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祭礼

作者:云博良  发布时间:2015-07-06 15:07  字数:1517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步子沉重而又庄严,耳旁的那些礼乐舞蹈和人声早已分不清。
  “来人!还不快将这妖僧拿下!!!!”看台上的惠明帝早已怒不可遏,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今天破坏他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心死,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只是忽然升起一股坚定,觉得自己的性命在这里就要被终止,实在是不值。
  昔日的俊秀已经不复存在,唯有那日渐臃肿的身材和那张凶残的脸。今日从一开始,惠明帝的脸就是笑着的。
  迦沉身著东边屋顶最高之处,一身白色的袈裟,手持念珠在此俯视众人。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你便是天命之人?……”
  惠明帝对着台下怒喝,不禁横眉怒目。
  惠明帝对着台下怒喝,不禁横眉怒目。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毕竟,这些人从来没有探究到这世界的本质,就如同百年前一样……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惠明帝此时双手捂耳,在看台上爆和一声: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心死,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只是忽然升起一股坚定,觉得自己的性命在这里就要被终止,实在是不值。
  迦沉身著东边屋顶最高之处,一身白色的袈裟,手持念珠在此俯视众人。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来人!还不快将这妖僧拿下!!!!”看台上的惠明帝早已怒不可遏,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今天破坏他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此时本该阴云缠绵的天空,在迦沉的的身后移开几朵乌云,一抹阳光静静散开在迦沉身上,让底下的一干人犹如佛陀降临,纷纷跪下……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步子沉重而又庄严,耳旁的那些礼乐舞蹈和人声早已分不清。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来人!还不快将这妖僧拿下!!!!”看台上的惠明帝早已怒不可遏,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今天破坏他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而在高处的弓箭手随着惠明帝的一声令下,早已拉弓射箭。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祀黎借着迦沉手站起来,轻轻道了一声谢:“多谢迦沉法师……”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步子沉重而又庄严,耳旁的那些礼乐舞蹈和人声早已分不清。
  不过,还有两个人。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鸿大的佛音铺天盖地的袭来,惊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双耳。
  前面就是整个祭台的最高点,上面已经摆好了木柴,洒满了灯油,只要等自己一上去,两旁的火把就会落下……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惠明帝对着台下怒喝,不禁横眉怒目。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不过,还有两个人。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惠明帝推开扶住他的内侍,上前看向迦沉,脸上的笑容瞬间破裂:
  心死,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只是忽然升起一股坚定,觉得自己的性命在这里就要被终止,实在是不值。
  身边的侍官好像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凶残的君王这么高兴过。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即便是心有不甘,现在看来,也晚了……
  鸿大的佛音铺天盖地的袭来,惊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双耳。
  心死,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只是忽然升起一股坚定,觉得自己的性命在这里就要被终止,实在是不值。
  此时本该阴云缠绵的天空,在迦沉的的身后移开几朵乌云,一抹阳光静静散开在迦沉身上,让底下的一干人犹如佛陀降临,纷纷跪下……
  “是何人在此放肆!是要将本王不放在眼里吗?!”
  四面八方又传来一声佛号,这时倘然没有方才那般难受,众人纷纷转着头,似要发现什么踪迹!
  鸿大的佛音铺天盖地的袭来,惊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双耳。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你便是天命之人?……”
  皙白的脸如同美与一般细腻,额间的红纱在这时更是鲜艳,这样的僧似乎美得近妖。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为什么,为什么想要哭呢……
  祀黎借着迦沉手站起来,轻轻道了一声谢:“多谢迦沉法师……”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阿弥陀佛……贫僧不过一介凡人,天命为何,自是不知。”
  惠明帝依旧在笑,命令的时候在笑,坐下的时候在笑,观看祭礼的时候也在笑……
  等到天飘起了丝丝细雨时,祀黎的座撵终于来到了今日最为隆重的地方。

  惠明帝早已坐在了高高的看台上,目睹着祀黎缓缓进入这偌大的祭台。

  昔日的俊秀已经不复存在,唯有那日渐臃肿的身材和那张凶残的脸。今日从一开始,惠明帝的脸就是笑着的。

  随着身旁的礼官长长的唱谒,整个回天之礼的高潮就已经开始!

  热闹的礼乐,纷繁的服饰,祝福天地的手舞足蹈……

  不过,还有两个人。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毕竟,这些人从来没有探究到这世界的本质,就如同百年前一样……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皙白的脸如同美与一般细腻,额间的红纱在这时更是鲜艳,这样的僧似乎美得近妖。

  不过,还有两个人。

  身上的袈裟随风翻飞,雨中的迦沉如磐石一般,最终在这阴沉的雨天开出一朵白灿灿的莲花……

  身边的侍官好像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凶残的君王这么高兴过。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惠明帝依旧在笑,命令的时候在笑,坐下的时候在笑,观看祭礼的时候也在笑……

  鸿大的佛音铺天盖地的袭来,惊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双耳。

  身边的侍官好像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凶残的君王这么高兴过。

  只不过,惠明帝脸上的笑在后来越来越寒冷,寒冷的让那些侍官想立马逃离这个地方。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他没有心怀感激,但也未满目憎恨。

  心死,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只是忽然升起一股坚定,觉得自己的性命在这里就要被终止,实在是不值。

  前面就是整个祭台的最高点,上面已经摆好了木柴,洒满了灯油,只要等自己一上去,两旁的火把就会落下……

  即便是心有不甘,现在看来,也晚了……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步子沉重而又庄严,耳旁的那些礼乐舞蹈和人声早已分不清。

  也罢,来世,但愿不再做人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话音刚落,就见祭台中心的迦沉转头看向惠明帝,目光如箭一般凌厉……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鸿大的佛音铺天盖地的袭来,惊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双耳。

  此时本该阴云缠绵的天空,在迦沉的的身后移开几朵乌云,一抹阳光静静散开在迦沉身上,让底下的一干人犹如佛陀降临,纷纷跪下……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惠明帝此时双手捂耳,在看台上爆和一声:

  “是何人在此放肆!是要将本王不放在眼里吗?!”

