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大结局下

作者:王若彤  发布时间:2015-01-17 21:36  字数:11400 

  曲澄明注视着墓地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清冷如水,沉吟道:“卓逸生前就是为盛名所累,一生辛苦。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再也不要被世俗和外界打扰,可以清净安心地长眠于此。”与此同时他在心底默默说道:卓逸,你一生都在追寻自由和平静的生活,现在再也没有人逼迫你了,你是高兴的吗?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心这么痛呢?他想着深深垂下头。
  听完他们的叙述,柯不凡垂下眼眸淡淡说道:“看来在他心中山庄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拜青龙冷笑了一声突然腾身朝诸葛玄飞去,嘴里说道:“今日也该是我们一决高下的日子了!”
  曲澄明低下头一阵心伤,陆婉欣的眼里也含着泪,薛蛮儿早已泪水直流。
  诸葛玄笑道:“你我还未下完,怎么就认定自己输了呢?”
  拜青龙咧嘴一笑:“凌天问,就算你换了主人在我眼里也只是一条狗而已,像你这样的叛家之犬还没有资格同我这样说话!”
  拜青龙见状落到地面,笑着对柯不凡道:“卓逸,帮我扫退这群碍眼的人。”
  直到这时曲澄明才真正明白,师父下山前对他所说那番话的深意,一切浮名如浮云,明白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
  柯不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曲澄明,怔怔地盯着他。
  说完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既然是诸葛阁主的提议,自然要应这个情”,说罢对着柯不凡说道:“卓逸,既然诸葛阁主想和你对弈一局,那你就恭敬不如从命,与诸葛阁主切磋一下棋艺吧!”
  柯不凡眼睛专注地看着她,挣扎着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拉上她递过来的手,却只觉得呼吸一滞再也吸不到空气了。他白纸般瘦俏的手在半空中无声地垂落,偏过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说完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既然是诸葛阁主的提议,自然要应这个情”,说罢对着柯不凡说道:“卓逸,既然诸葛阁主想和你对弈一局,那你就恭敬不如从命,与诸葛阁主切磋一下棋艺吧!”
  这时芊云阁中有人起哄,“既然柯不凡已输,就应该信守承诺撤退所有人手!”
  柯不凡望着他们,嘴唇动了动说道:“没想到死前还能见到你们一面,真好!你们不要难过,人总要一死的,我只不过是提前与你们道别而已。”
  这一个举动场上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曲澄明却注意到了,他眉头一皱不禁替他担忧起来。
  曲澄明看着他的笑心里却直泛酸,他看着柯不凡认真说道:“当年师父与柯庄主从挚友成为敌人,我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我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要重蹈过去的覆辙了,就让恩怨在我们这一代停止吧,不要再拖到下一辈身上。”
  柯不凡看着拜青龙轻轻说道:“今天我就把这一身所学还给你。”说完执起剑冲进人群,一剑扫去里外三层的人如潮水般褪去,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但很快又有许多人涌上来,柯不凡几乎用上了生平最大力气,一出手就是十成剑气,他是天下唯一能用剑气杀人的人,因此许多人还没等靠近就被扫飞了出去。
  这时人群突然喧哗了起来,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一阵风呼啸而过,拜青龙已经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薛蛮儿止不住眼眶中的眼泪,握着他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陆婉欣在一边注视这一切,一边暗自抹泪。等曲澄明做完这些事后,两人默默地盯着墓前出神。
  雪是无情的,雪是纯净的,雪是不能有温度的,如果人心似雪,一旦有了温度便会融化不复存在了。
  想到伤心处他忍不住身子一阵颤动,剧烈地咳嗽起来。他的心肺已经裂开,大量的淤血从口中淌出来,透过他苍白的手指从指缝间流出来。柯不凡放下手踉跄地朝前走去,一边走手上的血一滴滴洒进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的积雪里,在雪地上留下一行行凄艳的红色。
  诸葛玄当然知道这是拜青龙的揶揄讽刺,但依然触动心中往事不由得垂下眼眸。
  另一边自大战结束后,曲澄明就和陆婉欣就什么也顾不上,第一个出来寻找柯不凡。战场上已经搜过了,没有一丝踪迹,因此他们便围绕战场周围着急地找了起来。
  听到他如此说,不少人都低下头一阵难过,最后几个人凝噎着齐声说道:“少庄主—保重!”
  看到这一刻,三个人感觉时间仿佛凝固了,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最不愿看到的景象,终是发生了么?
  柯不凡拿起一枚棋子看了他一眼,随即落下淡淡道:“是。”
  对此芊云阁弟子却不买账,在他们眼里师尊是完美的化身。当年率领武林讨伐好友也是不得已之事,况柯振峰野心勃勃本不是善辈,讨伐他也是天经地义的正义之举,何以轮到玲珑山庄来说辞?但正义与道义之间的得与失,只有当事人才能懂得其中的沉重。
  柯不凡怔了一下,随即浮起一抹笑,“前辈参悟的是,能够做真正的自己的确是非常难得的。”他说完笑了,却笑得苍白。
  柯不凡现在满身都是伤,被他这么使劲儿一拥只觉得浑身都疼,但他一声不吭都忍住了。
  柯不凡看了他一眼扔下箭,缓了口气说道:“你没有必要为我受伤。”说罢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凝气横剑一剑挥去,顿时插在他脚边的所有箭支倒飞而回,密密麻麻一波接一波朝山丘上飞去。
  柯不凡睁开微弱的眼睛,望见围在他身边的曲澄明、陆婉欣和薛蛮儿均是一脸忧心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艰难地说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拜青龙见他中招,自是冷笑。
  薛蛮儿第一个发现了几乎已经被雪淹没的柯不凡,他身上通身雪白的衣裳几乎与大雪一体,要不是他的头发还露在外面,任谁也难以发现雪里的他。
  柯不凡睁开微弱的眼睛,望见围在他身边的曲澄明、陆婉欣和薛蛮儿均是一脸忧心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艰难地说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柯不凡温柔一笑:“我也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啊,我一生都梦想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现在终于有这样的机会了。答应我,我们每个人都好好生活下去,好吗?”
  这时阿七说道:“少庄主,我们想好了,我们要永远跟着你,就算你不想再做玲珑山庄的庄主,我们也会跟着你。你走到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你干什么我们就跟着你干什么。我们要永远跟少庄主在一起,即便你不再是玲珑山庄的庄主,也依然是我们心中的少庄主。”他动情地说道。
  次年江陵城遭乱兵入侵,城内乱成一片,全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被乱兵征占。一日江陵城郊的一处大型豪华庄园突然失火,大火烧至三天不灭,园内所有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外人一时难解。
