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65霞烟浩淼紫绢送,秀色丽影知春更

作者:索岚  发布时间:2015-04-15 20:57  字数:2192 

  刘夫人一脸警惕“这可不行,我一解开绳子,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云涯心说敢情您也知道解了绳子我就会跑,我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呆在这里啊!那你方才还做出这么令人心里发麻的举动来。
  怎么就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他先是说,自己小时候离奇双亡,所以就去投奔了表妹,表妹虽然也家徒四壁,可并不贪图富贵也不嫌弃他贫穷,所以他一直待在屋子里,备考科举,希望有朝一日改变现状。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云涯复而睁开双眼,假装虚弱的看着她,意图博取对方好感道。
  “哎呀呀!小哥哥,你可别这样看着可娘啊!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刘夫人尚在闺中之时,单名一个字:可,却殊不知已然早过了那个少女自称的年纪,但她还尚不知韵,床笫见欢爱之时,对着年轻男子,仍喜欢自称可娘。
  云涯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差点没恶心的背过气去,只见对方一张涂满了脂粉的脸突然凑到了他的跟前,想要亲他。
  云涯在心底暗自悲叹,堕落的回忆起想当年,在天宫之时,他好歹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风流倜傥的少年仙君一个,也有不少的仙子见了他便会羞红了脸,悄悄的给他甩帕子,以前去天帝那里参加宴会时,他临时住的小院旁,丢满了仙子们的发钗和零碎玩意儿,但也仅限于此,他哪里见过这么直接又不晓得轻重羞耻的半老徐娘。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云涯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差点没恶心的背过气去,只见对方一张涂满了脂粉的脸突然凑到了他的跟前,想要亲他。
  云涯猜,大概一面时怕他死了自己要担负责任,一面又怕他成了神仙再下凡找她报仇,但到底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留恋不舍的原因在。
  “那就好。”云涯满意的点点头,又答应她“等我做了神仙,肯定要去阎王那里改你家族谱,替你续命的。
  刘夫人这么一想,还真他妈划算?一时间那点因为美男子要离去的留恋不舍都没了,自以为皆大欢喜。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眼前的男子粲然一笑,眼眸里的光芒映衬着背后的初霞,竟是恍若浮生般的美好。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怎么就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云涯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借口,霎时就开始满口乱编些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故事了。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他先是说,自己小时候离奇双亡,所以就去投奔了表妹,表妹虽然也家徒四壁,可并不贪图富贵也不嫌弃他贫穷,所以他一直待在屋子里,备考科举,希望有朝一日改变现状。
  “我也放她走。”刘夫人一反常态好心肠的说。
  刘夫人这么一想,还真他妈划算?一时间那点因为美男子要离去的留恋不舍都没了,自以为皆大欢喜。
  她停下了手,狐疑的看着云涯。
  他先是说,自己小时候离奇双亡,所以就去投奔了表妹,表妹虽然也家徒四壁,可并不贪图富贵也不嫌弃他贫穷,所以他一直待在屋子里,备考科举,希望有朝一日改变现状。
  她停下了手,狐疑的看着云涯。
  “我也放她走。”刘夫人一反常态好心肠的说。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那你把我的表妹放在哪里去了?”至于云涯这个口中随便胡谑来的表妹,当然就是苏月娘了。
  云涯猜,大概一面时怕他死了自己要担负责任,一面又怕他成了神仙再下凡找她报仇,但到底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留恋不舍的原因在。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刘夫人这么一想,还真他妈划算?一时间那点因为美男子要离去的留恋不舍都没了,自以为皆大欢喜。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她伸开被绑得酸麻的手揉了揉,不可置信般的看着他那只伤手,现在已能活动自如。

  

  【65】

  悠哉悠哉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

  尤其是对于人间来说,云涯的日子过得特别快,他那因被施了法术不可愈合的一转眼已近了有效期,七七四十九天,还差一天,云涯被五花大绑在檀木雕牡丹花朱漆彩绘的床上,他抬头望着牙色的遮帘,哀哀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就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云涯猜,大概一面时怕他死了自己要担负责任,一面又怕他成了神仙再下凡找她报仇,但到底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留恋不舍的原因在。

