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青鸾殿(八)

作者:次次念  发布时间:2015-07-25 20:37  字数:4828 

  苏琢上马的动作干练、利落,还有任何人都模仿不出的轻盈舒展,一跃而起,翩若惊鸿,令人赏心悦目。哪怕琴技再高超,她的第一天职仍是舞者,从生命之初第一回睁眼,苏琢就在婆婆苏绮的安排下观赏舞蹈聆听音乐,数个月后,学习走路的同时已然打下一名舞者该有的基本功,多年苦练毫无水分,造就如今每一个舞姿都自然融入举手投足间的苏琢,即使惊慌失措的刹那,也不会失了这份独特的韵味。

  在大字不识几个的王家兄弟眼中,苏琢上马的动作好看,很好看,究竟怎么个好看法他们讲不出道道,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在心思敏锐又是将门之后的楼岚眼中,她想到更多的是苏琢对马匹甚为熟悉,不亚于那些常年与战马打交道的骑兵,当她翻身上马的那一刻,战马便被驯服,人与马的气息调和为一,自然而然流露出与苏琢本身气质矛盾的杀伐决断之气。看在决心不再隐瞒实力的侑贵眼中,苏琢虽身为女流,骑术怕是远超一般将士的,绝非花架子,是鏖战中实打实磨练出来的。侑贵再一次认同三王爷的话,苏琢是苏家与曜家联手培养的接班人,世上绝无仅有,想到此处,他摇头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苏琢的身份注定她未来的路不好走,也注定他的任务不易完成。

  领队将士正要再牵一匹马来,被苏琢婉拒,她面向符清彦在马背上伸出手邀请,指指自己前面的位置。

  符清彦脸色黑了黑,男女授受不清,同骑已经有违礼数,还要他一个“大男人”窝在“小女子”怀中?!符清彦清了清嗓子,朗声抗议,“我认为我应该……哇啊!”苏琢眼低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促狭,用了巧劲直接一把将阴阳师少年拉上马,未待他坐稳重重一鞭挥下,马儿吃痛嘶鸣拔足狂奔,符清彦颤抖的抗议声在扬起的沙尘中特别带感,“……该和你换个位置……妈~~~~~~~~呀~~~~~~~吼~~~~~~~”

  死寂般沉默,一众人集体短路。

  侑贵突然低笑一声,摸着下巴颇有些老奸巨猾的调调,“我敢打赌,清彦哭了。”

  楼岚抽了抽嘴角,“他一定不承认,借口眼睛进沙子。”

  芍药漂亮的脸蛋满是纳闷,“苏琢是少根筋,还是故意折腾清彦小弟?”

  顿时好几道视线聚集到芍药身上,却没人为她解答疑惑,其中当属阴阳观小师弟洛阳的视线怜悯意味最浓最不加掩饰:大姐,会提出这问题,缺根筋的是你吧!

  脸上总噙着温和笑意、待人接物无不令人称赞的叶离忽然福至心灵,飞快扫视众人,此刻大家眼中再不具有方才的紧张和恐惧,就连小妩小媚都被逗笑,苏琢断不会是个喜欢拿他人恶作剧来寻开心的女子,真正目的怕是为此:不良情绪只会令己方发挥失常,若与背水一战的狼群厮杀起来着实不妙。一名优秀乐师理当是团队情绪的掌控者,以声乐引导,己方团队情绪激昂时自然战斗力提升,敌方团队情绪低落时自然战斗力下降,也以琴师自称的叶离又一次自叹不如!

