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回 四路人马齐聚圣殿 三曹对岸欲解宿怨

作者:阳光宅爸  发布时间:2015-05-10 21:35  字数:9996 

  好半天才救醒了玛丽安和特丽莎,这时唐僧和耶稣的谈话暂告一段落,纷纷将舒雪和宾虚一班人围在当中,询问他们的来历。宾虚见到耶稣后情不自禁地说道:“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你,哦,我想起来了,我们在被罗马士兵押解的途中遇见过你,罗马人不让我喝水,我差点渴死,是你给了我一瓢水,救了我的命,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和她一样,是神接二连三地拯救了我们一家人,但我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喜的是能和恩人们在一起,忧的是罗马人知道我和狱中的母亲和妹妹逃脱后马上就要开始全城搜捕,这种短暂的相逢可能马上就要成为决别。”

  悟空对宾虚说:“唉,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你还不知道我老孙的手段,上天下地,伏虎降龙。想我当年大闹天宫时,玉皇大帝派下十万天兵天将,布下天罗地网也不曾将我降服,那玉帝老儿倒是吓破了胆。这几个本地的兵卒,莫说我,我那二师弟和三师弟两人任选一人皆可摆平此事,只是这些人皆是肉体凡胎,我们若草营人命,在师父那便是死了,我们只可显弄手段吓他一吓,便可保佑你们的性命。”

  唐僧在一旁劝阻道:“悟空不可吹嘘,出家人戒妄。这位施主不必担心,我这三个徒儿别看相貌粗鲁,的确有些手段,我们在这西去的取经路上,也不知遇到多少妖魔鬼怪,多亏他们,贫僧才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宾虚激动得热泪盈眶,“今天是我们犹太人的逾越节,也是我过的终生难忘的节日。这一天和母亲、妹妹重新团聚;这一天和与我们家有恩的人团聚;这一天主的荣光使我重获新生。”

  八戒在旁听得不耐烦了,嚷道:“这位施主,今天遇到这么多贵人,你在这城中也是个什么王子,哪光说谢不斋僧之理,等我们替你了却这场劫难,你好歹安排一场素宴为我们送行是正经。”

  宾虚连连点头,称谢不已。耶酥和他的使徒们接过宾虚一家人在一旁叙话不提。

  沙僧和八戒闲坐无聊,将比德和西那诺拉到一旁叙话。舒雪和悟空单独在一旁交谈。

  悟空问道:“你们为何叫风火雷,我还以为你们是风婆婆,火德星君,雷公下凡,但看你们的模样又横竖不像,有何原因?”

  舒雪反问:“我且问你,你们师兄弟三人为何叫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

  悟空答道:“哦,是这样,我们师兄弟皆被观音菩萨点化,由她为我仨各自起的法名。”

  舒雪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少介绍一位朋友,它就是现在披在我身上的披风,它叫电影大披风,我们四个是‘风火雷电’。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呢,是我们为了帮助一个感情遭到严重挫折的年轻人,为了帮助他打开心结,我们才组合在了一起。因为有一首歌叫《将爱》歌词的头两句是‘风风火火,雷雷电电,我们的爱情像一场战争’,我们四个取了风火雷电,意旨是为了帮助他成功解开心结,《将爱》也成了我们的队歌。

  孙悟空又问道:“是什么歌,你能唱给我听听吗?”说完便用一种非常诚恳的眼神望着舒雪,令舒雪无法拒绝。

  舒雪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嗓子,又回头对辛巴达说:“你知道《将爱》这首歌吧,帮我放出伴音,不要唱的那一种,我来唱,明白吗?”辛巴达肯定地点了点头,舒雪静待着背景音乐。不一会辛巴达便放出了声音,声音虽然只是从斗蓬里发出,却环绕着圣殿,由于音质非常好,大家都屏气凝神地听舒雪唱道:

  风风火火,雷雷电电,我们的爱情像一场战争!我们没有流血却都已经牺牲,掩埋殉难的心跳,葬送一世英名,废墟上的鹰盘旋寻找残美,夜空中的精灵注视游魂背景,忽然一阵钟声,穿透黑乌鸦的寂静。歌颂这壮烈,还是嘲笑这神圣。将爱进行到底,没有对错的血腥,将爱进行到底,温柔尚在寂寞永生!

