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六、天地自有真情在 恩怨未随往事消

作者:焦庆吉  发布时间:2015-02-09 01:28  字数:5109 

  正值初春时节,医院的后花园里风翻绿竹,云洒波心,轩廊溢彩,花木飘香,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在湖边的小亭子里,围坐着方老、李浩潼、思达、思佳、巴图、贾战坤等六人。

  巴图说:“兄弟,嫣芸和浩辰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思达问道:“方老,浩辰是?”

  “我儿子。”

  “哦,浩辰,挺不错的名字。给您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妹妹思佳。”

  思佳起身向方老问好,方老便抬眼细细打量起思佳。只见一束晨光透过花荫溶溶地筛洒在思佳缎子般顺滑的乌发上,闪光的发梢如鱼尾般俏皮地跳跃在微风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幽潭般的眼睛,清澈明亮之中透着一丝懵懂与羞怯。方老说:“你长得可真像你姐姐。”

  思佳腼腆地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说:“嘿嘿,大家都说我俩特别像,只不过我没有我姐漂亮。”

  贾战坤笑道:“谁说的?我看你就比你姐漂亮,你没看我们这几个男的都盯着你看吗?”

  大家哈哈大笑,思佳更加羞涩了。

  李浩潼切入正题:“方老,其实我很想问一下您,您后来是怎么知道子墨是李三杆的人?”

  方老说:“我跟嫣芸离婚后,就花了50万硬是把子墨打发走了。但毕竟我俩风流一场,所以分开后交情还是不错的。之后,八面玲珑的她经常出席各种社交场合,渐渐成了一名交际花。道上的人谁想办点什么事儿,都喜欢找她出面。毕竟中国就这国情,做生意都是靠拉关系致富。而且那时候正是大力改革开放的时候,市场经济体制也不规范,社会上的模糊地带太多,这就给了子墨大展手脚的机会。另外,道上的人谁有了麻烦也喜欢找她。你们小一辈的人可能不太不了解,中国人虽然也打高尔夫,但是所营造的氛围却和真正的高尔夫格格不入。因为打高球的应该是讲礼貌、懂礼仪、有风度的人,而在中国打高球的人大多有一种很浓的铜臭味和江湖气。说白了,人家老外打高球主要是为娱乐、健身、竞技,而中国人基本上就是为了赌。常言道,十赌九诈,打高球更是这样。我年轻时什么都赌过,但我觉得最高级的赌法还是赌高球。一般来说,你如果进一个赌场去赌,肯定全神贯注,即便玩的时间长了,你也不会觉得累。但赌高球却是在一千多亩的芳草地上,又开阔又漂亮的,你很容易放松警惕。况且一场18洞打下来,搁谁都会觉得累。你的戒备心和体力一下降,很难防住对手出老千。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极少打进美巡赛的原因,你把心思都放在研究怎么出老千上面了,哪儿还会去钻研球技?”

  思佳惊奇道:“真没想到,赌高球也出老千?”

  贾战坤说:“那是,赌高球是最难防对方出老千的,除非在处处监控的职业比赛中,即便非要找,那也只有中国的职业高球选手张新军打比赛时趁没人注意而偷偷改了记分卡。毕竟,一个高尔夫球场那么大,咱们平常玩的时候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去死盯着对手,只能靠经验。也因此,打高球的人最讨厌偷奸耍滑的,一旦发现必定给予严惩。我们有句行话,新手怕老手,老手怕千手,千手怕失手,失手怕剁手,也就是说黑道上都是按剁手对付千手的。不过在高尔夫球场谁都得装绅士,而且开的了球场的也都不是等闲之辈,所以没人会在球场上动粗,全是私下解决。”

  李浩潼恍然大悟道:“哦,那也就是说千手失手后就赶紧找子墨解决,从而逃过一劫。”

  方老缓缓点头,说:“子墨虽然精于此道,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黑道混的时间长了总有玩失手的时候。有一回,一个国家发改委的领导落马了,他为了洗脱罪责,愣是一口咬定子墨是她的情妇,那些巨额的赃款都是由子墨收受的,他本人毫不知情。由于子墨确实曾被那位领导包过一夜,又没有那位领导的关系硬,所以子墨最终百口莫辩,沦为了共犯,入狱两年。出狱后,她一直经营一家美容院。前不久,李三杆携款跑了以后,巴图到处打听李三杆的下落,最后找到了子墨。子墨说她早已不问世事,但说到李三杆,她还是多聊了几句。她说,她当年学打高球是为了给父母钓个金龟婿,自己也飞上枝头变凤凰,没想到遇上了李三杆。李三杆承诺出资10万,指使她拆散我的家庭,但她后来只得到了2万定金,因为事成之后,李三杆并没有给剩余的8万,并且威胁子墨若把事情捅出去就会让她死得很难看。子墨当然害怕,所以就没再敢提这事。我想,她之所以把这段事情说出来,应该也是恨李三杆的缘故吧!”

