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十三

作者:俗釖  发布时间:2014-12-27 16:01  字数:4361 

  13

   “出来啦?”马婷菲既激动又轻声地问。

  “本来今天过来学校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的。”

  “你不是说你来交作业的吗?”

  “我毕业都被延期了,还害怕不交这作业?”

  “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他说得找到那个真的瓶子才能彻底没事,他还会去博物馆,去把里面的监控录像底带取出来,看盗宝瓶前二楼和谁接触过。”

  “黄乾华怎么出来的?”

  “你不屁话吗?当然是我帮他逃出来的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他出来了?”

  “难道那些警察看监控不知道那个宝瓶被二楼拿走了吗?”

  “我们进去的那晚监控视频被二楼处理过了。他们之所以没公开抓捕黄乾华就是要把事情化小,他们以为黄乾华把瓶子藏起来了。”

  “他们怎么知道黄乾华的?怎么就只抓黄乾隆华?”

  “对啊,他们怎么就知道黄乾华?怎么就只抓黄乾华呢?你们等遇到他再问他吧!我得先走了,马小姐,开你的车送我回去呗!”路尚德起身准备离开。

  “你前几天不是才在网上晒照片说买了一辆新车么?福特GT500,得一百多万吧?”

  “驾驭不了,送人了。”路尚德冷笑了一下,似有无奈。

  “既然没车,你刚才怎么过来的?”

  “打的。”

  “那你再打的回去。我等会还有事。”马婷菲笑嘻嘻地吸起了橙汁。

  “哈哈哈……我可是专程来告诉你黄乾华消息的!”路尚德看了看我,接着说:“这件事其实啊,本来不应该在江城面前讲的。”

  “我懂。”我笑道。

  “好了,我先去找一个朋友。等会我到你们宿舍楼下再打电话给你。”路尚德对马婷菲说。

  路尚德走后,马婷菲还是特意提醒我,就当没见过路尚德,有人问起黄乾华就当没听说过。我知道马婷菲和路尚德仍然把我当作朋友。我心中有愧,如若在我内心将他们以朋友的标准衡量,我怎么也不会将黄乾华的消息告诉我。

  我离开奶吧,到宿舍约张猛傍晚踢球。他们说这几天周杰又在准备追另外一个女生。周杰是一个不能没有爱情的人呐!

  “他要赶快摆脱掉之前跟会计班那个女生表白失败的痛苦!哈哈哈……只能来一场新的恋情。”大鞋说。

  “这次如果又失败怎么办?”我笑到。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能够为美丽的女生带去浪漫这本就是一件充满诗意的事。况且,活得有诗意是我的理想!”周杰点击键盘,打着游戏,边说道。

  “我的理想没有那么深奥,你妈的,我的理想是傍上富婆,当一个小白脸。”大鞋接道。

  “你什么时候要表白需要群众演员再叫我过来!哈哈……”

  离开宿舍,在图书馆入口,居然碰到了吴伟中。这使我有些意外。他两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嘴上的烟火星一会儿旺,一会儿息,烟雾从鼻孔冲出腾起而上。我努力让自己不显得尴尬,微笑地走近。

  “好久不见!”

  “确实有一段时间了。”

  “嗯,你——等人么?”

  “嗯。”

  “嗯,听说你现在在实习啊!”

  “谁说的?我还在金民料理做兼职。你实习了没?”

  “我在准备考研,暂时没有找。你同学不是说你在实习?现在怎么还不找实习?”

  “他们可能以为我在实习。在那边洗碗挺好的,就是距离宿舍比较远,得自己开车去。”

  “实习不急着找?”

  吴伟中从口袋抽出一支手,用食指和拇指夹住烟头,吸了一口,从嘴上拿下。

  “有空在联系啊,我先进去了。”

  “等一下。黄乾华说想跟你告别你一下。他要回新加坡了。”

  “你就是在这等我啊?新加坡?”

  “新加坡。”

  “回新加坡?”

  “他出来了。”

  “我知道,刚才在‘奶吧’路尚德说他出来了。我本来打算问马婷菲看知不知道黄乾华德情况,刚好路尚德来找她。”

  “你去不去跟他告别一下?”

  “他在哪里?”

