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145、你元身是仙鹤?

作者:许酒  发布时间:2015-05-10 22:00  字数:1033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我等你很久了!”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但是遥夜也很奇怪,每次那位妖女来丹穴山骚扰他母后的时候,侍卫总是拦着他不让他出门。如今他终于见到了那个灼华,他便时刻想着替他母后报仇雪恨。
  是以,他在丹穴之国呆了几天后,打算去阳华宫找灼华,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手软,替他母后解除忧患。
  但是遥夜他不这么想啊,他的脸登时绯红一片,火辣辣的感觉一路烧至耳根。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但是遥夜他不这么想啊,他的脸登时绯红一片,火辣辣的感觉一路烧至耳根。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所幸,他看到了一个桃林之中一方大湖,那湖里青玉层叠,湖面水波潋滟,湖水比玉石青蓝。他一个翩翩公子青天白日宽衣解带似是不妥,于是他化成仙鹤元身,将衣服投入湖中,一起跳了进去。可他的毛羽将将沾上湖水,自湖底轰然炸开的硕大水花忽忽而上,一个貌美无双的姑娘踩着水花飞出来,墨发透湿,脸颊流水。他惊了一惊,身上忘记使仙力,便要掉入湖中。那姑娘下意识抱起他的仙鹤元身腾出水中。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湖水之上的灼华形容一瞬憔悴,她喃喃道:“果真不是他……他不是鸟,他是一只锦鲤的……”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但是遥夜也很奇怪,每次那位妖女来丹穴山骚扰他母后的时候,侍卫总是拦着他不让他出门。如今他终于见到了那个灼华,他便时刻想着替他母后报仇雪恨。

  是以,他在丹穴之国呆了几天后,打算去阳华宫找灼华,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手软,替他母后解除忧患。

  他直接奔了阳华宫去,可是宫娥却告诉他,她们家宫主去东面的桃林了。

  “我等你很久了!”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所幸,他看到了一个桃林之中一方大湖,那湖里青玉层叠,湖面水波潋滟,湖水比玉石青蓝。他一个翩翩公子青天白日宽衣解带似是不妥,于是他化成仙鹤元身,将衣服投入湖中,一起跳了进去。可他的毛羽将将沾上湖水,自湖底轰然炸开的硕大水花忽忽而上,一个貌美无双的姑娘踩着水花飞出来,墨发透湿,脸颊流水。他惊了一惊,身上忘记使仙力,便要掉入湖中。那姑娘下意识抱起他的仙鹤元身腾出水中。

  但是遥夜他不这么想啊,他的脸登时绯红一片,火辣辣的感觉一路烧至耳根。

  这个场景竟熟悉万分,在遥夜脑海轰然炸开。

  是以,他在丹穴之国呆了几天后,打算去阳华宫找灼华,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手软,替他母后解除忧患。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我等你很久了!”

54.161.49.129, 54.161.49.129;0;pc;2;磨铁文学

  这句话再次听到,遥夜只觉一个心悸涌上来,激得他四肢百骸都在发颤,他大惊,猛然挣脱那姑娘的怀抱,飞到湖中上方,盘旋一圈之后,施术将湖里的衣裳拎出来,穿在身上化成公子模样,踩在蔚蔚祥云之上。

54.161.49.129, 54.161.49.129;0;pc;2;磨铁文学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灼华也瞧清楚了他,面容比他还要惊讶。她御着仙力,赤脚踩在湖面上,仰头打量着云头上的同少殷一模一样的遥夜,怔怔开口道:“你……你元身是仙鹤?”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被一个姑娘瞧见元身,于遥夜看来,这是一件十分羞耻且尴尬的事情——就像在一个姑娘面前没有穿衣服一样羞耻尴尬。

  犹记得我还是一只小凤凰的时候,连毛羽都没有几根,没有毛羽的元身不也是被师兄们捧在手心里,不一样吃喝拉撒睡,日日好自在。若是有遥夜这种思想,保不齐已经羞愧个千百次最后郁郁而终了。

