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惺惺相惜

作者:渡天  发布时间:2015-07-28 22:06  字数:5090 

  见徐锋醉倒,王岳安排人把他带去休息,这时一旁的梁森开口道:“想不到阻挡我军的竟是这么一个东西,也不过如此,徒有其表。”

  王岳听后道:“哎~梁将军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我前面故意用计让其识破也不会有今天,这是欲擒故纵。”

  一旁的张亚男突然道:“将军现在是想用当初擒住在下的计策吗?”

  王岳听后哈哈一笑:“张将军,这计策不在多,好用就行,不怕招招会,就怕一招精。”

  张亚男叹服道:“末将受教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人从外面进来,王岳一眼就认出了此人,然后对他使了个眼色。众将见时候不早,也都散去了,王岳嘱咐人一定要好生看管徐锋,随后也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帐中,王岳道了声:“幽影出来吧,有什么事禀报?”

  “嗖”一个黑影闪出。来到王岳跟前,道:“将军,据可靠消息,辽军派来一个特使,前来上邦督战。”

  王岳听后心想:看来计划有变。于是他问道:“此人带来多少兵马?”

  “大约两万人马,眼下金国在北面作战,牵制了不少辽国人马。”

  王岳听后点了点头,道:“行,此消息非常重要,继续打探,我要知道此人的详细信息,时间紧迫,三日内可否打探的出?”

  幽影略加思考了一会儿,道:“三日内一定完成任务。”

  王岳赞许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完成这次任务以后,你就少出去跑,跟在我身边,不然有事也找不到你人,再说,如果事事都要你去办,你手下那帮人还有啥用。”

  “是将军,但是眼下我这边还有些事没弄好,等一切步入正轨以后就好了。”

  “那你就抓紧,有啥需要的,给我说。”

  “是,末将一定尽心尽力。”

  王岳想了想,然后搬出一个二十乘二十的正方形箱子给幽影,道:“这个你拿去,用得着。”

  幽影接过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金子,有些激动:“将军……”

  王岳打断他的话,道:“行了,你快去忙你的吧,早点回来,我需要你。”言毕幽影又不见了踪影。

  幽影走后,王岳陷入了沉思:特使,还带了两万人马,看样子这城不好拿了,得从长计议,希望幽影能快快打探出此人的消息,这徐锋看来得想想法子,多留几日了。

  第二天,徐锋一觉醒来,已是晌午,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

  徐锋慌忙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赶忙寻来自己的方天画戟,正欲出帐。这时一员小校进来了。

  小校见徐锋已经起来,赶忙有礼道:“徐将军你醒了,我家将军已经在大帐备好酒宴恭候大驾了。”

  徐锋听后心想:这王岳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该不会是暗中在搞什么阴谋诡计。我走还是不走,不行,我得去看看他耍什么花招。想到这里,徐锋跟着小校去了大帐。

  来到大帐,王岳早已和众将在等候了。

  不等徐锋开口,王岳就笑脸相迎,各种好话说了一遍,拉着徐锋入座。

  徐锋盛情难却,只得入座,这一坐下,又是一通喝,结果徐锋又醉了。

  在等徐锋醒来,已经是午夜时分。徐锋揉了揉自己还有些疼痛的头,心想:这王岳是想用周瑜当年对付刘备,夺回荆州那一招,软禁我在此,不行我得想法逃走。

  想到这里,徐锋起身,取来自己的方天画戟,悄悄地溜出营帐,往上邦城方向逃去。

  徐锋刚刚逃出,正在躲闪巡夜的军校,突然有人在背后说道:“徐将军,想要不辞而别吗?”

  原本猫着腰的徐锋,冷笑一声,直起身来,转身一看,原来是王岳。

  徐锋道:“王将军这么晚了不睡,该不会是在等我徐某人吧。”

  王岳笑道:“徐将军这么晚了不睡觉,在做什么呢?”

  “明人不做暗事,你究竟在打什么注意?”

  “我只是想与徐将军交个朋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打江山,如何?”

  徐锋冷笑道:“就凭你,白日做梦。”

  “徐将军,现如今,北方金国崛起,辽国灭亡是迟早的事,不如早做选择,加入我麾下,你我一同驰骋天下如何?”

  “你以为灭亡了辽国,你大宋就会相安无事吗,金人狼子野心,早已是路人皆知。”

  “徐将军所言我也早已预料,只可惜你我二人未遇明主,但不知徐将军有何打算?”

  “保家卫国,誓与上邦城共存亡。”

  王岳大笑:“傻X思想,你以为你得死能起了什么作用,那么我问你,你打仗为了什么?”

  “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那现如今呢,战火连绵不断,我也早已厌倦了,将军可否愿意让出上邦城,换百姓一个安详呢?”

  “那为何不是你们撤退还百姓一个安详呢?”