  “前面停车场。”

  “嗯……你等我一下。”

      我进去图书馆二楼楼梯口,打了一个电话。打给叶晨晨。我告诉她,马上到校门口,站在门口,仔细看每一辆出入车辆里面坐着的人,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那个人。这一次,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走吧。”

  在停车场的一辆奥迪里面,我看到眯着眼睛靠在驾驶座椅背的黄乾华。他还是与此前我见过的他一样,脸上很平静。吴伟中坐进副驾驶座,我坐进后座。车内的气氛静谧,静得能闻辨得出吴伟中身上围绕着的燃烧过后的高档烟草淡香和黄乾华身上弥散着的浓烈呛鼻的劣质烟草味。

  图书馆进出各样的人,图书馆前的阶梯上有情侣依偎一起,有人手捧书本来回踱步诵读,有衣着时尚的同学在空地上玩滑板,做漂亮的动作,有发呆的人。我看着窗外,想到很多事,想到很多无聊的不知道怎么会想起的事。

  黄乾华踩下离合,扭动钥匙启动了车。车缓缓而行,朝校外驶出。

  车出校门时,我看到了叶晨晨。她头发有些凌乱,额头上的汗珠在阳光照射下微微作闪。叶晨晨眼看着我们离开。眼前的这个叶晨晨和那个与我们同班时的叶晨晨好像不是同一个了。与我们同班的那个叶晨晨是不应该流眼泪的,即便流眼泪,也应该自己偷偷地在背地里流。

  “我们去哪里?”车开出校门,我终于先开口,问道。

  “路尚德刚发短信过来,叫我们去看一场赛车比赛。”黄乾华说。

  什么赛车比赛?我没有再问。车行至仙林大道,黄乾华拉起手刹,将车停车路边。他从口袋拿出一包干瘪的红梅,递了一根给吴伟中,接着自己点燃嘴上的烟。火星刚一燃起,从左侧响过一阵激猛的轰鸣。

  “安全带!”黄乾华坚定的说道。他左右脚开弓,一起一下,方向盘轻向左转,眼睛直视前方一辆车身印刷着‘熊林驾校’字样的桑塔纳和一辆福特野马。车疾飞而出,迎前奔驰。

  我们背贴车椅,紧急地勉强系上安全带。车极速跟在前方两辆车的后面,压着黄灯与红灯交闪时越过白线,我仿佛可以听到停在线外的其他驾驶员嘴里吐出的“叼呆逼!”三字。

  前方奔驰的两辆车中,桑塔纳始终领先福特野马一点,这辆福特野马与此前路尚德的那辆有所相似又有不同。从之前的路尚德和马婷菲的交谈看来,这辆车也许就是路尚德说的送人的那辆车。

  仙林大道车辆并不十分多,但是此时的仙林建筑工地众多,大型建筑车辆来往频繁,三辆急速奔驰的车在此狂奔,作为坐在里面的感受者来说,似乎把小命交付了出去。车在飞奔的渣土车旁贴身而过,吓出我一身冷汗。前方陡然出现红绿灯,指示牌向右,只需直接右转无需等待,前方的福特野马猛然加速,排声震鸣。一个右转向,福特野马瞬时超过桑塔纳。两辆车几乎同一时刻转向,桑塔纳车尾惯性摆向左侧,福特野马转向过度,车尾摆动虽不及桑塔纳幅度大,然而车身振幅较大,桑塔纳车一个加速又处于领先。两车处于同一直线大道,福特野马猛奔而前,在距离下个路口两百米前又已经领先桑塔纳一个车位半的距离。

  黄乾华眼睛始终直视前方,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烟的踪迹。坐在副驾驶的吴伟中却不时还在疾驰的行车中谨慎地把手上的烟靠近嘴里。我们的车与前方两辆车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大概五十米左右,一直紧跟在两车之后。

  车从仙林大道开出,行至学海路。学海路的道路仅有两车道,车辆密集,来往有大量经过各大学的公交车辆。在经由学海路的一个上坡,黄乾华加大油门,车飞奔向前。福特野马正在前方,车过一个坑洼,猛然颤动,桑塔纳此时减档为上坡预留马力。我们的车先后超过福特野马和桑塔纳,透过车窗,才看到桑塔纳内驾驶座坐着一位中年男士,红色的福特野马车内驾驶座坐的是马婷菲,她眼睛直视前方,似没有注意到我们,旁边坐着笑颜展露的路尚德,与我们相视一笑。

  我们瞬间处于两车前方,桑塔纳迎后跟来,正当我有些隐忧时,这辆福特野马若如脱缰之兽,伴随猛烈的轰鸣超过桑塔纳,大有超过我们之势。车下了坡又是一个右转,进入学海路。桑塔纳一路随后,却似没有此前的马力。我们过学海路,车头转回学校。右前方疾驰的福特野马已领先了桑塔纳四五个车位的车距,两车渐消逝在我们的眼前。比赛似已决出输赢。

  车停在我们学校门口。我身上隐隐作痒,流出了些汗。

  “这样比公平么?”我说道。

  “车是由路尚德他侄子选的,他觉得公平就公平。”黄乾华又从口袋拿出烟,递一根给吴伟中。

  “他侄子?”

