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三节、血照满江

作者:凡享  发布时间:2015-04-02 13:40  字数:2749 

    待尉迟真金快马加鞭进得鬼市,已是夕阳西斜、晚霞漫天。
    将一块金子扔给摆渡人,他便可以载客到他想去的地方。尉迟真金知道,这里永远是这样简单的交易:给钱、办事,明明白白直来直往,没有朝堂中的包藏祸心也没有人情世故,只有怪物间的漠然无情、不闻不问。
    尉迟真金站在破烂不堪的泛水小舟上,两侧石壁上的火把忽明忽暗,将四周事物映射的更加晦涩难辨。路过的几个山洞中,窝着一群一群的畸形怪人和半鬼半兽的怪物,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挥舞着他的六条手臂将水面打的七零八落。他们明亮的双眼反射着闪烁的火光,紧紧盯着从身边经过的尉迟真金,却没有任何举动。
    看着前面深不知几许、暗不知所处的地下鬼域,尉迟真金有种再次步入朝堂的感觉。这里的黑暗与恐怖是明摆在眼前的,而朝堂的阴暗与算计,永远藏在最华丽最光明最正义的表皮之下,那暗处的黑手,随时会从背后狠狠的推你一把,将你送入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既然防不胜防,教他也懒得再防。
    一路七拐八扭,水路换了山石路,在犹如迷宫般的山洞中又转了几转,尉迟真金终于走到了一间隐蔽的房间门外。
    推门进入杂乱的房间内,尉迟真金看到朱联璧合在逗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三人都乐得哈哈大笑。若不是朱联璧合分外别扭且拥挤的身体,若不是那小男孩大笑起来露出嘴中裂成两半的上颚,恍惚间仿佛只是一家普通民房内每天常见的景象。
    尉迟真金一时间竟沉浸其中不忍打扰,倒是朱联璧合看到了他,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尉迟大人!您怎么来了?”
    尉迟真金勉强着弯了弯嘴角:“自然是有事找你们。”说着话,他竟然伸手想去摸那孩子的头,谁知那孩子瞪着惊恐和警惕的大眼,竟一把将他伸过来的手狠狠打掉。
    “朱大!莫不懂事!这可是爹的救命恩人!”朱连璧一把抓过那孩子的后脖领子,将整个小人儿塞到了自己身后。
    “你们的……孩子?”尉迟真金倒也不恼,只是问出心中疑惑。
    “自然不是。”朱连璧轻声回答道,像是怕被别人偷听去了一般。
    “哦。”话说到这里,尉迟真金自然明白,怕是又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可怜孩子。只是他没有想到,朱联璧合向来是只认钱财、权衡利弊的买卖人,如今竟也做起并无半分好处的事情来,可见人心之所在、这鬼市内也不是毫不讲情谊之地,在冷漠与恐怖的外壳下,竟然是人间真正的温暖与善意。
    “大人有何事,但讲无妨。”朱联合见尉迟真金微带愁容,颇为关心的说道。
    “若朝廷钦犯躲与此地,妥否?”这恐怕是尉迟真金所做的最坏打算了,如今可做最后一搏,若不能翻案,便劫了囚,藏身与此,与其天南海北的逃命,不如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盯着他们,定要守得云开见明日,到时杀将出去,必将那些个酷吏佞臣碎尸万段。
    “大人,难道你说的是狄仁杰?”这兄弟二人消息灵通,此事怎会没有耳闻。
    尉迟真金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还有我。”这个奇怪的念头在武后让他参与三司会审时便有了,但始终为自己所不齿,而如今却越发强烈,若真没了退路,这值得一试。
    “包在我兄弟二人身上!只要人进了鬼市我们兄弟的地界儿,那别说外人了,就是鬼市里的牛鬼蛇神,也休想将人找到。”这二人拍着胸脯,得意得很。
    “很好。你们便做好准备等信吧。”说着,尉迟真金从怀中掏出一对玲珑玉,塞与他二人手中,说道:“这个拿去给孩子换些吃食。”
    这玉自然是上等好玉,绝非世俗之物,那二人本就识货,只消一眼便知其价钱,哪里敢接,只是一味推搡。
    “收起来!”尉迟真金最烦这样推搡,微怒道。
    “是。那我们就收下了。”知道这位大理寺卿的脾气,便绝不敢不收,于是揣入怀中。朱连璧又说道:“大人,你不去看看血珍珠?她……”
    “血珍珠?”尉迟真金突然一愣,复而想起是狄仁杰救的那只鲛人,于是问道:“它怎么了?”
    “她哭瞎了眼睛。”
    “……前面带路。”
    鬼市南北两边皆是如鬼魅般的山峦险峰,夹着一条窄窄的深水峡谷,再往西去,就是洛河流经鬼市的那段河面,宽阔平静,清澈幽深,虽经过几次大雪的洗礼,却没有冰封,反而更显清冷幽静。因紧邻鬼市,且传水中怪物甚多,常人因恐惧很少接近,所以这片水域被人称为鬼水。血珍珠在这里是最安全不过的了。