  拜青龙在一旁冷眼相观唇角带着一丝笑容,想看看诸葛玄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柯不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曲澄明,怔怔地盯着他。
  曲澄明经历大悲大痛之后,脑子中一片空白。他在一处山坡上挖好一处深坑,然后小心地扶着柯不凡躺在土里。在默默注视了他半刻钟后,终于开始动手,用手捧上一捧捧土一点点洒在他头上、脸上、衣服上,直到黑色的土完全掩埋了这个惊世出尘的少年。
  曲澄明低下头一阵心伤,陆婉欣的眼里也含着泪,薛蛮儿早已泪水直流。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听完诸葛玄这番话,拜青龙笑了,“以一局棋局赌天下未免也太轻巧了些,诸葛阁主棋艺冠绝武林无人不知,以五十多年的围棋造诣挑战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这结果还有悬念吗?”
  另一边自大战结束后,曲澄明就和陆婉欣就什么也顾不上,第一个出来寻找柯不凡。战场上已经搜过了,没有一丝踪迹,因此他们便围绕战场周围着急地找了起来。
  他没有把麒麟剑销毁,天底下能配得上这把宝剑的只有他的主人,现在主人死了,再也没有人能用这把剑了。他把麒麟剑放在柯不凡手边,随同他一起埋葬在黄土里。
  阿九听了首先不愿,哽咽地说道:“少庄主,难道你不要我们了,你不要阿九了吗?”
  柯不凡温柔一笑:“我也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啊,我一生都梦想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现在终于有这样的机会了。答应我,我们每个人都好好生活下去,好吗?”
  冰冷的雪,美丽的雪,一点点覆盖在同样冰冷美丽的少年身上。
  柯不凡轻轻转过目光,看着陆婉欣说道:“婉欣,你和澄明要好好地白头到老,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幸福啊!”说到这里不免又一阵剧烈咳嗽。
  在这场战事进行快到尾声的时候,柯不凡便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离开了这遍地鲜血的战场。
  他刚才明明是可以伤及我们的,三师叔脑海里飘过这样一句话。
  阿九听了首先不愿,哽咽地说道:“少庄主,难道你不要我们了,你不要阿九了吗?”
  拜青龙轻蔑地一笑:“你也来了?”
  柯不凡看了他一眼扔下箭,缓了口气说道:“你没有必要为我受伤。”说罢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凝气横剑一剑挥去,顿时插在他脚边的所有箭支倒飞而回,密密麻麻一波接一波朝山丘上飞去。
  曲澄明低下头一阵心伤,陆婉欣的眼里也含着泪,薛蛮儿早已泪水直流。
  拜青龙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柯不凡望着黑白棋局,苦笑了一下道:“是啊,虽然还未结束,但结局已定,我自知必输无疑了。”说罢他向诸葛玄浅浅行了一礼,起身走下去。
  陆婉欣看着这一切,低下头忍不住默默流泪。
  拜青龙冷笑了一声突然腾身朝诸葛玄飞去,嘴里说道:“今日也该是我们一决高下的日子了!”
  轮到柯不凡落子时他却停住了,他盯着棋局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输了!前辈棋艺精湛,卓逸佩服。”
  曲澄明看见师父要和卓逸对弈,心不由得紧张起来。
  拜青龙突然笑了一声,捋了把胡子对诸葛玄道:“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容易对付吗?”
  正说着,突然在半空中与拜青龙对打的凌天问被一掌击中,飞身落下掉在他们二人脚边。
  曲澄明和陆婉欣悲伤过后,明白薛蛮儿是哀莫大于心死,自行离去了。他两人把柯不凡葬在一个平静的小山村,永远远离纷扰,让他安安静静地在这里长眠。
  曲澄明静静闭了一下眼睛,用力地点点头。
  在两人轮番输气下,柯不凡终于有了一点反应。曲澄明忍不住激动地望着他,并轻声呼唤道:“卓逸。”
  突然一阵安静,没有曲澄明想象中被刺中的痛感。他奇怪地睁开眼睛,却见飞箭停在了距离他脸不到一指的地方,箭支的一端被柯不凡轻轻捏在指尖。
  拜青龙冷笑一声道:“是啊,诸葛阁主真是福禄之人,想当年一战多少人都离我们而去,就连您的好友都撒手人寰,您还是这般逍遥宛如神仙的模样,真是令人钦羡。”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柯不凡忍着悲伤垂下眼眸,身子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薛蛮儿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抱起柯不凡几乎冻僵的身体,当下给他灌注一股真气身上才有了些温度。曲澄明和陆婉欣跟着跑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阵心酸直低下头。
  轮到柯不凡落子时他却停住了,他盯着棋局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输了!前辈棋艺精湛,卓逸佩服。”
  柯不凡忍着悲伤垂下眼眸,身子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拜青龙冷笑了一声突然腾身朝诸葛玄飞去,嘴里说道:“今日也该是我们一决高下的日子了!”
  在两人轮番输气下,柯不凡终于有了一点反应。曲澄明忍不住激动地望着他,并轻声呼唤道:“卓逸。”
  柯不凡睁开微弱的眼睛,望见围在他身边的曲澄明、陆婉欣和薛蛮儿均是一脸忧心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艰难地说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把卓逸的话转告给千羽后,千羽还反复追问他去了哪里,并说如果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和他喝杯酒,自己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呢。曲澄明看着站在她身后的公孙琰,两人甜蜜地笑着,幸福在阳光下显得那么耀眼。
  遥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柯不凡不禁眼中泛起泪光,在心底喃喃说道:对不起,今生可能再也无法相见了,如果有来生,再一起相聚吧!
  对于三师叔的这一举动曲澄明也没有料到,大家在事先商量时也没有说要做埋伏,况芊云阁是公认的正道楷模一向看重名誉,这样的事传出去可不好听。因此曲澄明也十分惊讶,但下一刻他立刻就顾不上了。
  看着这个模样的柯不凡,薛蛮儿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快要僵了。回想起第一次邂逅那个惊艳了她时光的少年,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嘴角挂着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笑容。如今却是脸色白中泛青血不华色,眼圈覆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嘴唇惨白,身上更是瘦的形销骨立,无论如何也与当日神采奕奕的少年无法相提并论。
  曲澄明看着他的笑心里却直泛酸,他看着柯不凡认真说道:“当年师父与柯庄主从挚友成为敌人,我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我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要重蹈过去的覆辙了,就让恩怨在我们这一代停止吧,不要再拖到下一辈身上。”
  拜青龙见此漫不经心地喊了声“卓逸”,柯不凡听后尽管不是出自本心,还是硬着头皮替他挡下。他只拔出半截麒麟剑就弹回了对方的剑气,还反伤了对手。
