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不忍还是不敢

作者:兵马渡  发布时间:2015-05-11 09:02  字数:1691 

  顾连城叹道“是不忍,也是不敢。不忍那百姓落于战火之中。不敢将真辽的生死存亡,系于我一人的手上。”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天上星光闪烁,楚应星站在观星台,沉默不语。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顾连城心中哀叹,良久缓缓道。“爱卿可知道,若我真辽这样,兵不成其兵者,却炫耀王者之乐,结果会是怎样。”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但他强作镇定,还是说道。“可这事情为什么非要发生在朕的任期之内,不论成败,朕都会被真辽的后代唾骂。”
  如果不是换灯的宫女出现,这个场面不知还要持续多久。

  顾连城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穆云歌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布满细汗。他不由自责不已,“爱卿快平身,是朕疏忽了。”

  穆云歌轻轻一蹲然后才起身,垂首而立。

  “爱卿,”顾连城仿佛随意的翻着眼前的奏章,“今日爱卿演奏的曲子十分雄壮悠远,可是又未曾听过,可是新曲?”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爱卿,”顾连城仿佛随意的翻着眼前的奏章,“今日爱卿演奏的曲子十分雄壮悠远,可是又未曾听过,可是新曲?”

  “回皇上,乃是中原唐王的秦王破阵乐。下官稍加编纂而成”

  穆云歌等了半晌,却没有下文,不由得出声问道“王上可惜什么?”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顾连城微微笑道。“不是稍加编纂那么简单吧?朕记得,那好象是一首残篇,只余五分之一了。”

  “是,下官又补足了一部分,只怕狗尾续貂,不能如原来的万分之一。”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穆云歌等了半晌,却没有下文,不由得出声问道“王上可惜什么?”

  顾连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此曲却在我真辽。”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顾连城轻笑道“弹丸之地,任人宰割。”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王上,今日白沐以此为由供奉翻倍,真辽便允了。来日难道就没有把柄可抓?难道就一直翻倍下去,若是真辽存在着,国力却尽输予白沐,那还要真辽何用。不若现在王上就衔草结袍自降白沐为臣。”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穆云歌低头不做声。

  顾连城心中哀叹,良久缓缓道。“爱卿可知道,若我真辽这样,兵不成其兵者,却炫耀王者之乐,结果会是怎样。”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却看到一封信札飘落在眼前,“打开。”顾连城说道。

  穆云歌轻轻一蹲然后才起身,垂首而立。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穆云歌上前几步,要捡起信札。却猛然瞟见眼前两尺处,顾连城的桌案之上,有一块血玉雕成的猛虎,状如嘶吼,虎虎生威。

  

  与顾连璧给她看的图纸一模一样。她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仍然低下头去,捡起了那个信札。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只是以白沐王的身份告诉真辽,供奉翻倍。穆云歌隐隐觉得这封信札有新墨的味道,看到日期的时候,却正是今日申时。

  她不由沉默。只是因为一首曲子吗?一首有着王者之气的曲子。

  穆云歌低头不做声。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如果不是换灯的宫女出现,这个场面不知还要持续多久。

  穆云歌看过之后,轻轻行礼,转身离去。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穆云歌抬起眼来,目中没有惶恐,却仿佛有星光流转。“不知王上作何想?可是应允了?”

  顾连城无奈的一笑“若是不允又当如何?”

54.81.47.168, 54.81.47.168;0;pc;2;磨铁文学

  “我看着信札乃是商榷的语气,难道便只有答允一途?”

  顾连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此曲却在我真辽。”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顾连城轻笑道“弹丸之地,任人宰割。”

  顾连城心中一动,“那穆爱卿的意思是?”

  “王上,今日白沐以此为由供奉翻倍,真辽便允了。来日难道就没有把柄可抓?难道就一直翻倍下去,若是真辽存在着,国力却尽输予白沐,那还要真辽何用。不若现在王上就衔草结袍自降白沐为臣。”

  穆云歌说完这番话,就垂下头来,跪倒在地,等着顾连城大发雷霆。

  天上星光闪烁,楚应星站在观星台,沉默不语。

  自古以来的君王,拍案而起痛斥臣下不是经常有的事情吗?

