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尾声

作者:伍拾人  发布时间:2014-12-14 11:18  字数:2617 

  “倪生大叔是在靠‘天才的逆作用’续命啊,那饮料或许有这种功效。”正馨道。
  裴行也承认这一点。实际上,在裴行心里并不恨花栗子,她有她的道理,有她的做法。他接受这个样子的她。现在,裴行对她只有怀念。
  “前天进得戒毒所,他现在存款够他在里面挥霍的。”裴行说。其实他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天才的逆作用”不同于一般毒品。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裴行心中一凉,回答道:“认识啊。”
  裴行也承认这一点。实际上,在裴行心里并不恨花栗子,她有她的道理,有她的做法。他接受这个样子的她。现在,裴行对她只有怀念。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别用这种口气问我,我又不需要养家。”裴行说。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在裴行的床头,放着一张被揉成一团又被展开的纸,上面记着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教授。裴行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纠结着这个问题,是否应该找这个不那么靠谱的偷酒贼心理医生来治疗自己的疾病。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明天我想去那里。”
  “有,有,你什么事?”裴行说。
  晚上,白红冰来到了裴行小屋子里,他俩没怎么说话就亲热起来。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俩把对方剥了个精光。
  “我试过了,做不到!”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地下拳场?当然不回去了。”裴行答道。
  刚刚的欢快瞬间在裴行心里转化为柔情,裴行说道:“谁在乎,你做我女朋友吧。”
  
  “你的意思是……”裴行说。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那你以后要去干嘛?”正馨问。
  “对了,你知不知道于文是怎么吸进毒素的?”裴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问道。
  “一定是这样!”正馨说。
  裴行下定决心过一阵子就去拜访教授。
  裴行怎么可能会忘,他说:“记得啊。”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药啊。”正馨在电话那头略带埋怨地说。
  正馨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说道:“医院那边有新消息了,说是于文的情况稳定多了,那种毒素要是口服或是进入血液,几分钟就没救了,但若是吸入肺中,则会破坏肺功能,最终也是导致死亡,医生说,于文原本是死定了,不过临死前他自身的修复功能被激发,才活到了医院。”
  裴行下定决心过一阵子就去拜访教授。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哪个了,自从回来后裏裴就没出现对不对?”正馨说。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撂下电话,裴行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一段时间他经历得很多,哪怕空闲了一个礼拜,他也还是觉得自己满满当当,他喜欢这种充实感。而另一方面,他此刻也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无助。自己正在和一个陌生人共用一副身体。裴行曾经在夜深之时暗自神伤,但是一想到裏裴能洞悉自己一切想法记忆,他便马上振作,强迫自己坚强。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但愿如此。”正馨小声祈盼道。
  “倪生大叔是在靠‘天才的逆作用’续命啊,那饮料或许有这种功效。”正馨道。
  “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吃冰激凌的地方吗?”正馨问。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为什么?”
  “恩,你这么说也有道理。”裴行承认道:“好了,他也不傻,如果有什么问题他自己也能察觉。”裴行暗自决定要常去探望倪生。
  裴行怎么可能会忘,他说:“记得啊。”
  晚上十点,裴行在他小公寓的床上被惊醒,他慌乱地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喂。”裴行哑着嗓子说。他从度假村回来时遇到的那场大雨让他得了一周重感冒,即便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药啊。”正馨在电话那头略带埋怨地说。

  “有,有,你什么事?”裴行说。

  正馨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你是哪个裴行?”

  裴行听到这个,顿时眉头大皱,自从回来之后,正馨这小丫头为了区分裏裴与裴行,就擅自给他起名为“表裴”。裴行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是表面那一个,而裏裴才是深深扎根内心的那个人。和陌生人分享同一个身体让裴行倍感烦躁,特别是那个陌生人还能洞悉自己的思想。

  “什么哪个裴行,裴行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裴行说完一阵咳嗽。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哪个了,自从回来后裏裴就没出现对不对?”正馨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哪个了,自从回来后裏裴就没出现对不对?”正馨说。

  晚上十点,裴行在他小公寓的床上被惊醒,他慌乱地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裴行知道这是骗自己的谎话。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正馨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说道:“医院那边有新消息了,说是于文的情况稳定多了,那种毒素要是口服或是进入血液,几分钟就没救了,但若是吸入肺中,则会破坏肺功能,最终也是导致死亡,医生说,于文原本是死定了,不过临死前他自身的修复功能被激发,才活到了医院。”

  “所以是那个毒品起效果了?”裴行说。他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全都是听正馨给他复述的。

