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六回 查日记寻心路历程 管眼泪当监察御史

作者:阳光宅爸  发布时间:2015-07-23 19:25  字数:13541 

  回到潇湘馆,舒雪胡乱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只有比德和西那诺胃口奇好,将所盛饭菜吃了个菜尽米罄。舒雪见他二人吃完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来到后院安歇的小退步里,将房门关好。舒雪小声对比德、西那诺说道:“今天真是糗大了,点燃一根群芳髓闹得京城轰动,还把宝玉的魂魄给熏飞了,要不是辛巴达帮我用千红一窟灌醒了他,我不知该怎么收场呢!”西那诺问舒雪:“你什么时候得了群芳髓,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比德补了一句:“千红一窟是什么饮料,是碳酸饮料还是功能饮料,还有吗,好不好喝?”舒雪对比德嗔道:“是茶叶,阿笨,人家心里烦得要命,你在这里捣乱。”顿了顿后,再接着说:“昨晚你们都睡着后,辛巴达带我去了趟太虚幻境,我才知道真有这个所在和大观园里的秘密。”舒雪一五一十地把在孽海情天宫看到的情景告知两人,二人听得津津有味,比德时不时插科打诨。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你念的效果怎么样?让她感动了,没晕倒吧?”
  “是元旦和圣诞一起开,简称双蛋。”
  “是我们,但还有其他人一起,因为晚会完后下了中雨,我们没带伞,打了的。”
  这时,舒雪突然“哦,我知道了!”嚷了一嗓子,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舒雪心里知道宝玉是到太虚幻境的孽海情天宫去了,碰到警幻等人,可能是因为薄命司中的册页和她们发生了争执。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1;磨铁文学
  “没有,我当时被自己的想法罩住了,根本没尝试和她沟通。”
  “唱起来声音的大小可就不好控制了。”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你们比赛的成绩怎么样?过预赛了?”
  2002.6.1凌晨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都不是,我怀疑是她不相信我,因为我在中专有一个外号,你别笑啊,叫大众情人。”
  宝玉好奇地问她:“你知道什么,是你也去过吗?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舒雪已知说话造次,敢紧拿话遮掩,“不是,是你说的那句对子,以前曾听人说过,觉得新奇有趣,说知道了,实为这句对子。”
    林黛玉听到舒雪的询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们不知不觉到凹晶馆,舒雪平常夜间不大出来,这大观园内白天是一种景致,到了夜晚,夜色笼罩下又有不同。在月光映照下大观园朦胧梦迷,舒雪看见明亮的月亮,想起了红门宴,想起了《白月光》,她想唱一唱可一转念,考虑《白月光》的曲风,她怕林黛玉禁不住又哭起来,这单独静寂的空间唱欢快的歌又一没有气氛烘托,只能作罢。
  “我觉得你应该把恋情告诉你的好友的,他们会为你参谋的,这是很多人的经验。”
  一九八二年,父亲抱着两岁的我看西班牙世界杯,二OO二年,22岁的我抱着父亲的遗像看韩日世界杯!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唉,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很小的事不说清楚一发展就成了大误会,本来没你想的那么糟。你没去找心理辅导师咨询一下,他会给你较正确的指导,我前两年还在上海本地区做过一个为期两年的大学生心理调查,这期间发现了很多大学生的心理问题,感情问题是所有问题里咨询最多的,超过了就业问题。”
  “你们是一起回的家吧?”
  “你得罪过她吗?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林黛玉看完后,不禁笑道:“这呆雁真是被那群芳髓熏得不轻,非诗非词,有些意境却阐述得莫名其妙,特别是这句‘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却化作群芳髓’不知他作何解,等他好了要当面问问。”舒雪拿过字贴儿细看,不觉大吃一惊,千红一窟和群芳髓,众人看了,闻了,喝了。万艳同杯,她可是没向任何人提起,而且这支《花非花》怎么和她在现实世界听过的《那些花儿》一样无二。她对林黛玉说道:“姑娘,这是一支曲子,我以前恰好听过,曲调还略微记得,我唱出来给您听听!”林黛玉诧异地望着舒雪,她知道舒雪见多识广,说过的奇闻异事也不少了,能把宝玉随手写出,而她不知出处的东西唱出来,怎么会这么巧!林黛玉和紫鹃、雪雁、晴雯等人坐下听她唱来,舒雪自觉有趣,前几天在孽海情天宫唱得了天籁,今天是汇报演出。歌声一出,立即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她的准确倾情演绎触动林黛玉敏感的情绪,一曲唱罢,别人都好,唯独林黛玉已哭成泪人,舒雪一看她这样不由感叹道:“绛珠仙子,如果你不这样多愁善感,你的命运就不会如我刚才歌中所唱那样,既然我们主仆一场,无论如何,我也要帮你一把!”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林黛玉听到舒雪的询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们不知不觉到凹晶馆,舒雪平常夜间不大出来,这大观园内白天是一种景致,到了夜晚,夜色笼罩下又有不同。在月光映照下大观园朦胧梦迷,舒雪看见明亮的月亮,想起了红门宴,想起了《白月光》,她想唱一唱可一转念,考虑《白月光》的曲风,她怕林黛玉禁不住又哭起来,这单独静寂的空间唱欢快的歌又一没有气氛烘托,只能作罢。
  “你们此后就开始交往了,刚开始非常新鲜,非常甜蜜。每个人的初恋都是差不多的,对吧?”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两个人都有吧,我是太紧张,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其他同学的关系,她可能是因为她比我大吧,压力都不一样。”
  “没有,我当时被自己的想法罩住了,根本没尝试和她沟通。”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只是你们的安排出了问题,不应该用那么多的舞蹈样式。初学者应该一种一种地学着跳,四种混合跳只能是四不象.她和你是在这次舞会上认识的吗?”
  回到潇湘馆,舒雪胡乱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只有比德和西那诺胃口奇好,将所盛饭菜吃了个菜尽米罄。舒雪见他二人吃完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来到后院安歇的小退步里,将房门关好。舒雪小声对比德、西那诺说道:“今天真是糗大了,点燃一根群芳髓闹得京城轰动,还把宝玉的魂魄给熏飞了,要不是辛巴达帮我用千红一窟灌醒了他,我不知该怎么收场呢!”西那诺问舒雪:“你什么时候得了群芳髓,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比德补了一句:“千红一窟是什么饮料,是碳酸饮料还是功能饮料,还有吗,好不好喝?”舒雪对比德嗔道:“是茶叶,阿笨,人家心里烦得要命,你在这里捣乱。”顿了顿后,再接着说:“昨晚你们都睡着后,辛巴达带我去了趟太虚幻境,我才知道真有这个所在和大观园里的秘密。”舒雪一五一十地把在孽海情天宫看到的情景告知两人,二人听得津津有味,比德时不时插科打诨。
  舒雪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力做到中规中矩,她实在是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了,一开始的确非常新鲜,服侍别人的事她还真没做过,紫娟、雪雁、春纤等人服侍林黛玉尽心尽力,事无巨细,皆调理得顺心。舒雪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阅历说与深闺中的林黛玉,每日午后待林睡完午觉,舒雪就陪林唠嗑,将那天南海北所见到的奇闻轶事讲述与林黛玉。此时,那些丫环们都聚拢在四周,每个听得聚精会神,在讲的过程中,舒雪时不时要注意将一些现代的设备、人际关系过滤掉。可无论她再怎么注意,比竟是个现代人,所以只要有新鲜词汇冒出来,。舒雪就要老半天劲来解释,这样,有意无意舒雪将一些这个时代不会有的观念、意识慢慢泄露出来,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影响。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那是歌曲不是歌剧。”
  “你能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的心态是正常的。可你的同学,特别是你喜欢的那个,她就会被这个外号误会,是吗?”
  “没晕倒,她说我的情诗很酸。”
  “你需要一段真挚和正常的感情来遗忘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在舒雪醒了以后,你应该开始新感情。”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众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你们比赛的成绩怎么样?过预赛了?”
  《英雄》
  陶教授看了又看,对米金一连贯的记录产生疑问。为什么将自己比做无名,而她比做秦始皇,不对,是情始皇,他被“万箭穿心”后竟然感谢那些骂他“傻冒”的人,更加感谢曾经带给他伤害的她,张艺谋导演最新的三部影片给米金很深的感受,三部毫不相关,不是系列的影片在米金的内心却是浑然一体,米金在剧中都可找到角色扮演的对象,种种的好奇吸引陶教授继续往下看。
  “你痴迷到了什么地步?能说得具体点吗?”
  “好厉害呀你,你小学的同学可以为你做宣传,我想你在中学也一定很出名吧!”(回忆小时候的记忆,是认知治疗的重要步骤!)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这两部影片中都有父亲对儿子的殷殷期望,我和父亲就是这种感情,可我做得远远不够,没有让父亲为我骄傲。现在和父亲天人两隔,不知道父亲对我的表现满意吗?
  “就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她是我高中时喜欢的一个女孩,我很喜欢她,还在电话里为她念诗,可不知为什么她始终对我不理不睬。”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对自己命运的恐惧,我的父亲和母亲一生小矛盾不断,母亲的性格深深影响我,我认识她越深越觉得她象我母亲,两人惊人地相似,我不希望我的结局和父亲一样。这样,我开始疏远她,而且我精心设计好了是她甩的我,让身边的同学都这么认为。”
  林黛玉看完后,不禁笑道:“这呆雁真是被那群芳髓熏得不轻,非诗非词,有些意境却阐述得莫名其妙,特别是这句‘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却化作群芳髓’不知他作何解,等他好了要当面问问。”舒雪拿过字贴儿细看,不觉大吃一惊,千红一窟和群芳髓,众人看了,闻了,喝了。万艳同杯,她可是没向任何人提起,而且这支《花非花》怎么和她在现实世界听过的《那些花儿》一样无二。她对林黛玉说道:“姑娘,这是一支曲子,我以前恰好听过,曲调还略微记得,我唱出来给您听听!”林黛玉诧异地望着舒雪,她知道舒雪见多识广,说过的奇闻异事也不少了,能把宝玉随手写出,而她不知出处的东西唱出来,怎么会这么巧!林黛玉和紫鹃、雪雁、晴雯等人坐下听她唱来,舒雪自觉有趣,前几天在孽海情天宫唱得了天籁,今天是汇报演出。歌声一出,立即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她的准确倾情演绎触动林黛玉敏感的情绪,一曲唱罢,别人都好,唯独林黛玉已哭成泪人,舒雪一看她这样不由感叹道:“绛珠仙子,如果你不这样多愁善感,你的命运就不会如我刚才歌中所唱那样,既然我们主仆一场,无论如何,我也要帮你一把!”
  “是不是啊,你怎么表现出来的呢?”
  我们买票时离影片开场已经很近,所以只有第一排的位置,我在最靠中间的位置订了两张票,我觉得那里的视角应该是最好的,看完整部影片对我来说只是画面和音效很棒,对内容没有细细去琢磨。毕竟,那天是圣诞前夜。后来,我的经历告诉我,那部我们所看的唯一一部影片对我们有极准确的预示,我是刺情的刺客,最后的选择是放弃刺情,她则是我的秦始皇,但影片中的无名比我幸运,在万箭穿身后痛苦会随死亡的来临而离去,而我是万箭穿心,在痛苦中挣扎。同时,我感谢这种痛苦,它使我忘记更大的痛苦,虽然两种痛苦是连锁反应,但毕竟是由撕心裂肺的剧痛过渡到心如刀割的刺痛,舒服了一些,最明显的感受,常常因为思念父亲在深夜哭泣到思念不知音讯的她。情感的负荷减轻了,我要谢谢她。甚至在分手一年后,当张艺谋的另一部武侠巨片《十面埋伏》再战银幕,我很想邀请她看,可犹豫不决的心态最终战胜了冲动。特别是后来看碟版的《十面埋伏》后,我更确定没发出邀请是正确无误的选择,《十面埋伏》在剧情上比《英雄》强,所以会触景生情,在前面无情的铺张后,最后在乌克兰雪原上决战的那一幕是全剧的高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扮演金城武还是刘德华,在《英雄》里,我认为秦始皇在众幕僚的怂恿下下令射杀无名时,是全剧的最高潮,正如影片前期宣传中所说,其中的一些画面会在人们的脑海中保留很久,那个画面我永生难忘,我成了无名,她成了秦始皇,在面对射过来的无数枝利箭,我从容面对丝毫没躲,她站在大殿上独自含泪。当秦始皇的众兵士们托着我的尸体送去厚葬时,嘴里念的不再是士气高昂的“大风!大风”,而是戏笑怒骂的“傻冒!傻冒!”我的灵魂会感激他(她)们,骂得好!
  宝玉好奇地问她:“你知道什么,是你也去过吗?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舒雪已知说话造次,敢紧拿话遮掩,“不是,是你说的那句对子,以前曾听人说过,觉得新奇有趣,说知道了,实为这句对子。”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那是对我的精神初恋的。”
  米金的脸此时通红,他感到不好意思,因为他很久都没有聊到这一段往事了。看到陶教授望他的眼神,他感到了心慌。以前和好朋友聊到这些东东时,他可是十分自豪的。他的思绪被带到了以前,带到了被封死了的记忆背后。他边想边有一段音乐响起,是《那些花儿》,是一个女孩唱的,是范苇琪的。原唱是朴树,可范唱的给了他更大的感动。
  “你这样做是把你自己捆绑起来,让你的感情没有正常的表露,这对心理的影响是深远的。”
  “我尝试过很多次,可心里的阴影怎么也挥不去,我的感情是我的秘密,我的保密工作做的挺不错,没人知道。这也带来负面影响,当感情深入后,有一种被承认的要求出现在我们中间,可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这是的,你可以和舒雪在出去散步的时候装作不在意唱,那时不会显得突兀。”
  舒雪趁四下不注意,又来到比德和西那诺住的小退步里,比德和西那诺正在吃午饭,比德边吃边问舒雪:“你向宝玉借了没有,我们在这可已经住了七八天了,我们要去怡红院索取,你说会打草惊蛇,对我们不利,我们就按兵不动。这些时我们天天到大观园各处闲耍,见到不少有趣的东西,玩得很是尽兴。这里果然是游玩的好去处,只是园内的老婆子讨人嫌,我往池里丢石块打鱼被她见了,给我好一顿说,说的话非常难听,说什么我们不知是什么野地里跑出来,到这里净闯祸,随身还带着迷香等等,我待要还嘴,让西那诺把我拖开了。”
  舒雪趁四下不注意,又来到比德和西那诺住的小退步里,比德和西那诺正在吃午饭,比德边吃边问舒雪:“你向宝玉借了没有,我们在这可已经住了七八天了,我们要去怡红院索取,你说会打草惊蛇,对我们不利,我们就按兵不动。这些时我们天天到大观园各处闲耍,见到不少有趣的东西,玩得很是尽兴。这里果然是游玩的好去处,只是园内的老婆子讨人嫌,我往池里丢石块打鱼被她见了,给我好一顿说,说的话非常难听,说什么我们不知是什么野地里跑出来,到这里净闯祸,随身还带着迷香等等,我待要还嘴,让西那诺把我拖开了。”
  父亲:您好!
  那片笑声让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都化做群芳髓。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我想忘记,可这很难!”
  “这是的,你可以和舒雪在出去散步的时候装作不在意唱,那时不会显得突兀。”
    林黛玉听她说得诚恳,心头上热,不由得滴下泪来,还抽泣得厉害,舒雪本是想逗林黛玉开心,见林黛玉哭得厉害,赶紧好言解劝:“姑娘,为了自己的身子和将来的大事务必保重好,不要再伤心流泪。想以前在扬州时,姑娘打小从会吃饮食起就汤药未断。那一年你三岁时,有一个癞头和尚到府上来,说能治好你的病,只不过要你随他出家,林大人和你母亲自然不肯,和尚无法,只得送了句偈句给你父母‘既舍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些一世。’你现在既到了这里,这后一条自然是破了,不妨谨记前一条,我到了姑娘身边,就要当个监察御史,提醒你不要无故伤心垂泪。姑娘可听我的罢。”这癞头和尚的话是辛巴达在自己的身上显出字迹,舒雪在后面照本宣科读出来的。不用说,内容自然取是《红楼梦》。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我们买票时离影片开场已经很近,所以只有第一排的位置,我在最靠中间的位置订了两张票,我觉得那里的视角应该是最好的,看完整部影片对我来说只是画面和音效很棒,对内容没有细细去琢磨。毕竟,那天是圣诞前夜。后来,我的经历告诉我,那部我们所看的唯一一部影片对我们有极准确的预示,我是刺情的刺客,最后的选择是放弃刺情,她则是我的秦始皇,但影片中的无名比我幸运,在万箭穿身后痛苦会随死亡的来临而离去,而我是万箭穿心,在痛苦中挣扎。同时,我感谢这种痛苦,它使我忘记更大的痛苦,虽然两种痛苦是连锁反应,但毕竟是由撕心裂肺的剧痛过渡到心如刀割的刺痛,舒服了一些,最明显的感受,常常因为思念父亲在深夜哭泣到思念不知音讯的她。情感的负荷减轻了,我要谢谢她。甚至在分手一年后,当张艺谋的另一部武侠巨片《十面埋伏》再战银幕,我很想邀请她看,可犹豫不决的心态最终战胜了冲动。特别是后来看碟版的《十面埋伏》后,我更确定没发出邀请是正确无误的选择,《十面埋伏》在剧情上比《英雄》强,所以会触景生情,在前面无情的铺张后,最后在乌克兰雪原上决战的那一幕是全剧的高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扮演金城武还是刘德华,在《英雄》里,我认为秦始皇在众幕僚的怂恿下下令射杀无名时,是全剧的最高潮,正如影片前期宣传中所说,其中的一些画面会在人们的脑海中保留很久,那个画面我永生难忘,我成了无名,她成了秦始皇,在面对射过来的无数枝利箭,我从容面对丝毫没躲,她站在大殿上独自含泪。当秦始皇的众兵士们托着我的尸体送去厚葬时,嘴里念的不再是士气高昂的“大风!大风”,而是戏笑怒骂的“傻冒!傻冒!”我的灵魂会感激他(她)们,骂得好!