  等舒雪唱完,一回头只见所有人全都愣在那里,她马上就窘红了脸,小声地问大家:“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唱歌,唱得不好,献丑了!”

  话音未落,掌声响起,宾虚第一个赞美到:“真动听,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妙的音乐,有一种风卷残云,如痴如醉的感觉,很提气!”

  比德和西那诺乱叫乱跳,他们嘴里只唱着第一句歌词,心想舒雪可真能掰活,从起雅号到编队歌一气呵成,真是不得不对这位姐姐刮目相看。

  只有悟空一人愣在那里半天回不了神,他从没听过紫霞唱歌,没想到她唱歌这么好听,简直有种勾魂摄魄的魔力,他被震撼住了,直到舒雪走上前来和他打招呼,他才恢复过来。

  悟空缓慢动情地说:“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位故人紫霞仙子,你刚才唱的歌又使我想起了她,我以前也听过一首歌,很能传递出这份相思之情。今天既然有缘遇见你,蒙你赐歌,我也还一首以抒发这份珍贵的感情,这首歌名叫《白月光》和紫霞仙子送我的一件宝物同名,歌如其物,物如其歌,献丑了!”说罢,悟空从耳朵中掏出绣花针,迎风一摇。奇怪,以往一摇都是碗口粗细,是降妖伏魔的好利器,今日一摇却似擀面杖,摆好架势对佳人诉衷肠。舒雪、比德、西那诺、辛巴达还有唐僧师徒从未听过悟空唱歌,更是抖擞精神看他怎生唱来:

  白月光,心里的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你当时的月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越圆满,越觉得孤单!

  擦不干,回忆里的泪光,路太长,怎么补偿!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

  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你的捆绑,无法释放!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在生长!

  mumumu…………

  一曲唱罢,悟空不回头则已一回头把自己吓了一跳,刚才舒雪唱罢,众人还是愣住,现在简直就是呆若木鸡,没想到行武出身的石猴竟然会有如此侠骨柔肠的一面,唐僧师徒还惊异地发现悟空的眼眶里竟然还有泪花在奕奕生辉。当然,有泪花的也不止悟空一人,舒雪听完后已经感动得泪人一般,也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扑进悟空怀里,口里不停地说:“至尊宝、至尊宝、至尊宝!”

  八戒在一旁看得醋性大发,借机向师父嘀咕道:“刚才那女子一来,我便看出是紫霞仙子,当即就指了出来,结果被那猴头臭骂一顿。你看看,师父,瞧他们那亲热劲,除了紫霞仙子,没人会叫大师兄做至尊宝。佛门大戒,淫戒则是首当其冲,师兄犯了戒,和紫霞仙子有了肌肤之亲,师父你可不能不管!”那长老原是一头水的,被那呆子摇动了,便走上近前,扯住悟空道:“悟空这异国他乡月明星稀,为何唱着感伤的歌曲,风影姑娘刚才唱的一首歌不就很能鼓舞士气吗?为师平常苦闷时就会唱的《Onlyyou》,早就叫你和师弟们学着唱,八戒和沙僧天生五音不全唱不好为师不怪他们,你今天一唱方知是个金嗓子,为师今天就正式将这首歌传授与你,你是大师兄,应该起个好的带头作用,来,我先唱一遍,你们用心听:“

  Onlyyou,能伴我取西经。

  Onlyyou,能杀妖和除魔。

  Onlyyou,能保护我,叫螃蟹和蚌精无法吃我!

  你本领最大,就是onlyyou。

  悟空看到师父的歌声一起,大家就像触了电,坚持了两句后,就纷纷躲到殿内的墙角去了,悟空好心想提醒唐僧,刚张嘴说了一声“哎”就被唐僧的歌声打断:“O、O、Onlyyou。

  别怪师傅嘀咕,戴上金箍儿。

  别怕死,别颤抖。

  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拼全力为众生,牺牲也值得。

  喃呒阿弥陀佛!”

