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一百章 这个世界的人们

作者:双鱼降露  发布时间:2015-07-30 23:53  字数:4194 

  雨停了。

  人们总是会在雨突然下起的时候大呼小叫,却鲜有人会在意雨势渐小,最后停下的过程。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不过才几分钟,晚霞又顿时染红了天空。橘红色的火烧云被泼满了整个天空,倒映在水塘里,很是晃眼。

  一个穿着黑色纱裙的少女,踩过水塘。层层涟漪随之漾起,模糊了她伫立着的倒影。

  她看着面前庞大的建筑物,喧闹的声音不断传出。她握紧了拳头,取出手机,拨打给了一个号码。

  “毛鸽先生,一切顺利,可以行动了。”

  她放下手机,长舒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蝉鸣,仿佛巨大的洪流,将她包裹于其中。

  而她无法平息的,是内心此时泛起的莫名波澜。细密的汗珠从她光洁如玉的肌肤渗出,浸湿了她的黑色长裙。风也在此时停了下来,除了蝉鸣依旧在歌颂着将来的死亡,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差别。

  可是陆芊羽的眸子里,却流转出了一丝慌乱的波光。

  “柳泽……”她暗暗地咬紧了牙关,“你终于……要来了吗?”

  与此同时,在一间窗明几净的教室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正在敲击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而在他荧幕中呈现的,则是一幅犹如惊涛骇浪般的场面。

  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正站在舞台中央,气定神闲地看着一旁的短发刘海男子。那个男子不断地摇动着贵族式的刘海,同时也挂着一脸不屑的神情。

  “柳泽,”少年的手指落在键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你说,段玉书,能不能打败钟知雁?”

  “能。”一旁的长发少年应声而上,“如果连我们都对他失去信任,那么,才是他真正的悲哀。”

  “有意思。”毛鸽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一丝阴狠,“陆芊羽已经发消息来了,准备动手吧。”

  “遵命。”柳泽将头发聚拢到一起,扎出了一个小辫子。他走到教室门口,吹了声口哨。

  “毛鸽下令——十一中全部人员,请立即聚集到会议大厅前,三十分钟内,将立即开展对反叛者们的围剿——重复一遍,十一中全部人员,三十分钟内,必须聚集到会议大厅前,如有不从者,视为反叛者同党——”

  当这个男人的声音从校园各处的音响传出来的时候,小小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毛鸽他们……终于采取行动了?”

  “慌什么,又不是没做好准备。”郝萌斜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对身后的白衣人说道,“江忞和大猩猩都吩咐过你们的任务了吧?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萌哥多虑了。”领头的人接口道,“恕我直言,我是这支分队的队长,代号白。这支队伍是宇宙超无敌繁星舰队的精英,您怀疑我们的工作能力,实在是多此一举。”

  “听这名字就很不靠谱……”小小幽怨地说。

  “没有时间废话了。”郝萌看着那个还在一遍遍播放着煽动语言的话筒,恨不得一脚将它踩碎,“唔……白,你抽一半人,和小小去布置把人布置到会场二楼的各个角落,再调一半人给我。”

  白点了点头,然而打了个响指,白衣人顿时整齐地划分成了两个小分队。郝萌紧紧地握了握小小和白的手:“拜托了,这是我们最后的任务!”

  会场内。

  我:“郁沉栀,你看选举就看选举,老是掐着我干嘛……”

  “啊,抱歉抱歉。”郁沉栀慌忙松开了我的手,脸庞不经意间涨成了绯红色,“只是我有些担心……最终的选举,结果到底会怎样呢?”