  “胜者王侯败者寇,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改朝换代那是常有的事,而唯一不变的就是百姓,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上邦城我已是唾手可得,只是我不想看到生灵涂炭,也觉得将军是个人才,惺惺相惜,想要有朝一日能与将军,共谋大事,把酒言欢。”

  徐锋有些漠然,他沉思了良久,长叹一声,道:“若不是你我为敌,说不定我们真能成为至交。”

  “哈哈,徐将军,那就加入我吧。”

  徐锋摇了摇头道:“请恕在下无能为力,你我各为其主,辽主虽不是有恩于我,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则。”

  王岳听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那徐将军,抛开一切世俗,你我可否交个朋友。”

  “有何不可,能与将军交朋友,何乐而不为。”

  “将军言重了,能与徐将军成为朋友,实乃在下三生有幸,将军乃是一代豪杰,威名远播,今日有幸与将军过招,真乃是班门弄斧,还请将军不要见笑。”

  徐锋听后哈哈大笑:“话不能这么说,将军你还是有些本领的。”

  “将军过奖了,于你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在下想要多留将军几日,讨教几招,不知意下如何?”

  徐锋不好拒绝,只得又答应了王岳的要求,重新回到了营帐。

  就这样徐锋又在宋营留了下来,而上邦城的赵晶一直未见徐锋,又没有得到其任何消息,一连派了好几批人来打探消息,结果全被王岳派人给挡了回去,为此赵晶十分着急。

  一晃又是两天过去了,此时宋军诸将已经和徐锋打成一片,关系十分融洽,而这一切都在王岳的掌控之中。

  此时幽影也已经回来,据他所报,此次前来上邦城督战的乃是辽主心腹袁森,袁森祖上世代在辽为官,因此深得辽主信任,其年少饱读诗书,从小习武,也算得上是个文武全才,但此人疑心甚重。

  王岳听后,微微一笑,问道幽影:“你易容术如何?”

  幽影道:“不在话下。”

  “那就行,你准备准备,过几日我们去上邦城逛逛。”

  “是,将军。”言罢幽影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幽影走了以后,王岳喊道:“来人…”

  言罢从帐外进来一员小校,行礼道:“将军有何吩咐?”

  “那几个女将现在何处,可还好?”

  “回将军,都按您的吩咐,安排妥当。”

  “嗯~带我前去看看。”

  “是!”言罢二人就离开了。

  来到看管崔文三人的营帐,守卫正要通知里面,王岳示意他们不要出声,然后自己轻咳了两声,从帐外走了进去。

  一进到帐内,一股热气袭来,待王岳定睛一看,傻了眼,三员女将正在沐浴,戏水打闹,王岳霎时间不知所措,三员女将一见王岳,也是手足无措,尖叫声四起,王岳赶忙跑了出去。

  来到外面,王岳长舒一口气道:“你们怎么不给我说!”

  守卫有些为难,道:“我们正欲禀报,是您不让我们说的。”

  王岳心想也是,怨不得他人,不过亲眼所见出水芙蓉图,也不错,哈哈,个个身材都很棒,没白来。想到这里,王岳不禁笑出了声。

  在帐外等了许久,王岳实在等烦了,于是问道:“三位将军,可否沐浴更衣?”

  又过了很久,帐内传出:“将军请进吧。”

  得到应允,王岳这才再次入帐。

  刚进到帐内,王岳赶忙赔礼道歉,道:“刚才有些冒失,请三位将军息怒,在下在此赔罪了。”

  因刚才一事,王岳一直不好意思直视杨宇琦三人,又兼刚赔了罪,弯腰行礼,只想等杨宇琦她们原谅了自己再说。

  就在这时,一把利刃直刺而来。

  王岳赶忙躲开,道:“三位将军息怒,刚才纯属误会,剑下留情。”

  杨宇琦赶忙制止王婉甄道:“三师妹,切莫胡闹,我想王将军决非有意为之。”

  王岳赶忙附和道:“是是是,我也不知道你们在洗澡,不小心误闯而已。”

  王婉甄不想善罢甘休,但也不知该当如何,手中宝剑,欲砍又止,最后还是回到了杨宇琦身边。

  见此王岳长舒一口气。

  这时杨宇琦开口道:“自从被将军捉住以后,一直未曾谋面,不知将军今日而来所为何事?”

  还未等王岳开口,一旁的崔文道:“还能有什么,肯定是想让我们劝说我家师兄徐锋投降。”

  杨宇琦道:“倘若将军是为此事而来,那定是要让将军失望了,虽然将军将我等俘获,未曾加害,反而视如上宾,好生伺候,对此我等深表感谢,但是将军不能因此强迫我等去做不仁不义之事。”

  王岳听后心想:我的心思岂能被你们猜到。

  于是王岳说道:“三位将军多虑了,我此次前来,正是要接三位前去与你家师兄相聚。”

  三人听后一愣,杨宇琦慌忙道:“什么?我家师兄现在何处?”