  被一个姑娘瞧见元身,于遥夜看来,这是一件十分羞耻且尴尬的事情——就像在一个姑娘面前没有穿衣服一样羞耻尴尬。

  但是遥夜他不这么想啊,他的脸登时绯红一片,火辣辣的感觉一路烧至耳根。

  湖水之上的灼华形容一瞬憔悴,她喃喃道:“果真不是他……他不是鸟,他是一只锦鲤的……”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是以,他在丹穴之国呆了几天后,打算去阳华宫找灼华,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手软,替他母后解除忧患。
  所幸,他看到了一个桃林之中一方大湖,那湖里青玉层叠,湖面水波潋滟,湖水比玉石青蓝。他一个翩翩公子青天白日宽衣解带似是不妥,于是他化成仙鹤元身,将衣服投入湖中,一起跳了进去。可他的毛羽将将沾上湖水,自湖底轰然炸开的硕大水花忽忽而上,一个貌美无双的姑娘踩着水花飞出来,墨发透湿,脸颊流水。他惊了一惊,身上忘记使仙力,便要掉入湖中。那姑娘下意识抱起他的仙鹤元身腾出水中。
  犹记得我还是一只小凤凰的时候,连毛羽都没有几根,没有毛羽的元身不也是被师兄们捧在手心里,不一样吃喝拉撒睡,日日好自在。若是有遥夜这种思想,保不齐已经羞愧个千百次最后郁郁而终了。
  灼华也瞧清楚了他,面容比他还要惊讶。她御着仙力,赤脚踩在湖面上,仰头打量着云头上的同少殷一模一样的遥夜,怔怔开口道:“你……你元身是仙鹤?”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湖水之上的灼华形容一瞬憔悴,她喃喃道:“果真不是他……他不是鸟,他是一只锦鲤的……”
  “我等你很久了!”
  那时候,阳华宫东面,三百里桃林其叶维维,其花妖妖。他兜兜转转在林子里逛了许久也没有碰到灼华。倒是一路沾了不少桃花香。凡间桃花宴上的桃花香是沾不到他身上的,而这里的桃花俨然是凡间不可比拟的,此处三百里桃花香、都沾染了些许仙气。凤凰尊后最讨厌的就是桃花了,整个丹穴之国,百花丛生,唯独不见有种桃花的。他若是带着这一身略带仙气的桃花香回到丹穴之国,保不齐尊后会责罚他。
  “我等你很久了!”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是以,他在丹穴之国呆了几天后,打算去阳华宫找灼华,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手软,替他母后解除忧患。
  犹记得我还是一只小凤凰的时候,连毛羽都没有几根,没有毛羽的元身不也是被师兄们捧在手心里,不一样吃喝拉撒睡,日日好自在。若是有遥夜这种思想,保不齐已经羞愧个千百次最后郁郁而终了。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54.161.49.129, 54.161.49.129;0;pc;2;磨铁文学
  立定之时,他终于瞧清楚——自湖底踩着水花冲出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灼华。
  模糊之中,有个艳若桃花的少女,呆呆蹲在湖底,隔着青蓝的湖水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他恍惚之中还未听清,脑海之中的少女便冲出水面抱住他的腰,声音甜嫩带了明媚的欣喜——
  被一个姑娘瞧见元身,于遥夜看来,这是一件十分羞耻且尴尬的事情——就像在一个姑娘面前没有穿衣服一样羞耻尴尬。
  湖水之上的灼华形容一瞬憔悴,她喃喃道:“果真不是他……他不是鸟,他是一只锦鲤的……”
  他直接奔了阳华宫去,可是宫娥却告诉他,她们家宫主去东面的桃林了。
  这句话再次听到,遥夜只觉一个心悸涌上来,激得他四肢百骸都在发颤,他大惊,猛然挣脱那姑娘的怀抱,飞到湖中上方,盘旋一圈之后,施术将湖里的衣裳拎出来,穿在身上化成公子模样,踩在蔚蔚祥云之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