  “我觉得是,倪生现在怎么样?”正馨问。

  “前天进得戒毒所,他现在存款够他在里面挥霍的。”裴行说。其实他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天才的逆作用”不同于一般毒品。

  “但愿他的绝症不要复发才好。”正馨说道。

  “你的意思是……”裴行说。

  “倪生大叔是在靠‘天才的逆作用’续命啊,那饮料或许有这种功效。”正馨道。

  “恩,你这么说也有道理。”裴行承认道:“好了,他也不傻,如果有什么问题他自己也能察觉。”裴行暗自决定要常去探望倪生。

  “但愿如此。”正馨小声祈盼道。

  “对了,你知不知道于文是怎么吸进毒素的?”裴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问道。

  “不太清楚,不过我猜应该是栗子姐的CD机,于文一打开,尘土都扬了起来,那其实就是栗子姐下得毒。”正馨说。

  裴行下定决心过一阵子就去拜访教授。

  “要是你或者我打开那个CD机,说不定现在就没机会躺在家里讲电话了。”裴行道。

  “我在心里觉得……”正馨轻轻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栗子姐应该是不想伤害咱们的,你想啊,咱们跟她最亲,她要下手肯定十拿九稳,咱们能一直安然无恙……”

  “但愿如此。”正馨小声祈盼道。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一定是这样!”正馨说。

  裴行也承认这一点。实际上,在裴行心里并不恨花栗子,她有她的道理,有她的做法。他接受这个样子的她。现在,裴行对她只有怀念。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正馨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说道:“医院那边有新消息了,说是于文的情况稳定多了,那种毒素要是口服或是进入血液,几分钟就没救了,但若是吸入肺中,则会破坏肺功能,最终也是导致死亡,医生说,于文原本是死定了,不过临死前他自身的修复功能被激发,才活到了医院。”

  “为什么?”

  晚上,白红冰来到了裴行小屋子里,他俩没怎么说话就亲热起来。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俩把对方剥了个精光。

  “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吃冰激凌的地方吗?”正馨问。

  裴行怎么可能会忘,他说:“记得啊。”

  “明天我想去那里。”

  “那咱们到时候在那儿见好了。”裴行回答。

  撂下电话,裴行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一段时间他经历得很多,哪怕空闲了一个礼拜,他也还是觉得自己满满当当,他喜欢这种充实感。而另一方面,他此刻也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无助。自己正在和一个陌生人共用一副身体。裴行曾经在夜深之时暗自神伤,但是一想到裏裴能洞悉自己一切想法记忆,他便马上振作,强迫自己坚强。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在裴行的床头,放着一张被揉成一团又被展开的纸,上面记着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教授。裴行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纠结着这个问题,是否应该找这个不那么靠谱的偷酒贼心理医生来治疗自己的疾病。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裴行下定决心过一阵子就去拜访教授。

  正馨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你是哪个裴行?”

  次日午后,裴行和正馨在林荫下散步。

  “我在心里觉得……”正馨轻轻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栗子姐应该是不想伤害咱们的,你想啊,咱们跟她最亲,她要下手肯定十拿九稳,咱们能一直安然无恙……”

  “回来之后你还见到过其他人吗?”裴行问。

  “没有啊,只见过你。”正馨回答。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对了,你知不知道于文是怎么吸进毒素的?”裴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问道。

  “不知道古罗帕维克有没有回国,小五现在去了哪里?于文在医院有敖叔陪着还好,阿亮是不是还在那个地下拳场?”裴行喃喃道。

  “你不打算回去了吗?”正馨问。

  “地下拳场?当然不回去了。”裴行答道。

  “那你以后要去干嘛?”正馨问。

  “别用这种口气问我,我又不需要养家。”裴行说。

  “你还这么年轻,不如回学校去吧。”正馨乐观地提议道。

  裴行摇摇头,说:“只要离开一次的地方就再也回不去,我就是这种家伙。”

  正馨把脸扭了过去,像赌气一般不再理他。她开始一边走一边揪树梢已经开始泛黄的叶子,裴行只是走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拉开的一步的距离,正馨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你是不是还小点?”被扔了一脸树叶的裴行笑道,他伸出手想抓住正馨,正馨则嬉笑着跑开。

  经过短暂的追逐,裴行把正馨固在了两臂之间,他握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正馨脸颊泛红,眼睛闪着光,她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裴行的脸颊,那上面有一条浅浅的伤疤。

  在裴行的床头,放着一张被揉成一团又被展开的纸,上面记着一个人的电话号码:教授。裴行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纠结着这个问题,是否应该找这个不那么靠谱的偷酒贼心理医生来治疗自己的疾病。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明天我想去那里。”

  刚刚的欢快瞬间在裴行心里转化为柔情,裴行说道:“谁在乎,你做我女朋友吧。”

  正馨低下头,脸上挂着微笑。她一转身,从裴行双臂见挣脱出来,回过头道:“你认识阮小玉吧?”