  我勉强笑了笑:“放心吧,钟知雁……只是她担心别人的份儿,要去担心她,你未免也太小瞧她了。”

  话是这样说,可我的心里也涌出了无法抑制的慌乱。这种不安的感觉从我踏入会场的那一刻就开始产生了,随着选举进程的进行,它不仅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还越来越大了,这使我觉得愈发不安,尤其是……

  尤其是段玉书上台之后,上官临夏就一直呆在二楼的眺望台上,死死地盯着我们,仿佛要用眼神将我和郁沉栀戳穿。

  郁沉栀被盯得实在受不了了:“苏献雅,我离开一下。”

  “无所谓。”上官临夏这副蹬鼻子上脸的架势,让郁沉栀去教训她一下也好。

  可是在她刚离开没多久,我就感觉背后一凉,几乎就是在一瞬间的事,一双冰冷的手已经环绕在了我的脖颈之上。

  “苏献雅,是吧?”来人的声音相当低沉,他口中呼出的热气轻轻吹拂在我的耳边,弄得我痒痒的,很不好受。

  但比起这个,或许我更应该感到慌乱吧。毫无疑问,此人绝非善类,在我脖颈上的双手在不时地施加着力量,使得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我不认为他没有一击捏碎我喉咙的本事。

  “你们的人手还真是……多啊。”我平静地看着台上,“如果我说我不是苏献雅,那你就会放了我吗?”

  来人笑了,手上的劲却没松:“既然你是苏献雅,那我也不废话了,还是麻烦你和我走一趟吧。”

  我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台上的钟知雁正在发言。

  她和段玉书的终极对决,主题为讲演“如果我当上了学生会长,我会为十一中做什么”。

  很庸俗的题目。

  可钟知雁依然能把它说得天花乱坠。

  就像我和她第一次遇到毛鸽的时候,她从容地创造出了“情侣吵架怒烧信件”这种不明觉厉的剧本。

  听了半天,钟知雁大概想表达这个意思。

  1、老娘要打败毛鸽

  2、老娘要登基称帝

  3、老娘要把十一中变成全市最强的学校

  虽然有点扯,但勉强还是能自圆其说鼓舞人心的,至少比起已经在舔嘴唇的段玉书来说,钟知雁的落落大方和泰然自若为她赢得了不少掌声。

  虽然脖子被人掐住,但我的手还能动。趁着钟知雁演讲完毕的空档,我用力地鼓了几下掌。

  来人倒也没有觉得多诧异:“看完了吧?那我们走吧?”

  “既然是毛鸽派你来的,那你不看完段玉书的演讲再走?”我反问他

  “不需要看。”来人笑了,雄浑的男低音言犹在耳,“因为我知道他会赢。”

  “那我也不看了。”我缓缓站了起来,“因为我知道钟知雁会赢。”

  至此,我才能看清楚来人的容貌。他的目光如一匹未被驯服的野狼,在一层刘海的遮挡下,那股君临天下的霸气仍向外散发着。本来应该是到肩膀的中碎发被扎成了一个马尾,显得他更加凌厉。

  “柳泽,”他微微开口,“毛鸽直属护卫队——四羽拥华之首。”

  “还直属护卫队呢……”我暗暗吐槽,“你们一群人都中二病晚期了吧……”

  柳泽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他松开了手,强硬地推了我一把:“走吧。”

  说也奇怪,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不是很强壮,但胳膊却十分有力,我原来还想着能不能和他硬拼一把,现在看上去可以打消这个念头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柳泽的声音又忽然响起,“不要以为打败了汪汪就有什么可得意的了,汪汪强大的地方并不在耍小聪明上。”

  我微笑着看着他:“我也是。”

  话音刚落,便有数十个白衣人从会场的各个角落涌现出来。柳泽面色一变,伸手想要往我头上一劈,可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如鬼魅般挡住了他的这一击。

  “想要带走小雅的话,”他推了推滑落到鼻尖的眼镜,“就先从我们身上踏过去吧!”

  柳泽的眼中闪烁着光芒:“你们果然没让我失望。”

  郝萌往我身前一拦:“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柳泽的笑容如同残缺的月牙,“你所说的‘从你们身上踏过去’。”

  会场,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全都披上了黑色的外套。

  “郝萌,苏献雅。”

  “你们觉悟吧。”

  会场二楼。

  就连郁沉栀自己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会处处在意钟知雁,在意这个改变了自己选举初衷的女人。