  等到师父唱完,悟空试探着上去恭维道:“师父,以后如果你不小心被妖怪掠去了,我和师弟们不能及时来救你时,你可以唱唱这首歌,说不定会有奇效!”

  耶酥看到外邦人都接二连三地开起个唱,自已好歹也应该尽尽地主之谊,于是集合了十二门徒和宾虚一家唱起弥撒,那庄严齐整的合唱顿时响彻整个圣殿,唐僧师徒和‘风火雷电’组合安静地倾听这神圣的天簌,直到外面纷乱的脚步声和明晃晃的火把打乱了圣殿内的安详。

  悟空第一个迈步出去察看,只见圣殿外黑压压地围满了罗马士兵。为什么罗马军队会知道他们在这里呢?原来是先有一小队士兵巡查到此,听见了他们的歌声,一直听到唐僧的歌声把他们吓跑回到兵营。

  得知外放的犯人被劫,士兵们被神秘力量伏击,城中监狱内的重刑犯也神秘失踪,再这队巡查的士兵报告有一群不明身份的外邦人聚集在圣殿闹事。这种种的情况汇集到保民宫米撒拉那里后,保卫宫下令带重兵围剿圣殿,所以会有悟空现在看到的这种情景。悟空睁开火眼金睛四处观望了一下,回到圣殿禀告师父。他对众人说道:“这些铜皮囊来得正好,正好让老孙显显手段,我一不打他们,二不骂他们,我只要出得殿外将身形长个上百丈,那些乌合之众立马就会作鸟兽散!”

  众人在圣殿门前左右观望大圣显神通,大圣走到门前台阶处站定,口中默念要诀,以往是心念身变,立即生效,上千年从无失手。这次大圣念了个上十遍,身材也未有丝毫变化,大圣急中生智,将那地煞七十二般变化样样念来,还有那筋斗云的心诀都试过一遍无一生效,大圣这个急!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要露脸的时刻,越是心上人在的时刻竟然武功尽失。悟空急招手将八戒和沙僧唤到身边,低声细语道:“二位师弟,老孙打雁千年,今番让雁鹐了眼,老孙的变化之能消失得无影无踪,要二位贤弟救场,将此灾摆平,你二人可将身形长至上百丈,挥舞手中兵器作攻击状,切不可真刀实枪地打,他们皆是凡人,经不起你们的三拳两脚,吓退他们便是你们的头功。”

  八戒和沙僧一听便来了精神,论能耐,大师兄的战斗值要高过他们几十倍,真正要碰上凶狠极恶的妖王魔头,他们顶多只能为师兄打打下手,打杀魔头手下的小妖或是呐喊助威,所以每次斗杀妖怪,悟空都是头功。这次不知何方神圣将机会给了他们二人,他们肯定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一番,只见八戒,沙僧各执兵器,念动要诀,等待变化,噫,奇了,他们二人的变化之能也失了灵,兄弟仨人糗大了,又不知原因,赶紧招呼众人回殿商议对策。

  众位看官看到此肯定会对作者有强烈的非议,孙悟空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神话英雄,怎么可能会武功尽失呢?这是观音菩萨设下的局,观音菩萨曾给悟空三根救命毫毛让悟空在危急刻自救,这三根毫毛却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救命,又是监督。孙悟空不比猪悟能,沙悟净,降妖伏魔的重任皆在他一人身上,如果他动了凡心,思了情欲,唐僧的性命就危在旦夕,必须对这种情况严加防范。观音菩萨将毫毛送于悟空时已念动真言,符咒已如影形随地跟着这兄弟仨,悟空一人若犯情欲,兄弟仨的本领尽皆消失,所以在这耶路撒冷的圣殿上会见证这一幕。这也正符合辛巴达所说,在心世界里的异时区里使用魔力,会产生负能量,这负能量就是体现悟空兄弟仨身上。