  拜青龙这番话说的屈掌事无话可说,一时瞠目结舌答不上话来。
  听完诸葛玄这番话,拜青龙笑了,“以一局棋局赌天下未免也太轻巧了些,诸葛阁主棋艺冠绝武林无人不知,以五十多年的围棋造诣挑战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这结果还有悬念吗?”
  曲澄明经历大悲大痛之后,脑子中一片空白。他在一处山坡上挖好一处深坑,然后小心地扶着柯不凡躺在土里。在默默注视了他半刻钟后,终于开始动手,用手捧上一捧捧土一点点洒在他头上、脸上、衣服上,直到黑色的土完全掩埋了这个惊世出尘的少年。
  拜青龙冷笑一声:“残害忠良?哼,自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武林中铁定的真理,若你们芊云阁崛起时没杀过异门别派的人,如何能做到今天?至于吞并武林,如果每个江湖人不是为了天下权势的诱惑又为何踏入这是非之地?你们果真有自己说的那么清高吗,你们对付山庄还不一样是铲除异己保住自己的江湖地位,一旦踏入江湖就没有一个是干净之身,别以为手上沾的是仇人的血,就以为自己没有杀过人!”
  柯不凡望着他迟疑了一下,缓缓道:“从来没有想过。”
  柯不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曲澄明,怔怔地盯着他。
  另一边自大战结束后,曲澄明就和陆婉欣就什么也顾不上,第一个出来寻找柯不凡。战场上已经搜过了,没有一丝踪迹,因此他们便围绕战场周围着急地找了起来。
  二人处理完柯不凡的后事便离开了这里,对于他的消息曲澄明一句也没有对别人说,甚至对师父和师叔也是如此。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拜青龙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对于三师叔的这一举动曲澄明也没有料到,大家在事先商量时也没有说要做埋伏,况芊云阁是公认的正道楷模一向看重名誉,这样的事传出去可不好听。因此曲澄明也十分惊讶,但下一刻他立刻就顾不上了。
  柯不凡笑着看着他,伸手抚着他的头发说道:“阿九,你已经长大了你要去做你自己的事,过你自己的人生,你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为什么不去选择另外一种生活呢?”
  曲澄明站在芊云阁弟子前,在人群里搜索着柯不凡的身影。他一方面希望见到他,一面又不愿在这里看到他。
  即便是与诸葛玄这样的围棋高手对弈,柯不凡依然是始终如一的面无表情。诸葛玄倒是气定神闲一边下棋,一边同他闲谈:
  却说曲柯这边,曲澄明已经眼也不眨地连续抵挡了将近一刻钟的光景,便是谁也有放松疲惫的时候。曲澄明一个懈怠一支箭就从他剑下逃过,因为他挡在柯不凡身前,所以箭头便朝着他迎面冲来。
  凌天问朗声一笑:“我们凌帮向来与芊云阁及正道上下同进退,这种时候自然要来。”
  听完诸葛玄这番话,拜青龙笑了,“以一局棋局赌天下未免也太轻巧了些,诸葛阁主棋艺冠绝武林无人不知,以五十多年的围棋造诣挑战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这结果还有悬念吗?”
  只有薛蛮儿不似方才那般神色悲痛悸动大哭,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也没有大悲之色,只是麻木一般的神情。她慢慢从地上起身,转过身一步一步僵硬地走开,不时有眼泪从脸庞划过,她却面无表情任由泪水无声滑落,仿佛被抽去魂魄一般越走越远。
  诸葛玄看着他笑着落下一子。
  曲澄明低下头一阵心伤,陆婉欣的眼里也含着泪,薛蛮儿早已泪水直流。
  柯不凡听见他的话仰起脸抿嘴一笑,轻轻说道:“怎么说我也算是一名剑客,你这么说叫我怎么好意思?”
  “只是幼时学过,谈不上喜欢与否。”柯不凡语气清冷地答道。
  曲澄明看着他的笑心里却直泛酸,他看着柯不凡认真说道:“当年师父与柯庄主从挚友成为敌人,我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我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要重蹈过去的覆辙了,就让恩怨在我们这一代停止吧,不要再拖到下一辈身上。”
  柯不凡凝视着他走远的身影,默默叹了口气。
  看着这个模样的柯不凡,薛蛮儿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快要僵了。回想起第一次邂逅那个惊艳了她时光的少年,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嘴角挂着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笑容。如今却是脸色白中泛青血不华色,眼圈覆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嘴唇惨白,身上更是瘦的形销骨立,无论如何也与当日神采奕奕的少年无法相提并论。
  曲澄明站在芊云阁弟子前,在人群里搜索着柯不凡的身影。他一方面希望见到他,一面又不愿在这里看到他。
  诸葛玄静静坐在一方石案前,上面是一副棋盘。
  消息传到中原武林,众人惊觉玲珑山庄突然覆没,据江湖人推测,拜青龙八成是见复兴无望又不能让山庄落到别人手里,遂引火自焚烧毁山庄。他一死自然手下所有人都流散开去各自消失在江湖,众人心中的祸患终是除了,武林换得了难得的太平。
  曲澄明亲自在墓碑上题写道“挚友柯卿之墓”,他没有写柯不凡的全名,要是武林众人知道他埋在这里的话,恐怕死后也不会让他的好友清静。对于柯不凡的身世,他以前只依稀地记得他说过自己是战争遗孤,并没有说明具体家室。因此曲澄明只是简单地在碑上写道:柯卿系江陵人士生于甲子年腊月初八卒于癸未年冬月年十九。
  “只是幼时学过,谈不上喜欢与否。”柯不凡语气清冷地答道。
  柯不凡凝视着他走远的身影,默默叹了口气。
  拜青龙冷笑了一声突然腾身朝诸葛玄飞去,嘴里说道:“今日也该是我们一决高下的日子了!”
  其他人也都是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不住说道:“少庄主,终于找到你了。”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柯不凡忍着悲伤垂下眼眸,身子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柯不凡眼睛专注地看着她,挣扎着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拉上她递过来的手,却只觉得呼吸一滞再也吸不到空气了。他白纸般瘦俏的手在半空中无声地垂落,偏过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柯不凡听见他后面的话黯然垂眸,内心自身的负罪感又加深了几分。
  曲澄明一手扶在他腰间,皱着眉头关切地问道:“卓逸,你没事吧?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吗?”
  诸葛玄面色凝重地盯着他。
  诸葛玄一身白衣端坐于前,镇定自若地说道:“拜青龙,自丁卯年一别,如今已有十六年了。”
  阿九红了眼眶望着他说道:“少庄主,那你呢?往后你打算怎么办?”
  拜青龙带着不明笑意的神情看着他,这时远处又冲来了一大群正道弟子,挥舞着剑杀了过来。
  凌帮弟子与其他正道弟子不断冲入场中,在拜青龙的指挥下玲珑山庄门徒也不示弱,很快和正道又杀成一片,场上再次陷入白热化状态。
  十字杀手一见他纷纷下马奔了过来。首先是阿九激动地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他,大喊道:“少庄主,阿九好想你!”
  这时人群突然喧哗了起来,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一阵风呼啸而过,拜青龙已经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柯不凡现在满身都是伤,被他这么使劲儿一拥只觉得浑身都疼,但他一声不吭都忍住了。
  还没到腊月天气却冷得如寒冬一般,没有任何预兆般地突然就下起雪来,洁白冷清的雪花开始纷纷扬扬,一点一点覆盖这个世界。