  他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假如没有背景,长得太帅也是一种错误,不光光是女子,男子也会被歹徒看上,想着想着,云涯竟然又很惊讶的发现自己是这么没用。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伤的很重,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简直没脸回师傅那儿去了!那几个辈分排在他后头的小鬼要是知道了,肯定要笑话自己了。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哎呀呀!小哥哥,你可别这样看着可娘啊!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刘夫人尚在闺中之时,单名一个字:可,却殊不知已然早过了那个少女自称的年纪,但她还尚不知韵,床笫见欢爱之时,对着年轻男子,仍喜欢自称可娘。

  云涯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差点没恶心的背过气去,只见对方一张涂满了脂粉的脸突然凑到了他的跟前,想要亲他。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刘夫人一边扭动着身子还一边说着“你别害羞呀小哥哥,可娘喜欢粗暴一点呢。”

  云涯在心底暗自悲叹,堕落的回忆起想当年,在天宫之时,他好歹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风流倜傥的少年仙君一个,也有不少的仙子见了他便会羞红了脸,悄悄的给他甩帕子,以前去天帝那里参加宴会时,他临时住的小院旁,丢满了仙子们的发钗和零碎玩意儿,但也仅限于此,他哪里见过这么直接又不晓得轻重羞耻的半老徐娘。

  但云涯觉得自己到底也不会轻易的栽在一个人间少妇的手里。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刘夫人一脸警惕“这可不行,我一解开绳子,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云涯心说敢情您也知道解了绳子我就会跑,我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呆在这里啊!那你方才还做出这么令人心里发麻的举动来。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刘夫人闻言吓了一跳,直捂着胸口说“哎呀呀!你怎么不早说!快,把衣服扒了让我看看。”她说着竟就真的去扒云涯内里的衣裳,云涯闭上眼,只当看不见,刘夫人还以为他是随口编来应付他的呢,但是一扯下袖子那部分,却只见当真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肉还翻着,只是已不见些许血色了,想来是伤了很久,又没有好好的养。

  她停下了手,狐疑的看着云涯。

  云涯复而睁开双眼,假装虚弱的看着她,意图博取对方好感道。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伤的很重,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这伤……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像是近日所伤的,可是为何不见血色。”刘夫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那刚刚拆下来的,现在还松松的挂在云涯胳膊上的裹伤口的白布,上面一点血也不沾,煞是诡异。

  云涯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借口,霎时就开始满口乱编些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故事了。

  他先是说,自己小时候离奇双亡,所以就去投奔了表妹,表妹虽然也家徒四壁,可并不贪图富贵也不嫌弃他贫穷,所以他一直待在屋子里,备考科举,希望有朝一日改变现状。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从此,这伤便不好不灭,我跑去县里问了有道行的和尚,和尚说这伤一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后,纵使不好不灭,我还是要死,皆时便会升天做了天上的神仙。”刘夫人大骇。

  他先是说,自己小时候离奇双亡,所以就去投奔了表妹,表妹虽然也家徒四壁,可并不贪图富贵也不嫌弃他贫穷,所以他一直待在屋子里,备考科举,希望有朝一日改变现状。

  云涯猜,大概一面时怕他死了自己要担负责任,一面又怕他成了神仙再下凡找她报仇,但到底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留恋不舍的原因在。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云涯才欲吐出口的话到了舌边又是一转,他没说一天,却说“还有三天。”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刘夫人说“那好,我放你走。”眉眼间颇是不舍和遗憾。

  “那你把我的表妹放在哪里去了?”至于云涯这个口中随便胡谑来的表妹,当然就是苏月娘了。

  云涯复而睁开双眼,假装虚弱的看着她,意图博取对方好感道。

  “我也放她走。”刘夫人一反常态好心肠的说。

  “那就好。”云涯满意的点点头,又答应她“等我做了神仙,肯定要去阎王那里改你家族谱,替你续命的。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刘夫人这么一想,还真他妈划算?一时间那点因为美男子要离去的留恋不舍都没了,自以为皆大欢喜。