  而使她获得前所未有温暖的,则是钟知雁所率领的这个团队。

  江忞泼辣而真实,大猩猩憨厚又可靠,小小聪敏又坚强,郝萌冷静又大胆,还有苏献雅……温柔的苏献雅,理解她的苏献雅,能忍耐艰难困苦的苏献雅。

  她由衷地为自己加入了这个团队而感到自豪。

  对于一直在单打独斗的郁沉栀来说,能够被这样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接受并认可,还是第一次。

  她很感谢他们,尤其是给了自己一切的钟知雁。

  所以她容不得任何人说对钟知雁的坏话。

  包括对钟知雁存在威胁的人。

  这一场对决,绝对不允许失败。

  上官临夏此时正依靠着看台旁边的柱子,见郁沉栀来了,她反而愈发气定神闲起来。

  “郁沉栀小姐,真是辛苦你了,”上官临夏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大老远跑过来,不知有何贵干?”

  郁沉栀毫不示弱:“上官小姐,请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选举还没结束,现在示威未免为时过早了吧?”

  上官临夏静静地看着她,双眸渗出一丝寒意:“郁沉栀小姐,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情吧?”

  郁沉栀的拳头紧紧地握着:“上官小姐,老是卖弄关子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本事还请你亮出来,不要再故弄玄虚了!”

  “心高气傲……”上官临夏叹了口气,眼中尽是惋惜之色,“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给我上。”

  伴随着她的手缓缓落下,数不清的黑衣人顿时将郁沉栀包围在其中,可郁沉栀并没有露出上官临夏期望中惊慌失措的表情。

  “上官小姐,”郁沉栀抬起头,微弱的灯光照射到她光滑如雪的肌肤上,她的双目中闪烁出逼人的星辉,“你是觉得,我会一个人单枪匹马来找你吗?”

  一个小个子的少年和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很快拨开了黑色的人群,将郁沉栀护在了身后。

  小小望着不远处的上官临夏,面色坚毅:“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与此同时,台上的段玉书也结束了他的演讲。

  “Enchanté。”他朝台下鞠了个躬,另一只藏在背后的手则在偷偷做着手势,“一直以来,真是让你们太辛苦了。”

  “你想要做什么?”戴君仪猛地一拍桌子,“段玉书,你的选举已经结束了,请你离开主席台,我将在最终结果揭晓之前先宣布新任广播部长的谁。”

  “没有这个必要了。”段玉书拨弄着刘海,轻轻吹了口气,“戴君仪,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消失吧。”

  与他的命令一同来到的,是一堆白色的粉尘。

  “危险!”钟知雁急忙飞扑过去,把戴君仪扑倒在了台下。

  而在她的黑色长发停止摆动后的一秒,整个主席台的墙壁都在顷刻间倒塌了。

  “嘿嘿,”一个五大三粗的胖子活动着手指关节,出现在了倒塌的墙壁之后,“段玉书,老是让我汪汪做苦力,你小子可真好意思!”

  “尽在掌握之中。”段玉书的刘海随风摇摆,“一切都结束了。”

  望着这戏剧化的一幕,戴君仪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你门……”

  “你什么你!”段玉书如图一只即将捕食的独狼,浑身都散发着戾气,他站在废墟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全场的观众,“各位,奉毛鸽先生的命令,我将立即开始对反叛分子进行清剿!而现在,最大的反叛分子就正在台下!”

  “你!”戴君仪的牙齿都快咬碎了,“算我瞎了眼,没认出你是毛鸽的人!”

  “认不认出又有什么关系呢?”段玉书叉开双腿,“你们完蛋了,仅此而已。”他打了个响指,汪汪等人随即从碎石后鱼贯而出,涌入会场后,他们看到桌子就砸,看到人就打。之前还昏昏欲睡的会场顿时变成了一座令人惊骇的地狱。

  “不,不可能!”戴君仪扶着墙壁,艰难地站了起来,她转过身,对着会场振臂高呼,“十一中的学生!怎么容许这帮人在这里为非作歹!团结起来!”

  可眼前的情景却又让她再一次失望了。

  因为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战斗。

  然而就在此时,一拨白衣人的加入,改变了战局。

  对这个世界的人们而言,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了旋转。

  一切的一切,都朝着无法偏转的轨道,无法回头地驶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