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03

作者:源水漾  发布时间:2015-06-29 22:45  字数:1172 

  建宁只坐在一边吃着点心。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庄妃皇太后现在不过三十多岁,一身太后妆扮未曾让她老去一分,多的只有尊贵,庄妃皇太后笑着道:“起来坐下吧。”说罢着人摆上茶点。
  庄妃看着福临离开的身影,反正长平公主已经死了,福临高兴去就去吧。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她后来琢磨着福临与长宁公主接触接触也无妨,长宁公主深受崇祯宠爱,受到过名师的指导,知识渊博,让福临在长宁公主那里学学汉学也不错,庄妃并不怕长宁公主有什么不轨之心,一个断臂公主而已,便是欺骗了福临也无妨,她届时在教导福临,什么是人心,如此最好。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免礼。”福临端起皇帝的架子,一路进入宫殿,建宁跟在福临的后面,并不敢放肆。
  庄妃看着福临离开的身影,反正长平公主已经死了,福临高兴去就去吧。

  到了慈宁宫,宫女在殿中恭迎:“皇上万福。”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福临六岁登基,年纪小时还好摆布,现在十二岁,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朝廷上还有个摄政王,福临早就不满摄政王的霸道了,言语中难免露出一二。

  “免礼。”福临端起皇帝的架子,一路进入宫殿,建宁跟在福临的后面,并不敢放肆。

  建宁听到这,站起来道:“儿臣也要去。”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庄妃皇太后已经端坐在凤塌上等候了,哲哲皇太后久病,只在屋中卧床养病,很少出来。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福临六岁登基,年纪小时还好摆布,现在十二岁,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朝廷上还有个摄政王,福临早就不满摄政王的霸道了,言语中难免露出一二。

  庄妃皇太后现在不过三十多岁,一身太后妆扮未曾让她老去一分,多的只有尊贵,庄妃皇太后笑着道:“起来坐下吧。”说罢着人摆上茶点。

  建宁只坐在一边吃着点心。

  庄妃皇太后则听福临说些朝廷上的事,她虽每日在慈宁宫,但是外面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从来不指手画脚,只是偶尔点拨一二。

  福临六岁登基,年纪小时还好摆布,现在十二岁,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朝廷上还有个摄政王,福临早就不满摄政王的霸道了,言语中难免露出一二。

  庄妃皇太后只软言安慰,心中却也暗暗叫苦,摄政王是她的一块心病,福临是心头肉,皇权则是满腔心血,这三者总要有取舍的。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建宁好似听见这些又好像没有听见,吃完了点心,就只坐着发呆,想到了长宁公主,刚入住紫禁城的时候,她每日都出去看这些雕龙画凤的宫殿,有雅致的,有奢华的,也有被火烧的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有一天,无意中跑到长平公主住的小殿里……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庄妃皇太后已经端坐在凤塌上等候了,哲哲皇太后久病,只在屋中卧床养病,很少出来。

  庄妃心思玲珑,福临今日特特将这种小事告诉她,怕是有其他的想法,只面带忧伤的道:“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如此最好。”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建宁听到这,站起来道:“儿臣也要去。”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庄妃没有看建宁,顿了下,想一口回绝,一个明朝公主哪里值得大清皇上如此上心?但是之前福临因为摄政王心中已经存了怨气,她若是再反驳,怕福临心中更不舒服,就只能道:“也好,你们去吧,早去早回来,不要耽搁的时间太长。”

