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新书试读

作者:潘海根  发布时间:2013-01-16 19:22  字数:3456 

  第一章张真人

  我的一生可以说是一个长长的故事,诡异、离奇、甚至是惊心动魄,若是对于一个常人来讲,我所经历的一切他们定会认为不可思议!

  这一辈子我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正所谓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为了向毛主席表衷心,我曾在文化大革命风潮中做过红卫兵,也曾紧跟统帅毛主席,广阔天地炼忠心的上山下乡的当过知青,当然也见证了后来的改革开放。

  若有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一时倒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我种过田,做过道士,开车做过司机,有几年还甚至盗过墓。不过,在一般情况下我多是回答我是一名茅山道士,因为最后我的确做回了我的老本行--道士,为人驱邪斩煞、治病画符。

  身为茅山道士,自然学得一身神通本事,可是上天让你得到了一门神通本事,却也会夺走你一样东西,正所谓五弊三缺,多数学道之人都躲之不去。

  所谓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老而无妻曰为鳏,老而无夫曰为寡,老而无子曰为独,幼而无父曰为狐,身上残疾曰为残;而三缺,说白了无外乎就是钱、命、权。

  五弊三缺之所以多会发生在学道之人身上,主要是因为学道之人或是算命看相,或是堪舆风水,而泄漏天机过多,上天对我们这种人的惩罚,让我们无法像正常之人一样享受完整的命理。这也是为何算命先生多瞎子,风水先生多短命,学道之人多无子的原因,你若不信,我接下来便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不同其它故事,因为它是真实的,而且也不是现如今你们能听得到的故事……

  南茅北马,南方茅山道士多,北方马家弟子多,而说到南茅,则多数人都会说湘西赶尸者多,江西道士多。其实这话一点没错,在江西,虽然正宗的茅山道士极少,但是民间一些无门无派的江湖术士却的确不少。而我将要讲的这个故事,主人公就是江西人。

  他姓张,大家都管他叫张真人。江西与湘西有点相似,那就是山多,而且那山都是连绵不绝的大山,而张真人就居住在江西境内的一处偏僻山村之中。那时还是民国年间,人人温饱难保,农民多是靠给地主人家做长工或是短工,换取一些吃食,那时的贫民可谓是真正的贫寒之民。全国上下如此,张真人所在的这个村子也当然同样如此,只不过唯一另外的就是,张真人一家却能年年丰衣足食。张真人不是地主,也不是民国政府官员,他之所以能让家里丰衣足食,这当中自然是有原因的,容我慢慢道来……

  张真人所在的这个村叫作锦州,这个村的名字同北京那边的锦州市一样,但是这个锦州却是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有一地主,村民们九成劳力都是世代为其做长工为活,当然还有一成村民则是靠着手艺生活,如木匠、石匠、蔑匠等等。

  话说张真人他有一妻二子,在这个锦州的村子里除了那户地主家外,张真人家算是过得最好的一户了,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张真人是一名茅山道士!算命看相、风水地理、驱邪治病无所不会,常年为人看看风水,驱驱邪煞,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倒是宽松。

  别看张真人是一名道士,但是在茅山派中来讲,道士是可以娶妻生子的,这便是道士与和尚的区别之处。张真人因为是道士,且一身神通本事,所以在当地那是人人尊敬,哪怕就连村里唯一的一户老地主,见到张真人,那也得点头微笑的唤一声“真人”。

  张真人的妻子是个本份的贤惠女人,也对,那个时代女人不贤惠又有几个会愿意娶呢?膝下两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极为聪明,村里人无不在张真人面前竖起拇指夸道:“你那两小子长大后一定是个人才!”,把个张真人乐得嘴合不拢。

  这一年,张真人两个儿子大的有十一二岁了,小的也有八九岁,张真人如平常一样被村民喊出门去治病,两个孩子则随母亲留在家中。话说村里有一小人,心性极坏,看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实为喜眼热好嫉妒之人,他见张真人一家过得同地主家一般,于是心生坏意,跑到张真人两儿子面前说:“你爹真的会驱鬼治病?我看不会,说不定就是骗人的小把戏。”

  张真人两儿子哪会让外人说自个儿父亲的坏话,当即回道:“我爹是正宗的道士,村里这么多人的邪病都是我爹看好的,还有你自个儿的老爹犯病,还不一样是我爹给看好的吗?别说是驱鬼治病了,就是要捉鬼那也是伸手的事儿。”

  那人笑了笑,摇头说:“我才不信哩,如果你爹真有本事的话,那么他一定不会怕鬼,可是我敢跟你们打赌,你爹他一定也怕鬼。”

  两个儿子见其总是不相信爹爹的本事,于是就点头道:“行,赌就赌,反正我爹是正宗的道士,不会怕鬼的。你说怎么个赌法吧!”