  “他辈份大。”

  “想不到马婷菲车开得这么好。”

  “路尚德他侄子开的更好。他可能还没开习惯路尚德那辆车,驾校这辆再怎样改又实在差了一些。”

  “刚才在学校我和他们有碰到。路尚德叫马婷菲送他回家,想不到是来比赛。”

  “前几天路尚德买了辆新车在朋友圈炫耀,结果他侄子回复说车好有个屁用,车技不行都白搭,他就用自己在驾校的车也能赢他。这话把路尚德搞火了,他就立马说赢我我车送你。哈哈哈……他侄子是驾校路考考关的一把手,车技没话说,要是他用自己的车不用驾校的车,马婷菲开她那辆保时捷也赢不了他。”

  “所以路尚德想让马婷菲把他的车赢回来?”

  “不是,他只是想让马婷菲和他侄子赛一场。马婷菲赢了的话他就可以说他侄子:你连女生都输。”

  “哈哈哈……”

       “要是马婷菲知道阿德有这个目的,那就好玩了。”

  我取下安全带,看着眼前弥漫开来的烟雾四散。

  “你要去新加坡?”

  “嗯。”

  “不等毕业再走吗?”

  “为什么等毕业?”

  “读书读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证书吗。”

  “我读书是因为我爸想要那证书,不是我想要。”

  “哈哈……”吴伟中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离开南京?”

  “今晚。”

  那天,我忘了我们说了几句话。我只记得每接一句话时都间隔了很长一会儿,他没有说他的其他什么事,也没有提到他家里发生了什么。我们的交流也只是那样简单的对话,谈话间,其实我仍然有所顾忌。那天我没有去送别黄乾华,我还他妈的以为他得偷偷出境。直到毕业聚会那晚,马婷菲才告诉我,那一次在‘奶吧’路尚德说的那些跟南京博物馆有关的事全是他胡乱编造的,他也没有延期毕业。黄乾华被抓,是因为他家族在内地发生的一些事,被叫去调查。后来我也没有问他们为什么要录那个像,为什么骗我要盗博物馆。或许他们本来确实想盗博物馆,或许他们玩过头了,缺少对我的尊重。马婷菲说,黄乾华被带走的那天,她就在教室。她说人有时真的很奇怪,那时候带走他的人确实个个人高马大,或许他们也都有带枪,但是她没有看到。事后却传着传着,说成黄乾华被一群带枪的人抓走了。她也很奇怪我,奇怪我竟然相信了路尚德编造的鬼话。

     “你以为拍电影呢?还是写小说啊?”

     “那你还和路尚德一起骗我?”

     “我也想不到阿德那么能扯啊!还有看到你那个被骗的表情,哈哈……我只能骗下去啊!好啦!我敬你杯酒,算给你道歉!”

      这怎么能怪我。是他们先拿我全身赤裸和女生发生关系的视频给我爸,威胁要博物馆的内构图,计划偷盗博物馆的。可是,当我冷静下来之后,也就明白了。这群富家子弟能够玩得出格,有勇气去尝试、去证明他们青春无敌,却未必敢拿自己性命去表达叛逆。

      在那年冬天之后,我和黄乾华再没有交集。我本来也不该和他有那么多交集。我们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他有自己美好的世界。假若我家里也如同他家那般富足,我会不会也能像他不惧孤独呢?

  那年,我考研失败了。笔试虽然通过,一轮面试却没能通过,不知道是不是我长得太丑,不适合读研。我对于考研失败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我当年考上大学时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记得那年我考上大学时,我身边的人都在替我开心,我也跟着在开心。这次考研失败,身边的人都在沉闷不乐,我也跟着在沉闷不乐。唯一似乎应该开心的,是我交上的支教申请通过了。为什么应该开心?因为“通过”了。任何“通过”似乎都应该开心。

  (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