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熊怪的侵扰(上)

作者:刘刘刘刘源  发布时间:2015-08-18 16:48  字数:3879 

  暮色笼罩下的阴影之地,丛林深处有一微光,向前移动几十码,是两个隆达人在悉心交谈。

  他们生起一堆篝火,篝火上驾着一只烤羊腿,羊腿散发着隆达人特制草药的香味,头发稀松稍显肥胖的隆达人流着口水,咧嘴笑开,他的牙齿和身体的肤色差不多黑。

  “好香。”胖隆达人说。

  “小心你的口水滴在上面。”尖脸隆达人叮嘱,他的容貌成熟中略带恶毒,浓密黑色胡须让脸部看起来饱满一点。

  那个胖隆达人看了同伴一眼,笑嘻嘻地模样,看起来格外渗人,

  “那我就把它全部吃掉,夏伊法,它就跟你手燃烧的时候一样香。”

  “你敢独吞,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烤着吃。”尖脸隆达人警告。

  胖子立刻收起了笑容,嘴巴瘪起来,

  “你总是爱恐吓别人,这样可不好。”

  “先祖还爱诅咒呢!”

  胖隆达人先是愣了片刻,然后又咧开嘴笑起来,

  “那倒也是,比起诅咒,我倒是愿意手被烤!”

  一阵阴风从两人身后吹来,火焰不安地舞动,夏伊法警觉地站起来,向后回望,那阵阴风片刻间便消停,周围没有任何异常。

  “你又在疑神疑鬼,你这几天老是疑神疑鬼。”胖子抱怨。

  “獒洋,你发现没?”夏伊法告诉他,

  “首领说的没有错,这几天森林里的确可疑。”

  “首领才可疑呢!他就是个神经病,我们刚刚成为安萨亚的守护,本来可以好好放松几天,却被他派来这个讨人厌的地方,夏伊法,告诉我,这两天你是发现了狗熊的尿液,还是安萨亚的粪便?”

  夏伊法并没有回答,安静地回过头去,看见獒洋已经将羊腿取下,津津有味地啃起来,他的眉头厌恶地皱了一下,相当不痛快,接着忽然发觉了异样,立刻不安地叫出来,

  “你在干嘛?”

  獒洋有模有样地撕咬着肥美的羊肉,边吃边呲着牙笑,

  “我在啃你的腿。”他说完便将吃下的一块骨头向身后扔去。

  夏伊法敏捷地从獒洋手中夺过羊腿,二话不说扔进火堆中,胖子的面部顿感纠结。尖脸一面默念咒语,一面轻抬右手示意胖子缓缓站起来,他的眼神如山猫一般警觉,那堆篝火渐渐变小,尖脸的法杖却开始冒烟。昏暗中两人静默数秒,夏伊法小心翼翼地将装草药的盒子放入行囊,胖子又想抱怨,却被尖脸所制止,他们警惕地向后望去,看见十几码以外的地方有一双鬼谲的血色大眼,还伴有一阵阵凛冽地嘶嚎。

  两人如山猫移步一般将脑袋扭回,对视几秒,獒洋做出一个让夏伊法匪夷所思的举动,他谨慎地看着夏伊法,一点一点弯下身去,将手伸进渐欲渐灭的火堆中,取出那一块烧得半焦的羊腿,揣入怀中,夏伊法此刻真有一种想将胖子手剁下来烤着吃的冲动,却看到胖子又龇牙咧嘴地笑开。

    他们拼命地往扔骨头的反方向奔逃而去。

  羽支在隆达部落小住了几天,这几天康多礼扎一直在他身后跟随,尽管羽支非常厌烦康多礼扎那副衰恶的模样,但康多依然像一只忠心的黑狗一样对他不依不离。羽支心里明白,黑鬼这么做完全是出于感激,在他最窘迫的时候,是羽支帮助了他,这种未曾预料的大恩大德多少会让人有点不知所措,不管怎么说,康多得到了长老的原谅,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安萨亚的守护,完成隆达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他选择死皮赖脸地跟随在恩人的身后,伺机报答,这种心情是能够理解的,只是他的方式太过于奇怪,在离羽支几尺远的地方,黑着个脸,一直不说话,眼神就跟盗贼一样,好像在尾随一个欠了他许多赌债的赖皮。

