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 最暗一日

作者:双鱼降露  发布时间:2015-05-09 02:53  字数:3319 

  “你们终于来了。”一个身材健硕的少年望着迎面狂奔而来的三人,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

  “汪汪,别他妈的废话,枫落在哪儿?”为首的少年怒视着他,眼中快要喷出火来。

  “放心,她很好。”汪汪的语气渐渐阴冷,“与其担心她,还不如担心担心你们自己!”

  三人对视一眼,并无退却之色。徐立翔狠狠地瞪着汪汪:“我不管你们耍什么阴谋诡计,也不管你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现在,立即给我放了枫落!”

  趁着徐立翔三人和汪汪周旋的时候,高枫落也没闲着。借助一块尖锐的石头,她悄悄磨断了捆住双手的绳索。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人身上,所以她暂时被忽视了。

  起风了,将她的黑发吹得如蝴蝶之翼般轻柔曼舞。

  “卧槽?”看守她的小黄这才反应过来,他立刻大喊道,“不好啦!那小妞溜啦!”

  高枫落原本正躲在一棵树后面,冷不丁被一叫,顿时慌了心神。刹那间,小黄为首的几个男生已朝她包抄过来。

  见此情形,徐立翔也越来越着急,他不再与汪汪纠缠,立刻冲了过来:“枫落!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来救你!阿登,西瓜,我们上!”

  随着他一声令下,贺登和奚劀毫不迟疑地从左右两边同时出击。汪汪显然料到了这个情况,他吹了声口哨,立马各有五六个人上前围住了他们。

  “就凭你们?”贺登的表情带着一点高傲。他打量着这几位刚刚出现的对手,显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真当我花花打手的名号是吃素的?”

  奚劀也充满了自信:“旁的不敢说,打这几个喽罗,不都是虚的嘛!”

  之后他们便扭打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操场的另一边。

  由于高枫落手中紧紧握着的尖石,再加上高枫落后面就是通往教学楼的跑道,所以小黄等人无法直接上前,只得与高枫落保持一段距离。

  望着静静伫立的高个少年,韩梅梅啐了一口:“……算了,不管他了。李雷?李雷!”

  “哼,自不量力。”李雷忽然扭过头去看扭打的人群,“就凭两个人,也想与鸽哥的精锐部队为敌?”

  高枫落也眺望着不远处的人们,反而逐渐放心了:“你真是这样觉得?仔细看看战局吧。”

  李雷的眉毛瞬间拧成了一个小疙瘩:“你说什么?”

  只见两堆人中,已各倒下了两三人,而仍在与奚劀贺登奋战的,也不过一两人耳。不过战局也快接近尾声了,因为他们的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强弩之末罢了。”韩梅梅冷静地说,“无论如何,我们的A计划必定能实行成功,这样就足够了。”

  “A计划?”高枫落脸色一变,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双手不住地颤抖着,“原来你们的真正目的是!”

  “是那个又如何?”韩梅梅的表情变得狰狞,她打了个响指,“小黄!还愣着干什么?立即给我把高枫落抓起来!”

  “是!”骤然得令,小黄的脸色都不那么黄了,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那几个人跟他一起向前冲,“梅梅姐发话了啊,给我干死高枫落!”

  高枫落顿时呆住了,下意识地紧了紧自己快要被胸撑开的外套。

  看到这个情景,韩梅梅更加亢奋了:“你们还愣着干嘛?快干死她啊!”

  突然,一个瘦长的身影一闪而过,挡在了娇喘微微的高枫落身前。

  日暮的阳光,一点一点倾洒在他的身上,他张开双臂,低声道:“站在我身后。”

  “什么?”高枫落下意识地问道,“你……”

  “什么?”韩梅梅的脸色很不好看,“你……”

  阿四笑了,那笑容就像是他与她初次见面时,那份恬然自若与那份波澜不惊的气度,又穿越时间的禁锢,重新归来一样。

  见他这样,李雷到没有显露多大的惊讶,他朝小黄挥了挥手:“你们还愣着干嘛?干一个高枫落是干,再干一个石默诗也是干,一并干死他们!”

  “呵呵,”阿四笑而不语,“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似乎是预见到了局势的逆转,汪汪也开始沉不住气了。徐立翔没有给汪汪喘息的时间,径直往前冲了过去。

  “他妈的。”汪汪闪过徐立翔这一击,朝他腹部狠狠踢去。徐立翔虽然力量弱于汪汪,但他的身体机动性是身躯庞大的汪汪远远不能媲美的。所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徐立翔就避开了汪汪的攻击。

  “妈的。妈的。妈的!”见一直打不中徐立翔,汪汪越来越急躁,这反而正中徐立翔的下怀——硬拼实力他也未必会输,但他打完汪汪后也一定会自损八百。出于最大限度保佑自己体力的考虑,他采用了这样的消耗战来对付汪汪,毕竟对方背后的人是毛鸽,留一个心眼终归是好的。

  他等到了。

  许是因为体力不支,汪汪卖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徐立翔下意识地向往前冲,但是他很快就停下了脚步,他转而朝后面一踢,激起了一片沙尘。

  “妈蛋。”徐立翔抹了一把汗,神情没之前那么轻松了,“差点着了你们的道儿啊。”

  “啪啪啪啪啪。”一片黑暗之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立体。

  “我是说真的……”徐立翔又抹了一把汗,先前的淡定荡然无存,“……陆芊羽,你来做什么?”