  巴图说:“兄弟,其实上次见你时我忘了跟你说,子墨还说过一句话,她说她后来入戏了,她是真的爱上你了。”

  “是吗?她有没有说为什么?”

  巴图说:“兄弟,这话问得幼稚了。恨一个人需要理由,但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思佳挥手一指,说:“快看,你们看谁来了?”大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柳嫣芸和浩辰。方老颤颤巍巍地站起,思佳慌忙去扶。只见他面部肌肉不停地战栗,连目光也在颤动,而哈喇子更是顺嘴直流,像个中风老人一般。浩辰扶着柳嫣芸走上台阶,柳嫣芸满脸都是难掩的沧桑与激动,她凝视着方老,只是嗫嚅着,嗫嚅着。浩辰上前一步,紧紧地抓住方老的手,大叫了一声:“爸!”“当——”的一声,一块铁状物掉在了地上。原来,方老用他的推杆打李三杆时虽然把木质杆身打断了,但大马士革钢做的杆头却完好无损。他晚年一直把推杆作拐杖摇摇晃晃地在这个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即便杆身折了,他也要握着杆头,仿佛只有握着它,他整个人才有主心骨。刚才听到那一声“爸”,他似乎是有了新的主心骨,手里紧握的杆头突然就滑了下来,嘴上都忘了应一声。可是,浩辰叫完了这声“爸”以后就只是抱住方老哭,再也说不出话来。方老想起多年前与儿子分别的场景,不也是这样吗?相拥无言,惟有泪千行。只不过,上次只有浩辰在哭,而这次方老也落泪了。

  柳嫣芸说:“老方,你还认识我吗?”

  方老破涕为笑道:“怎么能不认识?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我就是再怎么老糊涂,也忘不了你啊!对了,浩辰,李三杆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浩辰说:“我倒没什么,只是妈妈也被软禁了两天。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报警了。还有,李三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他拿出了柳嫣芸包里的东西。大家打开一看,原来是李三杆把《神女赋》和《高唐赋》上面的地图临摹在了宣纸上面。纸上共有九幅墓穴的地图,每幅地图上都标注着地名,李浩潼发现其中的墓穴分布情况为河南4处,湘西2处,云南2处,新疆1处。浩辰指着地图说:“李三杆说,他解决湘西和云南的4处,让我们解决河南的4处,我问他什么意思,他也不说,只是让我问你们。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

  方老耐心地跟浩辰讲解了一遍。贾战坤说:“五层球一定不能落到李三杆手里,否则天下必然大乱,到时候国家禁都禁不住。”

  大家一致点头。思佳说:“我们坐下聊吧!”

  其实,方老这些年虽然没有和前妻、儿子在一起,但他经常和柳嫣芸通信,询问他们在美国的生活状况。每逢方老去美国打高球,他都必定要去看看他们母子俩,并和儿子切磋一下球技。嫣芸为了儿子始终没有再嫁,后来方老多次表示愿意舍弃国内的一切来美国与她复婚,可她就是不同意。她想不明白,她当初那么疯狂地把一颗心完完整整地交给了一个人,以为会永远永远美好下去,可到头来现实却是千疮百孔。直到有一次,方老说就算是为了儿子也应该复婚。她的心陡然动了一下,是啊,应该为儿子着想。她来美国之所以谢绝众多爱慕者的追求就是为了儿子,难道她就不能为了儿子而选择复婚吗?

  她终于答应了,但她要求先试婚。

  试婚很失败,除了她面对他时潜意识里的各种无缘无故的怨气、怒气,最严重的还是她的性冷淡。

  他愤怒道:“我他妈的每次简直就是和一个木头人在睡觉。”

  她冷冷地说:“要不是还有那么一丝感情,还挂念着你是浩辰他爸,我连木头人都不会做。”

  是的,这句话彻底刺伤了他,可是,她也实在是解不开那个心结。他身为人夫,身为人父,不回家只顾着玩也就算了,竟然还和别的女人鬼混,简直令人发指。女人或许能容忍心上人的一切毛病,可唯独容忍不了他出轨。她会觉得每当哄完儿子睡觉而独守空房时,自己的男人却怀着一颗远之又远的心在另一张床上与另一个女人苟且,那么此时此刻,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欢爱,还祈求什么热情呢?是的,这件事俨然成了梗在她心头的一根刺,动一下,就生生地疼。

  方老也彻底爆发了,对她嘶吼道:“我都愿意放弃我如日中天的事业来美国跟你们生活,你就不能放下你的那点自尊吗?”

  她嘶吼得更疯狂:“你少他妈的跟我提你那事业,你那是什么事业?不就是挣点不干不净的钱让那些傻逼知道吗?你也不想想,你都做过些什么?你挣的钱为这个家、为这个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你天天晚上不回家,在外面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你心里有过我吗,有过儿子吗,有过这个家吗,有过一丝丝愧疚吗?难道你挣钱就是为了让我们母子过上孤苦的生活?就是为了你在我面前可以颐指气使、耀武扬威?”