  他们在走到村子后面一片乱草垛的时候,羽支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待遇,停下脚步回过头,

  “你干嘛老跟着我。”他指着黑鬼抱怨。

  康多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停了下来,表情变得凶恶,

  “神诅咒你,小鬼,我在遵循传统。”

  “传统?”羽支脑袋微微一侧,没太听懂。

  康多又是一阵皱眉耸鼻,

  “隆达人一旦接受别人的施助,需得到一次报答的机会。”他解释。

  羽支听完稍感不适,思绪颇多,他想到两人同为男儿之身,以身相许之类大可不必,至于仆从,他可不愿意有这样一个面神不祥、说话癫乱的追随者。其实他自己想想也没有帮到康多多么大的忙,仅仅是对着珀泽那提长老好言相劝几句。说来也好笑,羽支告诉长老安萨亚对于康多的看法,说他的愚蠢值得被原谅,长老非常认真的相信了。珀泽那提清楚羽民人的能力,但没有料到羽支撒了谎,实在是讽刺。羽支其实压根儿没有猜测出安萨亚的想法,仅仅是感受到安萨亚情感上的起起伏伏,对于这个谎言,他自然只能烂于肚子里,一旦被识破,康多很可能头衔不保。

  “你不需要任何报答,只需笑笑就好。”羽支思索完立即回应道。

  “笑容是最难看的表情。”康多严肃地说。

  羽支摇摇脑袋叹息,

  “你们这里的奇怪思维实在是太多。”

  “笑比不笑难看。”康多坚持己见。

  羽支耸耸眉头,看了康多礼扎一阵子,忽然觉得他说的倒有几分道理,一股笑意自心底升起,

  “也难怪!”他笑言,

  “什么样的人就该说什么样的话。”

  但他立即后悔了这么说,也后悔刚才提出来的要求。只见康多礼扎嘴角上扬,露出他那洁白整齐的牙齿,挤出一弯僵硬的扭曲微笑,那表情像是从泥浆中鼓捣出来的,直叫人浑身不自在。金鹏之子瞬间抽搐一下,看见康多收起表情,又回到那副衰恶的模样,对着他斥道,

  “神诅咒你,小鬼,报答和出丑都让我演尽了。”

  他们在村子附近转悠。

  羽支发现隆达人似乎不太喜欢力量的角逐,他们平日里穿着精神的蕉麻裹衣,头发蓬乱,目光无神,喜欢在脸部涂上一些美丽的条纹,其貌不扬的外表之下是一颗癫狂燥热的心,当涂的花花绿绿以后,嘴里就开始念叨着无人知晓的奇怪语言,有时候神经一般的抽笑会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在很多场合下,这种突然爆发的惊声尖叫会给路过的闲游者提神,他们的小心脏会忽然提到嗓子眼,然后便开始咒骂这个应当挨千刀的部族,至少周围的流浪者都这么认为,诅咒是隆达人的家常便饭,于是咒骂便成为了正餐之前的一点开胃菜,恶言相加又何妨?仅仅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会让这群疯子越加疯狂,尽管这些流浪者都有各自的信仰,但在隆达人面前,他们会感到深深的惭愧。其实在这副疯疯癫癫的外表之下隆达人有着很多常人所不具备的能力,比如说制炼古怪草药,他们几乎擅长所有草药的提取与制作,每当在危机的时刻,当他们笑嘻嘻地拿出自己配制的草药,这些毫不起眼的药丸便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那时人们的心里是崩溃的,面对着这样一群人,厌恶和感激在天平的两端此起彼伏,他们便迷惑了,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说说吧,康多大哥。”

  羽支走到了村子的一个角落,对着身旁的康多礼扎开口道。

  康多礼扎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住了。

  “什么?”