  “可是实际过去了吗,没有,它还在你的心里,甚至更深了!”
  “是不是啊,你怎么表现出来的呢?”
  “是,我感到我好像是个骆驼,把什么都背在身上。”
  “两个人都有吧,我是太紧张,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其他同学的关系,她可能是因为她比我大吧,压力都不一样。”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1;磨铁文学
  和心爱的女孩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张艺谋的《英雄》。后来听很多影评家说《英雄》仅仅是画面优美,至于内容,宽泛无理,里面的侠客和秦始皇之间的关系太过玄妙。怎么会有像无名这样有理性的刺客;怎么会有像为刺杀自己的剑客被万箭穿身而流泪的秦始皇。这场史书中不曾记载的惊世画面里面大气磅礴,千钧一发的拍摄手法让我们叹为观止。听说2005年在北美票房上映时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时并没有特意选择去看它,只是因为那是圣诞节前夜,我想体验浪漫的圣诞前夜的氛围,看了一场与当日喜庆主题不相符的影片,但从当时影院的上座率来看,看《英雄》是当晚进影院的的唯一选择。
  “是我们,但还有其他人一起,因为晚会完后下了中雨,我们没带伞,打了的。”
  “是,我感到我好像是个骆驼,把什么都背在身上。”
  一九八二年,父亲抱着两岁的我看西班牙世界杯,二OO二年,22岁的我抱着父亲的遗像看韩日世界杯!
  “你们是一起回的家吧?”
  张弼士是客家族人,青年时期到南洋创业。其父发出感慨:“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明白,儿子这一出去,此生已经很难再见上一面,张弼士在国外荷兰打工,凭自己的赤诚结识一些生意上的好朋友,这些人在他创业时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他凭借外力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积累财富,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葡萄酒厂,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张裕。
  在《壮志潜龙》中,小古巴•古汀扮演的潜水员队长从小在农场长大,他的父亲替别人开垦农田,没有自己的土地。小古巴从小就很心疼自己的父亲,他铭记自己父亲的告诫,在征兵时,父亲说:“孩子,你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别和我一样,创出你自己的事业来。”小古巴出去以后没有让父亲失望,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轻视、嘲弄,他从来没有退缩,直到赢得一个男人在美国海军中能获得的最高荣誉。这部影片是我受到最强震撼的一部励志影片,它是由真人实事改编而成。
  回到潇湘馆,舒雪胡乱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只有比德和西那诺胃口奇好,将所盛饭菜吃了个菜尽米罄。舒雪见他二人吃完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来到后院安歇的小退步里,将房门关好。舒雪小声对比德、西那诺说道:“今天真是糗大了,点燃一根群芳髓闹得京城轰动,还把宝玉的魂魄给熏飞了,要不是辛巴达帮我用千红一窟灌醒了他,我不知该怎么收场呢!”西那诺问舒雪:“你什么时候得了群芳髓,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比德补了一句:“千红一窟是什么饮料,是碳酸饮料还是功能饮料,还有吗,好不好喝?”舒雪对比德嗔道:“是茶叶,阿笨,人家心里烦得要命,你在这里捣乱。”顿了顿后,再接着说:“昨晚你们都睡着后,辛巴达带我去了趟太虚幻境,我才知道真有这个所在和大观园里的秘密。”舒雪一五一十地把在孽海情天宫看到的情景告知两人,二人听得津津有味,比德时不时插科打诨。
  “是,非常好,我当时每天生活在幻想中,这对我刚失去父亲的心痛起到了一定的疗伤作用!我尽想着美好的事,想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恋爱就是这种生活的燃料。”
  “我想忘记,可这很难!”
  “所以你需要有条不紊地释放自己,不是什么都要记住。”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张弼士是客家族人,青年时期到南洋创业。其父发出感慨:“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明白,儿子这一出去,此生已经很难再见上一面,张弼士在国外荷兰打工,凭自己的赤诚结识一些生意上的好朋友,这些人在他创业时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他凭借外力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积累财富,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葡萄酒厂,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张裕。
  说完之后,西那诺说道:“你今天无心一闹把昨天建立的好形象毁之殆尽,要明借通灵宝玉应该是不可能了,不如我趁夜色潜入怡红院将宝玉盗出,然后乘月光宝盒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宝贝,如何?”舒雪摆手说道:“此举不妥,我今天一闹,这园里上上下下都对我们都有所提防,宝玉刚恢复意识,他屋里的那些大小十几个丫头定对他严加看护,你轻易不好下手。何况我们是帮米金找打开心门的钥匙,不是偷取,应正大光明地找别人要,如果是靠坑蒙拐骗偷去获取,那就失去找钥匙的意义,所以找的过程和方式也很重要。”说得西那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舒雪心里又想到了其他事,问在门口帮忙看风的辛巴达:“辛巴达,今天宝钗和我找妙玉借无尘水时说的话我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可疑。我问你啊,宝玉因为紫鹃说了一句‘要回苏州家去’我记得是在五十多回,这里是才过完饯花节的,应该是二十多回吧,怎么五十多回里的事会跑到二十多回前面去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还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里看的判词也和原著不一样,虽然警幻为我详加解释,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你帮我分析一下。”辛巴达望外再看一眼,确信没人偷听后来到他们近前说:“我以前和比夫人到过太虚幻境几次,那册页应该是没错的,这大观园我也是第一次来,你刚才说得有道理,但每年都有芒种饯花节,说不定是五十几回后的芒种节气也未可知,我看现在我们的主要精力应放在怎样将通灵宝玉尽快要到手,好早点离开这里,越拖久越不利。”
  “是,我感到我好像是个骆驼,把什么都背在身上。”
  “你能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的心态是正常的。可你的同学,特别是你喜欢的那个,她就会被这个外号误会,是吗?”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哦,他是用男高音唱的,我就以为是歌剧了。这首歌我唱了很多年!一般人听到都会受刺激的,我还是白天唱的好。”
  “那是对我的精神初恋的。”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林黛玉听她说得诚恳,心头上热,不由得滴下泪来,还抽泣得厉害,舒雪本是想逗林黛玉开心,见林黛玉哭得厉害,赶紧好言解劝:“姑娘,为了自己的身子和将来的大事务必保重好,不要再伤心流泪。想以前在扬州时,姑娘打小从会吃饮食起就汤药未断。那一年你三岁时,有一个癞头和尚到府上来,说能治好你的病,只不过要你随他出家,林大人和你母亲自然不肯,和尚无法,只得送了句偈句给你父母‘既舍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些一世。’你现在既到了这里,这后一条自然是破了,不妨谨记前一条,我到了姑娘身边,就要当个监察御史,提醒你不要无故伤心垂泪。姑娘可听我的罢。”这癞头和尚的话是辛巴达在自己的身上显出字迹,舒雪在后面照本宣科读出来的。不用说,内容自然取是《红楼梦》。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这时,舒雪突然“哦,我知道了!”嚷了一嗓子,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舒雪心里知道宝玉是到太虚幻境的孽海情天宫去了,碰到警幻等人,可能是因为薄命司中的册页和她们发生了争执。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那片笑声让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都化做群芳髓。
  “不是,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认识的。”
  “你得罪过她吗?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是我们,但还有其他人一起,因为晚会完后下了中雨,我们没带伞,打了的。”
  “你念的效果怎么样?让她感动了,没晕倒吧?”
  “你们是一起回的家吧?”
  一九八二年,父亲抱着两岁的我看西班牙世界杯,二OO二年,22岁的我抱着父亲的遗像看韩日世界杯!
  “不是,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认识的。”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那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呢?总有个开头吧!”
  林黛玉看完后,不禁笑道:“这呆雁真是被那群芳髓熏得不轻,非诗非词,有些意境却阐述得莫名其妙,特别是这句‘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却化作群芳髓’不知他作何解,等他好了要当面问问。”舒雪拿过字贴儿细看,不觉大吃一惊,千红一窟和群芳髓,众人看了,闻了,喝了。万艳同杯,她可是没向任何人提起,而且这支《花非花》怎么和她在现实世界听过的《那些花儿》一样无二。她对林黛玉说道:“姑娘,这是一支曲子,我以前恰好听过,曲调还略微记得,我唱出来给您听听!”林黛玉诧异地望着舒雪,她知道舒雪见多识广,说过的奇闻异事也不少了,能把宝玉随手写出,而她不知出处的东西唱出来,怎么会这么巧!林黛玉和紫鹃、雪雁、晴雯等人坐下听她唱来,舒雪自觉有趣,前几天在孽海情天宫唱得了天籁,今天是汇报演出。歌声一出,立即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她的准确倾情演绎触动林黛玉敏感的情绪,一曲唱罢,别人都好,唯独林黛玉已哭成泪人,舒雪一看她这样不由感叹道:“绛珠仙子,如果你不这样多愁善感,你的命运就不会如我刚才歌中所唱那样,既然我们主仆一场,无论如何,我也要帮你一把!”
  “是,你说的没错!可能是这个原因,我怎么都约不出她来,直到最后不了了之,是我高中时期最大的遗憾。所以在大学时期我隐瞒恋情有这个因素在里面。”
  “好的,我是在2002年底在和同学回家的路上和她相遇的,当时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她长得很漂亮。由于我2002年上半年去学校不多,和大部分同学的关系一般,也包括她。”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那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呢?总有个开头吧!”
  父亲:您好!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我们买票时离影片开场已经很近,所以只有第一排的位置,我在最靠中间的位置订了两张票,我觉得那里的视角应该是最好的,看完整部影片对我来说只是画面和音效很棒,对内容没有细细去琢磨。毕竟,那天是圣诞前夜。后来,我的经历告诉我,那部我们所看的唯一一部影片对我们有极准确的预示,我是刺情的刺客,最后的选择是放弃刺情,她则是我的秦始皇,但影片中的无名比我幸运,在万箭穿身后痛苦会随死亡的来临而离去,而我是万箭穿心,在痛苦中挣扎。同时,我感谢这种痛苦,它使我忘记更大的痛苦,虽然两种痛苦是连锁反应,但毕竟是由撕心裂肺的剧痛过渡到心如刀割的刺痛,舒服了一些,最明显的感受,常常因为思念父亲在深夜哭泣到思念不知音讯的她。情感的负荷减轻了,我要谢谢她。甚至在分手一年后,当张艺谋的另一部武侠巨片《十面埋伏》再战银幕,我很想邀请她看,可犹豫不决的心态最终战胜了冲动。特别是后来看碟版的《十面埋伏》后,我更确定没发出邀请是正确无误的选择,《十面埋伏》在剧情上比《英雄》强,所以会触景生情,在前面无情的铺张后,最后在乌克兰雪原上决战的那一幕是全剧的高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扮演金城武还是刘德华,在《英雄》里,我认为秦始皇在众幕僚的怂恿下下令射杀无名时,是全剧的最高潮,正如影片前期宣传中所说,其中的一些画面会在人们的脑海中保留很久,那个画面我永生难忘,我成了无名,她成了秦始皇,在面对射过来的无数枝利箭,我从容面对丝毫没躲,她站在大殿上独自含泪。当秦始皇的众兵士们托着我的尸体送去厚葬时,嘴里念的不再是士气高昂的“大风!大风”,而是戏笑怒骂的“傻冒!傻冒!”我的灵魂会感激他(她)们,骂得好!
  “我觉得你应该把恋情告诉你的好友的,他们会为你参谋的,这是很多人的经验。”
  “他和席琳笛翁合唱的《IHATEYOUTHENILOVEYOU》。”
  可父爱的甘泉却在2002年4月19日枯竭了,我真诚希望能有美国影片《生死频率》里的电台,可以和父亲进行跨时空对话,正如片中儿子告诫父亲,是肺癌杀死了他,父亲听从了成年儿子的告诫毅然决然地戒了烟,从而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我很钦佩《伊丽莎白镇》中奥兰多•布鲁姆所饰演角色的勇气,他将已逝父亲的骨灰坛用安全带系好,带着他周游美国,并将父亲的骨灰沿路抛洒,让他goeswiththewind,有一点我做得不输给布鲁姆。父亲生前最爱看足球,尤其是世界杯,在2002年,中国队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32强。在5月31日开始一直到世界杯结束,我和父亲一起看完世界杯。
  “你能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的心态是正常的。可你的同学,特别是你喜欢的那个,她就会被这个外号误会,是吗?”
  “你痴迷到了什么地步?能说得具体点吗?”
  “唱起来声音的大小可就不好控制了。”
  林黛玉渐渐止住哭泣,说道:“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父亲在世时还多次和我提起,只不过他还多说了一句;那疯和尚最后一句更奇,说要流泪哭泣时,切不可只为一人;如想以毒攻毒,就必定要为同性哭泣流泪,方可冲减命数,翻转过来。这话实在深奥难懂,你怎么忘了这句,你若有心,帮我解解这话怎么说。”舒雪听说后感到诧异,细细琢磨了几遍,还是不得解。舒雪少不得先劝林黛玉道:“那和尚的禅机也要讲机缘,缘份来了,自然就解开了。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须问问小姐,小姐在老家时,不似这边,在那边和贾雨村先生习学时,我们有说有笑,游园观景,下棋刺绣,虽平淡却怡然恬静。到了这边就我这几天的观察小姐总显得心事重重,特别是宝二爷他老人家有话无话便可触动小姐。小姐虽是外姓,在我看来,老祖宗爱得如珍似宝,这一园子的人也没人敢给小姐气受,小姐的眼泪大概就是为宝二爷而流。作为旁观者,我看宝二爷事都让着小姐,不敢怠慢有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件想到的就是小姐。听紫鹃说,前几年,宝二爷受了北静王一串鹡鸰香念珠,回来给了小姐你却掷而不取,听说那可是当今圣上御赐的宝物,想来二爷对小姐可真是痴情,小姐所担忧疑惑的是什么呢?!”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那片笑声让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都化做群芳髓。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回到潇湘馆,舒雪胡乱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只有比德和西那诺胃口奇好,将所盛饭菜吃了个菜尽米罄。舒雪见他二人吃完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来到后院安歇的小退步里,将房门关好。舒雪小声对比德、西那诺说道:“今天真是糗大了,点燃一根群芳髓闹得京城轰动,还把宝玉的魂魄给熏飞了,要不是辛巴达帮我用千红一窟灌醒了他,我不知该怎么收场呢!”西那诺问舒雪:“你什么时候得了群芳髓,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比德补了一句:“千红一窟是什么饮料,是碳酸饮料还是功能饮料,还有吗,好不好喝?”舒雪对比德嗔道:“是茶叶,阿笨,人家心里烦得要命,你在这里捣乱。”顿了顿后,再接着说:“昨晚你们都睡着后,辛巴达带我去了趟太虚幻境,我才知道真有这个所在和大观园里的秘密。”舒雪一五一十地把在孽海情天宫看到的情景告知两人,二人听得津津有味,比德时不时插科打诨。

