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古老的不死祭祀(上)

作者:刘刘刘刘源  发布时间:2015-07-30 00:18  字数:3559 

    羽极让羽支准备了一些物具,临走前送给他一张地图和一把钢叉,那钢叉发着清幽的光,寒气逼人,它的造型比普通钢叉更加细长锋利,叉柄雕刻一条环绕盘旋的尖头冰蛇,蛇头呈吞刃状,柄身刻满羽民古语密纹,名为寒幽。关于这件宝贝啊,可是羽极珍藏多年的稀有之物,这得追溯至他自己也不清楚的哪一辈先祖,据说是一把来自异域空间天神的稀有馈赠,自从上次参加完鲛人战争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使用过。羽极将寒幽的触发秘诀传授给羽支,嘱咐其务必牢记在心,羽支默念几遍便能轻松吟唱。尧嫣也送给儿子一件宝贝,那是一条像鱼骨架模样的项链,晶莹剔透,宛若冰晶,一念咒语便会发出淡蓝色的光芒。这件宝贝乃是一位远去的丹朱巫师制作而成,他将神秘的虚阴力量灌输其中,非丹朱血统不可使用,尧嫣细细教授羽支使用方法,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便催促其上路。

  他们一直将儿子送至榕地外。

  “那么,一路上按照地图上的路线游历,记得是时候去圣都。”羽极拍着儿子的肩膀吩咐道。

  “我知道,”羽支看着父亲说,

  “按照你所标注的路线前行。”

  他又将视线转移至母亲,发现她的眼睛肿红,眼神略显愁怨。尧嫣心里很清楚,她昨晚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眼泪,一夜未眠,勾起不少往事,想起当年自个儿从圣都逃走,离开父母,尚未流泪,策马扬鞭,踏尘而去,直到与意中人在离战场不远的地方相遇,卷尘阑珊,方才流下绝誓的泪水。此刻她的心情如同一团乱粥,在与儿子眼神交流的短短几秒钟,便又有一种热泪盈眶的酸楚,但她忍住了,昨夜已流太多,况且不能在这种时刻流露不舍,于是将视线向远方抛散,两手合拢,尽量自然,又是数秒,方才回过眼神看着儿子。

  “我为你准备的干粮可曾带齐?”尧嫣认真问道。

  羽支点头。

  “衣物呢?”

  “都在这里面。”羽支拍拍行囊开口。

  “火具与猎具?你父亲教授你野外获取火种的方法可曾掌握?”

  羽支继续点头。

  “我教授与你的冰鱼项链的运用秘诀可曾记牢?”

  “母亲!”羽支皱眉止道。

  母子两人沉默片刻。

  “我都牢记在心。”羽支向母亲保证。

  尧嫣的眼眶又开始泛起泪花。

  “你要记得你是一只金鹏,”她故作镇定地叮嘱,

  “前方总会有光明,漆黑的乌夜不可回头。”

  羽支不敢再盯着母亲看,索性将目光移向羽极,冲着他坚毅地点了点头,父亲示意他离开。尧嫣愣愣地驻足观望,看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转过一条崎岖小道,被一片密林遮挡,终于潸然泪下。

  我们的小主人公终于踏上修行的道路啦,一路上心情不错,惬意美妙,他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欣赏着沿途的美景,穿越云松森林,踩在落满云松树叶的湿润土地上,灵鸟纷纷向他问好,灌丛中的小动物也出来凑热闹。他在经过那一棵殿堂云松的时候,驻足观望一阵,很庄重地向它敬了一个礼,然后继续赶路。羽支在森林里饿了就吃一些干粮、采摘的果子,渴了就喝叶子上面的露珠,困了便依偎在大树的怀抱中,他感谢大自然的恩赐,森林就是他另一个家。当走得久了,不免有一些荒凉感,第一次独自一人外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中,第一次独自一人在森林里过夜,赶了一天的路程,他也困了,依靠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一只蚊母鸟在他的头顶为他悉心放哨。这一晚上,羽支做了很多奇怪的梦,那些梦在现实中都显得异常荒谬,他梦见自己在海上种了一棵云松大树,那大树漂浮于海面之上,为过路的灵鸟提供歇脚的地方,他还梦见自己拿着香喷喷的椰奶和着蜂蜜去喂养毒眼绿魔,那只怪物自此以后不再吃森林里的小动物。

  一大早醒来,鸟儿们已经在树林里唱开了,羽支揉揉惺忪的睡眼开始继续赶路,他有时候会展开翅膀在天空中向前飞行一会儿,当飞得累了,就返回地面休息;有时候改用双脚,毕竟飞行要比走路消耗体力更多。一连三四天的路程,羽支穿越过云松森林,一路上庆幸自己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在深夜里偶尔会有丛林野兽凄厉地咆哮,他并不会因此而吓得睡不着觉,因为有忠实的灵鸟伙伴,它们会争先恐后地为他放哨。

  当羽支看到周围林木渐渐稀松,心情大好,奋力扇动翅膀向天际飞去,他向前方眺望,一片豁然开朗,不远处升起袅袅的炊烟,与林中雾气揉作一团,有一条湍急的河流,滚滚奔腾,河流对面是一个若隐若现的村落,宛若虚幻梦乡,他拿出临走时父亲赠予的地图,仔细一看,此处名为隆达(Longdar:被诅咒的容颜),它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前方是一座巍峨的山峦,两边被云松、界熊两片森林包绕。羽支加快步伐向前赶去,越过激流,踏上一片泥泞坦途,来到隆达部落,此部落建筑多为卧状三角柱体,匍匐于地面,顶部竖起一低矮矩形烟囱,底座被抬高数尺,两侧铺就木制斜坡,两边三角门皆披上蕉麻布料门帘。他进入到村落里,好奇地四处张望,一些奇特的鸟类石像映入眼帘,他情不自禁地驻足张望,那些鸟儿表情英武,眼神略显凶恶,浑身被烈焰包绕,似凤凰,但体型略小,羽翼丰满却不及凤凰,它们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羽支看得入神,突然一张陌生的面孔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金鹏圣子吓了一跳,那人的体格与他相仿,只是长得不堪入目,黑色的眼睛盯着羽支看了好一阵子。

