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十二

作者:今在永在  发布时间:2015-07-30 20:44  字数:2570 

  ——到底谁说的更为可信?两个说法都有片面性。听上去老叶当年和陈全的关系不错,也许在他的印象里陈全一直是他少年时的那个朋友,但他并不了解在陈全离家的十年里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固执地坚持陈全不会变。

  人总是会随着所处的环境发生变化的,老叶的想法未免有些理想主义,但是他的话提供了极重要的线索:陈全离家是为了给弟弟创造好一点的环境,后来他真的做到了。但是有一条——

  “陈全来转户口,有提到他弟弟吗?”杨万问。

  “他弟弟的户口一直还在我们村。他当时的态度让人没办法问,他说要开证明就给他开证明好了。”

  如果陈全当年真的是为了弟弟离乡,而不是因为村里人的凉薄,那么他十年后回来不会是那种态度。他为什么只将自己户口迁走,连他弟弟的一句也不问?也许,也许是在那十年里他弟弟遭遇了意外已不在人世,所以陈全即使是衣锦荣归也毫无喜悦之情,相反他迁怒于当年对他们没有伸出援手的村民:只要村里人能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不至于离家,他的弟弟也不会离世。——杨万想,至少这样能解释得通。

  “他弟弟叫什么名字?”

  “叫陈顺。”

  “你们有他的照片吗?”

  支书和老叶都说没有,但支书想起当年为了给陈全兄弟办五保户的手续那档案里是贴了照片的:“就是不知道过了这么些年那照片是不是还清楚。”

  杨万和李金龙又随着支书到村委会。杨万问:“这种档案怎么会在村委会保管?不是应该在民政局吗?”

  “不是没办下来嘛。一直拖着,后来兄弟俩走了这事更没人提了。”

  “陈全当年不满16周岁,陈顺只有五岁,这么简单清楚的事实摆着怎么会办不下来?村里当时是谁在做这件事?”

  “还是老村长吧,我不大清楚。”

  杨万像是明白了陈全后来对村长的态度是为何而来。

  支书翻了大约五分钟,在一堆纸张中找到要找的东西。

  “呀!”支书想拂去照片上的灰尘,却想不到那黑白照片年代久远,轻轻一抹竟把陈全的脸部抹去了二分之一,只剩下眼睛和额头部分。

  “没事,我们主要是想看陈顺的照片。”杨万看老支书一脸的对不起,安慰道。

  陈顺。杨万看着黑白照片里那个孩子的脸,说不上是一片稚气的空茫还是本来就无悲无喜,总之让人看了心里有些沉重。

  “这个你们留着也没有用处,能不能给我们带走?”杨万问。

  “你们拿上吧,要是能帮到你们破案,也不枉两个孩子当年特地拍这照片。”

  离开竹竿村,两人到路边等车。左等右等,也看不见有车经过,果然是偏僻,还没天黑小巴就开始停运。杨万只好打给当地派出所,这是他临来时就准备用着不时之需的。

  夕阳西下,因为附近没有高楼遮挡,可以看见一整片的天。杨万盯着远方,想到他之所以此刻能站在此处看自然间绝美的风景,完全是源于一个杀人案,这种因果关系让他一阵恍惚。追根究源,是那个杀了陈全的凶手导演了这一切,再往前推,他为什么要杀陈全?——天地之间就是一张张用因织成的果网,再杂以错综的情感点缀。每个人都是织网者,不知不觉中也都被网包裹,走向既定的命运。

  派出所来了一辆面包车,把两人带到镇上的招待所。也许是领导交代的,那个民警小鲁客气得不行,非要等两人放好行李后带两人上街吃饭。杨万捂了一天,只想洗完澡躺着,他对李金龙说:“看他那架势这个客是请定了,你跟他去吧,回来随便带点什么给我就行。”

  这一趟过来不能说没有收获,但总的来说意义不大,因为得到的信息没有多少延伸性,陈全离家后的十年是在哪些地方和哪些人怎么度过的完全没有一点下落。杨万的脑子里反复回转着在竹竿村经历的一切,想在其中再甄别出一点有突破性的东西,可是搁在枕头上的脑袋更愿意听命于睡神的召唤,他很快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杨万被一阵窸窣声惊醒,在意识到屋里的灯是关着的同时,他一跃而起,将枪对准声音的来处。

  ——“喂!是我!”黑暗处传来李金龙的声音。

  杨万到墙边把灯打开:“为什么不开灯?”

  “不是怕吵醒你吗?我才摸黑来找充电器。既然你醒了,吃点再睡。”

  杨万把枪收好吃东西,李金龙说:“刚才我和小鲁聊天,听他说他们这里有不少人拥有私人枪支,都是走私过来的,怎么查禁也没用。”

  杨万嘴里咬着米线,含糊地说:“我也想要。”

  李金龙举起双手:“被你打败了。你是刑警啊,听到这样的事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什么?可你竟然会首先想到要走私的枪支?那不是玩具。”

  “难道,你不想要吗?我只是说真话而已。‘说真话,做真人’一直是我的座右铭。”

  没有几个男孩子在童年时候没有玩过玩具汽车和玩具手枪,长大后汽车可以买,至于枪,即使在万能的淘宝也无法购得。男孩为什么会喜欢汽车和枪一类的玩具,据说是天性使然,是雄性荷尔蒙在起作用。枪支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不是像小时候的朋友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渐渐淡忘,而是从小陪到大的朋友或梦想。李金龙不得不承认杨万说的对,作为一个刑警他每年只有三次的练枪机会,每次可以打20发子弹,而那种冰冷又沉甸甸的金属质感是他想时刻握住的。

  “对方再凶悍也抵挡不了一颗铅制弹头的冲击,所以枪是解决某些问题的最佳路径,但是,武器和权力一样是春药,会上瘾的,结果导致滥用。我也不能肯定自己在持枪的情况下是否能冷静应对局面,毕竟对着两个冒充警察的人我也曾经轻易地将枪对准他们的头。”难得杨万能如此检讨自己,那句话看样还真是他的座右铭。

  “所以你说想要枪只是随口一说?”李金龙可以放心了。别人都以为他和队长出去凡事都有队长盖着,有谁知道这个队长像孩子一样净想歪主意。

  “我当然不会买,但是我很好奇在国家管制这样紧的情况下枪支是如何在这个地区流通的。入乡随俗,我是到医院都要咳嗽两声的人,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满足好奇心。我们今天完成的行程完全可以分作两天,明天的时间就是省下来的,我会用于这个。”

  李金龙挥挥手,无可奈何,就像一个母亲对着屡教不改的孩子只能说:“你先吃饭。”

  “智者,是对一切都发生惊奇的人。”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适合杨万,但李金龙庆幸杨万选择的行业是警察,像他这样的人如果走上反社会的路,很有可能成为其中的精英,说不定会和自己兵戎相见,那样的场景不堪设想。好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李金龙也可以肯定杨万不会找当地的同行了解行情,因为杨万最不合常规的一面总是只暴露在李金龙面前,也许,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杨万会放弃这离奇的想法。李金龙能希望的最好的结果就是这样。

  杨万放下筷子,满足地说:“吃一顿饱饭人生观都可以改变。”

  “你要了解枪支的买卖情况,准备从哪入手?”李金龙问,他希望杨万挠头说:“我也不知道。”

  “总会有办法的。”

  李金龙彻底不抱希望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