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怒马拣选烟叟客,等我阑珊看灯火。

作者:维他命咀嚼片  发布时间:2015-05-02 23:18  字数:3853 

  没有人知道当商佑桐看似做着复习资料的时候,一个穿着虎皮裙扛着狼牙棒的巨大恶鬼正席地坐在他的身边,扭头向他轻声说着什么,那些响动于常人听来不过是墙角扫把堆里的几声轻微虫鸣。在午后昏昏欲睡的时光里,初二甲班的教室里一片安静,除了这风暖虫鸣和沙沙的动笔之声,倒没了其他声响。

  商一甜做完复习题后扭头看了看商佑桐,发现他双唇微动又不断颔首的样子,就明白了他定是又在和另一个世界的鬼怪沟通。而再看看不远处的周不正,只见他偷偷看一眼自己的公主师妹,待公主师妹发现他的眼光时,也十分配合的放下手中的报纸用手托着香腮朝他无言傻笑。当然,周不正肯定还有些不适应自己师妹高大上的身份,眼瞧着被师妹发现了,他又赶紧把头低下了,只是绯红的脸颊早就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商一甜看到这对秀恩爱无时差无场合的师兄妹,已然是慢慢扭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暗骂了了一句,“我呸!”然后回头看看认真检查自己作业的顾二妹点了点头,也在她的影响下重复检查起复习题来。

  “此公主,姓第一,却非是皇族血脉,乃为李菅镐幼女,因其父之功荫恩于她,故被天子赐为国姓,并册封为喜乐公主,无封地,无食邑,虚有品阶,清贵而已。”

  “那她原名为何?又和周不正什么关系?”

  “此事还需详查,周不正幼时身体羸弱,其父聘一游方道士为西席教授他道门心法武功,淬炼体魄,当时此事临江县诸监察鬼处都皆有记录,除此之外周不正并未于他处拜师学艺,怪就怪在,当时他学艺之时并未有这样一个师妹,也或许是他师傅后来又收的徒弟吧。不过也真是不知这本没有交集的二人又怎么混在一起的。”虎皮裙如此说道,夏复汉点点头裂开嘴轻笑道,“平白无故,伪饰铅涂,这出戏也是越来越热闹了。麻烦你告知弟兄们这些时日把眼睛擦亮些,立功受赏之日也是不远了。”

  “在下省得!告辞。”虎皮裙颔首回话后,竟然于片刻之间变作一只蚱蜢借力从地板跃上了夏复汉的书桌后,又站起来朝他行了个礼后才翻身跳出窗外飞走了。

  暮春繁华,大多绿浓红肥,此刻化名商佑桐的夏指挥使侧眼觑看了一下窗外校园的郁葱之色,又回头冷眼看着坐在讲台上的公主陛下不知想着些什么?亏得夏复汉也算绝色之姿,当警觉的公主抬眼也看到他时,也报以迷人一笑,同理而言,当你摸不清楚敌人要做什么时,此刻也便如夏复汉这样报以微笑吧,虽然情形怪异,但好歹风度有佳。

  —————————————我是斗转星移的分割线————————————————

  初夏白昼渐长,当敲钟人又干完一天的活计时,不由得也看着高挂的日头,在心间生出到江边垂钓的心思,不过当他收拾好老旧渔具时,校门口外寻着各种爽口吃食和闲逛的学生依然还未散去,一大群排着队不知道要干嘛的孩子正如拦路人墙般堵住了他的去路,好不容易饶了一个大圈峰回路转后,他却又被人叫住了。

  “阿公,去哪儿,我捎你一程啊。”一个骑着黑色摩托车的少女此刻正咧嘴对他笑着,旁边也见到此番情形的学生也都愣着看起热闹来。白鹿书院的打钟人年逾七十,鳏夫一个,早年丧妻,膝下无子,索性赖得旧交有道,托人安置他在这书香之处寻得个清闲工作,忝为养老。

