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章:绝对攻势(一)

作者:千音丶  发布时间:2015-05-10 12:21  字数:3401 

  (一:第一次东进)

  旗郡:

  “禀报主公,我们的人探查到朽木兜有异常状况。”

  “把网撒大一点,我要这一池的鱼一网打尽。”

  “喏。”

  正文:

  霍子承的部队在两天之内就已经建立好了一个新的营地,就好像真的又把落花村重建起来了一般,廖子豪挑选了他曾经带领的精英人员组建了一支名叫“霸天虎”的情报特种部队,虽然大家都没明白究竟什么是特种部队,张苏赫也没有跟他们解释。

  张苏赫此刻是急于寻找龙灵的下落,他的心中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和朽木兜汇合。他本来想的是拉上新组建的“霸天虎”一起上路,但是在左思右想之后他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上路先去金阳打探消息,因为拉起部队朝金阳进发太过显眼。

  这点大概霍子承是最先考虑到的,但是谁也没有说出来,昨天夜里的时候张苏赫一夜未眠,他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上路了。

  天亮的时候张苏赫已经坐在了那天曾经做过的巨石上,他望着出云山主峰的方向,太阳还没出来,天边还是一片青黑的模样。他想着曾经左丘闲离就站在他们的对面,那样地淡定从容,甚至还轻松地对他笑着提出来要带他们走,而村长正是站在这个石块儿上动弹不得。

  一样早早就醒来的许梦蘋远远就看见了他的背影,她轻轻喊着他的名字:“张苏赫。”

  他回过头,微微一笑:“你来肯定不是为了最后看一眼我的帅气吧。”

  “算了吧。”许梦蘋嫌弃地说道:“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你只要记得找到朽木兜就好了。”

  “只是好遗憾。”张苏赫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他站起来吹了声马哨,他的马儿一声长啸飞奔到他面前,他背对着许梦蘋,轻轻地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怎么说我也是他大哥。”说完之后他一跃上马,目视着即将进发的方向:“我走了。”

  “要走都不准备给我们说一下?”霍子承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三个人同时吹响的马哨,“我想我们需要送你一程。”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张苏赫回头笑着对他们说道。

  “只是送你一小段路而已。”廖子豪贱贱地说:“我只是希望能够早点拿到神器。”

  “真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张苏赫气笑了,回头狠狠甩了一鞭子,骏马在长啸声中飞奔出去,三个人紧随其后。

  其实张苏赫每次独自上路的时候都会很怕的,因为他不能继续用自己的超感知能力,人们总会恐惧未知的未来,但是他不能让自己表现出害怕的模样,他一遍遍告诉自己他会成功的,也许结局不一定是成功,但这就是他的人生,就算不成功,为了心中的那个人,他也会拼了命哪怕身上还背负着恐惧的包袱,也要一路杀向前去,因为对他来说比起这些未知的恐惧,会失去,更加可怕。

  三个人将他送出十多里之后就返回了,张苏赫一个人骑着马在雾气弥漫的丛林中穿越着,那些几百年的像是一个个古老的卫士般的参天树木从他的视线中不断出现又从他的身边消失,天黑之前,金阳的城门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一身布衣骑着骏马的人,他身上背着的巨剑与他的体型产生了很大的反差感,连门口的守卫都多瞄了他一眼。

  城里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整个金阳看上去平静地有些吓人,张苏赫感觉路上的行人有好多好像都偷偷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只怪物一般,或者说他们在监视自己。他随便找了个小店坐下,小二热情地上来给他倒了杯茶问他:“客观您要点儿什么?”

  “一壶清酒,一斤牛肉。”张苏赫沉声说。

  “两壶!两斤!”身后有个声音喊道。

  他笑了,却没有回头,因为不回头他也知道是朽木兜找到他了,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示意朽木兜坐下,然后对小二说:“按他说的来。”朽木兜一屁股坐在他身边自顾自说道:“我得吃回来。”

  “我很穷的。”张苏赫恢复了一张无赖的嘴脸说道:“我没说准备付钱,是等你来付账的。”

  “你丫不会真的是刘备附身了吧!”朽木兜拍着桌子站起来,只是还没等他说什么,小二跑到他们面前高喊了一声:“两斤熟牛肉,两壶热酒,活儿齐嘞!您二位慢用。”

  小二的目光在喊着的时候朝楼上看了一眼,张苏赫一把将朽木兜拉着不让他继续抱怨下去,他皱着眉头盯着小二看了一眼然后拉起朽木兜就冲门外跑,刚才还空荡荡没几个行人的巷子此刻已经是两边挤满了士兵,而酒楼里他们刚才在的位置已经被插满了箭羽,朽木兜看着两边和屋檐上如此多的士兵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甚至感觉自己二人已经是在劫难逃了。

  “怎么办。”朽木兜紧张地问张苏赫。

  “我也不知道。”张苏赫黑着脸说:“不如我们投降吧。”

  “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朽木兜拉了拉他的袖子说:“看起来他们是不准备让我们投降啊,都已经准备放箭了还没人出来劝降,我们手一举起来大概就已经被穿成刺猬了。”

  “真没看出来你还知道刺猬是什么。”张苏赫的手按着自己的妖龙之心巨剑对朽木兜说:“那你知不知道坦克是什么?”