    尉迟真金站在这宽阔的鬼水之畔,深不可测的河水轻轻拍打着脚下的岩石,它迎面袭过来的,是海阔天高,物我两忘。默然抬头,便可将半沉入水面的血色残阳和漫天红霞尽收眼底,水天一色,血照满江,冬天的落日余辉,竟也如此耀眼夺目。
    朱联合三长两短的口哨声,引得水面波澜涟漪,不一会儿,一个红色的脑袋从他们脚下的水面冒了出来。待尉迟真金看清,心中不由一惊,却见那血珍珠的模样已蜕变为一位妙龄女子,而浮出水面的半裸之身上双乳挺俏,俨然是一位美丽的成年女性鲛人。只是,她的双眼,不再是美丽的湛蓝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毫无生机的惨白。
    “尉迟大人,昨夜她听说了狄仁杰的消息,竟哭了一个晚上,今早我们再看她,就成了这般模样。”朱联合心疼的说道。
    “狄仁杰,常来看她?”尉迟真金俯看她一脸无尽悲伤。
    “狄仁杰有空便来听她唱歌,还和她说话。血珍珠是最有心最善解人意的倾听者。血珍珠,这位就是我们常常给你说的尉迟真金,尉迟大人。”朱连璧合也常常和她说话,还给她讲尉迟真金和狄仁杰携手破案的故事。
    血珍珠张开带蹼的右手在岩石上拍了拍,然后又潜入水中。
    “尉迟大人,她有东西要给你。”
    果然,血珍珠再破水而出时,手中拿着一大包用鲛绡纱包裹着的东西,透着隐隐约约的红色,不用想也知道,是血珍珠。
    她摸索着把它放在他的脚边。
    尉迟真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大人,她的意思是,请你用这些救狄仁杰。”
    尉迟真金依然没有说话。他就那样默默的看了她很久。突然,尉迟真金摘下自己身上那颗银质莲花披风扣,然后蹲下身,将它塞入她的手中:“这是狄仁杰让我带给你的。”
    血珍珠握着那颗莲花扣,欣喜若狂,不住的用手摩挲着上面精细的莲花银纹,而后,她又在平滑的背面摸到了镌刻着的两个小字。
    尉迟真金带着淡淡忧伤的表情微微一笑,说道:“这是他的字,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这样称呼他:怀英。”
    显然血珍珠对尉迟真金感激不尽,却无奈再也流不出任何感情所带来的泪水,她想起狄仁杰教给她的一首词,他说过,这首词便叫做“满江红•尉迟真金”。
    血珍珠握着心爱的莲花扣,开口唱道:
    “赤发冲冠,横眉竖、年少轻狂。
    金玉鞍、镂花刀绚,锦帽华裳。
    夜叉含笑幽灵谷,昆仑鏖战海龙王。
    灭天火,莫道情人藤,杀凤凰。
    率千骑、卷平冈;
    玲珑塔、西北望。
    蓦回首,残阳血照满江。
    可惜人杰难长久,忍把怀英思故乡。
    立孤影、繁华后却抚,一身伤。”
    尉迟真金在悲且壮的歌声中站起身,遥望着落水残阳最后的辉煌,狄仁杰应该就是在这样的景色下写出这样的词句吧,彼时彼刻,不知他又是怎样的心情。
    待血珍珠歌罢,尉迟真金淡淡说道:“你且放心,我必救他。”而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朱联璧合拎起那包血珍珠,赶快跟了上去。
    背后又传来血珍珠充斥着淡淡忧伤的歌声,她唱道:“蓦回首,残阳血照满江。”
 


凡享说:

“满江红•尉迟真金”这词是我自己填的,里头借用了徐克老爷概念图中的八个故事名称:笑面夜叉、幽灵谷、昆仑啥来的忘了、神都龙王、天火、情人藤、杀人凤凰和玲珑塔。据说老爷打算拍第三部《杀人凤凰》了,是真的吗?还会有尉迟真金吗?以后就集中发吧,不再定时发布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妃居而上

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誓要踩着那些血仇之人步步荣归

作者:画九卿
标签:言情

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人品低劣,人尽可夫,是她的丈夫给她冠上的代名词。

作者:默菲
标签:现代言情

中宫

大婚之夜,皇帝拥着其他女人而眠。

作者:阿琐
标签:古代言情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把她从那个猥琐男手下救出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英雄。

作者:棠之依依
标签:现代言情

惊世妖尊

废物,会永远是废物吗?灵狐,又怎会容忍自己是个废物呢!

作者:兮颜yy
标签:幻想言情

妃常芳华

膝盖骨被挖是什么感受?双眼被挖是什么感受?

作者:醒时梦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