  唐僧对徒弟们说:“徒弟,这可怎么办?你们兄弟仨怎么在这危急关头一起失去神威,为师今后还能指望谁!”这时,耶酥走上近前对唐僧师徒说:“远来的客人,你们在我父的圣殿会受到神的庇护,不要太过忧虑。”

  宾虚面怀愧疚地对众人说:“外面的军队是冲我们来的,再连累大家为我们一家受难,我实在于心不忍,我和母亲,妹妹出去让他们处置,只求能保住你们的安全,多谢你们的救助我才能和母亲、妹妹重新见上一面,愿神永远保佑你们!”说完宾虚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扶着妹妹向殿外走去。

  舒雪一个箭步冲到宾虚母子三人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对宾虑说道:“不行,我们不能让你们出去送死,我们好不容易救你们出来,你们这一出去岂不是前功尽弃了,而且就算你们出去,你们过去的朋友现在的对头米撒拉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已经被他们视为你们的同党了,从他们的阵势就可以看出来。”

  悟空转转眼珠,计上心来,对众人说:“各位,老孙现在倒有一个法子可解眼前和以后的灾难!”

  唐僧问道:“什么法子,快说!”

  悟空道:“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待老孙一人出去将那个头,叫什么‘米撒了’的抓进来,外面的军队就自然散了,我们先对‘米撒了’好言相劝,他听话便罢,不听我们的,我们就叫他‘有进无出,有来无回。’”

  唐僧道:“悟空,这个计策甚好,只是如果我们说服不了他,也不可害他性命,要从长计议,俗话说:安得广厦千万间,收得人心剑作田。”

  耶酥也说道:“我父也曾经说过‘要爱你的敌人,为那些威逼恐吓人你们的人祷告’,而且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他们要抓你进监就由他们抓,他们要杀你就不要抵抗让他们杀。因为天公让太阳照耀好人,也照耀坏人,降甘霖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如果以暴力制伏暴力,怎么能以天父那里领到赏赐呢?”

  悟空先听师父一说,就有点晕,等耶酥一说完只觉得眼前一黑,金箍棒‘咣噹’一声落地,砸坏了好几块大理石地板。唐僧一见就心疼地说:“悟空,为师不是一再地告诫你,不要将金箍棒乱扔,金箍棒是宝物,砸坏花花草草已然不好,何况这里还有小孩子、小狗在场,砸伤他们更是罪过。”

  悟空重新握紧金箍棒对师父说:“Shutup,师父等我将那个‘米撒了’抓进来,你们对他说。八戒、沙僧注意保护好师父和在场的众人,老孙去去就回。”说完朝舒雪这里看了一眼,便舞动金箍棒出了圣殿。

  圣殿外的军队密密麻麻地围成铁桶,保民官米撒拉亲自上阵督战。为什么他们只围着圣殿而不攻打呢?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救出宾虚一家人的神秘人物不是一般人,他们拥有神奇莫测的法术可轻易地救出重刑犯。米撒拉只是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救出了不赶紧出城去,还留守在城中的圣殿内,是不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准备推翻罗马军队在本城的统治,这种想法一直折磨着他,他不得不对此事严加防范。晚上贸然围剿恐中叛党的埋伏,他下令将叛党困在圣殿内直到天明,而且他的传令兵已经在去往附近几个省邦的路上,附近省邦的军队一接到他的命令就会迅速赶过来支援。米撒拉正想着再次逮住儿时好友犹大•宾虚应当对他说些什么时,只见围住圣殿的前沿部队发生了骚动,他连忙问身边的一名小卒:“士兵,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小兵赶紧回禀:“大人,有人从圣殿冲了出来,好像是想突围。”

  米撒拉闻听大怒,说道:“马上抓他到我面前来,要活的,我要审问他!”