  实际上殊不知云涯在心底是如何腹诽,等老子伤一好就让你再也做不了恶。

  刘夫人这么一想,还真他妈划算?一时间那点因为美男子要离去的留恋不舍都没了,自以为皆大欢喜。

  第二天天色正浓,初霞似火烧过般的绚丽,苏月娘迎着暖烘烘的太阳就被底下的仆妇喊起来了,解开了五花大绑推搡至门口,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何事之时,就看见不远处站着芝兰玉树的云涯,他立在那里,恍若神仙君子一般,自有一段风流态度。

  她伸开被绑得酸麻的手揉了揉,不可置信般的看着他那只伤手,现在已能活动自如。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眼前的男子粲然一笑,眼眸里的光芒映衬着背后的初霞,竟是恍若浮生般的美好。
  第二天天色正浓,初霞似火烧过般的绚丽,苏月娘迎着暖烘烘的太阳就被底下的仆妇喊起来了,解开了五花大绑推搡至门口,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何事之时,就看见不远处站着芝兰玉树的云涯,他立在那里,恍若神仙君子一般,自有一段风流态度。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那就好。”云涯满意的点点头,又答应她“等我做了神仙,肯定要去阎王那里改你家族谱,替你续命的。
  怎么就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云涯复而睁开双眼,假装虚弱的看着她,意图博取对方好感道。
  云涯猜,大概一面时怕他死了自己要担负责任,一面又怕他成了神仙再下凡找她报仇,但到底这其中也掺杂了一些留恋不舍的原因在。
  第二天天色正浓,初霞似火烧过般的绚丽,苏月娘迎着暖烘烘的太阳就被底下的仆妇喊起来了,解开了五花大绑推搡至门口,还没等她明白发生了何事之时,就看见不远处站着芝兰玉树的云涯,他立在那里,恍若神仙君子一般,自有一段风流态度。
  实际上殊不知云涯在心底是如何腹诽,等老子伤一好就让你再也做不了恶。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云涯复而睁开双眼,假装虚弱的看着她,意图博取对方好感道。
  怎么就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云涯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差点没恶心的背过气去,只见对方一张涂满了脂粉的脸突然凑到了他的跟前,想要亲他。
  云涯在心底暗自悲叹,堕落的回忆起想当年,在天宫之时,他好歹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风流倜傥的少年仙君一个,也有不少的仙子见了他便会羞红了脸,悄悄的给他甩帕子,以前去天帝那里参加宴会时,他临时住的小院旁,丢满了仙子们的发钗和零碎玩意儿,但也仅限于此,他哪里见过这么直接又不晓得轻重羞耻的半老徐娘。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伤的很重,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伤的很重,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云涯才欲吐出口的话到了舌边又是一转,他没说一天,却说“还有三天。”
  “哎呀呀!小哥哥,你可别这样看着可娘啊!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刘夫人尚在闺中之时,单名一个字:可,却殊不知已然早过了那个少女自称的年纪,但她还尚不知韵,床笫见欢爱之时,对着年轻男子,仍喜欢自称可娘。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那你把我的表妹放在哪里去了?”至于云涯这个口中随便胡谑来的表妹,当然就是苏月娘了。
  但云涯觉得自己到底也不会轻易的栽在一个人间少妇的手里。
  悠哉悠哉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
  云涯才欲吐出口的话到了舌边又是一转,他没说一天,却说“还有三天。”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我也放她走。”刘夫人一反常态好心肠的说。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伤的很重,怕是要不久于人世了。”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眼前的男子粲然一笑,眼眸里的光芒映衬着背后的初霞,竟是恍若浮生般的美好。
  “哎呀呀!小哥哥,你可别这样看着可娘啊!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刘夫人尚在闺中之时,单名一个字:可,却殊不知已然早过了那个少女自称的年纪,但她还尚不知韵,床笫见欢爱之时,对着年轻男子,仍喜欢自称可娘。
