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29

作者:昱黄大帝  发布时间:2014-07-10 08:30  字数:3975 

  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那种云端踏步的感觉消失了,我知道这回我是真的醒过来了。我慢慢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疼痛难忍的脑袋。我刚定下心来,就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在拱桥下面。我紧张地爬了起来四处找了找,没有老乞丐,也没有疯女人,我正处在一个破败的小平房内。这里的东西我好像见过,这个地方我也好像来过。特别是那扇只有一半的门,让我感到是那么地熟悉。

  啊,对了,这里是老海的“自然堂”!

  我蓦地回头望去,看见里墙上挂着一副画。那是一张油画,整个画面以湛蓝的底色做背景,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只小小的绵羊。那只小羊正在天空上翱翔,因为它的毛是层层叠叠的蒲公英。

  “海童,你给我出来。”我冲着空旷的屋子吼道。

  我以为我又错过了,我以为老海早就离开了,没想到••••••

  “林微夫,你来啦。”老海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的道袍。

  “你!”我大张着嘴指着他,“那个老乞丐是你?”

  “没错,是我。”老海爽快地承认了下来,并得意地对我笑着。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我的脸憋得通红。

  “你觉得这样很过分吗?”老海揶揄地看着我。

  “难道不是吗?”他的态度让我很生气,“你到底想干嘛?”

  “我很高兴你来了,”老海根本不接我的话,“同时我也很遗憾你能来。”

  “你什么意思?”我冷冷地说。

  “你来到这里,说明你还没有完全忘记我。”老海似乎很开心,然而才一下他的笑容就暗淡了下来,“我不想你来,你应该好好过你的生活。”

  “你在说什么?”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说人话吗?”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老海失落地说,“你本来不该知道的。”

  “你他妈在说什么?别装神弄鬼了。”我冲老海吼道。

  “你难道不知道吗?”老海自顾自的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什么意思?你在胡说什么?”

  “我本来就是你!”他盯着我的眼睛淡淡地说。

  我彻底不能忍受他了,相当嘲讽地大声笑着,说:“很好玩?你还没玩够吗?要疯我陪你一起疯。”

  “不好玩,”他悲伤地说,“不过我还是要陪你玩多最后一边。”

  我还没反应过来,老海就朝我扑了过来。我以为他疯了,要来打我,就下意识地蹲了下去想躲开他的攻击。

  预料中的冲撞并没有发生,我睁开眼睛望去却发现自己正蹲在一堵烂泥墙边。这堵墙被大火烧得漆黑,还在吐吐地冒烟。啊,我又回到小时候了。大火刚刚烧毁合作社的仓库,我正蹲在墙头低声啜泣。我倒了下去,一病不起。醒来之后我习惯性地看向窗外,却发现那个窗子被人用报纸封起来了,我没能看到外面,却看到窗子的玻璃上有一个倒影,那是我的倒影,就像镜子一样,不同的是我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老海小时候的脸。真奇怪,我冲它笑,它也冲我笑,那脸就像长在我脸上一样。

  慢慢地,我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我开始和自己玩耍,我跟自己说话。每当我遇到困难,每当我想要干什么事情而又没有勇气干时,我就会变成老海,然后我便一往直前。我喜欢这种感觉,仿佛是获得了新生。我给自己讲故事,我给自己画画。我变得开朗了许多,然而我的成绩却一落千丈。有一天,我向父亲提出来要去学画,不念书了。没想到他大发雷霆,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害怕了,我的本质是懦弱的。于是我又变回了以前的我,我把老海的脸藏了起来。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无比的压抑,我开始怀念老海,怀念那张脸,怀念戴上那张人皮面具之后可以随心所欲的感觉。

  终于,我考上了大学。在离开了父母的管束之后,我完全释放了自己,也包括老海。那是我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间,然而快乐总是短暂的。那天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就觉得不对劲。果然在我的旁敲侧击下,我得知我的父亲患了脑溢血,已经住院一个多月了。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得太远了,我甚至还想过去流浪,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画家。我和我自己,也就是老海大吵了一架,他劝我不要扔下画笔,不要扔下他。然而为了生活,为了将来能扛起整个家庭的责任,我要回归正途了。我要努力学习,考取一大堆的证件,争取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为了心无旁骛,我再一次把老海关了起来。我甚至编造了一个谎言,在我的谎言中老海锒铛入狱。我不知道有没有骗过楚姜,有没有骗过蒋小米,但是我确实骗过了我自己。

  老海开始远去,我也渐渐将他淡忘。毕业后我如愿以偿地进了一家不错的事业单位,领着一份微薄的薪水。我以为我的一辈子就会这样过去,然而枯燥而又麻木的生活渐渐地撞击着我的心扉,一扇被关得紧紧的门就要被打开,于是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老海••••••

  “不!!!”我内心狂吼,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老海又出现在我面前,这个时候我们又是两个人。

  “不,这些都不是真的。”我抱着头喘着粗气。

  “不,这些都是真的。”老海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冷冷地说,“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是你的选择。”

  我脑袋一片混乱,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这时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你是你,我•••••••再也没有我。”老海说,“墙上的画是我画的,也是你自己要送给自己的。”