  敲钟计时,犹如为这人间中最无趣也最永恒的存在感代言,发金玉之声,却又能惊醒几人,除了不断提醒自己时日无多外,这每隔小半时辰的钟鸣,更像是青春话剧的转场提示,老头每日看着年轻的学生们在钟声中或大笑追打,或快步疾行,那些躲在树荫下,藏在走廊窗户中的各色哭笑容貌,让他作为一个旁观者过足了追忆似水年华的瘾头。不过在这其中他从来都是观众和敲钟人的角色,今日突然被这些孩子叫住,还是第一次。

  敲钟人闻言尴尬了片刻,又看了看面前这闺女俊俏的容貌,继而朴实的笑道,“谢谢,谢谢,有心啦,太阳这么好,走走路比坐车更好。”可是谁料这黑衣少女竟是撅起了嘴巴,翻身下车一把夺过他提在手里的鱼篓并斜挎在肩,又拉着他往摩托车边走。

  围观的学生对此指指点点,均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似从未想到原来书院敲钟的老头竟也如此抢手,待有消息灵通的学生散播开黑衣女子竟是新来的武术老师后,众看客也是闭上了嘴。不愿得罪老师的学生们此刻静静的看着哭笑不得的敲钟大爷被漂亮的女老师给拉到了摩托车上坐好,并特别叮嘱他那一支满是污渍的手一会儿要抓紧自己的小蛮腰。当那漂亮女老师又将自己的骑行头盔盖住老头呲牙咧嘴的老脸和苍苍的白发后,继而拍着手笑了起来。

  长长的鱼竿被无奈的老头持平横立在侧,他因为发动机的轰鸣而紧抓在女孩腰间的手一时抽搐起来,倒是逗得才抢过学生遮阳帽的公主殿下痒得大笑,但这姑娘手却未停,整驾若猎豹待扑的黑色摩托车此刻便在她的哈哈大笑里离弦而去,直让一旁宝相庄严的算命先生商佑桐也皱着眉头向她投去厌恶的眼神。

  “学长,怎么样?明天我考试还有救吗?”一个低年级的学妹此刻用手挥去旁人车马掀起的尘烟后,焦急的坐在小板凳上,对着假装掐指神算的商佑桐急急忙忙的问道。

  “回家后,重点复习第二章,这是考试重点,再多说贫道就要遭天谴了。”商佑桐此刻倒是神色无比庄重的回答着,他说完后挥了挥手又开口道,“下一个。”

  一旁抱着在书桌里睡了一天的弟弟的顾二妹,正哄着孩子坐在一角阳光里静静等着商佑桐下班回家。商一甜此刻也百无聊赖的捧着换了封皮,实则内容为阴司秘辛的几本行当规则默默的看着。

  之前关羽鸿邀请两人去自己家吃晚饭的事情被商佑桐无情的拒绝了,不过赖于亲戚关系却跑不掉的周不正倒是被抓走了,他打不过力大无穷的表舅,自然也只有乖乖的坐到威严的舅姥爷面前做些站坐有表、食饭无言的事情来。

  关家的大喜事于今日散课后乃是书院一件大事,舅姥爷定好的十几桌酒席此刻就摆在商一甜背后不远的操场上,一水的鸡鸭鱼肉当下间也正在露天搭起的临时厨房里,被从县里有名的酒楼涤烦居请来的大厨跺得个七零八落,一会宾客齐至,各色瓜果酒水又会泛着凉丝丝的井水气从事先备好的木桶里捞出来供人享用吧,一甜小郎君此刻如是想着,心里为吃不到的美食而憾恨,但抬眼看了看冲着弟弟傻笑的二妹也是将满腹诽谤的心思排解了个干净。

  他其实坐在此处是等着散课的谢蛮城走出来,昨夜女孩闺房外的惊心动魄于现在细细想来竟如多年前的趣事一般,深深的让商一甜明白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可是直到牛半仙今日又收足卦金拍拍夏复汉的肩膀示意他自己先收摊回家的时候,谢蛮城也没有出现。夏复汉岂能看不出商一甜的心事,待他也和顾二妹收拾停当,背着一筐东西的夏复汉只说了句,“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啊。”就拉着二妹走掉了,只剩下兀自朝他们挥了挥手的商一甜还呆坐在书院大门初明的夜灯下,呆呆的看着校门口外各色商家打烊收摊。