  说完之后,西那诺说道:“你今天无心一闹把昨天建立的好形象毁之殆尽,要明借通灵宝玉应该是不可能了,不如我趁夜色潜入怡红院将宝玉盗出,然后乘月光宝盒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宝贝,如何?”舒雪摆手说道:“此举不妥,我今天一闹,这园里上上下下都对我们都有所提防,宝玉刚恢复意识,他屋里的那些大小十几个丫头定对他严加看护,你轻易不好下手。何况我们是帮米金找打开心门的钥匙,不是偷取,应正大光明地找别人要,如果是靠坑蒙拐骗偷去获取,那就失去找钥匙的意义,所以找的过程和方式也很重要。”说得西那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舒雪心里又想到了其他事,问在门口帮忙看风的辛巴达:“辛巴达,今天宝钗和我找妙玉借无尘水时说的话我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可疑。我问你啊,宝玉因为紫鹃说了一句‘要回苏州家去’我记得是在五十多回,这里是才过完饯花节的,应该是二十多回吧,怎么五十多回里的事会跑到二十多回前面去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还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里看的判词也和原著不一样,虽然警幻为我详加解释,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你帮我分析一下。”辛巴达望外再看一眼,确信没人偷听后来到他们近前说:“我以前和比夫人到过太虚幻境几次,那册页应该是没错的,这大观园我也是第一次来,你刚才说得有道理,但每年都有芒种饯花节,说不定是五十几回后的芒种节气也未可知,我看现在我们的主要精力应放在怎样将通灵宝玉尽快要到手,好早点离开这里,越拖久越不利。”