  士兵马上将这一命令传达下去,可他走到引起骚动的附近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阻拦突围的罗马士兵一碰到那人就立刻飞了出去,那个舞动一根金色的铁棒呼呼生风,士兵们倒是用心迎敌,只是手中兵器是实在不争气,一碰到那根棒子,轻的弹飞出去,重的折两段,脆弱得就象浆贴纸糊的一般,全不当耍子。而且那人不像一般突围的行事,一般突围只朝一个方向走,走出来就算突围成功。而他东走走,西闯闯,停停看看,不像是突围倒像是找人,磨蹭了一会儿,找得不耐烦了,只见他一逮住一名士兵问道:“你要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你孙爷爷的问话,我且问你,你们的头,叫什么‘米撒了’的那个浪费粮食的在哪儿?”那个士兵已经害怕得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用手朝米撒拉所在的方向指了指,悟空侧头用火眼金睛顺着方向一望,果然有两个身着军官盔甲的人坐在马上督战。悟空丢下那个,提着棒奔着米撒拉就去了。米撒拉看见大势不好,连忙调转马头和副官一起逃命。悟空看见他们要跑,赶紧吹了一个口哨,只听口哨声一起,那两匹马闻声停步,不知道有多听话,哧愣愣地将米撒拉和那个副官重重地摔下马去。各位看官啧啧称奇你们却不知孙大圣在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曾被玉皇大帝册封过弼马温一职,天庭的宝马良驹尽皆归他管辖,因此凡间的马也十分惧他。只见他冲上前去,指棒喝问:“你们俩谁是那个‘米撒了’,老实回答便罢,不老实的可看你们的头是否有这块岩石坚硬?”说罢举棒便朝身边一块巨大的岩石击去,那块岩石瞬间化为齑粉,看得米撒拉和副官,还有围观的士兵们目瞪中呆,嘈杂的周遭立刻安静下来。米撒拉挣扎了半天从地上爬起来,怯生生地对悟空说:“我就是,你想把我怎么样?”他没想到救宾虚一家的会是这般武艺高强的人,他估计今天就是他自己的死期。

  悟空见他答话,便上去抓住他的衣领像拎小鸡般地拖他向圣殿走去,米撒拉像布娃娃一样挣扎不得。围观的罗马士兵为了救主帅立即将回圣殿的路堵死,他们也不攻击悟空,怕伤了主帅。悟空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金箍棒朝前一指,喊声:“长”,棒子一头插进人堆里,然后单臂一使劲,扎堆的罗马士兵被棒子强行地分开,再喊一声:“缩”便大步流星地拖着米撒拉进了圣殿。

  圣殿内的众人见悟空得胜归来,纷纷围上前去,悟空用力一掼,将米撒拉摔在地上,好半天他才缓过劲来挣扎着爬起看他的敌人。

  宾虚走到他身边,亲切地对他说:“米撒拉,你没受伤吧,起来说话。”边说边把米撒拉扶起来。

  米撒拉战战兢兢地望着身边的一群人,特别是看到悟能、悟净、悟空,他的小腿就直打哆嗦。他纳闷地想宾虚是从哪儿搬的这些救兵,后来他看到舒雪、比德、西那诺,“女人和小孩也参加反对我们罗马的队伍中,看来我们将遇到的麻烦还真不小。”

  米撒拉看了好半天,终于开口说道:“他们都是什么人,是那些反对我们罗马的犹太人的一部分还是全部,你们晚上在这里干什么,你难道说你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吗?你们一家人是他们救出来的吧?我现在落在你们手上,你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但你们要想从这里逃走绝对是痴心妄想!总督已经知道你们的事,而且附近几个省邦的军队天明之前就会赶到这里,到那时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飞出去,不如你们把你们的其他同党说出来和你们准备干什么告诉我,我可以保证放过你们。和罗马对抗是不明智的,上次刺杀总督可以说是个误会,这次对我的冒犯我可以念在你母亲和妹妹的面上既往不咎,希望你不要一错再错。”

  米撒拉傲慢跋扈的措词激怒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西那诺、比德还有悟空三兄弟都想揍他,被宾虚制止住了。他缓慢有力地对米撒拉说:“米撒拉你过去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现在也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不会伤害你。他们不是我的同党,是我的救命恩人,是过路的,他们都是好人,希望你不要与他们为敌。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那不小心砸在总督马前的砖还在落,希望不要将你我之间的友谊砸断。”

  米撒拉半信半疑地注视着宾虚,他进来的时候心想宾虚指不定会用什么方法来折磨他,但看现在的情形,他们不会伤害他,而且想和他讲和,他现在吃不准自己倒底处在什么位置,可以命令宾虚放了他吗?显然不经过那凶神恶煞的三位(指悟空、悟能、悟净)的同意是不可能的,要和宾虚讲和吗?前天自己还将他发配到罗马战舰上做苦力,指望他是有去无回。仇怨已经结下了,现在他成了人质,新仇旧恨和罗马保民官的尊严不允许他说出和解的话!