  “你看看你,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不修边幅,满口脏话,我真不知道以前那个美丽善良的嫣芸哪儿去了?”

  “我呸,我也就是瞎了眼才跟了你,我他妈的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你还好意思问。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问问自己以前那个体贴担当的方成焕哪儿去了?”

  “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你是什么,屁都不是;你有什么,屁都没有。你也配来教训我!”

  “我是浩辰的妈,我当之无愧;我有儿子,你积攒王八蛋,我培养儿子,我骄傲!你又有什么资格来骂我?”

  最后,俩人吵累了,也就不吵了。一想到自己这辈子所能说出的最狠毒的话竟然都刺向了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恐怕谁都会觉得悲哀吧!

  她注定不会是先打破沉默的那个人,从来,她都是这么执拗。想当初,若不是她那么较劲,俩人也不会走到一起。现在,她还是这么较真,俩人也就很难再走到一起。

  他无奈地收拾完行李,对她说了句:“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好自为之吧!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方老温情脉脉地看着浩辰,在回忆里风尘仆仆,感叹多少往事、依稀如昨。

  巴图打断他的思绪,说:“兄弟,李三杆让我们解决河南的四处墓穴,你赶快给大家讲一下情况吧!”

  “哦,好,好。”方老回过神来,“我小时候跟我姥爷学过一些五行、八卦、易数、阴阳、风水之类的占卜术,长大后又看过一堆旁门左道的书,所以对书中传说的一些神秘墓葬特别感兴趣。二十五年前,我纠结于到底要不要销毁五层球的炼制方法,最终决定把方法刻在木板上分成九块,放在九个墓穴中。而这九个墓穴,我则是整整花费了一年时间才用占卜术找够。”

  李浩潼问:“为什么要分成九块,而不是直接藏在一个墓穴中呢?”

  “因为我当时确实非常的纠结,觉得不能把木板直接藏在一处,必须藏在多个地方。如果这样还被发现了,那说明它是真的遇到了有缘人。最终我选择分成九块,是因为中国人历来把数字分为阳数和阴数,奇数为阳,偶数为阴,奇数中九为最大,所以代表着至尊。李三杆这次提出谁先找够五块木板谁获胜,他就是想证明他才是真正的九五之尊。唉,当年在东非大裂谷的那一战,我靠出老千赢了他,他终究还是来找我算账了。”

  巴图说:“在中国打高球,谁不出千?只要不被发现,那就是没有,凭什么唯独李三杆就不能愿赌服输,还这么丧心病狂地报复我们?上次我和你的对决,最后那一杆我是故意提前触球的,可媒体也没有质疑我放水啊!因为就算他们能证明我使诈,那又怎么样呢,结果已定,就是你赢了,哼!”

  贾战坤说:“现在,我们还是早点研究一下怎么赢李三杆吧!”

  方老指着地图说:“很明显,解决新疆那一处是最难的,所以李三杆的言下之意就是他先和我们比赛谁先在东部找够四块木板。他把河南的四处让给我们,显然是跟我表个恭敬卖个乖,算他小子还有那么一丁点良心。”

  “方老,您该吃药了。”李浩潼提醒道。

  思佳取过药品说:“我来吧,以后这就是我的事了。”

  浩辰忙打开保温杯倒水,方老哆嗦地接过,说:“浩辰,这次寻宝之旅,你也去。”

  “爸——”浩辰的眼中又泛起了泪光。

  “听话,我更需要你帮我赢得这场赌局,因为这场赌局事关重大,非同小可,你一定要听我的。”

  “可我真的想尽点孝心。您都得绝症了还不让我和妈妈知道,我是在网上看到您和巴图叔叔对决的报道才间接知道了您的身体状况。我们回国就是专门来陪伴您最后的这些日子,要不是被李三杆绑架,我们早就到了。”

  “我有你妈在身边,不用你管。你要是真想尽孝心,就让我在断气之前看到你们的胜利。”

  浩辰看了看柳嫣芸,柳嫣芸坚定地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方老具体讲了一些观天象、寻地脉、察形势、觅星峰、辨水源、测方位、定穴场、究深浅的一些寻墓的常用方法。虽说只要有地图,现在就可以用遥感探测等高科技设备按图索骥,但李浩潼还是用手机录了音,知识嘛总是懂的越多越好。只可惜的是,方老当年设置的许多机关都是随兴而至,所以大多都记不清密码了。

  最终,出发的队伍定为李浩潼、思达、浩辰、贾战坤、大壮等五人。因为李浩潼觉得大壮是学遥感科学与测绘专业的,在长途跋涉中必然大有用场,所以最终以请客去吃三次必胜客的代价搞定了他。

  李浩潼出发前虽然忐忑,但更多的还是对方老的不舍,不过想到方老有柳嫣芸和思佳照顾,他还是很放心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