  舒雪说道:“只是这两天不行了,宝玉的情形只怕要过几天才能出来闲逛,我根本不方便去那里,向他要宝玉应选择一个好时机,耐心地等几天先。这两天我试试做一下林黛玉的工作,如果能说服她帮我们要宝玉,就不在话下了。”比德说道:“我不信你能说动林姐姐,据我观察,她的性子挺直,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都这样,包括你在内。”舒雪听比德这样说她感到意外,让她高兴的是比德侧面夸她漂亮,她笑说:“女孩子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凭我手中的月光宝盒发誓,我一定能在短时间内说服林黛玉,让她支持我们索宝。”西那诺建议道:“那样还是太费时间,谁知道你们要磨叽到什么时候,我觉得今晚可以去一趟,我不偷,我来向宝玉借,目标小,发现的危险性也小,如何?”舒雪和辛巴达同时否决了西那诺的提议。最终商议的结果是由舒雪出面翰旋,西那诺和比德按兵不动。舒雪回到林黛玉的房间,正式开始了丫环的差事,在尝试溶入大观园的主流社会的第一天,她学到丰富的那个时代待人接物的礼仪,禁忌。米金在现实世界里也开始一个崭新的治疗。

  随着对米金心理治疗的逐步深入,陶教授对米金的关注有增无减。国际学术会议如期召开,陶教授和RS联袂将倪凡春和米金的案例交与大会讨论,各国的学者对这两个案例十分关注,讨论十分热烈,甚至很多学者表示想见一见同在上海的米金,和他交谈。这都被陶教授和Rs婉言谢绝了,对这些好奇的学者,说米金舒雪他们已经被秘密保护起来,任何外界的干扰都会影响他们的治疗,如果有疑问,他可代米金答复,现在米金相信的医生并且愿意接受治疗的只有陶教授,RS在旁佐证了这一说法,他至今对米金表达出的反感耿耿于怀。大会举行了三天,前两天是日程安排好的,后一天是专门因为米金和舒雪的案例而增设的。在RS的大力支持下,陶教授的研究方向和成果被广泛地接纳,特别是方向获得了大多数专家的认同,有的专家毫不吝啬地赞美陶教授开创了心理学的新领域,前途不可限量。陶教授的工作热情在国际学术会议成功地举行后给充分地带动起来了。米金很惊异陶教授这段时间来看望他时笑容满面,甚至陶教授送给米金一双乔丹签名的球鞋,这让米金大喜过望,他没想到陶教授会送他这么珍贵的礼物,陶教授的慷慨让米金受宠若惊,让一个孤独的人在寂寞空间找到些许物质上的安慰。米金对新礼物爱不释手。米金同样送给陶教授一件礼物,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借,他把他随身携带的记事本借给陶教授,让他可以更好地解读米金。这份特殊的礼物同样让陶教授感到大喜过望、受宠若惊、爱不释手。他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将有价值的日记片段划出来,针对这些内容准备和米金交流的资料,在边看边记的过程中,记事本里稚嫩、天真、忧伤、悲痛、彷徨的文字打动了他,里面还有一些诗歌,散文写得自然随意,还有一些写给父亲的信,陶教授看了看时间,都是在米金的父亲去世后写的,这是米金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纪念他的父亲。陶教授将这些书信日记复印下来,放在自己的工作手册里。我们披露有代表性的一封以飨读者(这样的披露在改编影视剧后可以旁白的方式拿出)

  2002.6.1凌晨

  父亲:您好!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今天是2002年世界杯开幕并打响揭幕战的一天。在我们一起关注下,塞内加尔爆冷1:0小胜法国队,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所在。98年的世界冠军,2000年的欧锦赛冠军,洲际杯冠军,会败在一支世界杯新军脚下。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我将与您一起渡过这个激情的六月,不会让您错过一场赛事,我看球时,您与我同在。

  “你念的效果怎么样?让她感动了,没晕倒吧?”

  “所以你需要有条不紊地释放自己,不是什么都要记住。”

  我今天最想告诉您的是;5月31日,世界杯开幕日,是选定好的,因为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世界杯在5月31日开幕是宣告体育拒绝烟草,健康拒绝烟草,球星拒绝烟草,我们拒绝烟草。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陶教授在书信中看到米金诚挚的情感,也看到一些读不懂的地方,他在读不懂的地方标注下来,准备和米金沟通。从记事本看到米金是一个感情丰富,但想法却十分复杂的人,这些写下来的东西光靠交谈是不能完全表达出来,换句话说是非常隐私的东西。哦,我还漏了一点,米金是个不折不扣的电影迷,里面记录了他的观影感受。经典的、武侠的、现代的,他都会发表自己的影片评论。其中着重提到了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还有美国影片《生死频率》和《伊丽莎白镇》、《乱世佳人》、《罗马假日》、《壮志潜龙》。

  《英雄》

  和心爱的女孩看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张艺谋的《英雄》。后来听很多影评家说《英雄》仅仅是画面优美,至于内容,宽泛无理,里面的侠客和秦始皇之间的关系太过玄妙。怎么会有像无名这样有理性的刺客;怎么会有像为刺杀自己的剑客被万箭穿身而流泪的秦始皇。这场史书中不曾记载的惊世画面里面大气磅礴,千钧一发的拍摄手法让我们叹为观止。听说2005年在北美票房上映时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当时并没有特意选择去看它,只是因为那是圣诞节前夜,我想体验浪漫的圣诞前夜的氛围,看了一场与当日喜庆主题不相符的影片,但从当时影院的上座率来看,看《英雄》是当晚进影院的的唯一选择。

  我们买票时离影片开场已经很近,所以只有第一排的位置,我在最靠中间的位置订了两张票,我觉得那里的视角应该是最好的,看完整部影片对我来说只是画面和音效很棒,对内容没有细细去琢磨。毕竟,那天是圣诞前夜。后来,我的经历告诉我,那部我们所看的唯一一部影片对我们有极准确的预示,我是刺情的刺客,最后的选择是放弃刺情,她则是我的秦始皇,但影片中的无名比我幸运,在万箭穿身后痛苦会随死亡的来临而离去,而我是万箭穿心,在痛苦中挣扎。同时,我感谢这种痛苦,它使我忘记更大的痛苦,虽然两种痛苦是连锁反应,但毕竟是由撕心裂肺的剧痛过渡到心如刀割的刺痛,舒服了一些,最明显的感受,常常因为思念父亲在深夜哭泣到思念不知音讯的她。情感的负荷减轻了,我要谢谢她。甚至在分手一年后,当张艺谋的另一部武侠巨片《十面埋伏》再战银幕,我很想邀请她看,可犹豫不决的心态最终战胜了冲动。特别是后来看碟版的《十面埋伏》后,我更确定没发出邀请是正确无误的选择,《十面埋伏》在剧情上比《英雄》强,所以会触景生情,在前面无情的铺张后,最后在乌克兰雪原上决战的那一幕是全剧的高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扮演金城武还是刘德华,在《英雄》里,我认为秦始皇在众幕僚的怂恿下下令射杀无名时,是全剧的最高潮,正如影片前期宣传中所说,其中的一些画面会在人们的脑海中保留很久,那个画面我永生难忘,我成了无名,她成了秦始皇,在面对射过来的无数枝利箭,我从容面对丝毫没躲,她站在大殿上独自含泪。当秦始皇的众兵士们托着我的尸体送去厚葬时,嘴里念的不再是士气高昂的“大风!大风”,而是戏笑怒骂的“傻冒!傻冒!”我的灵魂会感激他(她)们,骂得好!

  “好的,我是在2002年底在和同学回家的路上和她相遇的,当时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她长得很漂亮。由于我2002年上半年去学校不多,和大部分同学的关系一般,也包括她。”

  我很喜欢《英雄》里深沉雄大的配乐,和《十面埋伏》里的片尾曲《lover》,经美国女高音歌唱家凯瑟琳•巴特尔的倾情演绎,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张艺谋导演的武侠巨制,对我的心来说是不能承受之重!

  “你痴迷到了什么地步?能说得具体点吗?”