  那人便说:“你爹今天去给村头老赵家治病去了,肯定要晚上才会回家,你们到时就跑到你爹回家的路旁大树上,扮鬼吓你爹,若是你爹果真不害怕的话,那么就算你们赢了。”

  两小鬼虽然觉得扮鬼去吓自个儿的爹爹,有些内疚,但是想到这也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自个儿爹爹的本事,于是也就点头应承了下来。

  当天晚上,张真人两个儿子吃过晚饭便寻了个借口出了门,来到马真人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路旁有几棵百年古树,古树枝繁叶茂,树干上青藤缠绕,每棵树都要数人合抱才可抱下。有人说这些古树早已成精,也有人说以前有人去砍过这些树,可是砍下一刀,那树竟会流血。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张真人两个儿子就要爬到这些古树上面。

  童年生活在农村的人应当知道,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下河摸鱼,上树掏鸟蛋的功夫那可不是盖的,虽然张真人两个儿子也就十岁左右,但是这些要几个大人才能合抱下来的巨树,他们也是照样上得去。

  两小鬼就这样蹲在了古树上,开始等起了自个儿的爹爹。而话说张真人,在老赵家喝了几两小酒,头有些犯晕,于是便在老赵家坐了一会儿,饭后聊聊天,喝喝浓茶,待到将近晚上十点左右,这才起身辞别往家里赶。

  这天还是月初,月亮如细牙,不亮但是尚能隐隐看清道路,张真人就这样摸黑往家里走。就在他走到两个儿子藏身之处时,树上的两儿子便立马装出鬼哭的声音,对着张真人“呜呜”地大叫了起来……

  话说张真人猛得听到头顶上方一阵鬼哭,酒醉立马醒了七八分,心里一个激灵!抬头往上一看,高高的树顶之上两个黑乎乎的东西蹲在那儿……

  张真人眉头一皱,心想竟然还有小鬼敢冲老子喊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于是立马在手掌心上画出一道茅山术中的“剪刀敕令”,然后往树顶上的那两个黑影打了过去……

  “剪刀敕令”如闪电一样扫中黑影,只听树上顿时传出“啊~”的两声尖叫声。张真人一听到这尖叫声,大叫一声不好,因为这声音是自己儿子的声音!

  张真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也管不了去寻从树上坠落下来的黑影了,直接撒腿往家里跑。因为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常人中了自己的“剪刀敕令”,一般是活不了的。

  张真人猛得跑回家,一脚踹开房门,拉着自个儿的妻子便问:“咱们的儿子哪去了?”

  妻子本就被张真人这火急火燎的样子吓坏了,当下立马回道:“儿子吃完晚饭就出去了,他们说是去老赵家寻你呀,怎么……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张真人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如坠冰窟,冷气从心底直冒,他知道刚才被自己从树上打落下来的就是自个儿子了。

  此时,张真人已来不及回答妻子,也来不及对妻子说明情况,急忙叫妻子:“你快去给我找条箩筐绳来,我要用箩筐绳穿针!”

  妻子一听张真人说这么莫明其妙的话,甚是不解,因为箩筐绳是农村用来挑谷子的,最细的也有小指粗细,这么粗的绳子哪能穿进绣花针的针孔里去呢?于是摸了一下张真人的额头,回答道:“老张,你这是咋了?你咋一回来就说糊话哩?这箩筐绳咋能穿针呢?”

  张真人一听这话,心里一凉,一个算是完了。接着他又叫妻子:“你快去找根棉线来,我要用棉线吊石磨!”

  妻子说:“棉线哪吊得起石磨,老张你可莫再说糊话了,咱们还是去找找孩子吧!”

  张真人一声长叹:“天意啊,天意,是天要让我断子绝孙!唉,没救了!”最后狠狠地跺了一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真人知道中了自己“剪刀敕令”的人是救不了的,但是张真人是会法术的,现在就只差讨句口彩,只要口彩讨得好,自己的儿子就还能救。可是连续讨了两句口彩,两次都被妻子说错话了,话错了则无救。连问两句,代表两个儿子的性命,妻子回答一次则断一个儿子的生死,最后张真人两个儿子都没救过来……

  不管你们信不信这是五弊三缺的原因,但这却是事实,反正我是信了,因为这位张真人就是我的师傅,后来他自己也算了一下,自个儿的确命犯在五弊中的“独”上面。

  至于我为何会成为他的徒弟,这说来就话长了,得从我做知青时遇到一鬼井险先丧命之事讲起。当然,这是后话,之后我自会慢慢道来,只是在这之前,我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自个儿……

  其实讲起我自个儿的事情,那就比张真人的事儿更玄了,可以说得上是玄之又玄,一般人根本不会相信,甚至就连我相交数年的好友,当听我讲起我的故事来时,他们都会嘴巴一撇:“你就吹吧!”

  以上是新书的章节,更多章节请进入我的新书阅读,链接在下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