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二五 鬼侠客

作者:九歌无题  发布时间:2015-04-27 16:12  字数:2615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到时会找你的。先走了。”
  “你杀的都是坏鬼吗?”
  “我只要拿鼻子一闻就知道,而且我的刀子能够告诉我。”他嘿嘿地笑着。
  “当然是杀鬼。”
  “你能看到我?”
  “我也忘了自己是哪里的。我钻过深山,出过远洋,进过密林,去过沙漠,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了。”
  “我怎么找你?”
  “那你不怕鬼报复?”
  “那你不干别的,只是杀鬼?”
  我沉住气,没有反抗,只是跟这双眼睛对视着。很快,这双眼睛变得柔和起来。
  “你们这有很凶的鬼,对不对?”
  “我们这有厉鬼、鬼仙还有黑煞,我不知道它们害不害人,但是挺吓人。”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还是把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当成了福星,以为他至少能除暴安良,镇住那些作祟的鬼物。
  虽然很多小孩是第一次看,但对这些节目除了感到吓人、恶心,其实并不觉得多好玩。而大人们更加警惕,他们认为那些表演的孩子很可能是拐带出来的。类似的传言很早就有,玩杂耍的来了之后就更多,一时间庄里人心慌慌。玩杂耍的呆了两天就走了,估计大队没给他们多少钱,但至少饿不着吧。
  “你是鬼!”
  “那我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别以为你能看到我就了不起。我杀过的鬼不下几百个。”
  “你能看到我?”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有些慌张,甚至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你如果杀了我,就连鬼也做不成了。”
  “你们这有很凶的鬼,对不对?”
  “当然。我正在找,不过一直没找到。知道的话就告诉我。”
  有个吃铁弹的,把杏大的一颗铁弹子咽下去之后,却怎么也出不来,在地上又是打滚又是嚎叫,不知道是在运功还是疼的。幸好他的功夫不是白练的,最终还是眼泪汪汪地把铁弹吐了出来。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表演吃钢针。人们眼看着一串钢针一节节进了嘴里,又一节节拉了出来,虽然不能确定是真的,但还是捏了把汗。接着少年又表演柔术,把自己的胳膊自前向后翻转一圈。我看得傻眼。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脱臼,想想都觉得疼。又有一个中年汉子表演的是钢筋缠脖。食指粗的钢筋在他脖子上一圈圈地转起来,足足有四五圈,他的脸憋得就跟猪肝似的。这些是当时我们看到的所谓功夫。不过,我觉得那些人都不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
  “你们这有很凶的鬼,对不对?”
  这半人半鬼的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我自恃是巫,大着胆子向着走了走,想看看那东西的反应。想不到的是,那家伙突然一个转身,我的脖子一冰,一双白色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这双眼睛眼角有些混浊,白多黑少,像个好吃懒做的中年男人的,但瞳仁却深如水井,闪耀着精光,像是能够穿透我的内心。
  “我不信。你为什么要杀鬼?”
  几天后,庄里来了玩杂耍的。邻近庄里的都来看,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你杀了那么多鬼,不可能会杀人。你是鬼,不是人。”我大着胆子边猜边说,这也是最简单一种逻辑。毕竟鬼在人们印象里往往不是好东西,既然杀鬼就不会是恶人,又怎么会杀人呢?
  “我们这有厉鬼、鬼仙还有黑煞,我不知道它们害不害人,但是挺吓人。”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还是把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当成了福星,以为他至少能除暴安良,镇住那些作祟的鬼物。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别以为你能看到我就了不起。我杀过的鬼不下几百个。”
  不知什么时候起,武侠小说开始兴起,电视剧《霍元甲》正在热播。庄里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每到傍晚大队就贡献出来,近百口子吃过饭准时来到大街上,就跟看电影似的挤在电视前面。

  小孩子们看着电视,有样学样地舞划着拳脚。每个孩子都想成为电视里的那种侠客,武功高强,行侠仗义,铲尽世间一切不平事。成为侠客是那时候孩子最伟大的梦想。可惜这样的梦想又是最脆弱的。小小的孩子从没离开过家,大人们也只是当热闹看看,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其实都不知道有没有侠客。

  我是一个好孩子,平时不太喜欢看武侠小说,不过禁不住身边的伙伴们看,使得我可以听。当然,我没有收音机,而是钢子喜欢看,看了后又喜欢讲给我。钢子讲故事绘声绘色、眉飞色舞,一段接着一段,每天都不重样。关键是不用我提,只要在一起他主动就讲。每天放学路上我都能听他讲一段。

  “是吗?那你去干什么?”