  “你得罪过她吗?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还好,后来推出的一部文艺片是高仓健主演的《千里走单骑》。我在潜江市中心,距离曹禺先生的雕像不到一百米的宾馆里,看《千里走单骑》的漓江发布会时,我哭得酣酿淋漓,一扫看《英雄》和《十面埋伏》的忧伤和郁闷,那个痛苦,那种真实又回来了。影片中,高仓健为患肝癌的儿子只身远赴中国,这位内向沉默的老人和儿子由于某些误会,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相互沟通了,在儿子病重时,父亲来看望儿子,可儿子却将千里迢迢从北海道赶来的父亲拒之门外,咫尺之遥,一墙之隔,可他们心灵的隔阂却远胜千山万水。后来父亲想通过了却儿子一个未完成的心愿来唤醒儿子的亲情。他到中国的少数民族去拍一种古老的戏剧——傩戏。可那个演傩戏演的很好的李加民因为伤人被关进监狱,他又通过导游和热心快肠的村民邱林的帮助到监狱找到李加民,并帮李加民见到自己从未谋面的儿子,在这一系列过程中与人准确地交流是高仓健最大的障碍,在本国和自己亲生儿子都无法好好沟通的老人,在异国他乡通过一个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实现了他和儿子共同的愿望,真诚地互相理解,沟通就是关怀。可我的情况不同,我和父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谈,谈足球,谈为人处世之道,谈电影,饮酒品茗,其乐融融,虽然家庭条件艰苦,可我在父亲的呵护下并没觉得少了什么。就算有那也是稍纵即逝,父爱对我来说就是流淌在心灵里的温泉,滋润着我。

  可父爱的甘泉却在2002年4月19日枯竭了,我真诚希望能有美国影片《生死频率》里的电台,可以和父亲进行跨时空对话,正如片中儿子告诫父亲,是肺癌杀死了他,父亲听从了成年儿子的告诫毅然决然地戒了烟,从而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我很钦佩《伊丽莎白镇》中奥兰多•布鲁姆所饰演角色的勇气,他将已逝父亲的骨灰坛用安全带系好,带着他周游美国,并将父亲的骨灰沿路抛洒,让他goeswiththewind,有一点我做得不输给布鲁姆。父亲生前最爱看足球,尤其是世界杯,在2002年,中国队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32强。在5月31日开始一直到世界杯结束,我和父亲一起看完世界杯。

  一九八二年,父亲抱着两岁的我看西班牙世界杯,二OO二年,22岁的我抱着父亲的遗像看韩日世界杯!

  “不是我在中专的表现,而是在小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在其他的高中班上,她把我的事向她们班的女生说了,结果传得一些班上都知道了。”

  陶教授看了又看,对米金一连贯的记录产生疑问。为什么将自己比做无名,而她比做秦始皇,不对,是情始皇,他被“万箭穿心”后竟然感谢那些骂他“傻冒”的人,更加感谢曾经带给他伤害的她,张艺谋导演最新的三部影片给米金很深的感受,三部毫不相关,不是系列的影片在米金的内心却是浑然一体,米金在剧中都可找到角色扮演的对象,种种的好奇吸引陶教授继续往下看。

  在《壮志潜龙》中,小古巴•古汀扮演的潜水员队长从小在农场长大,他的父亲替别人开垦农田,没有自己的土地。小古巴从小就很心疼自己的父亲,他铭记自己父亲的告诫,在征兵时,父亲说:“孩子,你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别和我一样,创出你自己的事业来。”小古巴出去以后没有让父亲失望,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轻视、嘲弄,他从来没有退缩,直到赢得一个男人在美国海军中能获得的最高荣誉。这部影片是我受到最强震撼的一部励志影片,它是由真人实事改编而成。

  且自从上次群芳髓事件后,贾母、王夫人年长的大人们对这个貌似秦可卿的奴婢多加留心起来,早晚都派丫环到潇湘馆探看。只不过那几个丫头到了这里也和其他人一起听舒雪说冒险故事,不知道多津津有味,回来说与贾母,只听道林黛玉因舒雪排解得好,饭也吃多了,睡也睡踏实了,气色也好多了,即然外孙女真的有了实在的益处,贾母那颗提防的心也稍微放下了些。

  可父爱的甘泉却在2002年4月19日枯竭了,我真诚希望能有美国影片《生死频率》里的电台,可以和父亲进行跨时空对话,正如片中儿子告诫父亲,是肺癌杀死了他,父亲听从了成年儿子的告诫毅然决然地戒了烟,从而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我很钦佩《伊丽莎白镇》中奥兰多•布鲁姆所饰演角色的勇气,他将已逝父亲的骨灰坛用安全带系好,带着他周游美国,并将父亲的骨灰沿路抛洒,让他goeswiththewind,有一点我做得不输给布鲁姆。父亲生前最爱看足球,尤其是世界杯,在2002年,中国队首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32强。在5月31日开始一直到世界杯结束,我和父亲一起看完世界杯。

  同样是真人实事《人物》栏目中讲述中国百年传奇张裕葡萄酒的发展历程的记录片给了我同样深的震撼。

  张弼士是客家族人,青年时期到南洋创业。其父发出感慨:“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明白,儿子这一出去,此生已经很难再见上一面,张弼士在国外荷兰打工,凭自己的赤诚结识一些生意上的好朋友,这些人在他创业时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他凭借外力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积累财富,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葡萄酒厂,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张裕。

  这两部影片中都有父亲对儿子的殷殷期望,我和父亲就是这种感情,可我做得远远不够,没有让父亲为我骄傲。现在和父亲天人两隔,不知道父亲对我的表现满意吗?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陶教授按约定又来到米舒的病房,他这回由于时间关系没带诗稿过来,只是进行了心理分析。

  “你说初恋的经历让你失落,一般人的初恋都是青涩的,你也不例外,他给你造成的影响好象非常深,你可以谈谈吗?”

  “那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呢?总有个开头吧!”

  “好的,我是在2002年底在和同学回家的路上和她相遇的,当时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她长得很漂亮。由于我2002年上半年去学校不多,和大部分同学的关系一般,也包括她。”

  “那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呢?总有个开头吧!”

  “对,你说得对,总有个开头,当时已经快圣诞节了,我想在圣诞节上找个舞伴,当时我不是还参加了班上的舞蹈培训吗,是准备在学校里比赛的,通过跳舞认得了很多同学。”

  “你们比赛的成绩怎么样?过预赛了?”

  “没有,我们的舞蹈天分不行,当然也不全赖我们,一个四分钟的舞蹈包涵了伦巴,恰恰恰,华尔兹,还有一个什么的我不记得了,四分钟跳四个舞蹈,每一个都需要很深的造诣的,排练的时间也短,只有二十天左右,你可以想象我们在台上是个什么样的表现!”

  “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只是你们的安排出了问题,不应该用那么多的舞蹈样式。初学者应该一种一种地学着跳,四种混合跳只能是四不象.她和你是在这次舞会上认识的吗?”

  “没有,我当时被自己的想法罩住了,根本没尝试和她沟通。”

  “是,我感到我好像是个骆驼,把什么都背在身上。”

  “你们比赛的成绩怎么样?过预赛了?”

  “是的。”

  “不是,我和她交往是在这次舞会上,是在‘双蛋’晚会上。”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我觉得你应该把恋情告诉你的好友的,他们会为你参谋的,这是很多人的经验。”

  “是元旦和圣诞一起开,简称双蛋。”

  “你和她在舞会上跳舞认识?”

  “是不是啊,你怎么表现出来的呢?”

  在《壮志潜龙》中,小古巴•古汀扮演的潜水员队长从小在农场长大,他的父亲替别人开垦农田,没有自己的土地。小古巴从小就很心疼自己的父亲,他铭记自己父亲的告诫,在征兵时,父亲说:“孩子,你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别和我一样,创出你自己的事业来。”小古巴出去以后没有让父亲失望,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轻视、嘲弄,他从来没有退缩,直到赢得一个男人在美国海军中能获得的最高荣誉。这部影片是我受到最强震撼的一部励志影片,它是由真人实事改编而成。

  “不是,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认识的。”

  “你得罪过她吗?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你们是一起回的家吧?”

  “是我们,但还有其他人一起,因为晚会完后下了中雨,我们没带伞,打了的。”

  “你们此后就开始交往了,刚开始非常新鲜,非常甜蜜。每个人的初恋都是差不多的,对吧?”

  米金的脸此时通红,他感到不好意思,因为他很久都没有聊到这一段往事了。看到陶教授望他的眼神,他感到了心慌。以前和好朋友聊到这些东东时,他可是十分自豪的。他的思绪被带到了以前,带到了被封死了的记忆背后。他边想边有一段音乐响起,是《那些花儿》,是一个女孩唱的,是范苇琪的。原唱是朴树,可范唱的给了他更大的感动。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1;磨铁文学

  “是,非常好,我当时每天生活在幻想中,这对我刚失去父亲的心痛起到了一定的疗伤作用!我尽想着美好的事,想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恋爱就是这种生活的燃料。”

  “你痴迷到了什么地步?能说得具体点吗?”

  “具体地说,我在和她通电话时唱歌,念诗,我还对她念了我以前写给精神初恋的情诗。”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说完之后,西那诺说道:“你今天无心一闹把昨天建立的好形象毁之殆尽,要明借通灵宝玉应该是不可能了,不如我趁夜色潜入怡红院将宝玉盗出,然后乘月光宝盒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宝贝,如何?”舒雪摆手说道:“此举不妥,我今天一闹,这园里上上下下都对我们都有所提防,宝玉刚恢复意识,他屋里的那些大小十几个丫头定对他严加看护,你轻易不好下手。何况我们是帮米金找打开心门的钥匙,不是偷取,应正大光明地找别人要,如果是靠坑蒙拐骗偷去获取,那就失去找钥匙的意义,所以找的过程和方式也很重要。”说得西那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舒雪心里又想到了其他事,问在门口帮忙看风的辛巴达:“辛巴达,今天宝钗和我找妙玉借无尘水时说的话我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可疑。我问你啊,宝玉因为紫鹃说了一句‘要回苏州家去’我记得是在五十多回,这里是才过完饯花节的,应该是二十多回吧,怎么五十多回里的事会跑到二十多回前面去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还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里看的判词也和原著不一样,虽然警幻为我详加解释,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你帮我分析一下。”辛巴达望外再看一眼,确信没人偷听后来到他们近前说:“我以前和比夫人到过太虚幻境几次,那册页应该是没错的,这大观园我也是第一次来,你刚才说得有道理,但每年都有芒种饯花节,说不定是五十几回后的芒种节气也未可知,我看现在我们的主要精力应放在怎样将通灵宝玉尽快要到手,好早点离开这里,越拖久越不利。”

  “是的。”

  “你和她发展得顺利吧?你的好朋友怎么看?”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你念的效果怎么样?让她感动了,没晕倒吧?”

  “没晕倒,她说我的情诗很酸。”

  “那就是有效果了。你还为她唱情歌,有些什么歌?”