  这一个举动场上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曲澄明却注意到了,他眉头一皱不禁替他担忧起来。
  到了决战之日场面浩大堪比武林盛宴,两边是芊云阁和玲珑山庄各自旗下浩浩荡荡的人马,整个江湖近乎一半的力量都投入到了这场战役中,让人恍惚觉得回到了十六年前那场正邪大战中。
  这时人群突然喧哗了起来,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一阵风呼啸而过,拜青龙已经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遥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柯不凡不禁眼中泛起泪光,在心底喃喃说道:对不起,今生可能再也无法相见了,如果有来生,再一起相聚吧!
  柯不凡拿起一枚棋子看了他一眼,随即落下淡淡道:“是。”
  眼看着飞箭射来曲澄明握剑的手还在前方,他来不及闪躲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这位掌事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颜面挂不住,登时拔出手中的剑一道凌厉的剑气挥去。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拜青龙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见薛蛮儿在给柯不凡输入真气后,他也没有反应。曲澄明便把他扶到自己怀里,运起纯熟的纯元真气缓缓输入到他体内,一边观看他的反应,紧张到在这冰天雪地中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陆婉欣也在一旁不安地看着。
  薛蛮儿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抱起柯不凡几乎冻僵的身体,当下给他灌注一股真气身上才有了些温度。曲澄明和陆婉欣跟着跑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阵心酸直低下头。
  凌天问冷笑了笑拔出剑冲了上去,顿时两条身影交织到一起,诸葛玄在原地看了一眼二人,轻轻叹了口气。
  陆婉欣与薛蛮儿都难过地说道:“快别说话了!”
  却说曲柯这边,曲澄明已经眼也不眨地连续抵挡了将近一刻钟的光景,便是谁也有放松疲惫的时候。曲澄明一个懈怠一支箭就从他剑下逃过,因为他挡在柯不凡身前,所以箭头便朝着他迎面冲来。
  天下太大,幸福太轻,只有抛下世俗一切枷锁,才能活得快乐。一个人背负太多沉重的东西,是快乐不起来的,这一点曲澄明终于领悟到,他们是幸福的,因为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全文完】
  凌天问听见这话自知心虚,但他依旧面不改色地说道:“与你们一道行事才是无耻的行径,就算我当初叛出也是弃暗投明,从没有后悔过。”
  曲澄明注视着墓地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清冷如水,沉吟道:“卓逸生前就是为盛名所累,一生辛苦。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再也不要被世俗和外界打扰,可以清净安心地长眠于此。”与此同时他在心底默默说道:卓逸,你一生都在追寻自由和平静的生活,现在再也没有人逼迫你了,你是高兴的吗?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心这么痛呢?他想着深深垂下头。
  天下太大,幸福太轻,只有抛下世俗一切枷锁,才能活得快乐。一个人背负太多沉重的东西,是快乐不起来的,这一点曲澄明终于领悟到,他们是幸福的,因为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和你所爱的人在一起。【全文完】
  直到这时曲澄明才真正明白,师父下山前对他所说那番话的深意,一切浮名如浮云,明白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
  柯不凡轻轻转过目光,看着陆婉欣说道:“婉欣,你和澄明要好好地白头到老,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幸福啊!”说到这里不免又一阵剧烈咳嗽。
  三人听了忍不住伤心欲绝。
  柯不凡刚出完这招,只觉得心口处一阵剧痛,忍不住背过脸吐出一口暗红色的淤血。他睁眼往地上一看,心中一惊,急忙掩住口擦去血渍。
  柯不凡看着拜青龙轻轻说道:“今天我就把这一身所学还给你。”说完执起剑冲进人群,一剑扫去里外三层的人如潮水般褪去,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但很快又有许多人涌上来,柯不凡几乎用上了生平最大力气,一出手就是十成剑气,他是天下唯一能用剑气杀人的人,因此许多人还没等靠近就被扫飞了出去。
  这位掌事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颜面挂不住,登时拔出手中的剑一道凌厉的剑气挥去。
  那位掌事跌坐在地上,身后的弟子急忙上前搀扶,其间自有不服之人。一时间数位年轻弟子纷纷拔开剑。
  阿九年纪最小,忍不住难过地问道:“少庄主,阿九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在不计后果地与一个个人动手拼杀,终于耗尽了他所有的心血。从十四岁踏入江湖以来就不曾停下奔波的脚步,永远逃不过和别人厮杀决斗的人生,今日,终于要划上一个句号了。
  拜青龙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突然一阵安静,没有曲澄明想象中被刺中的痛感。他奇怪地睁开眼睛,却见飞箭停在了距离他脸不到一指的地方,箭支的一端被柯不凡轻轻捏在指尖。
  这时柯不凡注意到躺在面前的凌天问,淡淡地问拜青龙:“你打算把他怎么样?”
  “柯少庄主平日里也喜欢下棋吗?”
  柯不凡笑着看着他,伸手抚着他的头发说道:“阿九,你已经长大了你要去做你自己的事,过你自己的人生,你还年轻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为什么不去选择另外一种生活呢?”
  同年曲澄明辞去芊云阁阁主之位,与陆婉欣牵手浪迹天涯。诸葛玄继续回天台山隐居,阁中事务暂由二师叔和三师叔管理,并且留意培养新的继承人。
  拜青龙眯着眼看着他与曲澄明,似轻嘲般地笑了笑。
  柯不凡咳了几声,才气若游丝地说道:“我死之后有些事要拜托一下。第一,澄明,待我死后便把这把麒麟剑销毁了吧!我用它杀过太多的人,我不想让它再在世上继续杀戮下去了。本来我想亲手销毁它,可是我现在已经连拿起它的力气都没有了;第二,我死的消息尽量不要告诉关心我的人,如果见到千羽就说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免得她伤心。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说罢长出了一口气。
  拜青龙突然笑了一声,捋了把胡子对诸葛玄道:“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容易对付吗?”
  在这场战事进行快到尾声的时候,柯不凡便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离开了这遍地鲜血的战场。
  见屈掌事一时被难住,又一位掌事迎了上来,这位掌事性情较冲动,他大声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本事就来比划两下,刀剑下才见真功夫!”
  同年曲澄明辞去芊云阁阁主之位,与陆婉欣牵手浪迹天涯。诸葛玄继续回天台山隐居,阁中事务暂由二师叔和三师叔管理,并且留意培养新的继承人。
  曲澄明看着他的笑心里却直泛酸,他看着柯不凡认真说道:“当年师父与柯庄主从挚友成为敌人,我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我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要重蹈过去的覆辙了,就让恩怨在我们这一代停止吧,不要再拖到下一辈身上。”