  殿上良久没有动静,只因为穆云歌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让顾连城整个心脏都抽紧了。这何尝不也是他的想法,只可是。

  他犹豫了半晌,幽幽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应又奈何?白沐正好借机一战。以真辽现在的国力,士气,不过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况且,我不忍因为我的不忿,而将我的子民至于水火之中。用白骨堆出来的千秋伟业,可真的是垂拱万世吗?”

  他犹豫了半晌,幽幽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应又奈何?白沐正好借机一战。以真辽现在的国力,士气,不过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况且,我不忍因为我的不忿,而将我的子民至于水火之中。用白骨堆出来的千秋伟业,可真的是垂拱万世吗?”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王上,你到底是不忍还是不敢。”

  顾连城叹道“是不忍,也是不敢。不忍那百姓落于战火之中。不敢将真辽的生死存亡,系于我一人的手上。”

  “那么王上,如果这次答应了白沐。几年后,十几年后,是否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威胁。白沐的国力只会越来越强大,就算没有白沐,还有真腊,还有真象,还有北方的游牧部族。真辽难道就一直这么积弱下去。如同一只在雪地里冻僵的兔子,一直在水中慢慢煮透的青蛙。

  直到再也拖不下去,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再无一口生气?”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咔嚓。”顾连城手中的笔应声而断。他未尝不知道穆云歌所说的,这直指他心底的沟壑。

  穆云歌说完这番话,就垂下头来,跪倒在地,等着顾连城大发雷霆。

  但他强作镇定,还是说道。“可这事情为什么非要发生在朕的任期之内,不论成败,朕都会被真辽的后代唾骂。”

  “王上。如果王上只求一时苟安。做个太平君王,带着真辽苟延残喘,待到将老之时,暗度晚荣。将这事拖给后人去做,那云歌再不复言。”

  穆云歌轻轻行了一礼,没有抬起头来,她在等着一个回答。

  顾连城回答了她,他修书一封。递给穆云歌。

  穆云歌看过之后,轻轻行礼,转身离去。

  而当夜,八百里加急离开真辽的王宫,向白沐那边的驿站飞驰而去。

  天上星光闪烁,楚应星站在观星台,沉默不语。

  

  顾连城微微笑道。“不是稍加编纂那么简单吧?朕记得,那好象是一首残篇,只余五分之一了。”