  宝玉好奇地问她:“你知道什么,是你也去过吗?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舒雪已知说话造次,敢紧拿话遮掩,“不是,是你说的那句对子,以前曾听人说过,觉得新奇有趣,说知道了,实为这句对子。”

  “我知道的情歌有一些。如光良的《第一次》;张学友的《心如刀割》;吴大炜的《你把我灌醉》等等。”

  “你可以试试对舒雪唱歌,说不定她对你的歌声有反应的。”

  “唱起来声音的大小可就不好控制了。”

  “这是的,你可以和舒雪在出去散步的时候装作不在意唱,那时不会显得突兀。”

  “我明天就试一试,我会唱的歌可多了,还会来两嗓子歌剧咧!帕瓦罗第的!”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什么歌剧?”

  “他和席琳笛翁合唱的《IHATEYOUTHENILOVEYOU》。”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欲知舒雪如何劝解林黛玉,且看下回分解。

  “是我们,但还有其他人一起,因为晚会完后下了中雨,我们没带伞,打了的。”

  “那是歌曲不是歌剧。”

  “哦,他是用男高音唱的,我就以为是歌剧了。这首歌我唱了很多年!一般人听到都会受刺激的,我还是白天唱的好。”

  我们买票时离影片开场已经很近,所以只有第一排的位置,我在最靠中间的位置订了两张票,我觉得那里的视角应该是最好的,看完整部影片对我来说只是画面和音效很棒,对内容没有细细去琢磨。毕竟,那天是圣诞前夜。后来,我的经历告诉我,那部我们所看的唯一一部影片对我们有极准确的预示,我是刺情的刺客,最后的选择是放弃刺情,她则是我的秦始皇,但影片中的无名比我幸运,在万箭穿身后痛苦会随死亡的来临而离去,而我是万箭穿心,在痛苦中挣扎。同时,我感谢这种痛苦,它使我忘记更大的痛苦,虽然两种痛苦是连锁反应,但毕竟是由撕心裂肺的剧痛过渡到心如刀割的刺痛,舒服了一些,最明显的感受,常常因为思念父亲在深夜哭泣到思念不知音讯的她。情感的负荷减轻了,我要谢谢她。甚至在分手一年后,当张艺谋的另一部武侠巨片《十面埋伏》再战银幕,我很想邀请她看,可犹豫不决的心态最终战胜了冲动。特别是后来看碟版的《十面埋伏》后,我更确定没发出邀请是正确无误的选择,《十面埋伏》在剧情上比《英雄》强,所以会触景生情,在前面无情的铺张后,最后在乌克兰雪原上决战的那一幕是全剧的高潮,只是我不知道我该扮演金城武还是刘德华,在《英雄》里,我认为秦始皇在众幕僚的怂恿下下令射杀无名时,是全剧的最高潮,正如影片前期宣传中所说,其中的一些画面会在人们的脑海中保留很久,那个画面我永生难忘,我成了无名,她成了秦始皇,在面对射过来的无数枝利箭,我从容面对丝毫没躲,她站在大殿上独自含泪。当秦始皇的众兵士们托着我的尸体送去厚葬时,嘴里念的不再是士气高昂的“大风!大风”,而是戏笑怒骂的“傻冒!傻冒!”我的灵魂会感激他(她)们,骂得好!

  “你和她发展得顺利吧?你的好朋友怎么看?”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地下情,你为什么要保密?”

  “两个人都有吧,我是太紧张,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其他同学的关系,她可能是因为她比我大吧,压力都不一样。”

  “我不知道,只是不想说,因为是同班同学,不想暴露后有太大压力吧。”

  “对自己命运的恐惧,我的父亲和母亲一生小矛盾不断,母亲的性格深深影响我,我认识她越深越觉得她象我母亲,两人惊人地相似,我不希望我的结局和父亲一样。这样,我开始疏远她,而且我精心设计好了是她甩的我,让身边的同学都这么认为。”

  说完之后,西那诺说道:“你今天无心一闹把昨天建立的好形象毁之殆尽,要明借通灵宝玉应该是不可能了,不如我趁夜色潜入怡红院将宝玉盗出,然后乘月光宝盒离开这里去找下一个宝贝,如何?”舒雪摆手说道:“此举不妥,我今天一闹,这园里上上下下都对我们都有所提防,宝玉刚恢复意识,他屋里的那些大小十几个丫头定对他严加看护,你轻易不好下手。何况我们是帮米金找打开心门的钥匙,不是偷取,应正大光明地找别人要,如果是靠坑蒙拐骗偷去获取,那就失去找钥匙的意义,所以找的过程和方式也很重要。”说得西那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舒雪心里又想到了其他事,问在门口帮忙看风的辛巴达:“辛巴达,今天宝钗和我找妙玉借无尘水时说的话我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可疑。我问你啊,宝玉因为紫鹃说了一句‘要回苏州家去’我记得是在五十多回,这里是才过完饯花节的,应该是二十多回吧,怎么五十多回里的事会跑到二十多回前面去了,我感觉有点不对劲,还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里看的判词也和原著不一样,虽然警幻为我详加解释,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你帮我分析一下。”辛巴达望外再看一眼,确信没人偷听后来到他们近前说:“我以前和比夫人到过太虚幻境几次,那册页应该是没错的,这大观园我也是第一次来,你刚才说得有道理,但每年都有芒种饯花节,说不定是五十几回后的芒种节气也未可知,我看现在我们的主要精力应放在怎样将通灵宝玉尽快要到手,好早点离开这里,越拖久越不利。”

  “是你不想有压力还是她?”

  “两个人都有吧,我是太紧张,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其他同学的关系,她可能是因为她比我大吧,压力都不一样。”

  “我觉得你应该把恋情告诉你的好友的,他们会为你参谋的,这是很多人的经验。”

  “是很多人的,但不是全部人的,我就选择了保密。因为我被他们害过。”

  “被害过,怎么回事?”

  “那是对我的精神初恋的。”

  “什么歌剧?”

  “什么是精神初恋?”

  这两部影片中都有父亲对儿子的殷殷期望,我和父亲就是这种感情,可我做得远远不够,没有让父亲为我骄傲。现在和父亲天人两隔,不知道父亲对我的表现满意吗?

  “你们比赛的成绩怎么样?过预赛了?”

  张弼士是客家族人,青年时期到南洋创业。其父发出感慨:“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明白,儿子这一出去,此生已经很难再见上一面,张弼士在国外荷兰打工,凭自己的赤诚结识一些生意上的好朋友,这些人在他创业时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他凭借外力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积累财富,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葡萄酒厂,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张裕。

  “就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她是我高中时喜欢的一个女孩,我很喜欢她,还在电话里为她念诗,可不知为什么她始终对我不理不睬。”

  “你得罪过她吗?还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具体地说,我在和她通电话时唱歌,念诗,我还对她念了我以前写给精神初恋的情诗。”

  回到潇湘馆,舒雪胡乱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只有比德和西那诺胃口奇好,将所盛饭菜吃了个菜尽米罄。舒雪见他二人吃完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来到后院安歇的小退步里,将房门关好。舒雪小声对比德、西那诺说道:“今天真是糗大了,点燃一根群芳髓闹得京城轰动,还把宝玉的魂魄给熏飞了,要不是辛巴达帮我用千红一窟灌醒了他,我不知该怎么收场呢!”西那诺问舒雪:“你什么时候得了群芳髓,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比德补了一句:“千红一窟是什么饮料,是碳酸饮料还是功能饮料,还有吗,好不好喝?”舒雪对比德嗔道:“是茶叶,阿笨,人家心里烦得要命,你在这里捣乱。”顿了顿后,再接着说:“昨晚你们都睡着后,辛巴达带我去了趟太虚幻境,我才知道真有这个所在和大观园里的秘密。”舒雪一五一十地把在孽海情天宫看到的情景告知两人,二人听得津津有味,比德时不时插科打诨。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你这样做是把你自己捆绑起来,让你的感情没有正常的表露,这对心理的影响是深远的。”

  “都不是,我怀疑是她不相信我,因为我在中专有一个外号,你别笑啊,叫大众情人。”

  “是不是啊,你怎么表现出来的呢?”

  “不是我在中专的表现,而是在小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在其他的高中班上,她把我的事向她们班的女生说了,结果传得一些班上都知道了。”

  “好厉害呀你,你小学的同学可以为你做宣传,我想你在中学也一定很出名吧!”(回忆小时候的记忆,是认知治疗的重要步骤!)

  一九八二年,父亲抱着两岁的我看西班牙世界杯,二OO二年,22岁的我抱着父亲的遗像看韩日世界杯!

  “可是实际过去了吗,没有,它还在你的心里,甚至更深了!”

  “唱起来声音的大小可就不好控制了。”

    林黛玉听她说得诚恳,心头上热,不由得滴下泪来,还抽泣得厉害,舒雪本是想逗林黛玉开心,见林黛玉哭得厉害,赶紧好言解劝:“姑娘,为了自己的身子和将来的大事务必保重好,不要再伤心流泪。想以前在扬州时,姑娘打小从会吃饮食起就汤药未断。那一年你三岁时,有一个癞头和尚到府上来,说能治好你的病,只不过要你随他出家,林大人和你母亲自然不肯,和尚无法,只得送了句偈句给你父母‘既舍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些一世。’你现在既到了这里,这后一条自然是破了,不妨谨记前一条,我到了姑娘身边,就要当个监察御史,提醒你不要无故伤心垂泪。姑娘可听我的罢。”这癞头和尚的话是辛巴达在自己的身上显出字迹,舒雪在后面照本宣科读出来的。不用说,内容自然取是《红楼梦》。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这也是你的一个阴影,越是幼年的精神障碍越是会在未来不经意地或者说是潜意识地作用出来。”

  米金的脸此时通红,他感到不好意思,因为他很久都没有聊到这一段往事了。看到陶教授望他的眼神,他感到了心慌。以前和好朋友聊到这些东东时,他可是十分自豪的。他的思绪被带到了以前,带到了被封死了的记忆背后。他边想边有一段音乐响起,是《那些花儿》,是一个女孩唱的,是范苇琪的。原唱是朴树,可范唱的给了他更大的感动。

  他对陶教授说:“其实我不喜欢这个外号,这应该是在我讽刺我。”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舒雪趁四下不注意,又来到比德和西那诺住的小退步里,比德和西那诺正在吃午饭,比德边吃边问舒雪:“你向宝玉借了没有,我们在这可已经住了七八天了,我们要去怡红院索取,你说会打草惊蛇,对我们不利,我们就按兵不动。这些时我们天天到大观园各处闲耍,见到不少有趣的东西,玩得很是尽兴。这里果然是游玩的好去处,只是园内的老婆子讨人嫌,我往池里丢石块打鱼被她见了,给我好一顿说,说的话非常难听,说什么我们不知是什么野地里跑出来,到这里净闯祸,随身还带着迷香等等,我待要还嘴,让西那诺把我拖开了。”

  “你能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的心态是正常的。可你的同学,特别是你喜欢的那个,她就会被这个外号误会,是吗?”