  福临眉眼间带了些高兴,建宁则不客气的露出个大大的笑意,两人便一起告退。

  庄妃看着福临离开的身影,反正长平公主已经死了,福临高兴去就去吧。

  福临眉眼间带了些高兴,建宁则不客气的露出个大大的笑意,两人便一起告退。

  建宁只坐在一边吃着点心。

  当初他们刚入宫,很多事都要处理,她一时不察,就让建宁遇到了长平公主,建宁又带着福临见了长宁公主。

  她后来琢磨着福临与长宁公主接触接触也无妨,长宁公主深受崇祯宠爱,受到过名师的指导,知识渊博,让福临在长宁公主那里学学汉学也不错,庄妃并不怕长宁公主有什么不轨之心,一个断臂公主而已,便是欺骗了福临也无妨,她届时在教导福临,什么是人心,如此最好。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想起建宁,庄妃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建宁的性子怪怪的……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皇宫的孩子,建宁不可思议的单纯与……愚笨……
  福临眉眼间带了些高兴,建宁则不客气的露出个大大的笑意,两人便一起告退。
  “免礼。”福临端起皇帝的架子,一路进入宫殿,建宁跟在福临的后面,并不敢放肆。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福临六岁登基,年纪小时还好摆布,现在十二岁,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朝廷上还有个摄政王,福临早就不满摄政王的霸道了,言语中难免露出一二。
  福临与建宁向庄妃皇太后行礼问安。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建宁好似听见这些又好像没有听见,吃完了点心,就只坐着发呆,想到了长宁公主,刚入住紫禁城的时候,她每日都出去看这些雕龙画凤的宫殿,有雅致的,有奢华的,也有被火烧的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有一天,无意中跑到长平公主住的小殿里……
  庄妃心思玲珑,福临今日特特将这种小事告诉她,怕是有其他的想法,只面带忧伤的道:“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如此最好。”
  福临眉眼间带了些高兴,建宁则不客气的露出个大大的笑意,两人便一起告退。
  想起建宁,庄妃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建宁的性子怪怪的……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皇宫的孩子,建宁不可思议的单纯与……愚笨……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当初他们刚入宫,很多事都要处理,她一时不察,就让建宁遇到了长平公主,建宁又带着福临见了长宁公主。
  庄妃没有看建宁,顿了下,想一口回绝,一个明朝公主哪里值得大清皇上如此上心?但是之前福临因为摄政王心中已经存了怨气,她若是再反驳,怕福临心中更不舒服,就只能道:“也好,你们去吧,早去早回来,不要耽搁的时间太长。”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庄妃皇太后则听福临说些朝廷上的事,她虽每日在慈宁宫,但是外面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从来不指手画脚,只是偶尔点拨一二。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庄妃心思玲珑,福临今日特特将这种小事告诉她,怕是有其他的想法,只面带忧伤的道:“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如此最好。”
  当初他们刚入宫,很多事都要处理,她一时不察,就让建宁遇到了长平公主,建宁又带着福临见了长宁公主。
  庄妃皇太后现在不过三十多岁,一身太后妆扮未曾让她老去一分,多的只有尊贵,庄妃皇太后笑着道:“起来坐下吧。”说罢着人摆上茶点。
  庄妃皇太后只软言安慰,心中却也暗暗叫苦,摄政王是她的一块心病,福临是心头肉,皇权则是满腔心血,这三者总要有取舍的。
  庄妃没有看建宁,顿了下,想一口回绝,一个明朝公主哪里值得大清皇上如此上心?但是之前福临因为摄政王心中已经存了怨气,她若是再反驳,怕福临心中更不舒服,就只能道:“也好,你们去吧,早去早回来,不要耽搁的时间太长。”
  只是没想到,长宁公主已经看破红尘,只研究禅学佛经,偶尔念几句诗词,福临也居然听进心里去了,庄妃才后悔不该放任福临,这才撺掇的摄政王将长平公主嫁出去,福临因为这个不高兴了一番,倒是建宁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福临六岁登基,年纪小时还好摆布,现在十二岁,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更何况朝廷上还有个摄政王,福临早就不满摄政王的霸道了,言语中难免露出一二。
  庄妃皇太后现在不过三十多岁,一身太后妆扮未曾让她老去一分,多的只有尊贵,庄妃皇太后笑着道:“起来坐下吧。”说罢着人摆上茶点。
  正想着,就听见福临将长平公主殁的事回禀庄妃皇太后:“额娘,周显上书,长平公主病卒,儿臣已经赐葬广宁门外。”顿了下,叹气道:“当初,不如准她出家,说不定还能……”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福临又道:“儿臣想着她曾经与儿臣有过一茶之缘,想去她住的小殿看一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