  简直没脸回师傅那儿去了!那几个辈分排在他后头的小鬼要是知道了,肯定要笑话自己了。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哎呀呀!小哥哥,你可别这样看着可娘啊!真是好伤人家的心呢!”刘夫人尚在闺中之时,单名一个字:可,却殊不知已然早过了那个少女自称的年纪,但她还尚不知韵,床笫见欢爱之时,对着年轻男子,仍喜欢自称可娘。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简直没脸回师傅那儿去了!那几个辈分排在他后头的小鬼要是知道了,肯定要笑话自己了。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傻丫头,看来你以后你可不能离开我了。”
  他又说:突然有一天,自己去砍柴时碰见了一个颇为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有仙缘,非要化他去做天上的神仙,结果他因为舍弃不下表妹,就没同意,两人争执起来,神仙道士弄晕了他,用了仙法要载他上天,结果半路歇息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被仙气割伤了手臂,才变成这样。
  半晌,直到檀木小几上的茶水都凉了,红烛摇摇欲坠的昏暗下去之时,刘夫人才复而开口问道“你还有多少天?”
  实际上殊不知云涯在心底是如何腹诽,等老子伤一好就让你再也做不了恶。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但他到底是忍住了,解释说“不是,你看……可,可娘。”那个可字在他的喉咙里打转吞吐了半天,大概是觉得太丢人了,可为了不牺牲自己的清白到底是强忍着给说了出来急促道“你看我的手臂上,有一道伤口,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放了我我也不会跑的,但是假如你一直把我绑着,我可能就会血液不流通,那么我就死了。”
  【65】
  他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假如没有背景,长得太帅也是一种错误,不光光是女子,男子也会被歹徒看上,想着想着,云涯竟然又很惊讶的发现自己是这么没用。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刘夫人闻言吓了一跳,直捂着胸口说“哎呀呀!你怎么不早说!快,把衣服扒了让我看看。”她说着竟就真的去扒云涯内里的衣裳,云涯闭上眼,只当看不见,刘夫人还以为他是随口编来应付他的呢,但是一扯下袖子那部分,却只见当真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肉还翻着,只是已不见些许血色了,想来是伤了很久,又没有好好的养。
  刘夫人一脸警惕“这可不行,我一解开绳子,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云涯心说敢情您也知道解了绳子我就会跑,我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呆在这里啊!那你方才还做出这么令人心里发麻的举动来。
  但云涯觉得自己到底也不会轻易的栽在一个人间少妇的手里。
  “这伤……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像是近日所伤的,可是为何不见血色。”刘夫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那刚刚拆下来的,现在还松松的挂在云涯胳膊上的裹伤口的白布,上面一点血也不沾,煞是诡异。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只见他略微思量了片刻,便将脸上的神色都收敛了去,又冷起了一张脸来,挺直了腰板说“你先把我的绳子解开。”
  他越想越羞愤,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一下床柱子,也就是这个时候,恰好把他绑来的这个女人,也就是好色的刘夫人进来了,云涯没好气的把头别过一边,用鼻孔对着他。
  “那就好。”云涯满意的点点头,又答应她“等我做了神仙,肯定要去阎王那里改你家族谱,替你续命的。
  她伸开被绑得酸麻的手揉了揉,不可置信般的看着他那只伤手,现在已能活动自如。
  “你的伤好啦?”出了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她竟然就只关心别人的伤情,一点都不害怕吗?”云涯感到不可思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剪爱

三年的婚姻,只有她被囚在婚牢里,一寸一寸撕裂挣扎。

作者:柚子苏
标签:现代言情

四公主

兄弟们都是白眼狼,与其做他人的垫脚石,不如自己为皇!

作者:一壶清酒洗烟尘
标签:古代言情

狼性婚姻,总裁的二婚新娘

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就想要花你的钱,睡你的床,做你的老婆。

作者:荆棘叶
标签:现代言情

若能与你诉余生

我曾陷进报复的迷宫里失了心。也丢掉了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作者:沈若言
标签:现代言情

农家小娇娘

嫁了个冷情无趣的教书先生,没想到一到晚上……

作者:王梓芸
标签:古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莫汉成失恋,周景瑜终于能找到机会与他一起,趁他喝醉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