  裴行心中一凉,回答道:“认识啊。”

  “你如果把她追到手我就考虑做你女朋友。”

  “为什么?”

  “我喜欢她呀。”正馨朝裴行露齿一笑。

  “我试过了,做不到!”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裴行也承认这一点。实际上,在裴行心里并不恨花栗子,她有她的道理,有她的做法。他接受这个样子的她。现在,裴行对她只有怀念。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另一个裴行一定能做到。

  晚上,白红冰来到了裴行小屋子里,他俩没怎么说话就亲热起来。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俩把对方剥了个精光。

  “对了,你知不知道于文是怎么吸进毒素的?”裴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问道。

  白红冰在裴行面前跪下,双手握住,含进嘴里。

  白红冰的口活非常熟练。看到这样一个冷傲的妇人跪倒在自己面前,裴行从身体到心理上都爽得不行。然而此刻,一个念头却钻进了裴行脑子里,如果此时是花栗子跪倒在自己面前,那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裴行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他想起了第一次与花栗子相见的场景,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流畅地默写着文字,最后她抬起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他说:“你身上有一股栗子花的味道。”

  片刻之后,裴行射在了白红冰的嘴里。裴行低垂着眼,淡淡道:“栗子花到底是什么味的?”

  裴行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他想起了第一次与花栗子相见的场景,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流畅地默写着文字,最后她抬起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他说:“你身上有一股栗子花的味道。”