  马背上,哭天抢地的符清彦因为一次颠簸差点咬到舌头,终于乖乖闭上嘴,他吓得险些魂飞魄散,这会儿脸色苍白的庆幸自己坐在前面,只要他不回头,比他还略矮一些的苏琢绝对看不见他脸上的水渍,而且迎面刮来的风很大,相信没多久就能风干泪迹。马儿疾驰的速度是符清彦活到如今从未体验过的,他一心只想着自己糗大了,都没注意,不然很可能会心慌腿软恶心想吐。

  苏琢见符清彦冷静下来,在他耳畔吩咐道,“咒符结界。”

  满目皆是冷冽的劲风,夹杂着细沙刀子一般刮在脸上,而耳垂偏偏被一小团潮湿的暖风拂过,符清彦忍不住一个激灵,要命的是此刻回过魂来才嗅到苏琢身上的少女淡香,撩得他这辈子第一次心痒痒,却又不晓得为何痒,且如何去挠一挠来解痒?

  符清彦正有些心猿意马,苏琢微蹙眉,沉声低喝,“符清彦!”

  “诶?!”

  “还要命的话就施展你最拿手的符咒结界!”

  符清彦定睛一瞧,两人一马正悍勇冲入狼群,一头黄毛公狼怒扑过来,森森利齿不出意外下一刻就要嵌入战马脖子。符清彦临场作战能力不差,抗压能力亦很优秀,在这等境况下毫不慌乱,两手交叉食指与中指同时插入宽袖,闪电般夹出两张咒符往空中抛去,“开!”

  砰地一声闷响,黄毛公狼被无形的结界弹飞出去,口鼻部彻底变形绝计活不成了。苏琢控马左突右撞,在狼群中靠结界的高强度防御以及战马不知恐惧与疲倦的全力奔跑撞出一条血路,不多时便冲出狼群包围网直奔北方一座荒土山头。

  “妖气!”符清彦维持着双重结界,忽然表情凝重道,“大妖……不,妖王级别的妖气!”

  “有信心降服么?”

  苏琢轻柔的嗓音令符清彦耳根发烫,那挠不着的痒痒又冒出头,“咳,有。”

  阴阳观太乙天尊这一脉,理论上在人间修炼分为四大境界,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最终合道成功羽化飞仙,飞仙之后超脱轮回,寿命无限,再继续修炼就要去找传说中的仙界了。

  聆听苏琢演奏琴曲“梵心”以前的符清彦卡在第二重境界炼气化神的巅峰瓶颈,实力相当于正月这等大妖,遇到妖王也只有灰溜溜遁回师门找帮手的份。聆听“梵心”时符清彦顿悟,突破瓶颈令炼气境界圆满踏入炼神境界,与妖王同一层次,在修灵者中也算宗师级的高手了,放到小门小派中当个教主绰绰有余。只不过符清彦专精结界、咒符、阵法这三项冷门的辅助技能,在攻击上没能体现出宗师级的破坏力,但不代表他的实力掺杂水分。

  就防御而言,苏琢还没见过比符清彦更出色的人,或许今日练就金刚不坏之身的金曜夏侯毅能和符清彦对撼不相上下,但夏侯毅已经达到他一身武学的巅峰时期,今后只会下滑没有机会再提升,可符清彦不一样,他才十七岁,若是寻常修炼者还处于炼精化气的筑基阶段,他已经妖孽般突破到宗师层次,修炼速度极其可怕,未来无法丈量。

  苏琢的修炼依旧停留在炼精化气阶段,当宁清蔚在幼小的她面前转身离去,苏琢便再也无心修仙路。对她而言,实力、权势、财富皆如尘埃,所以曜辉逼她修炼才那么难。

  苏琢看重的,唯有人心。在乎的,唯有心系之人。

  只因符清彦毫无城府、毫无目的、纯粹出于同伴情义的向霞岫谷寒潭中有勇无谋的舍命一跳,突兀的成为苏琢又一名心系之人。

  今日苏琢想助她看重的符清彦,一念起,便遵从本心,至于过程和手段她向来不在乎。所以近乎强硬的将符清彦拉上马,什么男女有别,无论苏绮还是曜辉在对苏琢的教育中都从未将她当个柔弱女子看待过,男子能做的,她亦能做,甚至要求她要比男子做得更好才行,世俗常理对苏琢的约束力非常有限,大多数时候仅是苏琢与人保持距离的借口。