  朽木兜摇了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估计是你们尘界的玩意儿吧。”

  “不知道就对了。”张苏赫咬了咬牙,此刻屋顶上的弓箭手已经准备就绪,那个指挥官冷冷地看着他们,在停顿的一段时间里大概是想要看看他们做困兽之斗,张苏赫大吼一声:“走!”一众人等还没有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见张苏赫的人影突然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响,冲天的灰尘在清脆的砖块儿落地声中腾飞起来,楼上的指挥官大喊着:“放箭!给我放箭!”

  尘埃落定的时候已经不见他们两个的人了,巨大的冲击力让房顶也跟着慢慢坍塌,上面的弓箭手猝不及防中掉落了下来,指挥官大声喊着:“他们去哪儿了!拦住他们!”

  前面有弓箭手看见一片汇成向着北面的房屋翻腾过去,像是一条地龙无视了所有碰撞体积一般,所到之处所有的弓箭手都开始逐渐往下掉落,甚至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对面屋顶的弓箭手们不断朝着翻腾的灰尘中放箭,却依旧没有阻止住他们前进的步伐,灰尘中的张苏赫停下脚步一把拉住朽木兜,他一脚踢中一大块儿掉落下来的房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在大喊着。

  “他们朝前面去了!”另一边有人喊着:“拦住他们!”

  一波箭羽朝着他们前进的方向射过去,寒冷的锋芒硬生生逼停了他们的步伐,灰尘逐渐减退的时候一大波地上的士兵开始慢慢举着兵器靠近他们,指挥官也已经赶到了现场:“上去看看,他们应该受伤了。”他这么说着,自己也带着一队人上前,这个地方已经被彻底包围了。

  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只是静静地躺着一根断裂的巨大的柱子,而张苏赫和朽木兜两个人早已消失的没有了踪迹,指挥官咬着牙恨恨地用剑在木头上劈了一刀,深深印在上面的刀痕在他的心里就好像是早已经印在了张苏赫二人身上的痕迹一般。

  他撇头的时候看见柱子上隐约还有着点血迹,他皱着眉走上前去摸了一下柱子上面的血迹,又看了看从那边过来的道问自己的下属:“刚才可有人在那段路掉落下来?”

  “回大人话,我们的人在后面都及时撤离出来了,并无人受伤。”他的下属回答道。

  “那他们一定跑不掉了。”指挥官攥紧了手中的剑对自己的下属说道:“给我把所有路口都封死,我要全城搜查。”

  “遵命!”

  而另一边,朽木兜背着疲惫不堪的张苏赫正在漫无目的地狂奔着,张苏赫无力地挥了挥手臂,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停下,停下。”

  “啥?”朽木兜停下脚步回头问他:“你刚才说什么?”

  张苏赫勉强睁开眼问他:“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朽木兜焦虑不安地四处张望着:“我只知道我们还没逃出城,他们应该是已经将整个城都封闭了,这个镇子已经没有除了军队之外的平民了。”

  张苏赫疲软地笑了笑,随意吐出一口血水:“你知不知道我们该往哪里走?”

  “什么!你没有定好逃跑计划?”朽木兜惊得差点叫出声来,他原地转了一圈确认没有人靠近他们之后又说:“我看你刚才那么生猛还以为你早就制定好逃跑路线了!”

  “别开玩笑了。”张苏赫有气无力地说:“我制定好的唯一的策略就是投降,大不了三十年后咱们又是一条好汉。”

  “孤魂野鬼还差不多,好汉我都不敢想了。”朽木兜喘了几口粗气:“看他们的样子根本是没打算让我们活着出去。”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张苏赫尽力歪着点头白了他一眼,随即又垂了下去:“他们现在应该是准备全城搜捕我们,这个地方我刚才来的时候看见主城,觉得那里好像很舒适的样子,你就背着我去那里,让我休整一夜之后再慢慢说你所知道的情况。”

  “主城!”朽木兜吓了一跳:“你在开玩笑吧,我们过去了还不够别人那一堆精英塞牙缝的。”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张苏赫说:“不让别人发现就行了,你先在我腿上缠一块儿布,我腿流血了,会给他们留下踪迹。”

  “好吧好吧。”朽木兜把他安放下,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块儿布缠在他腿上的伤口处,边缠还边叨叨着:“你又欠我一件上等布料的衣服。”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张苏赫已经因为过度疲惫昏睡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