  白红冰站起身来,用手抬起裴行的下巴,一口吻在他嘴里……

  “就是这个味道。”白红冰挑衅地看着他,说道。

  全书完。

  
  裴行听到这个,顿时眉头大皱,自从回来之后,正馨这小丫头为了区分裏裴与裴行,就擅自给他起名为“表裴”。裴行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是表面那一个,而裏裴才是深深扎根内心的那个人。和陌生人分享同一个身体让裴行倍感烦躁,特别是那个陌生人还能洞悉自己的思想。
  次日午后,裴行和正馨在林荫下散步。
  “你是不是还小点?”被扔了一脸树叶的裴行笑道,他伸出手想抓住正馨,正馨则嬉笑着跑开。
  “明天我想去那里。”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有,有,你什么事?”裴行说。
  裴行下定决心过一阵子就去拜访教授。
  裴行听到这个,顿时眉头大皱,自从回来之后,正馨这小丫头为了区分裏裴与裴行,就擅自给他起名为“表裴”。裴行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是表面那一个,而裏裴才是深深扎根内心的那个人。和陌生人分享同一个身体让裴行倍感烦躁,特别是那个陌生人还能洞悉自己的思想。
  刚刚的欢快瞬间在裴行心里转化为柔情,裴行说道:“谁在乎,你做我女朋友吧。”
  裴行听到这个,顿时眉头大皱,自从回来之后,正馨这小丫头为了区分裏裴与裴行,就擅自给他起名为“表裴”。裴行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是表面那一个,而裏裴才是深深扎根内心的那个人。和陌生人分享同一个身体让裴行倍感烦躁,特别是那个陌生人还能洞悉自己的思想。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你还记得咱们上次吃冰激凌的地方吗?”正馨问。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刚刚的欢快瞬间在裴行心里转化为柔情,裴行说道:“谁在乎,你做我女朋友吧。”
  晚上十点,裴行在他小公寓的床上被惊醒,他慌乱地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回来之后你还见到过其他人吗?”裴行问。
  “你还这么年轻,不如回学校去吧。”正馨乐观地提议道。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药啊。”正馨在电话那头略带埋怨地说。
  “回来之后你还见到过其他人吗?”裴行问。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但愿如此。”正馨小声祈盼道。
  晚上,白红冰来到了裴行小屋子里,他俩没怎么说话就亲热起来。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俩把对方剥了个精光。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但愿他的绝症不要复发才好。”正馨说道。
  另一个裴行一定能做到。
  “恩,你这么说也有道理。”裴行承认道:“好了,他也不傻,如果有什么问题他自己也能察觉。”裴行暗自决定要常去探望倪生。
  裴行摇摇头,说:“只要离开一次的地方就再也回不去,我就是这种家伙。”
  “不知道古罗帕维克有没有回国,小五现在去了哪里?于文在医院有敖叔陪着还好,阿亮是不是还在那个地下拳场?”裴行喃喃道。
  “你还这么年轻,不如回学校去吧。”正馨乐观地提议道。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我试过了,做不到!”
  裴行听到这个,顿时眉头大皱,自从回来之后,正馨这小丫头为了区分裏裴与裴行,就擅自给他起名为“表裴”。裴行当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就好像自己是表面那一个,而裏裴才是深深扎根内心的那个人。和陌生人分享同一个身体让裴行倍感烦躁,特别是那个陌生人还能洞悉自己的思想。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另一个裴行一定能做到。
  经过短暂的追逐,裴行把正馨固在了两臂之间,他握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正馨脸颊泛红,眼睛闪着光,她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裴行的脸颊,那上面有一条浅浅的伤疤。
  “现在的你一定能做到。”正馨肯定地对裴行说。
  正馨把脸扭了过去,像赌气一般不再理他。她开始一边走一边揪树梢已经开始泛黄的叶子,裴行只是走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拉开的一步的距离,正馨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裴行知道这是骗自己的谎话。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裴行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他想起了第一次与花栗子相见的场景,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流畅地默写着文字,最后她抬起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他说:“你身上有一股栗子花的味道。”
  “所以是那个毒品起效果了?”裴行说。他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全都是听正馨给他复述的。
  “就是这个味道。”白红冰挑衅地看着他,说道。
  所以,恐怕教授是裴行最好的救命稻草。的确,裴行可以去找其他心理医生,但是,裴行有一种感觉,教授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另一方面,教授是一个私人医生,这省去了许多麻烦的问题。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哪个了,自从回来后裏裴就没出现对不对?”正馨说。
  “你如果把她追到手我就考虑做你女朋友。”
  突然,正馨回过头来,把自己攒了一大把的树叶全部扔在了裴行脸上,并喊道:“闷罐子!看招,飞叶快刀!”
  “以后要是落下疤了怎么办?”正馨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哪个了,自从回来后裏裴就没出现对不对?”正馨说。
  “喂。”裴行哑着嗓子说。他从度假村回来时遇到的那场大雨让他得了一周重感冒,即便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你是说她故意在下毒的时候避开了咱们?”裴行说。
  晚上十点,裴行在他小公寓的床上被惊醒,他慌乱地拿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按下了通话键。
  “那咱们到时候在那儿见好了。”裴行回答。
  “你还这么年轻,不如回学校去吧。”正馨乐观地提议道。
  “没有啊,只见过你。”正馨回答。
  正馨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你是哪个裴行?”
  次日午后,裴行和正馨在林荫下散步。
  正馨没有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说道:“医院那边有新消息了,说是于文的情况稳定多了,那种毒素要是口服或是进入血液,几分钟就没救了,但若是吸入肺中,则会破坏肺功能,最终也是导致死亡,医生说,于文原本是死定了,不过临死前他自身的修复功能被激发,才活到了医院。”
  片刻之后,裴行射在了白红冰的嘴里。裴行低垂着眼,淡淡道:“栗子花到底是什么味的?”
  如果某一天,裴行这个人格完全消失,这副肉体里只剩下了裏裴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裴行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将作为一段记忆融入另一个人格,裴行还活在这世上,但裴行已经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孤独的死去。这令裴行感到恐惧。
  裴行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他想起了第一次与花栗子相见的场景,他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流畅地默写着文字,最后她抬起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他说:“你身上有一股栗子花的味道。”
  “但愿如此。”正馨小声祈盼道。
  “你还这么年轻,不如回学校去吧。”正馨乐观地提议道。
  “明天我想去那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巫骨

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

作者:血晶
标签:悬疑

匹夫无罪

深度揭秘不为人知的行业,细述我行走江湖这些年的坎坷心路!

作者:完美土豆
标签:都市

鬼学校

被一所没有填报志愿的大学录取,到校的第一天就出了人命!

作者:快乐挚翼
标签:悬疑

绑架全人类

在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下,吴清晨开始了自己的位面之旅。

作者:小雨清晨
标签:科幻

窃魂卷轴

十岁那年我得知:只要得到它,就能满足所有的欲望。

作者:大师兄
标签:悬疑

青春有约

老婆喝醉了穿了条男士内裤回家,我气炸了……

作者:油色子
标签:青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