  不久之后,这枯坐的少年连手里的书也不想看了,只得吐了一口长气,一步三回头的朝着不远处的车棚走去,找出自己的坐骑,无精打采的回家去了。

  夜色在临江城再次蔓延,但在这华灯初上的风景里推着自行车,走走停停的少年心里,谢蛮城的模样和之前于书上看到的鬼怪传说,两者之间,不断转换,让他更加分不清楚真实和梦幻。

  那小巷中废弃的水缸里真的藏有传说里水镜妖吗?刚才从别人屋檐上一下跃过的野猫是否也是地府鬼吏的化身呢?一甜小郎君摇了摇头,百无聊赖的看着巷中和远处穿行的人群,周遭民宅里或做饭或放着广播电视的各色声响,归家人儿所引发的一连串响动,不停的宣告着一日白昼已毕,宽松的夜色正已来临。有个无聊的书生站在自家的天台上打着手电念着手里的诗稿,什么“松月花似洒,自有梦佳期。”什么“水汀芦烟静,兰舟迷其行。”也不知是要参加诗歌演讲赛还是什么?商一甜站在此间屋舍楼下细细听了几句倒是觉得这人念的实在动情,再联想到心中住着的那个女孩,竟也痴了片刻,直到他被人唤醒。

  “你在这儿干嘛?”

  商一甜此刻感觉自己似醉后初醒,却半个身子简直还如身在梦中一般,为何面前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谢蛮城呢?待得一甜小郎君痴呆一般啊啊了两声后,又揉了揉眼方才真的确定,此刻谢蛮城就站在他的眼前。

  “回家啊,你在这儿干嘛。”商一甜压着心里的喜悦又故作自在的说,但他深觉发烫的脸颊已经出卖了自己吧?幸好巷子里灯光昏暗,可能来人也会看不清。

  但待商一甜仔细看了看谢蛮城的脸后,却发现她的脸此刻无疑也是红着的,当然肯定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一甜小郎君心知在她的面前从不会有这样厚颜无耻的魅力,无非是坦荡中又恨自己不够风趣和能够有所保留。

  “我被福学姐喊去帮忙了,关家的喜事闹得大,我也陪着喝了两杯,嘿嘿。”少女笑着说完后,用手挽了挽耳边被夜风吹乱的发。而热血上头又义愤填膺的商一甜自然是有些愤愤骂了几句劝酒的家伙实在是罪该万死,继而居然脱下自己的鹤麾校服披在了少女的身上。

  尴尬是什么样子的呢?自做了此事后将双手愣在半空中的一甜小郎君当然是对这个词有发言权的,他此刻看着谢蛮城几乎若宝石般的眼,更觉得于她面前就算做了种种机灵举动而结果却都应是愚蠢的,可是还没待他开口做一番泄气的自嘲,微醺的谢蛮城却是眯眼缩脖,又伸出两手的食指对着商一甜于空中好一阵虚戳后,才开口道,“你想干嘛呢?嘿嘿嘿嘿。”

  一甜小郎君看着谢蛮城搞怪的表现,也乐得咧嘴大笑。有些透明的距离感在此刻终化于无形。商一甜似乎为自己发现了一颗真实又开朗的心感到无比快乐。

  人与人的相知,心见心的时刻,莫说天雷勾地火,又怎能敌过当年玩笑一说,放松磊落。商一甜推着自己的车继续在巷子中走着,而谢蛮城又好像骂了刚才逃酒的师生几个,高楼上念诗的书生似被自家父母唤下去吃饭了。少了矫情的粉饰,这二人的背影也仿佛更加真实了,一甜小郎君再也不去想那些秋千道外的鬼怪传说,因为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才是能够陪伴的。

  喏,那长长巷道外的大街上,灯火通明的人潮里,不就是两人一起要去的地方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