  王岳笑道:“正在我军大帐做客。”

  “这怎么可能,眼下两军正在交战,我家师兄怎么可能在你军中。”崔文惊异道。

  “请三位将军随我来。”

  言罢杨宇琦三人随王岳出了营帐,在王婉甄经过王岳身边时,其瞪了王岳一眼。

  王岳、杨宇琦等四人很快就来到了大帐,此时,徐锋正与诸将交流战术,相谈甚欢。

  王岳指了指徐锋,杨宇琦三人一看正是其师兄不错,于是三人赶忙快步走了过去。

  正在交谈的徐锋突然见到师妹三人不免有些惊讶,四人八目相对似乎有千言万语,一旁的王岳招呼了一下其他将领,他们都心领神会的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徐锋带领三位师妹前来拜见王岳。

  一见王岳,徐锋就拜倒在王岳面前,道:“多谢将军这些日子以来对我三位师妹的照顾,请受在下一拜。”

  王岳赶忙扶起他道:“徐将军严重了,我正想与将军结拜为异姓兄弟,也正因为如此,我把他们三人视作是自己是亲妹妹一般,怎么会怠慢了她们。”

  王婉甄突然道:“还视作是亲妹妹,有偷看自己妹妹洗澡的吗。”

  众人听后都笑了起来。

  一旁的杨宇琦道:“别丢人了,这事都过去了,还提。”

  待大家笑后,徐锋继而道:“王将军,这些日子以来,与你们诸将在一起我受益匪浅,我也希望能够与诸位同在一个帐下,把酒言欢,出生入死,但眼下我等各为其主,不得不散,我也是来请辞的,请将军应允。”

  王岳听后点了点头,道:“将军所言极是,只不过今日为时已晚,待到明日我为将军送行之后,你我再在战场上一较高下如何。”

  徐锋还没回答,王岳又道:“如将军不放心,可先行安排三位师妹回上邦城报信。”

  徐锋见盛情难却,只得答应了王岳,先行派三位师妹离开。

  就在徐锋送行三位师妹期间,王岳找来,张亚男道:“我准备去上邦城一趟,这期间就由你接替我的职位,担任宋军总帅,在这期间,你只需隔三差五佯攻上邦城即可,如有新行动我在给你指令。”

  “那明日为徐锋送行,将军不出面,这该如何是好?”

  王岳想了想,然后告诉张亚男这般这般,如何如何……

  随后王岳带领,马向新、牛宗亮、唐华、唐龙、陈雷几人,在幽影的乔装打扮下,混在与徐锋三师妹一起放行的辽军俘虏中,混入了上邦城。

  第二日,在徐锋送行的酒宴上,王岳没有出现,徐锋甚是惊疑,于是问道:“今日怎不见你家王将军?”

  张亚男回应道:“徐将军,我家将军怕不忍你离去,为避免影响诸位,特派我前来为将军送行,并送上礼物一件。”

  言罢,一员宋军小校双手呈上一个精致无比的桃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把绝世宝剑。

  徐锋见此有些激动,道:“想不到王将军如此看重在下,实乃在下三生有幸,还望张将军代为转谢,日后如有机会,当以涌泉相报。”

  就这样,宴席结束后,徐锋独自一人骑马回到了上邦城。

  刚一进城,赵晶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徐锋见此,道:“赵大人出什么事了,这么匆忙?”

  赵晶:“你可算回来了,上京那边派人来了,这几日不见你人,快气疯了,要不是我好言好语,估计你就要人头落地了。”

  “这人什么来头?”徐锋和赵晶一边往府里走一边交谈着。

  “上京派来督战的,叫袁森,皇帝身边的红人,来了就要见你,结果你去了宋营,那家伙听了以后这还了得,说是要治你个通敌之罪,好在我拦着,说是等你回来以后再说,那人也算开明,也就没再追究此事,你可要想好了怎么说一会儿。”

  “那你先去通告一声,我回趟府里,换好衣服就去拜见他,怎么样?”

  “那我先去,你随后快来,想好怎么应对。”

  言罢二人各自去忙了。

  回到府里,徐锋将王岳所赠的宝剑交给下人放了起来,这时他的三个师妹听闻徐锋回来,也赶了过来。

  杨宇琦道:“师兄看样子这王岳也算言而有信,把我们都放了回来,算是个君子。”

  徐锋叹息道:“若不是我俩各为其主,说不定真能成为生死之交。”

  一旁的王婉甄道:“啥君子,我看就是个好色之徒。”

  徐锋一愣:“师妹何出此言,难道他对你做过什么?”

  杨宇琦赶忙道:“师兄多虑了,这丫头还不是因为被他捉了去,耿耿于怀嘛,没事的。”

  徐锋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师兄我也打过败仗,这点小事怕什么。”

  王婉甄欲言又止,不高兴的走了。

  杨宇琦问道:“师兄下一步作何打算?”

  “这不上京派人来了,我得去看看,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杨宇琦想了想说:“那我陪你一起去吧,如果有什么事我也好给你证明。”

  徐锋觉得有理,便和杨宇琦一起去了上邦城王府。

  来到王府外,徐锋一连通传了三次,袁森才准许徐锋入内。

  一旁的杨宇琦闷闷不乐道:“这是给咱一个下马威啊,先为难咱一下,师兄一会儿你可要小心了。”

  徐锋点了点头道:“你一会儿少说话,别惹事,看我眼色行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