  柯不凡勉强直起身,带着苍白的笑着对他说道:“我没事。”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还没到腊月天气却冷得如寒冬一般,没有任何预兆般地突然就下起雪来,洁白冷清的雪花开始纷纷扬扬,一点一点覆盖这个世界。
  诸葛玄当然知道这是拜青龙的揶揄讽刺,但依然触动心中往事不由得垂下眼眸。
  柯不凡咳了几声,才气若游丝地说道:“我死之后有些事要拜托一下。第一,澄明,待我死后便把这把麒麟剑销毁了吧!我用它杀过太多的人,我不想让它再在世上继续杀戮下去了。本来我想亲手销毁它,可是我现在已经连拿起它的力气都没有了;第二,我死的消息尽量不要告诉关心我的人,如果见到千羽就说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免得她伤心。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说罢长出了一口气。
  薛蛮儿止不住眼眶中的眼泪,握着他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位掌事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颜面挂不住,登时拔出手中的剑一道凌厉的剑气挥去。
  说完这番话,柯不凡已经觉得很累了,神智也开始涣散。他的目光放空看着天空,眼前浮现出青草笑盈盈的模样,柯不凡痴痴地看着。青草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手来,笑着说道:“哥哥,和青草一起玩吧!”
  柯不凡现在满身都是伤,被他这么使劲儿一拥只觉得浑身都疼,但他一声不吭都忍住了。
  三人听了忍不住伤心欲绝。
  此话一出凌天问顿时脸色大变,他面色冷峻道:“你什么意思?”
  消息传到中原武林,众人惊觉玲珑山庄突然覆没,据江湖人推测,拜青龙八成是见复兴无望又不能让山庄落到别人手里,遂引火自焚烧毁山庄。他一死自然手下所有人都流散开去各自消失在江湖,众人心中的祸患终是除了,武林换得了难得的太平。
  这时阿七说道:“少庄主,我们想好了,我们要永远跟着你,就算你不想再做玲珑山庄的庄主,我们也会跟着你。你走到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你干什么我们就跟着你干什么。我们要永远跟少庄主在一起,即便你不再是玲珑山庄的庄主,也依然是我们心中的少庄主。”他动情地说道。
  拜青龙突然笑了一声,捋了把胡子对诸葛玄道:“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容易对付吗?”
  这次他们在江陵打听到少庄主要带领门徒对战芊云阁,才瞒着所有人跑出来寻找少庄主,找遍了这附近的地方好不容易才找见他。
  拜青龙直面对面的诸葛玄笑道:“诸葛玄,你终于出山了。”
  曲澄明低下头一阵心伤,陆婉欣的眼里也含着泪,薛蛮儿早已泪水直流。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凌帮弟子与其他正道弟子不断冲入场中,在拜青龙的指挥下玲珑山庄门徒也不示弱,很快和正道又杀成一片,场上再次陷入白热化状态。
  “柯少庄主儿时的愿望,难道就是做江湖侠客吗?”
  对此芊云阁弟子却不买账,在他们眼里师尊是完美的化身。当年率领武林讨伐好友也是不得已之事,况柯振峰野心勃勃本不是善辈,讨伐他也是天经地义的正义之举,何以轮到玲珑山庄来说辞?但正义与道义之间的得与失,只有当事人才能懂得其中的沉重。
  对于三师叔的这一举动曲澄明也没有料到,大家在事先商量时也没有说要做埋伏,况芊云阁是公认的正道楷模一向看重名誉,这样的事传出去可不好听。因此曲澄明也十分惊讶,但下一刻他立刻就顾不上了。
  曲澄明刚有暇回过身,眼前已是一片混乱。
  雪是无情的,雪是纯净的,雪是不能有温度的,如果人心似雪,一旦有了温度便会融化不复存在了。
  见屈掌事一时被难住,又一位掌事迎了上来,这位掌事性情较冲动,他大声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本事就来比划两下,刀剑下才见真功夫!”
  诸葛玄面色凝重地盯着他。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曲澄明正想说话,突然看见二师叔看见他的处境似有些不放心,迈步朝自己走过来。为了不惹太多麻烦他转头对柯不凡道:“卓逸,我去一下,我会向二师叔说明白我不会再与你为敌了。”说罢转身走去。
  这时柯不凡注意到躺在面前的凌天问,淡淡地问拜青龙:“你打算把他怎么样?”
  这时柯不凡注意到躺在面前的凌天问,淡淡地问拜青龙:“你打算把他怎么样?”
  陆婉欣看着这一切,低下头忍不住默默流泪。
  薛蛮儿第一个发现了几乎已经被雪淹没的柯不凡,他身上通身雪白的衣裳几乎与大雪一体,要不是他的头发还露在外面,任谁也难以发现雪里的他。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拜青龙见状落到地面,笑着对柯不凡道:“卓逸,帮我扫退这群碍眼的人。”
  柯不凡凝视着他走远的身影,默默叹了口气。
  雪是无情的,雪是纯净的,雪是不能有温度的,如果人心似雪,一旦有了温度便会融化不复存在了。
  陆婉欣想到柯不凡生前尊为玲珑山庄少庄主,天下人莫不望其项背,死后却是如此冷清寂寥,忍不住动容地说道:“柯兄弟生前名动天下,死后却如此孤苦地埋在这里,要不要我们日后为他迁到别处,再度整修一番。”
  诸葛玄笑道:“你我还未下完,怎么就认定自己输了呢?”
  诸葛玄笑道:“你我还未下完,怎么就认定自己输了呢?”
  凌天问听见这话自知心虚,但他依旧面不改色地说道:“与你们一道行事才是无耻的行径,就算我当初叛出也是弃暗投明,从没有后悔过。”
  看着这个模样的柯不凡,薛蛮儿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快要僵了。回想起第一次邂逅那个惊艳了她时光的少年,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嘴角挂着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笑容。如今却是脸色白中泛青血不华色,眼圈覆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嘴唇惨白,身上更是瘦的形销骨立,无论如何也与当日神采奕奕的少年无法相提并论。
  而薛蛮儿自柯不凡离开后,她醒过来发现盖在自己的衣裳,便再也放心不下而四处找他。听说芊云阁和玲珑山庄要在巨鹿决战,想到可能会在那里遇上他,便一刻不停地赶了过来。可惜早已人去楼空。
  柯不凡眼睛专注地看着她,挣扎着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拉上她递过来的手,却只觉得呼吸一滞再也吸不到空气了。他白纸般瘦俏的手在半空中无声地垂落,偏过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诸葛玄静静坐在一方石案前,上面是一副棋盘。
  曲澄明站在芊云阁弟子前,在人群里搜索着柯不凡的身影。他一方面希望见到他,一面又不愿在这里看到他。
  凌天问冷笑了笑拔出剑冲了上去,顿时两条身影交织到一起,诸葛玄在原地看了一眼二人,轻轻叹了口气。
  拜青龙见此皱了皱眉头。
  众人看到柯不凡出现的时候,人群中又起了一阵骚动。曲澄明看到站在拜青龙身边他的那一刹那,心突然不由得痛了一下。柯不凡则一直目光低垂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反应。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终于再也挪动不了一步了,他垂下头深深埋在雪里,压抑太久的悲伤情绪连同心智一朝崩溃让他肝肠寸断。
  这时人群突然喧哗了起来,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一阵风呼啸而过,拜青龙已经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诸葛玄静静坐在一方石案前,上面是一副棋盘。
  到了决战之日场面浩大堪比武林盛宴,两边是芊云阁和玲珑山庄各自旗下浩浩荡荡的人马,整个江湖近乎一半的力量都投入到了这场战役中,让人恍惚觉得回到了十六年前那场正邪大战中。