  “是,你说的没错!可能是这个原因,我怎么都约不出她来,直到最后不了了之,是我高中时期最大的遗憾。所以在大学时期我隐瞒恋情有这个因素在里面。”

  “这也是你的一个阴影,越是幼年的精神障碍越是会在未来不经意地或者说是潜意识地作用出来。”

  “是,我感到我好像是个骆驼,把什么都背在身上。”

  “所以你需要有条不紊地释放自己,不是什么都要记住。”

  “我想忘记,可这很难!”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众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你需要一段真挚和正常的感情来遗忘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在舒雪醒了以后,你应该开始新感情。”

  那片笑声让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都化做群芳髓。

  “我尝试过很多次,可心里的阴影怎么也挥不去,我的感情是我的秘密,我的保密工作做的挺不错,没人知道。这也带来负面影响,当感情深入后,有一种被承认的要求出现在我们中间,可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什么恐惧?”

  “对自己命运的恐惧,我的父亲和母亲一生小矛盾不断,母亲的性格深深影响我,我认识她越深越觉得她象我母亲,两人惊人地相似,我不希望我的结局和父亲一样。这样,我开始疏远她,而且我精心设计好了是她甩的我,让身边的同学都这么认为。”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被害过,怎么回事?”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张弼士是客家族人,青年时期到南洋创业。其父发出感慨:“儿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他明白,儿子这一出去,此生已经很难再见上一面,张弼士在国外荷兰打工,凭自己的赤诚结识一些生意上的好朋友,这些人在他创业时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他凭借外力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积累财富,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家葡萄酒厂,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张裕。

  “没有,我当时被自己的想法罩住了,根本没尝试和她沟通。”

  “你这样做是把你自己捆绑起来,让你的感情没有正常的表露,这对心理的影响是深远的。”

  “我明白,可当时没有说,事后再说又没找到时机,一拖再拖,到后来就烂在肚里了。”

  “你的精神初恋?是柏拉图似的恋爱吧?上回让舒先生发现的也是这首诗?”

  “唉,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很小的事不说清楚一发展就成了大误会,本来没你想的那么糟。你没去找心理辅导师咨询一下,他会给你较正确的指导,我前两年还在上海本地区做过一个为期两年的大学生心理调查,这期间发现了很多大学生的心理问题,感情问题是所有问题里咨询最多的,超过了就业问题。”

  “对,你说的没错,我的同学里发生这样的问题也不少,我看了很多,可我自己怎么也摆脱不了自己布下的阴影。”

  “你和我说说你们之间的一些往事,我来做个案理分析好了!”

  “我不是很想说,到现在我面对你还是不想说,我想让它过去!”

  “好厉害呀你,你小学的同学可以为你做宣传,我想你在中学也一定很出名吧!”(回忆小时候的记忆,是认知治疗的重要步骤!)

  “可是实际过去了吗,没有,它还在你的心里,甚至更深了!”

  “你痴迷到了什么地步?能说得具体点吗?”

  两个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聊着,巡房的护士不知道他们了聊些什么,只觉得他们有点奇怪,有人靠近就不说话了。只有晨樱知道他们的事情。陶教授是通过米金坦露心迹来对症下药,舒雪在大观园则是通过察言观色来寻找宝玉。

  舒雪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力做到中规中矩,她实在是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了,一开始的确非常新鲜,服侍别人的事她还真没做过,紫娟、雪雁、春纤等人服侍林黛玉尽心尽力,事无巨细,皆调理得顺心。舒雪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阅历说与深闺中的林黛玉,每日午后待林睡完午觉,舒雪就陪林唠嗑,将那天南海北所见到的奇闻轶事讲述与林黛玉。此时,那些丫环们都聚拢在四周,每个听得聚精会神,在讲的过程中,舒雪时不时要注意将一些现代的设备、人际关系过滤掉。可无论她再怎么注意,比竟是个现代人,所以只要有新鲜词汇冒出来,。舒雪就要老半天劲来解释,这样,有意无意舒雪将一些这个时代不会有的观念、意识慢慢泄露出来,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影响。

  且自从上次群芳髓事件后,贾母、王夫人年长的大人们对这个貌似秦可卿的奴婢多加留心起来,早晚都派丫环到潇湘馆探看。只不过那几个丫头到了这里也和其他人一起听舒雪说冒险故事,不知道多津津有味,回来说与贾母,只听道林黛玉因舒雪排解得好,饭也吃多了,睡也睡踏实了,气色也好多了,即然外孙女真的有了实在的益处,贾母那颗提防的心也稍微放下了些。

  宝玉的晕香症已完全缓解,只是袭人谨记王夫人嘱托,好歹让他多休息几天,宝玉哪里肯依,闹着要出去,袭人心里明白,这是要往潇湘馆跑,无奈拦不住只好由他去,少不得隔三岔五往这里过来瞧瞧。宝玉到了潇湘馆后和谁都有说有笑,其他人也拿他晕香一事取笑,舒雪见了他便心存芥蒂,前番事宝玉已忘得一干二净,但她被贾母、王夫人那顿狠批,使她知道封建大家族里尊卑有别,仆人就是仆人,没受体罚已是不幸之中的大幸。更让她疑惑的是,前几天,袭人让晴雯送来一字贴儿,说是宝玉信手写的,写完后还长吁短叹,凝神流泪,林黛玉拿来一看,上写《花非花》,其词曰:

  “唱起来声音的大小可就不好控制了。”

54.158.31.149, 54.158.31.149;0;pc;1;磨铁文学

  “你需要一段真挚和正常的感情来遗忘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在舒雪醒了以后,你应该开始新感情。”

  “没晕倒,她说我的情诗很酸。”

  那片笑声让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地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千红一窟万艳同杯都化做群芳髓。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众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这时,舒雪突然“哦,我知道了!”嚷了一嗓子,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舒雪心里知道宝玉是到太虚幻境的孽海情天宫去了,碰到警幻等人,可能是因为薄命司中的册页和她们发生了争执。

  林黛玉看完后,不禁笑道:“这呆雁真是被那群芳髓熏得不轻,非诗非词,有些意境却阐述得莫名其妙,特别是这句‘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却化作群芳髓’不知他作何解,等他好了要当面问问。”舒雪拿过字贴儿细看,不觉大吃一惊,千红一窟和群芳髓,众人看了,闻了,喝了。万艳同杯,她可是没向任何人提起,而且这支《花非花》怎么和她在现实世界听过的《那些花儿》一样无二。她对林黛玉说道:“姑娘,这是一支曲子,我以前恰好听过,曲调还略微记得,我唱出来给您听听!”林黛玉诧异地望着舒雪,她知道舒雪见多识广,说过的奇闻异事也不少了,能把宝玉随手写出,而她不知出处的东西唱出来,怎么会这么巧!林黛玉和紫鹃、雪雁、晴雯等人坐下听她唱来,舒雪自觉有趣,前几天在孽海情天宫唱得了天籁,今天是汇报演出。歌声一出,立即镇住了在场所有人,她的准确倾情演绎触动林黛玉敏感的情绪,一曲唱罢,别人都好,唯独林黛玉已哭成泪人,舒雪一看她这样不由感叹道:“绛珠仙子,如果你不这样多愁善感,你的命运就不会如我刚才歌中所唱那样,既然我们主仆一场,无论如何,我也要帮你一把!”

  让舒雪疑惑的是宝玉完全清醒后完全不记得自己写过这支曲子,舒雪小心试探他:“宝二爷,千红一窟和群芳髓是我带来的,这万艳同杯你给我们说道说道。”宝玉实在是不解,只得笑道:“你曾对我们说起群芳髓是由天下名山大川之中采集的奇花异卉所制,千红一窟产自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我觉得以前曾闻过群芳髓,品过千红一窟,只是万艳同杯实想不起来,我猜应是美酒佳酿一类的,不知道是否确有此物?”林黛玉笑着打趣他:“看来你还没长记性,被香熏昏了不够,还要在喝酒上面再露一手,你先问舒雪打听好了,问她有没有祖传秘制的解酒药,问到了,你便放心去喝什么万艳同杯酒,喝醉了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宝玉讪笑回道:“妹妹休要取笑我,那天并不是被群芳髓熏倒的,我是犯了春困,在不恰当的时间和不恰当的地点睡了一个稍长的午觉,睡得比以往沉了些。我依稀梦到一个空中楼阁,向里面的仙子借一本书,看了后觉得里面内容有些不妥,和她们争辩起来,后来的事一点也记不起来了。”紫鹃笑道:“肯定是你言语不慎,冲撞了那些仙子,仙子一恼怒,将你推将下来,你便回过神来,只是不知道那空中楼阁是否有我们这大观园好!”宝玉回道:“景物也很模糊,只对一处印象颇深,那里的书橱又多又大,汇集了天下所有的,所有的。”舒雪问道:“所有的什么?”宝玉道:“确实想不起来,是宝物吧,书里图文并茂,记载十分详实,可对我们金陵地界的宝物描述得十分不好,因此有了争执。那些仙子的容貌也熟悉,仿佛是以前去过的,有一位仙子身穿绣满芍药花的彩服还叫我‘艾哥哥’,那声调,那气质和湘云妹妹活脱脱是一个人,但仔细一看,却又是那一处楼阁有的地方真实,有的地方虚渺,和我进门时一石牌的对联所写。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时,舒雪突然“哦,我知道了!”嚷了一嗓子,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舒雪心里知道宝玉是到太虚幻境的孽海情天宫去了,碰到警幻等人,可能是因为薄命司中的册页和她们发生了争执。

  “我不是很想说,到现在我面对你还是不想说,我想让它过去!”