54.81.47.168, 54.81.47.168;0;pc;2;磨铁文学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如果不是换灯的宫女出现,这个场面不知还要持续多久。
  穆云歌看过之后,轻轻行礼,转身离去。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天上星光闪烁,楚应星站在观星台,沉默不语。
  她不由沉默。只是因为一首曲子吗?一首有着王者之气的曲子。
  顾连城无奈的一笑“若是不允又当如何?”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穆云歌抬起眼来,目中没有惶恐,却仿佛有星光流转。“不知王上作何想?可是应允了?”
  如果不是换灯的宫女出现,这个场面不知还要持续多久。
  “王上。如果王上只求一时苟安。做个太平君王,带着真辽苟延残喘,待到将老之时,暗度晚荣。将这事拖给后人去做,那云歌再不复言。”
  顾连城微微笑道。“不是稍加编纂那么简单吧?朕记得,那好象是一首残篇,只余五分之一了。”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如果不是换灯的宫女出现,这个场面不知还要持续多久。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54.81.47.168, 54.81.47.168;0;pc;2;磨铁文学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咔嚓。”顾连城手中的笔应声而断。他未尝不知道穆云歌所说的,这直指他心底的沟壑。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他犹豫了半晌,幽幽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应又奈何?白沐正好借机一战。以真辽现在的国力,士气,不过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况且,我不忍因为我的不忿,而将我的子民至于水火之中。用白骨堆出来的千秋伟业,可真的是垂拱万世吗?”
  顾连城轻笑道“弹丸之地,任人宰割。”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顾连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此曲却在我真辽。”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她不由沉默。只是因为一首曲子吗?一首有着王者之气的曲子。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穆云歌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自古以来的君王,拍案而起痛斥臣下不是经常有的事情吗?
  而当夜,八百里加急离开真辽的王宫,向白沐那边的驿站飞驰而去。
  殿上良久没有动静,只因为穆云歌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让顾连城整个心脏都抽紧了。这何尝不也是他的想法,只可是。
  顾连城回答了她,他修书一封。递给穆云歌。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穆云歌说完这番话,就垂下头来,跪倒在地,等着顾连城大发雷霆。
  只是以白沐王的身份告诉真辽,供奉翻倍。穆云歌隐隐觉得这封信札有新墨的味道,看到日期的时候,却正是今日申时。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顾连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此曲却在我真辽。”
  顾连城轻笑道“弹丸之地,任人宰割。”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却看到一封信札飘落在眼前,“打开。”顾连城说道。
54.81.47.168, 54.81.47.168;0;pc;2;磨铁文学
  与顾连璧给她看的图纸一模一样。她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仍然低下头去,捡起了那个信札。
  穆云歌等了半晌,却没有下文,不由得出声问道“王上可惜什么?”
  却是白沐的加急传书。
  “爱卿,你不必如此拘泥。原来的残篇断续不能接,但你的曲子已十分完整了。而且那种王者之气,如雷贯耳。只可惜……”
  却看到一封信札飘落在眼前,“打开。”顾连城说道。
  他犹豫了半晌,幽幽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应又奈何?白沐正好借机一战。以真辽现在的国力,士气,不过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况且,我不忍因为我的不忿,而将我的子民至于水火之中。用白骨堆出来的千秋伟业,可真的是垂拱万世吗?”
  却看到一封信札飘落在眼前,“打开。”顾连城说道。
  “回皇上,乃是中原唐王的秦王破阵乐。下官稍加编纂而成”
  “王上,今日白沐以此为由供奉翻倍,真辽便允了。来日难道就没有把柄可抓?难道就一直翻倍下去,若是真辽存在着,国力却尽输予白沐,那还要真辽何用。不若现在王上就衔草结袍自降白沐为臣。”
  殿上良久没有动静,只因为穆云歌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让顾连城整个心脏都抽紧了。这何尝不也是他的想法,只可是。
  穆云歌抬起头来,一双明眸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连城。
  只是以白沐王的身份告诉真辽,供奉翻倍。穆云歌隐隐觉得这封信札有新墨的味道,看到日期的时候,却正是今日申时。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穆云歌目光轻轻一颤,“不知王上所言,在真辽又若何。”
  自古以来的君王,拍案而起痛斥臣下不是经常有的事情吗?
  她不由沉默。只是因为一首曲子吗?一首有着王者之气的曲子。
  穆云歌等了半晌,却没有下文,不由得出声问道“王上可惜什么?”
  她看到结尾处时辰时的震惊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她现在毫无反应。她不是应该急忙的谢罪吗?只因为她的过错,而导致整个真辽的供奉翻倍。
  殿上良久没有动静,只因为穆云歌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让顾连城整个心脏都抽紧了。这何尝不也是他的想法,只可是。
  “咔嚓。”顾连城手中的笔应声而断。他未尝不知道穆云歌所说的,这直指他心底的沟壑。
  “是,下官又补足了一部分,只怕狗尾续貂,不能如原来的万分之一。”
54.81.47.168, 54.81.47.168;0;pc;2;磨铁文学
  穆云歌轻轻一蹲然后才起身,垂首而立。
  顾连城微微笑道。“不是稍加编纂那么简单吧?朕记得,那好象是一首残篇,只余五分之一了。”
  只是以白沐王的身份告诉真辽,供奉翻倍。穆云歌隐隐觉得这封信札有新墨的味道,看到日期的时候,却正是今日申时。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穆云歌等了半晌,却没有下文,不由得出声问道“王上可惜什么?”
  天上星光闪烁,楚应星站在观星台,沉默不语。
  “回皇上,乃是中原唐王的秦王破阵乐。下官稍加编纂而成”
  “那么王上,如果这次答应了白沐。几年后,十几年后,是否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威胁。白沐的国力只会越来越强大,就算没有白沐,还有真腊,还有真象,还有北方的游牧部族。真辽难道就一直这么积弱下去。如同一只在雪地里冻僵的兔子,一直在水中慢慢煮透的青蛙。
  “王上。如果王上只求一时苟安。做个太平君王,带着真辽苟延残喘,待到将老之时,暗度晚荣。将这事拖给后人去做,那云歌再不复言。”
  从穆云歌拿起信札的时候,顾连城就在观察她。
  顾连城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此曲却在我真辽。”
  与顾连璧给她看的图纸一模一样。她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仍然低下头去,捡起了那个信札。
  
  那可是数以千计的白银和匹缎。
  她不由沉默。只是因为一首曲子吗?一首有着王者之气的曲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