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养蜂人
养蜂人 王晋康
159376字 总点击 9119 推荐票 2

兀鹫与先知 机器人类的先知并非修行高洁的圣人,而是一只盯着死尸的兀鹫。但对生命的渴求是天然正确的,即使它被赋予丑恶的外貌。扑翼机收住翅膀,轻盈地落在内盖夫沙漠的边缘,土黄色与绿色交界的地方。电脑驾驶员说:“总督阁下,夫人,慰留所已经到了。”前面是一片简朴的建筑,几十间一模一样的独立平房散落在骆驼刺围成的…… 天火 在一个荒诞的暗夜中发生的荒诞故事,但暗夜中仍有不死的火种,那是爱心、天才和不屈的探索精神。熬过五七干校的两年岁月,重回大寺中学物理教研室。血色晚霞中,墙上的标语依然墨迹淋漓,似乎是昨天书写的;门后的作息时间表却挂满了蛛网,像是前世的遗留。我还是我吗?是那个时乖命蹇却颇以才华自负的物理教师吗?…… 水星播种 几亿年前人类在水星上放养了新型生命。现在,索拉人类刚刚进入文明启蒙前的阵痛,科学与宗教角力,理性被愚昧摧残,信徒们因狂热而害死了他们的缔造者,从而背负上沉重的原罪……再宏伟的史诗性事件也有一个普通的开端。2032年,正当万物复苏的季节。这天我和客户谈妥一笔千万元的订单,晚上在得意楼宴请了客户。回…… 养蜂人 上帝用最简明的规则建造了无比精妙繁复的宇宙,而今天,人类仅仅用0和1两个元素就建构了一个高踞于人类智慧之上的上帝。副研究员林达的死留下许多疑问。警方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是自杀,但调查几个月后仍没有他杀的证据,只好把卷宗归到“未结疑案”中。引起怀疑的主要线索是他留在电脑屏幕上的一行字(他坐在单身公寓的…… 三色世界 如果大自然中真的出现一种“种族主义”的自然法则,那么,以仁爱自许的西方精英们会不会从他们的道德高地后退。楔子卡尔·伊斯曼把微量的cAMP(环腺苷单磷酸)滴入玻璃皿中,说:“看,粘菌社会马上就要建立了。”这是在纽约沃森智能研究所的实验室里。伊斯曼是一位高个子的白人青年,30岁左右,金发,肩膀…… 七重外壳 光怪陆离的高科技世界为我们套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外壳,最终人类会不会迷失自我?1999年8月23日,小甘和姐夫乘坐中航波音747客机到达旧金山。姐夫斯托恩·吴,中文名字吴中,买的是单程机票,给甘又明买的是往返机票。小甘打算在7天后返回北京,去上他的大学三年级课程。在旧金山他们没出机场,直接坐上联合……

兀鹫与先知机器人类的先知并非修行高洁的圣人,而是一只盯着死尸的兀鹫。但对生命的渴求是天然正确的,即使它被赋予丑恶的外貌。扑翼机收住翅膀,轻盈地落在内盖夫沙漠的边缘,土黄色与绿色交界的地方。电脑驾驶员说:“总督阁下,夫人,慰留所已经到了。”前面是一片简朴的建筑,几十间一模一样的独立平房散落在骆驼刺围成的……天火在一个荒诞的暗夜中发生的荒诞故事,但暗夜中仍有不死的火种,那是爱心、天才和不屈的探索精神。熬过五七干校的两年岁月,重回大寺中学物理教研室。血色晚霞中,墙上的标语依然墨迹淋漓,似乎是昨天书写的;门后的作息时间表却挂满了蛛网,像是前世的遗留。我还是我吗?是那个时乖命蹇却颇以才华自负的物理教师吗...

粉丝打赏
0人次 打赏作者
粉丝贡献榜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虚位以待

书友评论(0)
最新 精华 回应
发表评论
条回应

确认删除吗

确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