  舒雪看他半天不开口,便走上前去质问他:“你从小就和宾虚在一起生活,和他是情同手足,现在怎么能忍心向你自己的手足挥刀相残呢?你们罗马人已经占领了犹太人的国家和平民百姓的家园,你竟然还要逼迫他供出自己的朋友,同乡来帮助你在凯撒面前邀功请赏,你这不是让他成为自己人民的叛徒,侮辱他的人格吗?他现在不计前嫌,阻止我们加害你的性命,还要和你讲和,这是多么伟大的友谊!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如果想要你的性命就像百万军中探囊取物一般,你不要执迷不悟,重新迎接着伟大高尚的友谊吧!”

  米撒拉听着舒雪的质询,感到她的话语在直接和他的内心对话,本来他在内心筑起一道防御攻事,这道防御攻事便是罗马人的傲慢自大和对其他民族的蔑视,舒雪的一番话已经唤醒了他沉睡的人性,他的防御攻事松动了!

  耶酥看到时机成熟,也主动走到米撒拉跟前劝诫道:“和兄弟之间的情谊比金子还珍贵,我们犹太人为了信仰我父耶和华都遵循着这样的诫条:

  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查;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宾虚现在是真心诚意与你和好,在我父的圣殿上,我们都期待着你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米撒拉听他说出的话,有些匪夷所思,不由得好奇地问:“你是谁,你为什么说这是你父的圣殿?”

  耶酥回答道:“我是拿撒勒的耶酥,是基督,我父耶和华派遣我下界显示神迹,和人类重新订立新约,今天是犹太人的逾越节,我到父的圣殿来参拜他,正好碰到宾虚一家和其他人还有你。”

  他继续说:“因为上帝怜爱世人,不愿在天上看见你们自相残杀,他甚至将他唯一的儿子赏赐给你们,他要叫所有相信他的人,都不会被灭亡,反而得到永生,上帝差遣我降临人世,不是要给世人定罪,而是要让世人因为我的到来而得到心灵上的拯救,相信他的人,不会被定罪,不相信他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这些人不相信上帝的独生子的名。”

  米撒拉听得希奇,越发的不解,便继续问道:“我听说过你,你在以色列的各地显示法术,替人治病,宣讲你们的教义。可我不是犹太人,你凭什么叫我相信你是上帝的儿子,看看我的这枚戒指,”说着他高举右手亮出食指上的戒指,“它是凯撒赐给我的,这是权力的象征,地位的象征,你的象征在哪儿?”

  耶酥听到米撒拉问起象征来,而他确实是没有的,但又不能正面回答说没有。于是他灵机一动,巧妙的回答道:“象征?是的,我象征着一棵真的葡萄树,我父则是栽培的人,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结果子的,他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更多。

  现在你因我讲给你道已经干净了,你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

  我是葡萄树,你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就不能作什么人。

  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象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你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里面,凡你所愿的,我就给你成就。你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也就成了我的门徒了。”

  米撒拉被耶酥一番话听得头昏眼花,什么葡萄树、枝子、里面、外面。和他有同感的是悟空和舒雪。悟空对舒雪小声说道:“我早看这人就觉得不对劲,八成又是那菩提老祖变的,只有他会讲葡萄,这里有点闷,我们四处逛逛吧!”