  宝玉好奇地问她:“你知道什么,是你也去过吗?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舒雪已知说话造次,敢紧拿话遮掩,“不是,是你说的那句对子,以前曾听人说过,觉得新奇有趣,说知道了,实为这句对子。”

  正在议论间,贾母打发人请宝玉、林黛玉过去吃饭,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到贾母这边来,在路上,林黛玉问宝玉道:“你上次写了一首怪词《花非花》是从哪里抄来的,舒雪将你的词唱了出来,旋律挺优美感伤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宝玉说道:“这是因为做了那个梦后,心里感觉怪怪的,总不对劲,也没怎么想,可能是在哪听过,记不起来了。”林黛玉听他说得诚实,便不再理会。

  舒雪趁四下不注意,又来到比德和西那诺住的小退步里,比德和西那诺正在吃午饭,比德边吃边问舒雪:“你向宝玉借了没有,我们在这可已经住了七八天了,我们要去怡红院索取,你说会打草惊蛇,对我们不利,我们就按兵不动。这些时我们天天到大观园各处闲耍,见到不少有趣的东西,玩得很是尽兴。这里果然是游玩的好去处,只是园内的老婆子讨人嫌,我往池里丢石块打鱼被她见了,给我好一顿说,说的话非常难听,说什么我们不知是什么野地里跑出来,到这里净闯祸,随身还带着迷香等等,我待要还嘴,让西那诺把我拖开了。”

  西那诺接着说:“的确难听,我们尽量不和这里人发生新的冲突,免得你为难。”舒雪说道:“你说得很对,群芳髓事件的确是我走的一步臭棋,这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还好宝玉没事。只是现在我心里有点惭愧,不知道怎么和他提借宝玉一事。哦,对了他刚才来还说出了一件事,你们知道那天他为什么会突然昏厥吗?原来他的魂魄飞到了太虚幻境那儿,他也看了薄命司里的册页,还和警幻仙子争执起来,就是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他说梦里记不清了,真是急人。警幻肯定知道我在凡间使用群芳髓了,她咛嘱过我禁止使用的,我是不好意思再去了。”比德笑道:“那换我们去,你不是说什么万艳用杯好喝吗,我们向警幻姐姐讨来尝尝。”舒雪正色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万艳同杯是酒,小孩子不许喝酒,不许抽烟,不许赌博,不许调皮捣蛋,你妈妈把你托付给我,我不会让你有一点闪失,明白吗!”比德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用奇怪的表情望了望西那诺,再望望舒雪自得其意地闷笑,比德和舒雪也笑了起来,大家吃饭不提。

  宝玉和林黛玉在贾母处吃完饭,陪贾母闲聊了几句各自回房,舒雪见林黛玉回来,便到近前来服侍,林黛玉在书桌前呆坐了会,对舒雪说道:“你陪我出支走走,在屋里怪闷得慌!”舒雪应了声,抬眼见林黛玉只身出去,旁边并没其他丫环,怕她有什么问起来,没个答对,二怕夜间湿露大,故把辛巴达拿在手上跟了出去。出了潇湘馆,二人一路走来,却也无话,林黛玉不说话,舒雪也不好问的。经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舒雪看出林黛玉的确如书中所说是位心思极细密的女孩子,说她是绛珠仙子一点没错,只是忒任性了点,就这几日眼看宝玉到潇湘馆来玩,偶有言语冲突,必是宝玉赔礼,有当面不说什么,事后垂泪的,有当面流泪的,宝玉自是费了不少力气来赔不是。身旁的紫鹃,雪雁等丫环见怪不怪,知道他们两个的脾气心性,还暗地里告诉舒雪说贾母说了的,他们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上辈子必定认识只是情缘未了还到这辈子来了。舒雪点头称是,原来这贾母真是老神仙将两玉的身世猜得八九不离十,可这两玉将来的姻缘造化,大观园里除了自己没人知道,一想到薄命司里看到的判词,舒雪由衷地替两玉感到难过。

   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里主持的《来电对对碰》和《爱情大挑战》栏目,过程玩得再惊险刺激,都逃不过她们主持人对节目的控制,她的心起了涟漪。有心将实情勘破,又担心他们不会相信自己,又恐警幻仙子责怪下来,正待举棋不定时,林黛玉问她道:“你还没有将这旧袍子扔掉,见了人我怪不好意思的,她们会说我们林家败家到如此田地,穿这样的衣物。”舒雪见她如此说赶紧说:“姑娘,你实有不知,我只对你一人说,这袍子也是一件宝物,别看貌不起眼,这里面可神奇非常。”林黛玉笑问道:“哦,它有什么神奇之处,衣服除了遮体避寒,就是彰显身份,它神在哪里,奇在何处。”舒雪说道:“我幼年游街串巷,行走江湖,穿华服绸缎不实际,避寒是在外漂泊之人的首选。我只要对这袍子念一句话,就可让我在三九寒天里鹅毛大雪下无性命之忧。”林黛玉听此话面露惊异之色,“哦,真有这么神奇吗?让我试试,我出来没披衣裳,现在有点凉意了。”舒雪赶忙将辛巴达给林黛玉披上,对辛巴达说:“辛巴达,加热让林黛玉的心暖起来。”林黛玉笑说:“这是什么话,辛巴达是什么,是这袍子的名称?”舒雪也笑道:“对,它是用波斯国最高级的布料缝制而成,可以集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让人从内到外温暖,排除寒意。”

  “你没和她沟通一下,把你的恐惧对她说出来,你们两人可以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也说不定呢!”

  不一会,林黛玉果然感到一阵热气扑满全身,而且还在不断升温,林黛玉热得心忙叫舒雪:“要它停下来,热得我受不了。”舒雪忙说道:“辛巴达,保温。”辛巴达便保持温度,不上不下。辛巴达不敢出声心里可苦不堪言。已经多次提醒舒雪,不到情事危急,不要用超能力,以免产生负能量影响该时空时区的历史进程。他们本身在一个时区待着,什么都不做也会产生显著影响,更何况是和该时空的人进行深入的交谈!舒雪心中有自己的算盘,丝毫不体会辛巴达的苦心,林黛玉充分体会了辛巴达的奇妙,对舒雪笑道:“等会儿回到潇湘馆,我要紫鹃雪雁她们好好搜刮你的身上,看到底你还私自藏了多少宝贝,你这个江湖郎中,好东西可真不少!”舒雪也笑道:“姑娘,放心!只要是用在姑娘身上,多少好宝贝我都愿意拿出来,那群芳髓和千红一窟,不就是我的祖传宝贝么,只是太过张扬被别人搜到了去,没用在姑娘身上,这才让我伤心。”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林黛玉听她说得诚恳,心头上热,不由得滴下泪来,还抽泣得厉害,舒雪本是想逗林黛玉开心,见林黛玉哭得厉害,赶紧好言解劝:“姑娘,为了自己的身子和将来的大事务必保重好,不要再伤心流泪。想以前在扬州时,姑娘打小从会吃饮食起就汤药未断。那一年你三岁时,有一个癞头和尚到府上来,说能治好你的病,只不过要你随他出家,林大人和你母亲自然不肯,和尚无法,只得送了句偈句给你父母‘既舍不得她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些一世。’你现在既到了这里,这后一条自然是破了,不妨谨记前一条,我到了姑娘身边,就要当个监察御史,提醒你不要无故伤心垂泪。姑娘可听我的罢。”这癞头和尚的话是辛巴达在自己的身上显出字迹,舒雪在后面照本宣科读出来的。不用说,内容自然取是《红楼梦》。

  林黛玉渐渐止住哭泣,说道:“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父亲在世时还多次和我提起,只不过他还多说了一句;那疯和尚最后一句更奇,说要流泪哭泣时,切不可只为一人;如想以毒攻毒,就必定要为同性哭泣流泪,方可冲减命数,翻转过来。这话实在深奥难懂,你怎么忘了这句,你若有心,帮我解解这话怎么说。”舒雪听说后感到诧异,细细琢磨了几遍,还是不得解。舒雪少不得先劝林黛玉道:“那和尚的禅机也要讲机缘,缘份来了,自然就解开了。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还须问问小姐,小姐在老家时,不似这边,在那边和贾雨村先生习学时,我们有说有笑,游园观景,下棋刺绣,虽平淡却怡然恬静。到了这边就我这几天的观察小姐总显得心事重重,特别是宝二爷他老人家有话无话便可触动小姐。小姐虽是外姓,在我看来,老祖宗爱得如珍似宝,这一园子的人也没人敢给小姐气受,小姐的眼泪大概就是为宝二爷而流。作为旁观者,我看宝二爷事都让着小姐,不敢怠慢有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件想到的就是小姐。听紫鹃说,前几年,宝二爷受了北静王一串鹡鸰香念珠,回来给了小姐你却掷而不取,听说那可是当今圣上御赐的宝物,想来二爷对小姐可真是痴情,小姐所担忧疑惑的是什么呢?!”

  “双蛋晚会是什么会?”

  “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只是你们的安排出了问题,不应该用那么多的舞蹈样式。初学者应该一种一种地学着跳,四种混合跳只能是四不象.她和你是在这次舞会上认识的吗?”

    林黛玉听到舒雪的询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们不知不觉到凹晶馆,舒雪平常夜间不大出来,这大观园内白天是一种景致,到了夜晚,夜色笼罩下又有不同。在月光映照下大观园朦胧梦迷,舒雪看见明亮的月亮,想起了红门宴,想起了《白月光》,她想唱一唱可一转念,考虑《白月光》的曲风,她怕林黛玉禁不住又哭起来,这单独静寂的空间唱欢快的歌又一没有气氛烘托,只能作罢。

  “不是,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认识的。”

  欲知舒雪如何劝解林黛玉,且看下回分解。

  “什么是精神初恋?”

  “你可以试试对舒雪唱歌,说不定她对你的歌声有反应的。”

  “这是的,你可以和舒雪在出去散步的时候装作不在意唱,那时不会显得突兀。”

  
  “他们不知道,我谈的是地下情!”
  “我明白,可当时没有说,事后再说又没找到时机,一拖再拖,到后来就烂在肚里了。”
  “你需要一段真挚和正常的感情来遗忘以前的种种不愉快,在舒雪醒了以后,你应该开始新感情。”
  “当时是在十七八岁时写的东西,没有段落,没有押韵。只有象火山爆发一般的热情。”
  “我想忘记,可这很难!”
  “我不是很想说,到现在我面对你还是不想说,我想让它过去!”
  “哦,他是用男高音唱的,我就以为是歌剧了。这首歌我唱了很多年!一般人听到都会受刺激的,我还是白天唱的好。”
  “我尝试过很多次,可心里的阴影怎么也挥不去,我的感情是我的秘密,我的保密工作做的挺不错,没人知道。这也带来负面影响,当感情深入后,有一种被承认的要求出现在我们中间,可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宝玉的晕香症已完全缓解,只是袭人谨记王夫人嘱托,好歹让他多休息几天,宝玉哪里肯依,闹着要出去,袭人心里明白,这是要往潇湘馆跑,无奈拦不住只好由他去,少不得隔三岔五往这里过来瞧瞧。宝玉到了潇湘馆后和谁都有说有笑,其他人也拿他晕香一事取笑,舒雪见了他便心存芥蒂,前番事宝玉已忘得一干二净,但她被贾母、王夫人那顿狠批,使她知道封建大家族里尊卑有别,仆人就是仆人,没受体罚已是不幸之中的大幸。更让她疑惑的是,前几天,袭人让晴雯送来一字贴儿,说是宝玉信手写的,写完后还长吁短叹,凝神流泪,林黛玉拿来一看,上写《花非花》,其词曰:
  “这也是你的一个阴影,越是幼年的精神障碍越是会在未来不经意地或者说是潜意识地作用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那年我们同过窗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儿,放肆过的青春!

作者:慕容雪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我把你们当做亲人,你们却非逼着我嫁给那样的一个人……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阴坟

我和兄弟不小心误入了全是女人的村子,差点就……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葬鬼经

很少有人知道中国本土的降门,才是所有降头术的根源。

作者:姓易的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替校花解忧,替美女老师排难,校园超级特种兵!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那人将我装在小棺材之中!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