  当符清彦落入霞岫谷寒潭之时,苏琢就对水精间漓失望了,就算拥有仙人级别的实力,护不了主子的神使只会浪费主子灵力,该换人了。

  苏琢勒马仰头,荒土山头上,一头体格格外壮硕的狼王居高临下死死瞪住战马上的苏琢,眼神闪烁,如临头号大敌。这是头极其健美漂亮的公狼,黄褐色的皮毛光亮蓬松,额间三簇白毛呈燃烧的火焰形状,目光狠厉,四肢微伏蓄力,喉间发出闷雷般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

  苏琢侧首端详符清彦,见他一脸呆愣便轻声发问,语气中甚至带着不自觉的宠溺,“喜欢吗?攻击力出色,抗打击能力也不差,作为坐骑耐力和速度皆属上乘,虽然只是新晋妖王,修炼的也是前期提升快后期瓶颈难过的万妖诀,伴你度过炼神返虚期还是颇为适合的。”

  听着耳畔少女嗓音绵软娓娓道来,符清彦从看见荒漠狼王的震惊中醒来,还没赶得及开心又陷入另一种矛盾境地,他侧头,苏琢白瓷般莹润的脸颊近在眼前,下意识的往后让了让。乌黑发帘儿依旧异样的长,几乎遮到鼻尖,只露出下半张脸,粉嫩的唇瓣携着一抹亲切宠溺的笑,可是这回胸腔里没有出现痒痒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窒郁,不明显,但确实存在,令他莫名其妙的生出恼意,“不喜欢!”

  苏琢也不生气,依然盈盈笑道,“确实,它配不上你。”苏琢将视线投向更远处,提高音量,“伊多赤那,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滚滚沙尘中,一名瘦小的乞儿双手枕在后颈漫步近来,微微扬着下巴,脸上一派从容悠闲。

  符清彦神色变了,妖王于他已无生命威胁,所以他不怕荒漠狼王,打不过还能跑,无论如何也立于不败之地。但这名被苏琢称呼为“伊多赤那”的乞儿却不同,若非苏琢点破,他这个炼神境界的阴阳师竟然没有发觉一丁点儿妖物气息,可见伊多赤那在修炼上至少超出他一个境界。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即使有心算无心,遁逃也不易。

  符清彦心跳加快,手心有出汗的征兆,忽闻苏琢细声低语的传音,“不要动,装作在等他过来,听我说……”

  伊多赤那在沙尘中闲庭信步,最后停在荒漠狼王身畔,“嘻,那只耗子妖不在?”

  苏琢下马,往前走了几步停在荒漠狼王前面,不动声色的打量他,口中淡淡回答,“正月寻找他自己的机缘去了。”

  伊多赤那挑眉嬉笑,“我还以为他和你签了契约的!”

  苏琢要么不愿开口,一旦开口她喜欢直奔主题,侧头望向伊多赤那,“开个条件,别伤人。”

  伊多赤那略感意外,苏琢竟然不懂讨价还价?这种事就应该互打太极,你说二八,我说四六,最后三七定局。呵呵,幸好耗子妖不在,那可是他的拿手好戏。伊多赤那不禁一笑,伸手拍拍狼王以示安抚,狼王的低吼声果真轻了,但敌意不减。“苏琢小姐,以你我的交情,放个十几二十人过去是没有问题的,但全部的人……你也看见我这些个没用的徒子徒孙了,因为曜家军的追剿,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些老弱妇孺还在苟延残喘,这才求到我这儿。既然我出面,给他们一条生路是最低限度,不然愧得他们喊我一声老祖宗啊!”

  也就是说,谈崩了。符清彦紧张的咽了口唾液。

  苏琢点点头,“也是,按规矩来吧。”

  规矩,什么规矩?

  当然胜者为王!