  拜青龙随之飞下来,凌天问受了致命的一掌,一时挣扎着爬不起来。拜青龙俯身看着他,嘴边带着一丝笑容。

  曲澄明站在芊云阁弟子前,在人群里搜索着柯不凡的身影。他一方面希望见到他,一面又不愿在这里看到他。

  诸葛玄静静坐在一方石案前,上面是一副棋盘。

  这时人群突然喧哗了起来,中间让出一条大道一阵风呼啸而过,拜青龙已经带着一行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看到柯不凡出现的时候,人群中又起了一阵骚动。曲澄明看到站在拜青龙身边他的那一刹那,心突然不由得痛了一下。柯不凡则一直目光低垂完全不理会周围人的反应。

  正说着,突然在半空中与拜青龙对打的凌天问被一掌击中,飞身落下掉在他们二人脚边。

  阿九听了首先不愿,哽咽地说道:“少庄主,难道你不要我们了,你不要阿九了吗?”

  拜青龙直面对面的诸葛玄笑道:“诸葛玄,你终于出山了。”

  诸葛玄一身白衣端坐于前,镇定自若地说道:“拜青龙,自丁卯年一别,如今已有十六年了。”

  诸葛玄面色凝重地盯着他。

  拜青龙冷笑一声道:“是啊,诸葛阁主真是福禄之人,想当年一战多少人都离我们而去,就连您的好友都撒手人寰,您还是这般逍遥宛如神仙的模样,真是令人钦羡。”

  诸葛玄当然知道这是拜青龙的揶揄讽刺,但依然触动心中往事不由得垂下眼眸。

  拜青龙见他中招,自是冷笑。

  对此芊云阁弟子却不买账,在他们眼里师尊是完美的化身。当年率领武林讨伐好友也是不得已之事,况柯振峰野心勃勃本不是善辈,讨伐他也是天经地义的正义之举,何以轮到玲珑山庄来说辞?但正义与道义之间的得与失,只有当事人才能懂得其中的沉重。

  雪是无情的,雪是纯净的,雪是不能有温度的,如果人心似雪,一旦有了温度便会融化不复存在了。

  拜青龙此话一出立刻招来芊云阁中人的反对,八大掌事中的屈掌事也跳出来义正言辞地说道:“拜青龙,你莫要在这里颠倒是非,柯振峰心怀叵测残害忠良妄图吞并武林人人得而诛之,你们这些玲珑山庄的余孽根本没立场来评论!”

  拜青龙冷笑一声:“残害忠良?哼,自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武林中铁定的真理,若你们芊云阁崛起时没杀过异门别派的人,如何能做到今天?至于吞并武林,如果每个江湖人不是为了天下权势的诱惑又为何踏入这是非之地?你们果真有自己说的那么清高吗,你们对付山庄还不一样是铲除异己保住自己的江湖地位,一旦踏入江湖就没有一个是干净之身,别以为手上沾的是仇人的血,就以为自己没有杀过人!”

  拜青龙这番话说的屈掌事无话可说,一时瞠目结舌答不上话来。

  柯不凡听见他后面的话黯然垂眸,内心自身的负罪感又加深了几分。

  凌帮弟子与其他正道弟子不断冲入场中,在拜青龙的指挥下玲珑山庄门徒也不示弱,很快和正道又杀成一片,场上再次陷入白热化状态。

  见屈掌事一时被难住,又一位掌事迎了上来,这位掌事性情较冲动,他大声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本事就来比划两下,刀剑下才见真功夫!”

  拜青龙轻轻一笑,口吻冷傲地说道:“你想与我动手,恐怕还不够格儿吧!”

  陆婉欣看着这一切,低下头忍不住默默流泪。

  这位掌事是个急性子一听这话颜面挂不住,登时拔出手中的剑一道凌厉的剑气挥去。

  拜青龙见此漫不经心地喊了声“卓逸”,柯不凡听后尽管不是出自本心,还是硬着头皮替他挡下。他只拔出半截麒麟剑就弹回了对方的剑气,还反伤了对手。

  那位掌事跌坐在地上,身后的弟子急忙上前搀扶,其间自有不服之人。一时间数位年轻弟子纷纷拔开剑。

  拜青龙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身旁的柯不凡相应地拔出剑,几位年轻弟子见他拔剑心中忌惮竟不知该如何出手。恰好此时诸葛玄一句“都罢手吧”解了他们的围,乖乖站了回去。

  诸葛玄转过头面带微笑,对拜青龙说道:“不管以前结下了什么恩怨,今日就让我们一并解决吧!”