  四面八方又传来一声佛号,这时倘然没有方才那般难受,众人纷纷转着头,似要发现什么踪迹!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迦沉身著东边屋顶最高之处,一身白色的袈裟,手持念珠在此俯视众人。

  前面就是整个祭台的最高点,上面已经摆好了木柴,洒满了灯油,只要等自己一上去,两旁的火把就会落下……

  此时本该阴云缠绵的天空,在迦沉的的身后移开几朵乌云,一抹阳光静静散开在迦沉身上,让底下的一干人犹如佛陀降临,纷纷跪下……

  热闹的礼乐,纷繁的服饰,祝福天地的手舞足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惠明帝推开扶住他的内侍,上前看向迦沉,脸上的笑容瞬间破裂:

  “你便是天命之人?……”

  身上的袈裟随风翻飞,雨中的迦沉如磐石一般,最终在这阴沉的雨天开出一朵白灿灿的莲花……

  “阿弥陀佛……贫僧不过一介凡人,天命为何,自是不知。”

  说罢,转头看向祭台中心的祀黎,叹道:“阿弥陀佛……”

  细雨依旧在下,祀黎静静地在祭台仰望着迦沉,两人对视的瞬间,祀黎的心脏一顿,一股冲动顿时弥漫全身……

  为什么,为什么想要哭呢……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恍惚间,就见迦沉那身白袈裟踏风而来,缓缓落在祀黎身边。

  皙白的脸如同美与一般细腻,额间的红纱在这时更是鲜艳,这样的僧似乎美得近妖。

  “施主可是悟了?……”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惠明帝此时双手捂耳,在看台上爆和一声: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祀黎借着迦沉手站起来,轻轻道了一声谢:“多谢迦沉法师……”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不过,还有两个人。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来人!还不快将这妖僧拿下!!!!”看台上的惠明帝早已怒不可遏,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今天破坏他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话音刚落,就见祭台中心的迦沉转头看向惠明帝,目光如箭一般凌厉……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惠明帝对着台下怒喝,不禁横眉怒目。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而在高处的弓箭手随着惠明帝的一声令下,早已拉弓射箭。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皙白的脸如同美与一般细腻,额间的红纱在这时更是鲜艳,这样的僧似乎美得近妖。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为什么,为什么想要哭呢……
  即便是心有不甘,现在看来,也晚了……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惠明帝推开扶住他的内侍,上前看向迦沉,脸上的笑容瞬间破裂:
  皙白的脸如同美与一般细腻,额间的红纱在这时更是鲜艳,这样的僧似乎美得近妖。
  随着身旁的礼官长长的唱谒,整个回天之礼的高潮就已经开始!
  “哪儿来的妖僧一派胡言!迦沉法师是天命之人,岂容你来冒充!士兵!此人破坏回天之礼是为不祥之人,还不快将他擒杀!!!”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惠明帝此时双手捂耳,在看台上爆和一声:
  只不过,惠明帝脸上的笑在后来越来越寒冷,寒冷的让那些侍官想立马逃离这个地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不是愿意看到贫僧的到来吗?……”
  不过,还有两个人。
  而祀黎,对于自己要死亡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恐惧,他随着前面的礼官一举一动,长长的面纱遮住自己的脸,就如同自己猜测的那样,事情会顺着一切的计划进行。
  惠明帝对着台下怒喝,不禁横眉怒目。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礼乐霎时被停下,一时间,祭台上的人们东倒西歪,好不慌乱。
  话音刚落,就见祭台中心的迦沉转头看向惠明帝,目光如箭一般凌厉……
  祀黎借着迦沉手站起来,轻轻道了一声谢:“多谢迦沉法师……”
  每个人都兴奋着,每个人都热闹着。即便是那些看不到回天之礼的平民,听着远远传来的乐章,心中都是喜悦的。
  不过,还有两个人。
  “施主可是悟了?……”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祀黎借着迦沉手站起来,轻轻道了一声谢:“多谢迦沉法师……”
  惠明帝此时双手捂耳,在看台上爆和一声:
  他没有心怀感激,但也未满目憎恨。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身边的侍官好像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凶残的君王这么高兴过。
  身上的袈裟随风翻飞,雨中的迦沉如磐石一般,最终在这阴沉的雨天开出一朵白灿灿的莲花……
  忽然,一抹白色的踪影在楼阁上方闪过,众人惊觉,纷纷瞩目。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身上的袈裟随风翻飞,雨中的迦沉如磐石一般,最终在这阴沉的雨天开出一朵白灿灿的莲花……
  昔日的俊秀已经不复存在,唯有那日渐臃肿的身材和那张凶残的脸。今日从一开始,惠明帝的脸就是笑着的。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恍惚间,就见迦沉那身白袈裟踏风而来,缓缓落在祀黎身边。
  身边的侍官好像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凶残的君王这么高兴过。
  “南施主,如今贫僧提前来了,施主便不认得贫僧了吗?”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惠明帝推开扶住他的内侍,上前看向迦沉,脸上的笑容瞬间破裂:
  不过,还有两个人。
  可转头向四周一看,陡然发现四周的守卫早已严阵以待,屋顶上更是有不少的弓箭手在做准备……
  犹如天人一般的声音响起,祀黎一惊,就看见迦沉对自己伸出右手。而自己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等到天飘起了丝丝细雨时,祀黎的座撵终于来到了今日最为隆重的地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