  这天傍晚,没人陪我玩,我闲得发慌,总觉得胸口堵得难受。想了想,还是出去转转吧。于是,我沿着村北的大道一路向东走。我本意是去河边转转看有没有好玩的。要是能碰上庄里的孩子就更好了。

  快到八孔桥的时候,我看到在路北边坡上有个人影。那个人影有些怪,看不见脑袋,只见半个身子。我起初怀疑是有人在搞怪,后来想可能是吓唬家巧(麻雀)的假人,但是那个东西却发出某种声响,让我不寒而栗。

  我悄悄地靠近,那东西应该没发觉。等我看清眼前的一切,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个近乎骷髅的鬼,正在拿着一把尖刀刮身上的泥巴。这些泥巴跟他的皮肤一样干瘪坚硬,那种刺耳的声音就是尖刀刮擦发出来的。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到时会找你的。先走了。”

  人们看到的鬼要么是幻象要么是肉身,而凡是能够在阳间自由活动的鬼往往是借尸还魂或者是被夺了肉身。这个鬼却有些特别,他身上的寒气,还有腥臭味,再就是僵硬的表情动作,都表明只是个傀儡,却半是幻象半是肉身。难道我的鬼眼不灵光了?

  我静静地观察着这个鬼。过了会,他站起来开始在一块青石碑上虚着刀子又刻又划,不知道鼓捣什么。他的动作时而迅疾时而缓慢,不像是写字画画,倒像是练习武功。我不禁想起有次老师问同学们喜欢干什么,刚子说喜欢练武,老师说练六呢还练五。当老师的都不喜欢皮孩子,这是我们都知道的。

  这半人半鬼的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我自恃是巫,大着胆子向着走了走,想看看那东西的反应。想不到的是,那家伙突然一个转身,我的脖子一冰,一双白色的眼睛盯着我的眼睛。这双眼睛眼角有些混浊,白多黑少,像个好吃懒做的中年男人的,但瞳仁却深如水井,闪耀着精光,像是能够穿透我的内心。

  “因为鬼害人。”

  “你们这有很凶的鬼,对不对?”

  我沉住气,没有反抗,只是跟这双眼睛对视着。很快,这双眼睛变得柔和起来。

  “你能看到我?”

  “对。因为我是巫。”

  “哦?”他有些惊讶。“你不怕我?”

  “不怕。既然我能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什么,就不会怕。”

  “那我是什么?”

  “你是鬼!”

  “谁说我是鬼?我是人!”他的声音有些悲怆。“是个不见天日的人!”

  “告诉我你的故事好吗?”

  快到八孔桥的时候,我看到在路北边坡上有个人影。那个人影有些怪,看不见脑袋,只见半个身子。我起初怀疑是有人在搞怪,后来想可能是吓唬家巧(麻雀)的假人,但是那个东西却发出某种声响,让我不寒而栗。

  “那我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别以为你能看到我就了不起。我杀过的鬼不下几百个。”

  “我们这有厉鬼、鬼仙还有黑煞,我不知道它们害不害人,但是挺吓人。”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还是把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当成了福星,以为他至少能除暴安良,镇住那些作祟的鬼物。

  “那你也杀过人?”

  “你能看到我?”

  “厉鬼?鬼仙?黑煞?你们这的鬼真稀罕,我可得好好侦察侦察。小家伙,不管你是不是巫,以后有情况记得及时告诉我,当我的帮手。”

  不知什么时候起,武侠小说开始兴起,电视剧《霍元甲》正在热播。庄里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每到傍晚大队就贡献出来,近百口子吃过饭准时来到大街上,就跟看电影似的挤在电视前面。

  “我…没有。杀人不过是小菜一碟,根本不在话下。怎么,你想试试?”他面色一沉,透出一股阴冷。

  “我不相信你会杀我。”

  “你这么肯定?”

  “你杀了那么多鬼,不可能会杀人。你是鬼,不是人。”我大着胆子边猜边说,这也是最简单一种逻辑。毕竟鬼在人们印象里往往不是好东西,既然杀鬼就不会是恶人,又怎么会杀人呢?

  “当然是杀鬼。”

  “你如果杀了我,就连鬼也做不成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有些慌张,甚至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你杀了那么多鬼,不可能会杀人。你是鬼,不是人。”我大着胆子边猜边说,这也是最简单一种逻辑。毕竟鬼在人们印象里往往不是好东西,既然杀鬼就不会是恶人,又怎么会杀人呢?