  “你们在祭祀的时候,是如何将那堆草点燃的。”羽支轻松地问道。

  康多礼扎眼睛里放着光,拿起法杖指着风暴鸟之子,

  “我得警告你,小鬼,那并非草堆之类的亵渎之物,那是用五彩香叶堆积而成的沐浴之火。”

  羽支眨几下眼睛,不以为然,

  “这不是重点,老大哥,”他认真地说,

  “我想问的是它们是如何被引燃的。”

  康多痛恶地皱皱眉头,收回法杖,作出一个卡赛迷单手持诵的手势,默念一句密语祈求神的原谅。

  “你可知道自然之中的元素之灵?”他默念完抬起头将目光回到羽支身上。

  羽支扳起手指头数道,

  “这我肯定知道,风雨雷电皆在列。”

  “不算愚蠢,小鬼,在创世之初,异界众神赋予我们掌控自然之灵的能力,世间元素千百种,它们皆有灵魂,每个部族都能通晓一种或者多种元素之灵,一旦与之缔约,便能为我所用,我们通常所讲的五种基本元素,依次为金、木、水、火、土,也唤作自然五行,在世间万物的形成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相生相克,彼此依存,分时化育,以成万物,你所强调的风、雷之尔是为能够轻易感受到的自然之灵,但在系统转化的基本理论中,不将其归为基础元素。”

  他将法杖指着一处枯草,闭眼默念咒语,那枯草很快便燃烧起来,他示范完,龇牙咧嘴一阵,继续讲道,

  “隆达人以安萨亚为部落图腾,它的形象与火有着浓烈的关系,在我部族长期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抗争的过程中,对先祖之火有了无限深刻的认知,它虽危险可怖,但有净魂重生的力量,况且其强大的威慑力可以很好的抵御外敌,于是便为我部族所追随,这种令人疯狂的自然元素生性暴烈,傲慢无礼,难以接触,一旦发现有人靠近,便会不惜一切地燃烧,焚灼,不惜一切地将诅咒之焰蔓延至每个人的身上。隆达先祖为了得到火灵的青睐吃尽了苦头,他们在长期的交流过程中受尽烈焰烧灼,皮焦肉烂仍不放弃,每一次忍受无尽的灼痛之感,精神错乱,却更加虚心地与其交流,在冗长的时光中表达自己深厚的崇敬,最终在安萨亚的庇佑下,他们得到了火灵的信任,顺理成章地达成了契约。”

  康多礼扎显得很有精神,得意地将自己思维之中所理解的元素概念对着外人徐徐道来,这种简单通俗的叙说是巫师最拿手的事情,并非忽悠,而是对自身所掌控元素之灵的一种认知,这与他们平日里装作神神秘秘的形象形成相当大的反差,普通人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理解,所以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让人对巫术的神秘性稍稍持一种认同的态度。

  “听起来好像很复杂。”羽支略显头痛。

  “是啊,自然界中本身就存在数以千计的元素之灵,它们可以单独呈现,也能在自然的安排下结合起来,以不同的形式呈现于大自然中,就连我们也无法一一罗列,只能任其自由发展,然后契约利用。”

  “火灵与你们就是这种联系吗?”

  “当然了,你总是爱说废话。”

  “好厉害!”羽支叹道,

  “只是我依然不太明白那日的火焰是怎么平白无故就烧起来的。”

  “有空气的地方就可以燃烧。”康多解释。

  “可我明明就没有看到火种。”

  康多白了一下眼睛,痛苦地继续说道,

  “神诅咒你,小鬼,愚蠢又开始与你如影随形,你不知道,燃烧仅仅是一种现象,有些火焰可不是肉眼能够看到的,那日你所见到,便是我们请来了火灵,是它们将五彩香叶引燃的。”

  “原来如此..”羽支小声嘀咕,他似乎明白了一点,康多的解释已经相当透彻,但他心里依然存在些许疑问,眼珠子机灵地转起来,

  “火灵从哪儿来?”他静悄悄地问道。

  康多的整张脸揉成一副欲说还休的不堪。

刘刘刘刘源说:

自然五行:为中国古代哲学中来解释世界形成及其相互关系的五种基础存在,有相生相克之说,也用于中医理论之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