  “……这还看不出来吗◇?”被唤作陆芊羽的少女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当然是来△……干掉你们的啦❤!”

  “妈的……”徐立翔顾不上再和汪汪交战了,他大吼道,“阿登!西瓜!阿四兄弟!枫落!不要恋战,我们快走!!!”

  “说得真轻巧啊……”贺登终于放倒了他最后一个对手,可此时的他也已经气喘吁吁了。他走到一边去,搭着与他有同样境况的奚劀,“西瓜,你感觉怎样?”

  奚劀看着自己面前倒下的对手,长长叹了一口气:“半斤八两。枫落姐那边呢?”

  贺登将一只手掌放在额头上,做孙悟空状:“哟,阿四那小子不错嘛,可以考虑吸纳他。”

  “你们他妈还在废话什么?”徐立翔已然大汗淋漓,因为他发现了四周围上来的黑压压的人群,“陆芊羽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奚劀惊得差点摔到地上去。贺登则是一脸平静:“来了就来了呗……况且……”他的神色有些黯然,“翔哥,你认为她来了之后,我们还有可能逃得出去吗?”

  “怎么逃不出去?”除了唯一的女生韩梅梅,阿四也已经收拾完了他所有的敌人。他举起了黝黑的拳头:“用这个啊!”

  “不,不可能的。”贺登苦笑着耸耸肩,示意他看看四周的人群,“你以为你是吕布啊?”

  “不,我的意思是……”阿四朝那群倒下的人努努嘴,“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啊,把他们当人质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贺登眼神坚毅地打量着那个离他不远处的女孩,“毛鸽的人……从来不会顾及什么伙伴情谊的。除非……”

  “阿登,”奚劀忽然插话了,“你还是放不下那妞儿?”

  贺登踹了他一脚:“滚犊子,老子花花打手还会特别在乎某个妞儿?”

  “是吗◇?”陆芊羽不紧不慢地说,“小登登❤,我可全部都听到了哦❤。”

  贺登顿时脸红了:“陆芊羽,你……摩擦,摩擦。”

  “……似魔鬼的步伐△。可是这又如何α?纵使你知道暗号β,可你是徐立翔的人γ,我注定是要干掉你的❤。”陆芊羽高高地昂起头,露出一段洁白似玉的脖颈,“今天◇,就是你们的末日❤。”

  “不好,”徐立翔猛地一挥手,“快!我们靠拢!”

  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在陆芊羽发命令的同时,几乎就像一阵黑色的龙卷风,黑压压的人群朝徐立翔他们碾压过来,起初徐立翔还能拉住高枫落的手,但没有过多久,他们就被剧烈的人群冲散了。

  “啊——”高枫落惨叫一声,之后便没有声响了。

  “枫落!枫落!!!”徐立翔拼命地拨开人群,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撼动这波巨浪,实在是异想天开的事情。很快,他感觉后脑勺被谁击了一下,他一个踉跄,失去了知觉,倒在了涌动的人潮之中。很快,他就被水淹没了。

  落日的余晖,渐渐消失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狂啸的大风。

  陆芊羽穿着一件黑色的纱质长裙,大风将她的裙子吹得高高飞扬,宛若一只即将捕食的黑色螳螂。

  她走到操场的主席台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些正在被蹂躏的人们,许久,她的嘴角微微扬起。

  “我为称之为必然向巧合道歉。”

  “倘若有任何误谬之处,我向必然致歉。”

  “但愿快乐不会因我视其为己有而生气。”

  “但愿死者耐心包容我逐渐衰退的记忆。”

  “……远方的战争啊,原谅我带花回家。”

  “裂开的伤口啊,原谅我扎到手指。”

  “……存在的奥秘啊,请包容我扯落了你衣裾的缝线。”

  “灵魂啊,别谴责我偶尔才保有你。”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辩解。”

  “因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碍。”

  ……

  没过多久,地面上开始变得潮湿,刹那间,天空如同一个被翻到过来的巨大盆子,如注的暴雨和轰鸣的雷声倾盆而下。

  没过多久,黑色的潮水一哄而散,之前还热热闹闹的操场上只剩下了几个人。

  石默诗、徐立翔、奚劀、贺登、高枫落。

  血的海洋。

  鲜红色的血水流到地上,与雨水混合在一起,化为了一滩滩浓稠的液体。

  “毛鸽先生。”陆芊羽取出手机,望着黑压压的天空道,“徐立翔一伙,剿灭完毕。”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