  拜青龙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诸葛玄接着说道:“过去我们都有错,今日我们再次会面就是为了不让这个错误继续蔓延下去。我一心想和平解决一切恩怨,对此我有一个提议:今日我在此摆下棋局,想邀请这位柯少庄主与我对弈一局,若我输了就答应你们一切要求,若你们输了就停止这场战事还江湖太平。我今日说的话都是实心实意,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不知你意下如何?”

  听完诸葛玄这番话,拜青龙笑了,“以一局棋局赌天下未免也太轻巧了些,诸葛阁主棋艺冠绝武林无人不知,以五十多年的围棋造诣挑战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这结果还有悬念吗?”

  说完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既然是诸葛阁主的提议,自然要应这个情”,说罢对着柯不凡说道:“卓逸,既然诸葛阁主想和你对弈一局,那你就恭敬不如从命,与诸葛阁主切磋一下棋艺吧!”

  轮到柯不凡落子时他却停住了,他盯着棋局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输了!前辈棋艺精湛,卓逸佩服。”

  柯不凡淡淡道了声:“是。”说罢走上前来到棋局旁。

  曲澄明看见师父要和卓逸对弈,心不由得紧张起来。

  柯不凡跪坐在案前,拱手相让道:“请诸葛前辈落子。”

  诸葛玄微微一笑:“柯少庄主是客,理应先落。”

  柯不凡听罢不再推让随手拿起一枚黑子落下。

  看到诸葛玄与柯不凡这两位天下顶尖人物对弈,众人都表示出浓浓的兴趣,尽管他们之中并不是人人都懂棋艺。

  即便是与诸葛玄这样的围棋高手对弈,柯不凡依然是始终如一的面无表情。诸葛玄倒是气定神闲一边下棋,一边同他闲谈:

  “柯少庄主平日里也喜欢下棋吗?”

  “只是幼时学过,谈不上喜欢与否。”柯不凡语气清冷地答道。

  “如果没有算错,十六年前正邪大战发生时,柯少庄主还只有三岁吧!”

  柯不凡拿起一枚棋子看了他一眼,随即落下淡淡道:“是。”

  “柯少庄主儿时的愿望,难道就是做江湖侠客吗?”

  柯不凡望着他迟疑了一下,缓缓道:“从来没有想过。”

  “我听传闻你同徒儿澄明一样都是清白人家出身,不想却都双双卷入到这江湖争斗中来,当真是世事无常。”诸葛玄似有感触地落下一子。

  柯不凡愣愣地听了一时心绪涌起,手中捏的棋子迟迟不落。

  拜青龙在一旁冷眼相观唇角带着一丝笑容,想看看诸葛玄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这时柯不凡默默落下棋子,同时回答道:“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诸葛玄听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微笑着说道:“看得出你本不是心存恶念之人,若是在平常人家自是天质善良,快乐无忧地长大。可是江湖是会让人面目全非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江湖这么多年最终选择退隐的原因。人终究是要做回自己的,不知你是如何认为的?”

  柯不凡怔了一下,随即浮起一抹笑,“前辈参悟的是,能够做真正的自己的确是非常难得的。”他说完笑了,却笑得苍白。

  诸葛玄看着他笑着落下一子。

  他没有把麒麟剑销毁,天底下能配得上这把宝剑的只有他的主人,现在主人死了,再也没有人能用这把剑了。他把麒麟剑放在柯不凡手边,随同他一起埋葬在黄土里。

  轮到柯不凡落子时他却停住了,他盯着棋局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输了!前辈棋艺精湛,卓逸佩服。”

  曲澄明站在芊云阁弟子前,在人群里搜索着柯不凡的身影。他一方面希望见到他,一面又不愿在这里看到他。

  拜青龙见此皱了皱眉头。

  诸葛玄听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微笑着说道:“看得出你本不是心存恶念之人,若是在平常人家自是天质善良,快乐无忧地长大。可是江湖是会让人面目全非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江湖这么多年最终选择退隐的原因。人终究是要做回自己的,不知你是如何认为的?”

  柯不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曲澄明,怔怔地盯着他。

  阿九依依不舍地回过头望他,柯不凡笑着朝他伸了伸手,终于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

  诸葛玄笑道:“你我还未下完,怎么就认定自己输了呢?”

  柯不凡望着黑白棋局,苦笑了一下道:“是啊,虽然还未结束,但结局已定,我自知必输无疑了。”说罢他向诸葛玄浅浅行了一礼,起身走下去。

  柯不凡走到拜青龙面前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道:“是我输了。”拜青龙望了他一眼,转而垂下目光唇角依旧挂着淡笑。

  这时芊云阁中有人起哄,“既然柯不凡已输,就应该信守承诺撤退所有人手!”

  拜青龙突然笑了一声,捋了把胡子对诸葛玄道:“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容易对付吗?”

  诸葛玄面色凝重地盯着他。

  拜青龙冷笑了一声突然腾身朝诸葛玄飞去,嘴里说道:“今日也该是我们一决高下的日子了!”

  芊云阁弟子一看拜青龙想对师尊不利,立刻冲出一群人围成人墙保护诸葛玄。

  拜青龙见状落到地面,笑着对柯不凡道:“卓逸,帮我扫退这群碍眼的人。”

  陆婉欣在一边注视这一切,一边暗自抹泪。等曲澄明做完这些事后,两人默默地盯着墓前出神。

  次年江陵城遭乱兵入侵,城内乱成一片,全城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被乱兵征占。一日江陵城郊的一处大型豪华庄园突然失火,大火烧至三天不灭,园内所有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外人一时难解。

  柯不凡望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拔开剑,一挥就是十成剑气擦地而去。只听一阵杂乱的惊呼声,芊云阁弟子纷纷被这道剑气扫上了天,七七八八地跌落下来。至此诸葛玄身前再无障碍,拜青龙扬起一笑提剑冲了上去。身后两方人马不用下令就冲到了一起,互相杀作一团,场中顿时烟尘弥漫。

  柯不凡刚出完这招,只觉得心口处一阵剧痛,忍不住背过脸吐出一口暗红色的淤血。他睁眼往地上一看,心中一惊,急忙掩住口擦去血渍。

  这一个举动场上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曲澄明却注意到了,他眉头一皱不禁替他担忧起来。

  正在这时后方山丘上突然站起一个人,却是三师叔。只见他笑得狰狞对身边三层弓箭手下令道:“把箭都对准柯不凡,给我杀了那小子!”说这话时眼神里闪过浓浓的杀意,从得知萧远死讯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为自己徒儿报仇,这一刻,终是到了。三师叔嘴角浮起一抹阴险的笑。