  苏琢话音未落,已欺身而上,本来双方也就三五步的距离,苏琢早就选好易于出手击毙狼王的站位,又耍诈先下手为强,荒漠狼王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苏琢一掌正中天灵盖。一声极轻微的脆响,狼王瞪大眼珠晃了一晃,轰然倒地,四肢抽搐了几下,望着苏琢的眼神难以至信,随后渐渐暗淡下去。

  苏琢没有时间去关注狼王的结局,感觉到破甲天冲劲确确实实震碎妖核后她便收掌,一个旋身撩腿便朝身后劲风最足的地方攻去。嚓的一声,符清彦匆忙加持的防御结界被伊多赤那拍碎,同时也完成了泻力的使命,下一瞬,伊多赤那干瘦的小手迎上苏琢看似纤细的足踝,苏琢眼睛也没看绷直的脚背突勾脚尖点开伊多赤那手腕,硬生生避开被抓住足踝的致命结果,两人各退三步。

  伊多赤那面色剧变,“你废了他!为什么?他不是你亲手哺育长大的!?”

  黄褐色的皮毛,额间三簇呈燃烧的火焰形状的白毛,是苏琢十年前在一头母狼的尸体下发现的狼崽。抱着他回曜家城,到处寻刚下崽的母犬哺育,再大些,亲手猎杀沙兔给他喂食,还取了名字叫白焰。最后,他逃出了曜家城回归狼群。

  苏琢冷笑,不语。

  苏琢脸上多是维持着礼貌的笑容,看起来温驯达礼实则疏远的很,偶尔会心一笑让人如沐春风,温柔的不得了。认识苏琢这些日子以来符清彦还从未见过她冷笑,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伊多赤那心头生生的痛,这些年来由于曜家城术士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们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周边的妖族已经很难出现一个修炼到大妖境界的后辈了,白焰能够在短短十年间晋升大妖,除了他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伊多赤那也花了不少心血,本以为能以白焰幼时的经历打同情牌压制苏琢,却不料苏琢心狠至此,眼睛都不眨就对白焰下死手。伊多赤那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判断失误了,且这个失误将引发一连串无法预计的变局,最终,说不定自己都会交代在这里!

  伊多赤那镇定下来,在苏琢发动下一轮攻击前抢声道,“我和宵风有约定,不会伤你!”

  站位是个很有讲究的事情,此时苏琢背对符清彦,面上纹丝不动的听伊多赤那说话,左手却在背后和符清彦打手势,符清彦有条不紊的继续苏琢嘱咐给他的任务。

  “哎,我本就没打算伤你,只想拖一段时间,等那头尘埃落定……”这句倒是实话,既然伊多赤那会替宵风跑腿传信给苏琢,就没胆量承受伤害苏琢被宵风追杀的后果,伊多赤那再厉害,也不过是在荒凉的西北地域称王称霸,同青丘的九尾狐王、梦红尘的华莲芳主以及北海的皇爷宵风不是一个阶层的人物,真伤了苏琢是万万不敢的。伊多赤那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手苦笑,何况苏琢与同行阴阳师少年的实力都超出他预计,匆忙中施展的防御结界,不仅卸了他五成力,还带有净化妖力的作用,他刚拍上去手就发软了,苏琢的攻击又是与外表看上去决然不同的凌厉,就算他放开手脚面对这样两个配合默契的人都是一场苦战,外加个不能伤害苏琢的前提,还怎么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妃居而上

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誓要踩着那些血仇之人步步荣归

作者:画九卿
标签:言情

婚后有轨,祁少请止步

人品低劣,人尽可夫,是她的丈夫给她冠上的代名词。

作者:默菲
标签:现代言情

中宫

大婚之夜,皇帝拥着其他女人而眠。

作者:阿琐
标签:古代言情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把她从那个猥琐男手下救出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英雄。

作者:棠之依依
标签:现代言情

惊世妖尊

废物,会永远是废物吗?灵狐,又怎会容忍自己是个废物呢!

作者:兮颜yy
标签:幻想言情

妃常芳华

膝盖骨被挖是什么感受?双眼被挖是什么感受?

作者:醒时梦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