所练术者,按武功修为高低分为忍字三等,刚才被自己所杀者皆是下忍术者和中忍术者,而现在眼前这些,便是上忍术者,究竟功力如何,尉迟真金也是第一次交手,只是根据刚才与中忍术者打斗推断,上忍术者武功应与霍义不相上下。他们的命金贵,自然不会轻易出手,此番便作为斩杀自己的压轴高手出场。
       这边四人还未倒下,那边四人又冲了过来。虽死伤过半,那些还活着的术者却没有自乱阵脚,他们依然井然有序的前仆后继着消耗尉迟真金的体力和内力,而他,还是倔强的坚持一个人奋战着,不认输、不服软,只信自己,成事在人。
       莫说九人,就是九十人,也断无胆怯退缩的可能。尉迟真金咬肌鼓起,手筋暴突,湛蓝色的眸子被红色的血丝遮盖,仿佛着了火一般。
       据尉迟真金所知,东瀛岛国所练术者,按武功修为高低分为忍字三等,刚才被自己所杀者皆是下忍术者和中忍术者,而现在眼前这些,便是上忍术者,究竟功力如何,尉迟真金也是第一次交手,只是根据刚才与中忍术者打斗推断,上忍术者武功应与霍义不相上下。他们的命金贵,自然不会轻易出手,此番便作为斩杀自己的压轴高手出场。
       尉迟真金落地时向后连退几步才站稳了脚跟,直到此时他才发觉四周突然多出九个东瀛术者,他们武功之高、隐藏之深,竟连他也丝毫不得察觉。原来,有些马匹所驮不止两人,而是三人。
       这边四人还未倒下,那边四人又冲了过来。虽死伤过半,那些还活着的术者却没有自乱阵脚,他们依然井然有序的前仆后继着消耗尉迟真金的体力和内力,而他,还是倔强的坚持一个人奋战着,不认输、不服软,只信自己,成事在人。
       根本来不及收回血刃,尉迟真金顺手将那抹刀锋挥出,先将前方和左边二人逼退一步,左手同时挡向右边和后方砍下来的双刃,即刻闪躲飞身一起、与此同时双子刀脱手旋出,刹那间被击退的那二人注意力皆在绕其旋飞的双刀上,欲抬刀去挡却发觉那旋刀距己颇远又不似要攻击自己,但不知一时失神疑惑之间,尉迟真金飞身朝另外二人后背猛然踢去的同时将刚刚回旋而归的双刀向下一刺,立刻从后贯穿了脚下二人的胸膛。待那边二人回过神来,尉迟真金带着温热血液的双刃已经逼在眼前,他们本能的提刀去挡,却不料尉迟真金血刃在双掌间一转竟削去二人握刀之手,疼痛之感还未蔓延,尉迟真金双手反手握刀一齐向内一收,再次割破二人喉咙。未待破喉之人倒下,他飞身再起又迎上交替攻击而来的四人。
       异响乍起,尉迟真金猛然抬起双眼的同时,立刻将手中双子镂花脱手刀一分为二,灵巧躲过左右砍杀后,向右一侧身,便以迅雷之势震开前后两个术者的打刀、顺而刀锋一偏抹了他们的脖子,再一回身以双刀锋顶住左右两边术者劈下来的刀刃,身子一转,左右开弓将那二人破肚之时,又迎来四方急速杀来的四个术者。
       “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术者们用生硬的话语轮流说道,伴随着的,只是一下清脆的抽刀之声。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此番一搏,九死一生,必倾尽全力。就是死,也要高傲的战死,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屈服。
       杀红了眼的尉迟真金狠狠地将刀尖刺入其中一个术者的腹部,并在其中旋转后随刀抽出几寸鲜红的肠子,看到这样血腥而残忍的示威,武承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异常的冷静漠然,无动于衷,好像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也许正是在等尉迟真金杀出重围后与他最后的对决。
       可能是对其同伴开膛破肚的残忍激怒了最后三个术者,也可能是尉迟真金因为体力不支而一时疏忽,那三人一怒而起向着他一顿猛烈的砍杀,难解难分之时,其中一人竟将他的右侧上臂划出一道不浅的血口来。
       看着最后落下来的脑袋滚在雪地上,喷涌而出的鲜血又染红并融化了一片莹白,尉迟真金站在尸山血海上,胜利者那独有的高傲冷峻,让人不寒而栗,看到武承嗣骑着马立在原地没有动作,再次被怒火点燃的尉迟真金也顾不得是否藏有埋伏或陷阱,旋起刀锋便杀了过去。
54.81.127.81, 54.81.127.81;0;pc;2;磨铁文学
       这边四人还未倒下,那边四人又冲了过来。虽死伤过半,那些还活着的术者却没有自乱阵脚,他们依然井然有序的前仆后继着消耗尉迟真金的体力和内力,而他,还是倔强的坚持一个人奋战着,不认输、不服软,只信自己,成事在人。
       随即飞身而来的尉迟真金心内一惊:莫不是还藏有杀手?但此刻他恰如离弓之箭只能继续向目标而去,就在挥刀向武承嗣斩过去的同时,两个黑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武承嗣两侧,抬刀一挡,将尉迟真金生生顶出一丈有余。
       这样毫无喘息空隙的杀了七八回合,尉迟真金脚下横七竖八的躺了近三十具尸体,他就在这些尸体上继续制造更多的尸体。双子刀锋划过肉身不但快而且深,人身刚刚倒下,刀口处一时间鲜血如注即刻染红了他们身下那片莹白的积雪。
       随即飞身而来的尉迟真金心内一惊:莫不是还藏有杀手?但此刻他恰如离弓之箭只能继续向目标而去,就在挥刀向武承嗣斩过去的同时,两个黑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武承嗣两侧,抬刀一挡,将尉迟真金生生顶出一丈有余。
       随即飞身而来的尉迟真金心内一惊:莫不是还藏有杀手?但此刻他恰如离弓之箭只能继续向目标而去,就在挥刀向武承嗣斩过去的同时,两个黑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武承嗣两侧,抬刀一挡,将尉迟真金生生顶出一丈有余。
54.81.127.81, 54.81.127.81;0;pc;2;磨铁文学
       这样的以静制动,让那些术者的阵势徒劳无功,于是他们立刻改变作战方式,由阵疑变做主攻,在继续旋转的同时,四个术者从四个不同方向杀将而来。
54.81.127.81, 54.81.127.81;0;pc;2;磨铁文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