  对于三师叔的这一举动曲澄明也没有料到,大家在事先商量时也没有说要做埋伏,况芊云阁是公认的正道楷模一向看重名誉,这样的事传出去可不好听。因此曲澄明也十分惊讶,但下一刻他立刻就顾不上了。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柯不凡刚才缓过神来,转过头就见一片黑影朝自己扑天盖来。不等他有所反应,一个米黄人影儿已经以迅雷之势挡在了他身前,映着白光的麒麟剑在空中不断挥舞,斩下密密麻麻的箭头。

  柯不凡听罢不再推让随手拿起一枚黑子落下。

  柯不凡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曲澄明,怔怔地盯着他。

  另一边自大战结束后,曲澄明就和陆婉欣就什么也顾不上,第一个出来寻找柯不凡。战场上已经搜过了,没有一丝踪迹,因此他们便围绕战场周围着急地找了起来。

  射向柯不凡的箭雨越来越集中,但却都被曲澄明斩断在脚下。偏偏三师叔站得太远,只看到有人挡在柯不凡身前却不知是曲澄明,因此一个劲儿地下令放箭。

  漫天箭雨从高处倾泻而下,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是场中一身白衣的柯不凡。

  如此紧密的攻势下曲澄明喘口气都不可能,手中的剑根本一刻都停不下来。

  柯不凡望着他奋力为自己挡箭的样子,忍不住低下头一阵神伤,一低头看到脚边的箭头已经堆的如山高,他看着地上的每一支箭心中不住地想:原来这么多人都想让我死,你们真的恨我到了这种地步吗?每一个人都想要我的命,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天下太平,是不是这样?他在心里狠狠地问着自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拜青龙和诸葛玄正在空中缠斗,两人虽年纪相差十岁但武功几乎不相上下。相对拜青龙咄咄逼人的招式,诸葛玄则显得气定神闲出手也是游刃有余。

  就在两人斗得正紧,冷不防旁边冲出一个人,一看却是手持宝剑的凌天问。他站在诸葛玄身旁,对他说道:“诸葛阁主,拜青龙就交给我来对付吧!您身份尊贵费不着与他亲自动手。”说罢上前一步面带笑容对拜青龙道:“拜青龙,好久不见啊!”

  拜青龙轻蔑地一笑:“你也来了?”

  凌天问朗声一笑:“我们凌帮向来与芊云阁及正道上下同进退,这种时候自然要来。”

  柯不凡温柔一笑:“我也要去过我自己的生活啊,我一生都梦想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现在终于有这样的机会了。答应我,我们每个人都好好生活下去,好吗?”

  拜青龙咧嘴一笑:“凌天问,就算你换了主人在我眼里也只是一条狗而已,像你这样的叛家之犬还没有资格同我这样说话!”

  此话一出凌天问顿时脸色大变,他面色冷峻道:“你什么意思?”

  拜青龙仰天一笑:“你干的那些事,还需要我再重复吗?当初是谁卖主求荣把山庄的内部消息透露给芊云阁,是谁第一个出卖山庄跟在芊云阁后面,在山庄有难的时候倒打一耙,你以当初的无耻行径换来今天的江湖地位,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凌天问听见这话自知心虚,但他依旧面不改色地说道:“与你们一道行事才是无耻的行径,就算我当初叛出也是弃暗投明,从没有后悔过。”

  拜青龙听罢淡笑一声:“好,那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动手吧!”说完一剑指向他。

  凌天问冷笑了笑拔出剑冲了上去,顿时两条身影交织到一起,诸葛玄在原地看了一眼二人,轻轻叹了口气。

  曲澄明一手扶在他腰间,皱着眉头关切地问道:“卓逸,你没事吧?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吗?”

  却说曲柯这边,曲澄明已经眼也不眨地连续抵挡了将近一刻钟的光景,便是谁也有放松疲惫的时候。曲澄明一个懈怠一支箭就从他剑下逃过,因为他挡在柯不凡身前,所以箭头便朝着他迎面冲来。

  眼看着飞箭射来曲澄明握剑的手还在前方,他来不及闪躲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阵安静,没有曲澄明想象中被刺中的痛感。他奇怪地睁开眼睛,却见飞箭停在了距离他脸不到一指的地方,箭支的一端被柯不凡轻轻捏在指尖。

  柯不凡看了他一眼扔下箭,缓了口气说道:“你没有必要为我受伤。”说罢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凝气横剑一剑挥去,顿时插在他脚边的所有箭支倒飞而回,密密麻麻一波接一波朝山丘上飞去。

  不过一刹那所有箭支整整齐齐地插在三师叔一行人身前,三师叔怔怔地看着密林一般的箭支,一时说不话来。身旁的弓箭手也惊得停止了进攻,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他刚才明明是可以伤及我们的,三师叔脑海里飘过这样一句话。

  柯不凡遥遥望了山上一眼,脸色苍白地转过身,刚转过身就忍不住要倒下,曲澄明赶忙一把扶住了他。

  柯不凡在心间静静地想着,脸上带着一种安详和释然。人之将死总会忍不住对自己的人生来一个总结,他回想起自己的一生:天下、权势、名利、争斗,看起来似乎每个都赋存在他身上,却又没有一个是与他相关的;朋友,恋人,这两样他在过去从来没有奢望过,但命运却不吝惜地赐给了他,他曾经对此十分感恩;可是爱情和友谊都来得太沉重,重到连他也承受不起,这到底是对他的馈赠还是磨难呢?

  曲澄明一手扶在他腰间,皱着眉头关切地问道:“卓逸,你没事吧?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吗?”

  柯不凡勉强直起身,带着苍白的笑着对他说道:“我没事。”

  曲澄明却拉住他的衣袖,有些激动道:“我再不要听到这三个字了,你越说没事就越有事。卓逸,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人任何人伤害到你了,不管他是谁。”曲澄明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柯不凡听见他的话仰起脸抿嘴一笑,轻轻说道:“怎么说我也算是一名剑客,你这么说叫我怎么好意思?”

  曲澄明看着他的笑心里却直泛酸,他看着柯不凡认真说道:“当年师父与柯庄主从挚友成为敌人,我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我们身上重演,再也不要重蹈过去的覆辙了,就让恩怨在我们这一代停止吧,不要再拖到下一辈身上。”

  “如果没有算错,十六年前正邪大战发生时,柯少庄主还只有三岁吧!”

  柯不凡沉默地看着他,末了浮起一笑:“是啊,我们之间再不是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