  “我是鬼,更是人。我是人,更是鬼。你还不怕?”

  我沉住气,没有反抗,只是跟这双眼睛对视着。很快,这双眼睛变得柔和起来。

  “不怕。”

  “你还知道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倔劲上来了。

  “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一看就知道你不简单。”不知道他是真的还是装的,反正我听到这话心里感觉美美的。

  “你哪里来的?”

  “我也忘了自己是哪里的。我钻过深山,出过远洋,进过密林,去过沙漠,根本不记得自己是哪里人了。”

  “是吗?那你去干什么?”

  “当然是杀鬼。”

  “我不信。你为什么要杀鬼?”

  “因为鬼害人。”

  “你杀的都是坏鬼吗?”

  “那当然。而且很凶恶,很狡诈。很多次我差点把命搭上。”

  “那你不干别的,只是杀鬼?”

  “对。这是我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而且,我恨鬼。杀了鬼,我就可以向别的鬼证明我还是人,鬼就会怕我,人就会供我。”

  “是吗?那你去干什么?”

  “那你不怕鬼报复?”

  “对。因为我是巫。”

  “你杀的都是坏鬼吗?”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既杀不了我又逮不住我。而且有人供养我,他们更不敢轻易伤害我。”

  “这样啊!”我听得似懂非懂,感觉脑袋里有一团浆糊,眼看就要明白了,一晃脑袋却又糊涂了。

  “你们这有很凶的鬼,对不对?”

  “对。你是来杀它们的吗?”

  “当然。我正在找,不过一直没找到。知道的话就告诉我。”

  “你什么鬼都杀吗?”

  “当然不是。我只杀害人的鬼。”

  “你怎么知道它害不害人?”

  “我只要拿鼻子一闻就知道,而且我的刀子能够告诉我。”他嘿嘿地笑着。

  “我们这有厉鬼、鬼仙还有黑煞,我不知道它们害不害人,但是挺吓人。”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但还是把眼前的这个陌生人当成了福星,以为他至少能除暴安良,镇住那些作祟的鬼物。

  “厉鬼?鬼仙?黑煞?你们这的鬼真稀罕,我可得好好侦察侦察。小家伙,不管你是不是巫,以后有情况记得及时告诉我,当我的帮手。”

  “厉鬼?鬼仙?黑煞?你们这的鬼真稀罕,我可得好好侦察侦察。小家伙,不管你是不是巫,以后有情况记得及时告诉我,当我的帮手。”

  “对。你是来杀它们的吗?”

  “我怎么找你?”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到时会找你的。先走了。”

  我望着渐渐远去的鬼影,忽然想起忘了问他的名字。要不就叫鬼侠吧。希望他真能像小说里的大侠一样,给我们村带来安宁。

  几天后,庄里来了玩杂耍的。邻近庄里的都来看,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有个吃铁弹的,把杏大的一颗铁弹子咽下去之后,却怎么也出不来,在地上又是打滚又是嚎叫,不知道是在运功还是疼的。幸好他的功夫不是白练的,最终还是眼泪汪汪地把铁弹吐了出来。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表演吃钢针。人们眼看着一串钢针一节节进了嘴里,又一节节拉了出来,虽然不能确定是真的,但还是捏了把汗。接着少年又表演柔术,把自己的胳膊自前向后翻转一圈。我看得傻眼。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脱臼,想想都觉得疼。又有一个中年汉子表演的是钢筋缠脖。食指粗的钢筋在他脖子上一圈圈地转起来,足足有四五圈,他的脸憋得就跟猪肝似的。这些是当时我们看到的所谓功夫。不过,我觉得那些人都不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

  虽然很多小孩是第一次看,但对这些节目除了感到吓人、恶心,其实并不觉得多好玩。而大人们更加警惕,他们认为那些表演的孩子很可能是拐带出来的。类似的传言很早就有,玩杂耍的来了之后就更多,一时间庄里人心慌慌。玩杂耍的呆了两天就走了,估计大队没给他们多少钱,但至少饿不着吧。

  我又想起了鬼侠。他怎么没动静呢?

  我悄悄地靠近,那东西应该没发觉。等我看清眼前的一切,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个近乎骷髅的鬼,正在拿着一把尖刀刮身上的泥巴。这些泥巴跟他的皮肤一样干瘪坚硬,那种刺耳的声音就是尖刀刮擦发出来的。

  “你这么肯定?”
  “是吗?那你去干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