  “这个很有意思吗?”那人问道。

  羽支很快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之人,连连皱眉,那人皮肤黑如永夜,除了眼角以外几乎无法辨识,整个身形枯瘦如同干柴一般。

  “天黑的时候他能够很好的遁形。”羽支心想,不禁嬉笑莞尔。

  “你又在笑什么?”那人不悦地皱眉问道。

  “没什么,”羽支说,

  “椰卡.羽支,羽民人氏,金鹏圣子之子。”旋即友好地握手。

  那人并未见抬起手来,面露不屑,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嘲弄那些石鸟神像。”

  “我并没有嘲笑它们!”羽支立即反驳道。

  “那就是在嘲笑我咯。”那人指着自己说。

  羽支耸耸肩,一脸无奈,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那人脑袋一斜,开始围着羽支绕圈子,细细打量眼前之人,他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边看边用棍子杵着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西海守护鲜有人造访此地,那些石像鸟在密切关注着,你一开始便冒犯它们,接着无缘无故地讥笑,你得给我一个恰当的理由,否则我会把你的毛全部烧掉。”

  羽支看着眼前这个威胁他的男人,发现他不仅黑,而且老,长得和脱了水的猴面包差不多,他的嘴巴和鼻子上都穿了铁环,耳朵上穿过几根竹签,挂一对有色耳坠,像是远未开荒的原始土著。

  “黑鬼。”羽支小声嘀咕道。

  “你又在说什么?”

  “没,我说你长的成熟。”

  然后只看见那人赫然停下脚步,手中的棍子也不再敲打,一阵威胁感徒然升起。

  “虽然我不是多么睿智,但是老和成熟是不能归为一类的。”

  “神诅咒你,孩子,我要把你供奉给先祖。”

  说完那人将木棍噼里啪啦地往地上一阵乱杵,口中念叨一阵羽支听不懂的语言,片刻的功夫,羽支的身旁围满了黑鬼土著。

  他们将羽支五花大绑抬往主祭祀大厅。

  羽支一开始便缴械投降,毕竟人数不占优,本来准备趁众人不注意赫地飞走,但没想到刚刚展开羽翼,头顶就喷出一阵火焰,火焰从哪里喷出他没太看清楚,但心里已明白,不敢再有所动作。他告诉那黑鬼自己是来游历的,但这个真实的想法从嘴里说出来以后就不会有人再相信了,他听到他们在讨论一场有关于安萨亚(Ansaya:不死鸟,隆达图腾)的祭祀活动,约定在下午举行,那黑鬼略显紧张,似是与进阶有关联,嘴里不住地念叨“火粪”、“火粪”,让人恶心。羽支告诉黑鬼自己父亲的名字,要求他们把自己带到隆达首领的面前,却不想换来了冷言讥笑,他们称呼羽极为风暴鸟,赞扬他的英雄事迹,尤其把二十年前的故事当作史诗般传讲,在隆达人心目中,父亲是传奇般的存在,这让羽支感到自豪,但此刻他希望这份自豪能够换来他的解脱之身。

  “我父亲面容刚毅,能够召唤灵鸟,曾经手持寒幽面对成千上万的鲛人大军。”羽支四肢被绑在一根木棍上,倒吊着解释。

  “史书里都是这么记载的,小鬼。”那黑鬼头子笑言道。

  “我敢以我的性命起誓,我所说之话没有半点虚假,我父亲的确为羽民首领,你刚才收缴的那一把便是寒幽。”

  那黑鬼头子靠近羽支,一脸的不信任,

  “这年头最不值钱的便是誓言,连诅咒都无法相比,小鬼,你要让我怎么相信?”

  “你可以握住它。”羽支信誓旦旦地保证。

     黑鬼头子瞟了羽支一眼,怀疑之情不减半点,冷笑一声,

  “你的同胞都是死人,小鬼!收起愚蠢的谎言吧,去接受先祖的诅咒。”

    “握住它!!”羽支的眼神非常坚决。

    黑鬼头子愣了一下,随即示意众人停下,从背后抽出寒幽,低下头去认真地看着羽支,表情严肃,

  “你只有一次机会。”

  羽支也不回应,径自默念一阵咒语,掷地有声,那钢叉立即发出一阵淡幽的光泽,散发出阵阵寒气,钢叉表面开始结霜,微微抖动,黑鬼头子的表情由平静转为惊异,旋即感受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刺骨冰凉,终于忍不住将钢叉丢于地面。

  “诅咒啊,安萨亚!!”他的表情如同沸腾的黑水,

  “幽冥圣器。”

  羽支暗自窃喜,这一试总算能让他们信服,而且已经狠狠地教训了这个非常不友好的黑鬼头子,只等着他们松绑谢罪。

  只见黑鬼紧张地看着眼前的羽翼人,表情略带愤怒,微斥道,

  “神诅咒你,小鬼,你是从哪儿偷来的?”

    他们将羽支带到主祭祀大厅。

刘刘刘刘源说:

隆达部落:一群拉雅尼克以火为信仰的原住民,隆达在原始语中译为被神诅咒的面容,这群信奉安萨亚的原住民由于被诅咒而全身焦黑,过度的衰老。
安萨亚:隆达部落的图腾,不死鸟,五百年重生一次,区别于凤凰的另一种火之圣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