  “好,我也正有此意,”说完,她和悟空就沿着圣殿逛了起来。

  悟空问舒雪:“你到这里所为何事,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

  舒雪正要向悟空提起借月光宝盒,他先问到了正合她意,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对悟空说:“悟空,我们是受一位仙子的点拨来向你借宝物,如果没有它,我们就无法寻找其他宝物,如果这样,我们就无法帮助那个感情受到严重挫折的年轻人,打开他的心结了,所以你一定帮我啊!”说完,用乞怜的眼光望着悟空。

  悟空一看她这样阵脚就有点乱了,他强拽住扑嗵扑嗵的心跳问:“是受哪位仙子点拨,向我借什么宝物?”

  舒雪说:“是比夫人点拨的,她给了我们几个锦囊,锦囊受到魔镜的照射后便显出指示,所借的宝物正是你刚才已经唱到的月光宝盒。”

  悟空追问道:“毗夫人,是那个老母鸡毗蓝婆菩萨,昂日星官的母亲吗?前日子在路经黄花观时,被一条千年蜈蚣精缠住,毒倒了师父师弟们。正待没奈何时,多亏黎山老母指点,找毗蓝婆用她儿子眼中炼出的金针收伏了蜈蚣精,黎山老母事先就说那老母鸡脾气不好,好怪人。想是我上回得罪了她,她请你来找回执来了?”

  舒雪连忙解释道:“说岔了,说岔了!是比夫人,不是毗夫人,她是心地非常善良的好女巫,她的全名叫将心比心,是刚才你见到的火影小忍者的母亲,不是昂日星官的母亲。”

  “是这样啊!可以,其实原本就是你的东西,我只是在替你保管,现在就让它物归原主,给你。”接着悟空伸手入怀,从内衣里掏出月光宝盒递给了舒雪。

  舒雪双手接过月光宝盒,快乐得蹦了起来,兴高采烈得胡言乱语:“谢谢你,孙悟空,谢谢你,至尊宝。”悟空听得心中也挺滋润,两人在那里高兴得怡然忘我,舒雪忽然在月光宝盒里发现了什么东西,她问道:“咦,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发簪,挺精致的呀!悟空,是你的吗?”

  悟空凑过来一看,乐得呵呵笑起来:“你可真是健忘,些许日子不见,怎么连自家宝贝兵器也不认得了,这乃是你防身御敌的紫青宝剑啊,因我有时把它和我那如意金箍棒放在一起,她吸收了他的灵气,变得可以如意伸缩了,金箍棒我不用时就放在耳朵里,紫青宝剑就和月光宝盒放在一块了,想睹物思人时也方便些。”说完这煽情的话,悟空的脸都燥红了。

  “那你是说,紫青宝剑也送给我罗,一下子得你两件宝贝,我有点受宠若惊了,”舒雪这厢脸也羞红了。

  “说哪里话,我刚才说了嘛,这是物归原主!我原想是找机会还给你,既然你要来了,我理当还你。哦,对了,还有一件宝物我收着在,一发还你罢。”说完便从腰间的虎皮裙处掏出了一对金铃递给了舒雪。

  舒雪没想到在耶路撒冷圣殿过的第一个逾越节会如此开心,得到悟空的倾情馈赠,借一送二。舒雪把披散的头发盘好,双手戴上金铃,悟空看她戴好后想了想说,“你给我一只金铃吧,你一只,我一只,你在寻宝途中遇上危险不可化解时,你就摇动金铃,大喊:“齐天大圣救我或孙悟空,至尊宝什么的救我,不管你在哪里,我就会来救你,你看如何?”

  舒雪求之不得,赶紧从右手处褪去金铃,递给悟空,悟空也将金铃系于手腕处,我且打断众位看官,这对金铃也非比寻常,原是紫霞和青霞双胞姐妹之物,两只金铃不管相隔多远,只要因情事紧急剧烈摇动一只,另外一只必有感应,悟空考虑到这层用处,所以才往回要了一只,以备舒雪的不时之需。

  舒雪最后才将月光宝盒小心翼翼地放进斗蓬里,放进去时,月光宝盒碰了里面一个物件,发出一点响动,舒雪好生奇怪,忍不住将那物件掏出来一看,这一看不打紧,舒雪大叫一声:“不好,我怎么将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要知端的,且看下回分解。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