  我盯着那幅画,画上面的那只羊似乎在飘动,如梦如幻。

  “好了,永别了。”说完老海大步朝门口走了出去。

  我本能地追了过去,刚跑出门外,就被强烈的阳光照得炫目。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老海已经消失了。在一个空旷的野地,老海瞬间消失了。我想捶胸顿足,想抱头痛哭。

  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开始离开这个地方。走了一会儿后我回头望去,只见那个画室破败不堪上面的对联却是异常清楚,上面写着:

  佛有三身,非生非灭非空。

  道化万物,是一是二是三。

  我拿出手机,最后一次拨通老海的电话。屏幕上的拨打画面闪了没几秒就跳成了接听框,来电显示的是我的号码。我用的是双卡双待的手机,现在我正在给我自己打电话。我一生气,就把手机扔了。

  我知道老海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自从他彻底消失之后,我便拥有了一份完整的记忆,一份一直都藏在他那边的记忆。老海说得对,我一直都在逃避生活,我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懦弱找理由,而我找的最大的一个借口就是“他”。

  我受不了我的生活,当我想要抗争逃避时老海便会替我挡枪,当我无法面对选择忍受时就会把他关起来。

  楚姜第一次看到我时,我确实是在和自己下棋。从来都只是我一个人,老海只是我为了能够和楚姜相处而找的借口。啊,我一直都错怪了楚姜。她喜欢我,她一直都在为我着想,然而我却那样待她。

  还有蒋小米,我也在逃避她。那天我问老海喜不喜欢蒋小米,他摇了摇头,然后说:“我不喜欢她,可是我爱她。”

  老海是我的梦,蒋小米是我那美丽梦境的见证人。我想我真是个混蛋,我伤了两个女人的心,然后又谋杀了我自己。我无法再面对她们,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就像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说过的那样,“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我突然很想回家,很想我妈。

  我翻出一张随身携带的电话卡,是我刚大学时老妈给我买的。站在电话亭里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拨通了电话。

  “喂?你好。”接电话的是老妈。

  “妈,是我。”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小海啊(我也终于想起来了,小海是我的小名),干嘛用公共电话打来?是手机没钱了吗?要不要妈明天给你汇过去啊?”老妈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容易着急,只要是涉及到我的事情,她都会这样。

  我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你不要吓妈啊!”这下子她就更急了。

  “没,没什么事儿,只是好久没有回家,想回家了。”

  “傻孩子,还跟小时候那样,也不怕别人笑话,呵呵。”她虽然语气责怪,可是还是听得出很开心,“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回来一趟吧,工作忙不?”

  “不忙不忙,”我没敢跟她说实话,“我爸的身体•••••••”

  “你爸他很好,”我妈安慰道,“你就放心吧,家里有我呢。”

  “嗯,没事就好,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先不说了,再见。”说完我匆匆挂上电话。

  老海曾说我太优柔寡断了,我想他是对的。我一辈子也不可能离开家人而后自己爱干嘛干嘛。和家人在一起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幸福。可是我很想告诉妈妈我已经辞职了,我想离开,可终究开不了口。

  假设我的梦想是跑步十万公里,要是一开始就能去跑的话,十年了,二十年了,我该跑出多远了呢?这时,我又想起了远方酒馆的那个女服务员,想起了陈之屏,想起了小胖还有朵儿,想起了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人。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的梦不见得多有意义,甚至可能丝毫没有贡献。然而我们却有梦,尽管它是如此的渺小。

  当我想要去追逐它了,我不奢求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能给予我支持,反过来当它存在了,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是否能给予我们一丝理解和宽容呢?

  我问的太多,已经不想问了。

  生活不是电视剧,也不是电影,不是简简单单的坏人伏诛或者奸佞消除就能得到大团圆结局。大多数时候我们要面对的困难其实就是生活本身,有些难关注定无法度过,有些遗憾终究是一辈子的。人生无非就是各种苦的集合,幸福到头来也只是苦中作乐。

  佛不能消除人间的痛苦,所以他说一切是空的,因此苦是空的,也就无所谓消不消除了。又说道家,无为而治,一切顺其自然,一切都由着道去。

  不管是哪家,大家都在逃避。

  我浑浑噩噩漫无目的地来到一个公园。夜已经黑了,我在一张长椅上干坐着。入夜的天气十分寒冷,仿佛迎面吹来的不是风,而是一整个冬天。这时公园里的路灯依次亮了起来,一排向左,一排向右,我坐在中间,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渐渐地,我脱去了身上的疲惫,倒在长椅上做起梦来。

  我梦见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峰,山的顶端挂满白云,白云映错间是厚厚的积雪。在这山中有一只小羊,山脚下是一片盛开的蒲公英。羊远远地就看到了蒲公英,它什么也不想就扑了过去,却被牧羊人一把拉住,打断了后腿。等到中午,蒲公英被风吹到了半空,显得更加美丽灿烂。于是羊忍着痛,前腿拖着后腿一直追赶着,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又被逮住,给打折了前腿。就这样到了傍晚,蒲公英飘到了云层上在夕阳的余晖中大放光彩。这时,跛腿的羊奢望地对同伴说:“你知道吗?我多想有一双翅膀。”

  就在这时,我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奇怪的是伤口处流出的不是血,而是一股止不住的悲伤。

  

昱黄大帝说:

这也是两章合集。
本书完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